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破碎岭黑暗之韧的历程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7-12-05 2007-12-5 15:36:44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六区 破碎岭 ID:黑暗之韧

我要写一个近似乎流水帐的帖子,只是想把我将近一年的WOW之路写下来,希望大家别吐太多的口水~

2006年1月20日,我有一位长相极其猥琐的朋友找我一起玩游戏, 至此我就踏上了漫长的WOW之路.我们选了半天服务器,后来决定由我唱歌决定!最终我们选中了破碎岭......

我们两个是纯小白中的小白,以前从来没接触过,我选了战士,他选了法师,我起个ID名叫黑暗之韧,他则叫黑暗之狂,怎么听都知道是两个纯山炮...我现在还很怀念当时我们两个去哀嚎的时光,一去就是一下午,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升级在WOW世界里就是天天的趟地图玩!后来我们碰到个盗贼,他很有礼貌的跟我说:"你好,今天的大年三十,祝你节日快乐!" 当时我看到一个人这么礼貌,就很礼貌的回了一句:"恩,好,新年快乐!" 不一会他就说出了他密我的根本原因,"你都20多级了怎么还没有会啊?加入我们会吧!" 我一看这小子挺有礼貌的,就索性答应了,原来这会叫"叽里呱啦".....

一 叽里呱啦 会长:大迷糊  大迷糊绝对是很好的会长,我记得我后来30级的时候他就60了,练级的速度惊人,而且这个会后来出了这个区很多人物,很多人都是这个会里走出来的,不过这个会长由于时间不够,上不了线,所以会就散了,不过我很后悔当时在会里跟一个叫野蛮小牛的人对骂,我承认我这个人很垃圾,一碰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靠打字速度彪过别人,我至今还在为这事后悔,当时好象那个小德被我骂的不玩了,当然,我也离开了这个行会......

后来,我很长时间没有上线,因为实在是不想上,我上线也不会升级,又是我那个长相极其猥琐的好友黑暗之狂,告诉我他现在多NB多NB了,天天跟我吹,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再次的走到电脑旁,开始继续WOW之旅,当我上线的时候,发现我又有个行会,估计是那山炮替我入的,名字叫做:"部落远征军"

