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也谈魔兽世界阵营间的不平衡性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7-12-05 2007-12-5 15:34:13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一切都是为了部落(也谈魔兽世界阵营间的不平衡性)

来自海龟宝石酒馆

联盟和部落,本该是平衡存在于魔兽世界中的,可是就我一直以来的观察,联盟一直是暴雪竭尽所能削弱的目标;而部落,则是暴雪永远的宠儿。

首先,联盟和部落的交通状况。我玩联盟的时候,一直以来就觉得一个地图只有一个飞行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无论在灰谷东跑西跑的累个半死,还是为了去趟荆棘谷而不得不飞去夜色镇,我一直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可是玩过部落后,我发现我很幼稚,部落在荆棘谷有两个飞行点,他们的玩家可以在风险贸易投资公司打完水晶后花5分钟跑回格罗姆高营地,然后飞去藏宝海湾交任务;联盟玩家呢?他们不得不辛辛苦苦的,一步步的跑去藏宝海湾。部落在贫瘠之地的任务很多,而且贫瘠之地的地图也确实很大,不过我可不觉得这个地图比灰谷、荆棘谷大多少,而这个地图上部落竟然有三个飞行点(棘齿城新加的那个联盟也能用,不过可能暴雪是不好意思偏袒部落这么明显吧?);灰谷貌似是暗夜精灵在历史上的主要领地,但是在这个地图上部落却有两个飞行点,一个在最东面,一个在最西面,正正好好的可以把任务划分开来,然后飞来飞去。

悲伤沼泽部落有营地,联盟没有。我很奇怪,就算暴风城公爵被黑龙公主控制了,那么铁炉堡铜须国王是傻子吗?守望堡这一驻扎了联盟重兵的地方,却在补给线上加上个部落营地——且这个营地恰恰的堵在道路中间。整个悲伤沼泽上,所有路上都有部落斥候在巡逻,好像整个这块土地就是部落的。我不明白萨尔是怎么想的,如果某日联盟和部落全面开战后,悲伤沼泽的这支部队到底该何去何从?我相信在暴风城和守望堡部队的夹击下,这支部队所有的将士只有选择战死(部落的英雄不会去做俘虏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羽月要塞没有通往奥伯丁的船,而部落却有荆棘谷到奥格瑞玛和幽暗城的飞艇。从羽月要塞飞去达纳苏斯,估计要10分钟(我估计要是从藏宝海湾飞去幽暗城也是这个距离吧?可惜,部落玩家体会不到那10分钟旅程的无聊了),而可怜的联盟玩家会发现他们许多的任务(关于虫子的),NPC都会告诉他们去达纳苏斯月神殿说话。联盟玩家想从铁炉堡去达纳苏斯,要飞去米耐希尔港,再去奥伯丁,再去达纳苏斯;部落玩家从幽暗城去奥格瑞玛仅仅要登上个飞艇。

交通可以说是联盟玩家心里永远的痛,其实这点痛对联盟玩家来说并不算什么。我不想讨论种族天赋,因为我一直不认为部落靠那几个种族技能真的在PK上占有很大优势(嗯,人类那个外交确实是好天赋,至少比联盟其他3个种族省下了更多的时间去坐飞机)。联盟和部落各个城市的防卫能力,总体来说应该是部落强于联盟很多。经常发生冲突的几个地方,南海镇和塔轮米尔的比较——两个城市都没有城墙,没有栅栏,守卫都是55级,看似防御能力差不多。不过,塔轮米尔守卫的巡逻范围似乎比南海镇守卫的巡逻范围要大一些,我相信所有联盟玩家都被那两个巡逻上大路的塔轮米尔守卫砍过吧?而南海镇的守卫们,那是绝对不会在大路上出现的。塔轮米尔有个60级精英NPC,这个家伙没记错的话是个主动攻击的NPC;而南海镇那位60级精英镇长嘛,不光在房子里藏着,就算一群部落在他面前把你砍了,他也不会出手的。避难谷地和落锤镇——这两个不需要比较,守卫级别落锤镇高于避难谷地;地形一个是在谷地里,很容易被上面打到,一个却是有栅栏,想打进去就一个门。荆棘谷联盟的那个营地的防御力量好像也不能和格罗姆高营地比较。我不明白为什么部落在所有的地图都显示的很强大,菲拉斯、悲伤沼泽部落营地都建在大路中间了(联盟也就灰谷的阿斯特兰纳是建在路中间的,代价是部落有两个飞行点),贫瘠之地几个出口都有NPC守卫着,我还真没发现西部荒野或者洛克莫丹的出入口(嗯,湿地的口好像是有,太长时间没玩联盟,忘了)有联盟守卫呢。

我很奇怪,为什么兽人和亡灵会有塞纳里奥议会的声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战歌氏族头领格罗姆·地狱咆哮当初之所以与暗夜精灵和塞纳里奥议会产生冲突,就是因为他们在灰谷砍伐了森林,而守卫灰谷森林的半神塞纳留斯亲自出手来处理格罗姆。格罗姆为了战胜半神,再次喝下了恶魔之血,之后杀死了半神。虽然格罗姆后来与玛诺洛斯同归于尽,但是这也只能说他本人赢回了荣誉,也算是为杀死半神赎罪。但是赎罪归赎罪,兽人却没有停止在灰谷砍伐森林的做法,而当初为了阻止兽人砍树而出战的塞纳里奥议会这时候却不再出面而是与兽人成为了中立关系。这就像是我去你家窗户下面,一块块的砸碎你家的玻璃,你出来制止我,却被我一脚踹回去了;这时候,一个强盗去你家了,我帮助你一起把强盗打败了,然后我走出来,继续砸你家玻璃,而你却一边看着我砸你家玻璃,一边跟我成为了朋友。做过联盟灰谷任务的朋友应该知道灰谷为什么会出现大批的亡灵,这些亡灵可和天灾没有关系,因为这帮亡灵是部落的NPC(就跟联盟激流堡NPC一样)。当海加尔山战役结束后,暗夜精灵的德鲁伊们都去翡翠梦境梦游去了,却不想他们的肉体忽然中了不明不白的剧毒,于是这些德鲁伊们痛苦的死去了,死后还变成了被痛苦折磨的亡灵。请问这些德鲁伊是不是参加了海加尔山战役的那批人?答案是肯定的,任务中已经说明他们的身份了,大战结束耗尽力量的他们去翡翠梦境,结果却不明不白的被所谓的“被”遗忘者毒死在梦中,我不知道当塞纳里奥的高层听到这个消息会做何反映,反正他们是和“被”遗忘者建立了外交关系。也许在塞纳里奥议会的心中,联盟的德鲁伊们死了就死了吧。

银色黎明和“被”遗忘者的关系。银色黎明的成员跟血色十字军成员差不多,都是洛丹伦各地那些亲人在瘟疫中死去的人们组成。银色黎明成员们最恨的东西,应该就是天灾瘟疫,因为这些瘟疫让他们的亲人变成了亡灵,而他们不得不与之作战。当“被”遗忘者也在研究和天灾一样的瘟疫的时候,银色黎明成员们似乎对这些事情没有任何反映,难道就因为这些“被”遗忘者是玩家,就让这些银色黎明成员对他们平时的所作所为不闻不问(我好像记得,我曾经在布瑞尔把一个血色十字军和矮人巡山人俘虏变成了亡灵,还在塔轮米尔毒死了只青蛙还把一条叫斯坦利的小狗变成了黑色的大狼,我还给丹加洛克的矮人的饮食里下过毒,还毒死了一个来幽暗城治病的母牛。。。)?当他们的亲人死于瘟疫的时候,他们愤怒的拿起了武器;当新的一伙势力再次制造瘟疫的时候,他们闭上了眼睛,还把这些人当成了战友。

至于部落有了骑士,是因为他们窃取了圣光,当这个在WAR3里能够对亡灵造成伤害的圣光术照耀亡灵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