二 部落远征军 会长:咆哮的蚂蚁 先说这个公会的名字,我一上线,看到这个名字就想到了荒芜的卡加斯远征军,怎么起这么个没个性的名字... 看看人家的飘渺云间,名字起的虽然也很土,但是毕竟比这个没个性的要有诗意多了,怎么还整个远征军,你要远征就远征呗,要么就去屠LM的城,天天下FB杀野外BOSS也叫远征军?? 当时就很纳闷这事,不过牢骚毕竟是牢骚,这也是我自己独到的想法而已,后来听我那个猥琐的朋友说,这个会很不错,会长也好,我一听好,那就呆着呗,反正是玩,在这段练级中,我认识了一直到现在的好友"阿刺儿,负电极"虽然他们都不玩了,可是我还是很想念他们,我和负电极是在野外升级的是时候一起组队任务的,那两天出了一个"热情监护者"还有一个"风暴战斧" 那时候根本没见过紫的东西,一看到这个眼睛都绿了,我都ROLL了,可是我发现,他却都放弃了,我要给他分钱,他也不要,我就纳闷了,哪来的这么好人品的人啊,后来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一直到最后,他不玩的时候,我们一样很好很好...... 还是接着说远征,我一直在远征升到了60,我那时候在会里谁都不认识,谁都不吊我,我只是一个很小很小很微不足道的一个60级小战士,只有我的同学罩着我,他告诉我说要我加入二团,其实那时候我又不想玩了,因为我的朋友太少了,连说话的都没几个!可是后来的一次ZG就改变了我这想法...... 那天跟二团去ZG,我记得很清楚,MT叫OXXO,是个兽战,带我们ZG,打的1,2,4 我那时候根本不会玩,还引过一次怪灭团,他就狠狠的骂了我一句:"黑暗,你猪啊!" 当时我同学黑暗之狂也在FB里,他说:"算了,鄙视他一下就算了!" 这就是认识官员的好处,而且还是说话好使的官员,可是使你至少少混1个月就可以出头........后来干掉了血领主曼多基尔,掉了个血领主庇护者,MT已经有了,就我和另外一个叫大炮哥的战士,他很冲动的先ROLL了个点:30 哥们又很冷静的ROLL了个点:49 所以,当时很NB的血领主就被哥们这么拿下了,事后我同学还发短信给我来了一句:"你点真高!" 事实上,我实在不知道那把剑的价值,可是后来听说那个叫大炮哥的战士好象都快疯了,心里就别提多惬意了......   之后,我便喜欢上了血领主的样子,确实好看,一把歪歪扭扭的大绿刀竟然还冒着红光,我就天天上线,就为了欣赏这刀的模样,后来我就被远征军定为二团的一分子!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远征军和一个会合会,那个会的名字叫亡者之心,后来亡者之心的人就成为了这个会的二团!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区都是这样,只要一和会就会吵,骂,打架等一些后果,实在搞不懂,大家到底是玩游戏还是玩什么。...... 言归正传,我加入了远征军二团,团长是一名盗贼,叫光荣大贼,光荣大贼和我朋友黑暗之狂的私交不错,所以希望我当2T,(因为当时的MT是亡者之心的会长雷神之触)可是为了公平起见,我还是和另外两个战士,部落黑煞,大炮哥一起竞争位置!部落黑煞和大炮哥的装备都比我好,当时他们俩的防御技能是430,而我才是413,他们两个绝对是我的障碍,所以,我就做了一件现在就觉得很恶心的事...... 大炮哥的手法不好,我不怕他跟我抢位置,可是部落黑煞,虽然也是手法不好,但是他有副本经验,这就比我强,我毕竟是个小白,虽然我自认为手法很好.......  会长咆哮的蚂蚁做了几件黑铁,恰好当时我在线,然后就要了个黑铁鞋,之后有一次老9出了个熔火胫甲,他密我说,你都有黑铁鞋了,就把这个让给我吧,我当时很"帅气"的说,"拒绝~~"  之后出了个130分拿下了,其实我要那个根本没用,目的就是为了挤走他,事后我朋友和光荣大贼都骂我,说我做的过分,我又假惺惺的在UT里道歉,其实我也觉得我的做法很恶,但是那么做只是为了逼走部落黑煞,事后有一天,我穿着T1套,拿着屠龙,站在奥银行门口看到他还是一身蓝的时候,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我十分想跟他说抱歉,可是我又很不好意思,不管怎么说,我错就是我错,我不会去找别的理由...... 再接着讲,之后就是漫长的RAID过程,我很佩服2团团长光荣大贼的手,这厮除了会开萨满的什么职业的都不会开,弄的我这个2T都一身蓝,不过也没什么,我是出了名的手法征服天下嘛......(吹牛呢) 又过了一个月左右,我跟我的游戏上的好友南冥北雪说,"你能否借我个盗贼号,我要去厄运刷屠龙?" 当时我看个视频盗贼能开书,所以我也想试试,南冥北雪绝对是我游戏中最讲究的朋友,立刻给了我个盗贼号,我总共刷了一个月,其中各职业蓝书无数,采草一堆,16格包打了一堆,最终弄了一本<弗洛尔的屠龙技术纲要>!正好是6点开出来的,7点正好黑龙,当时一团有个老牛战叫费利萨的,他好象出了2000金币也同时买了一本,我俩正好同一天做的任务,也就是后来我俩经常标榜的兄弟剑~~ 呵呵!终于做出了奎尔萨拉,以后上线的动力就是去看看奎尔萨拉,奎尔萨拉真的很漂亮,很不错的外型,副15敏之后泛着幽幽的绿光!真是太喜欢了,也许很多朋友会嗤之以鼻,觉得这只是个垃圾,远没有风剑和AL等NB武器帅气,但是,当时对我来说,简直是喜欢的不得了,天天拿着屠龙剑在奥门口PK,虽然赢不了谁,但是也一样高兴......

言归正传,继续说远征军这个会! 就说咆哮的蚂蚁吧,其实他这个人挺不错,但是很多人都说他独裁,说他太贪,一次出了ZG老虎,他问了谁要,没人出声,他就自己直接拿了,之后第二天,在奥的银行门口就有人摆尸体骂咆哮的蚂蚁了,蚂蚁的确弄了不少东西,比如说风剑,老10的小黄锤,ZG的老虎,还有一系列好东西,再加上公会的钱不是十分公开,所以说他独裁的人很多很多!而且有很多人密着我骂他,还有别的会的也说部落远征军是个垃圾会,到底是不是垃圾会先不说,我还是评价咆哮的蚂蚁这个人,他的确很有才,拿了这么多东西,他的号在这个区绝对是极品号!但是他做了这么多的事又有谁真正能肯定他了?你们知道一个会长天天得保持上线多少小时吗?每次在UT里他大喊大叫,天天生闷气,几次就得把身体弄趴下了,你们谁用天天的组人,组织活动,为行会上上下下,操不完的心,本来现实生活中的事就够多了,谁还有空天天来管这个? 每每想起这个,我就觉得我对不起光荣大贼,他虽然也有不对的地方,可是我当时做的也的确过激,绝对有些对不住他...... 该讲下我呆的第三个会了--明天

三 明天 会长:光荣大贼 明天这个会的成员原是部落远征军的二团成员,由于一天,咆哮的蚂蚁决定一,二团的人所有人清分组成先锋团和副本团,就是为了速度的开黑翼,可是当时很多二团的人,比如相当的凶,他攒了500多分就是为了碧空,还有困困也攒了500就是为了波动,他们如果被清分心里到哪去平衡去呀......再加上当时的光荣大贼,他偷远征军二团的MC材料去换点卡,等等等等原因,二团的人全离开远征军了,当时的我正在外地,上不了线,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出这状况了,我一上线,光荣大贼就密我说,让他退会,去他们会,我问我的朋友黑暗之狂,我怎么做? 那个山炮说让我等等,我后来自己想了想,其实我在WOW里的大多数朋友基本上都在当时的远征军二团,一个游戏如果没有了朋友玩的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就跟着我的朋友们去了明天!当时的明天好强,真的很强,一周就通MC的老10(当然了,有当时远征军的底子,还有咆哮的蚂蚁帮做的黑铁套),再加上大家都是很铁的哥们,天天就在一起开玩笑,玩起来别说有多惬意了,虽然会长光荣大贼是纯黑手,我3个月力量肩都没见过,但是也一样玩的开心,那个时候认识了很多很多很铁的朋友:凶狠的王八,善良,慈悲,小李飞砖,相当的凶,困困,雨嫣然,死前我是人,CHOUL,光荣小贼,死刑犯,大工,幻魔,堕落露露,公子,打人和他的漂亮老婆胡言乱语等等,太多太多了,大家真的很好很好,那个时候的行会才叫行会,大家天天就是娱乐就是玩,可是后来学生放暑假,很多人上不了线,所以黑翼就开不起来,再加上当时的MT雷神之触装备齐了以后就不怎么来了....  所以行会一度很低沉,我也是学生,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来的话行会连活动都开不起来,我就天天晚上骗我家里人说我出去学习什么的,其实还是走进网吧去跟大家一起副本,当时我ZG都崇拜很久了,我还是一周两次的带大家下ZG,我同学黑暗之狂总说我傻,你都崇拜了,还拿上血神了去拿干什么去,可是我知道,我不去的话大家基本上就没副本下,就一次次的走进网吧.当时我贪污了很多宝石(杀BOSS得队长分配,中间打点小怪也能出宝石,一般都直接放我自己包里了),对于我贪污宝石,我从来不隐瞒,每次ZG后,我都在会里跟大家说,我贪污了几个宝石,拿老多少金,其实我拿金无外收点卡,可是收宝石,我自己全都没用过,哪个朋友管我要宝石冲声望,我都会给他们,至此我现在肩膀的30攻强都没有附上,再看看当时的MT雷神之触力量肩上都附着30攻强,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玩到那个时候,我就明白,我不是为了自己玩,我是为了这些朋友,我就记得当时相当的凶一直要哈卡之心,困困一直要混乱之触,就是拿不上,呵呵,我们的制度很不好,因为没人愿意记ZG的DKP,关键是我不愿意记,所以弄的很混乱,有的人第一次去ZG就ROLL到了哈卡之心,尽管这样,我不知道相当的凶是否郁闷,可是当时的我却觉得带大家下副本是一个责任,也许真就是做到了一个MT应该做的,而换之而来的就是从来没挂过科的我英明神武的挂了四科,我不知道我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有时候就想,到底是我是黑暗之韧还是黑暗之韧是我.也许我真的是有和庄老先生一样的想法,他梦蝴蝶,我梦亡灵,只不过他不常做梦,可是我想做梦就上次线,在游戏体验一次又一次的辉煌!

后来,明天就一点点的完了,想想明天这个公会灭亡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和光荣大贼的关系恶化,有的时候我实在来不了活动,他就在UT里骂我,谁骂我,那我当然得反骂了,我不能惯着他,谁都不好使,后来我俩在会里吵了三次,还有一次是经典的因为老10的眼睛,他分给了一个跟他很好的女萨满(绝对是女的),而没分给一个叫坚固头颅的战士,当时有很多人密我,说大贼这事办的太恶心了,你不站出来是不行的,当时我本来想不说话,可是的确得说两句,就跟光荣大贼在会里一顿吵,后来我看了DKP网站,那个女萨满是280多分,而坚固是270+,的确坚固拿不到,可是当时大贼上的糖糖号,拿300分拿到的眼睛,具体怎么回事,我不想再说了,可是我要说的是,这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跟他在会里那么吵!那样很耽误发展,事后的后遗症也就出现了!光荣大贼毕竟是会长,他说什么就是比我好使,后来他找了一群我根本不了解的人管理行会,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如果他不找这些人,行会不会垮,他们这些人自称是什么老区来的,有什么什么副本的经验,然后把行会管理的一塌糊涂,还有一个叫大脸风靡全球的盗贼跟我说,要合会,然后让那个合进来的那个战士当MT~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很清楚,他是在架空我,后来那个会里的老人一个个要么走的走,要么去玩LM的玩LM去了,根本对这个会丧失信心了,我眼睁睁的看到那些朋友一个个都不玩了,我顿时也觉得没多大意思,我苦苦支撑的局面已经不存在了,后来我也想走,其实我想走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学习,因为我知道不能在玩了,游戏和现实要分开,不能再沉迷了! 事后我知道,原来真合会了,然后老人跟新人一顿吵,那个叫全球的人把老人一顿踢,我不知道光荣大贼是怎么想的,怎么让这么个人管理行会,致使后来明天连MC都开不起来了,公会就垮了...... 后来我问过雨嫣然,公会垮了那些材料哪去了,雨嫣然告诉我,他那期间2个星期没了,再上公会的仓库号密码就被改了,而他死都不相信是光荣大贼改的,其实我也相信不是他和光荣大贼改的,但是剩下知道密码的,一个叫魑魅琳的牧师,还有那个叫全球的盗贼,他们都知道密码,具体是谁改的,就不得而之了!对了说个小插曲,有一次ZG,出了个血藤,大家一起ROLL,后来我说,谁ROLL到了给公会仓库,当时就是那个牧师魑魅琳ROLL到了,我跟他说给公会仓库,他就说他包里没有...他既然说没有我又能说什么,我总不能去他包里搜吧...呵呵.... 以前的那些事已经没什么好研究的了,我也不是什么好战士,从我挤走部落黑煞到贪污公会ZG的材料,我绝对不是什么好战士,哎.......    后来,我和光荣大贼后来的关系已经如火如荼,我很费解,当时很好的朋友后来怎么这样了,其实他人挺不错的,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当时我们还都是远征军二团的时候,那时候远征军是真强啊,后来远征就不行了,我们二团的人都走了,搞的元气大伤,现在还不是秒怒的对手,远征军只能说是现在的第二公会!远征的老会员对光荣大贼恨之入骨,我当时是一次MC,有一个人引怪,然后致使灭团,我告诉他,我看到是谁引的,一个法师,叫大脸半夜吓死,他用寒冰箭引的怪,可是光荣大贼愣说是坚固头颅引的,然后我俩就开始一顿吵,到后来我在综合里把光荣大贼一顿骂,其实我当时真的很恶心,骂的也不对,没想到当时明天会里的丧家之子和数据库语言也跟我对骂,其实大贼要跟我骂也就算了,这小子还采取低调处理的态度,而那两个垃圾可是真恶心,在那一顿跟我骂,就先说说丧家之子这个高督战士的人品吧,当时我们ZG,他想拿辛洛斯,可是副本人满,然后他就跟一个战士叫YBOSS商量让地方,那个YBOSS不肯让,他就密我说,如果出了辛洛斯,你给谁也别给他,我给你20G,呵呵,这就是这个区一个战场刷到高督的人的人品,别的我不想多说,这只是我们两个都知道的秘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什么样的恶心人都有,恶心到什么程度的人都有!还是陈凯歌那句话不错:"人不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 明天那么大的会就只有三个人为他们的会长撑腰,只能说是我当时人缘混的还不错,后来有一个叫虎翼的盗贼密我,他恨死光荣大贼了,自从我走之后就把会给别人管,自己都不来了...... 我当时听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只是能想起,当天我是杀完MC老7,然后在会里开始骂光荣大贼,然后在UT里骂,就是骂,后来我就走了,来到了我最后一个会,也就是现在的会--部落远征军!

四 部落远征军 会长:咆哮的蚂蚁 有很多人说我来这个会就是因为能打黑翼,事实上,是我的朋友把他的法师号卖了,然后想玩我的战士号,我就回到这个会了,这个会里有我几个老朋友,像什么,乐猫,预言,多多,费利萨,暗天,漂亮的死人),还有我那个亲爱的老朋友咆哮的毒角!在这个会里我一样可以得到温暖,当时我离开明天的时候很多人密我,希望可以跟我一起,尤其是凶狠的王八,他都说出这辈子就跟着我,这种肉麻至极的话,可是我当时很冷静的告诉他,你个贼有位置不容易,到别的地方,你什么都不是,还是在明天里混吧,我并不是十分自私的人,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玩游戏,如果我到了远征带了一大票人来,的确很帅,可是那样就会把我那些很要好的朋友坑了,因为在这里他们谁都不认识,怎么混?魔兽玩的就是人脉,没人脉,你手法再NB,装备再好,你也就是个替补的货,过了两天,我把他们都劝好了,没想到我那个山炮朋友法师黑暗之狂又把号买回来了...... 我当时就无语了。...... 看来我的号还得自己玩,正好远征军那时候除了咆哮的蚂蚁没有什么好战士,我现在也得这么说,远征军除了咆哮的蚂蚁就没什么好战士了,我曾经看到过他们的战士风云天下拉黑龙公主拉了一下午都没过去的,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拉黑龙是火抗 200多还是一次过,至今还保持着黑龙公主一次过的记录(除了不是我指挥的) 后来在远征军里拉了几次黑龙,也都是一次过,很多官员都说我有一套,还有一个盗贼密着我说,你比风云拉的好多了,我一看风云拉怪我就恶心.... 我在这里可以说是站住脚了,可是我不得不为我的学习而忙了,所以我就上不了线...... 后来黑暗之狂,也就是我同学,说我上不了线,就把我的号借给一个山炮去玩,说实话,挺给我丢人的。... 后来有一天,我又一次上线了,看到咆哮的蚂蚁,逐风,愤怒7件,还有当时的战友费利萨,也5件愤怒了,一身好东西,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这让我想起当时的OXXO,他当MT拉ZG,骂我是猪,后来的我当MT,在明天公会里,一句话让OXXO进不了副本,感觉真的很沧桑.....(呵呵,有点神经病) 以前我去副本,都是别人跟我商量怎么拿装备,如今我得去密费利萨,然后再密吃我一板斧,然后再密别的战士.我就知道属于我当时的世界已经离我远去了,虽然以前的朋友看到我在线会先问问我是不是本人,得知我是本人后会激动的跟我一顿神侃,也有很多在大公会里的朋友跟我说怀念当时的时光,说现在去只是副本上,根本没以前的快乐了,其实他说的对,以前的明天是大家的明天,可是如今我们都各奔东西了,都去为自己的事忙了,我们得为我们自己的明天努力了,而不是当时有一件小紫的就兴奋不已的时候了,还是....沧桑啊沧桑!

最后对这个会的会长咆哮的蚂蚁说几句,我不知道你这个老头是否能看到,无所谓了,反正是说你坏话,你看不到更好,这个区很多人都骂你,还是说你独裁,很多人说远征军的制度不好!        说你独裁,说这会制度不好都是实话.什么是独裁,在这个会里,并不一定是你说要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没有你这个会什么都干不了,这个会里的人就比如说那些团长吧,还有那些战士,尤其是那些战士,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指的是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只会按着你的路走,我带这个会一团下MC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有人密我,说蚂蚁不是这么杀的,蚂蚁不是这么走的,蚂蚁不是把怪拉到这的!我当时特想骂人你们TMD有没有自己的东西了?非得跟别人走,别人东你就东,别人西你就西?? 怎么一点个性都没有,这个会怎么没了咆哮的蚂蚁什么都干不了,当时开门后,我提议去开发一下TAQ神庙,没人搭理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人缘不好,我就不知道大家玩游戏到底是为了什么,怎么连去看看TAQ都没人跟我去呢? 后来我才知道,必须得等蚂蚁一句话才好使....... 后来我就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人的行会,只要蚂蚁在,这个会绝对可以,绝对能辉煌,如果蚂蚁有一天真的不玩了,我就不知道这个会里的人还会有多少,听说蚂蚁最近要结婚,首先要恭喜一下,我真不知道,你结婚后如果没时间来的话这个会怎么办.....蚂蚁似乎真的很独裁,但是我不知道一个正常人天天为这些事操劳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就算再贪图会里的钱又能拿多少,其实会长贪污钱是很正常的事,一个会长每天的操劳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也许我这么说会有很多人骂我,但是我们要为别人想想,如果真的是一个既贪污,又拿好东西,还排挤会里成员的会长,这绝对不是个好会长,可是咆哮的蚂蚁不是,他对这些小垃圾们真的挺好,会里有风剑任务的帮做风剑,战士没有修理费的时候一给就是100G,也许很多会长都会这样,但是这样也就足够了,一个会长的辛劳是我们这些天天在奥门口PK,天天吹大牛的人无法想象的,所以,我想,如果在抱怨会长是山炮的同时,也为别人想想~~ 其实我拉怪的手法什么的,都是咆哮的蚂蚁教的,只不过他可能想不起来,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垃圾中的小垃圾,呵呵~ 费费,你个老山炮,跟我拿兄弟剑的家伙,我虽然说玩不了多久,但是我跟你说,你绝对够哥们,是朋友,你人真的很不错,虽然你手法垃圾的要命,衷心的祝你拿下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还有乐猫,你跟我PK是没指望了,别看你是贼,我还是让你一次都赢不了.......

我不知道我在这个区给别的玩家是什么印象,但是我知道,我骂过很多人,再加上干过很多恶心的事,也许很多人看我都恶心,而我只是想说,玩游戏只是为了开心,最多是一个过程,就像人生一样,也是个过程,只要我们在过程中有收获,有感动就好了,十分感谢和我一起玩魔兽的朋友们,还有我那两个铁哥们,黑暗之狂和黑暗鬼魅,有你们这些朋友才有我的魔兽世界

WOW里的朋友们:黑暗之狂,黑暗鬼魅,南冥北雪,蓝冰火,冰冻快乐,FIRWORK,咆哮的蚂蚁,野兽猛男,光荣大贼,相当的凶,慈悲,善良,王八,电极,哈尔滨帮,长春帮,山东帮,北京帮,等......   人太多了,实在打不过来了

请大家口诛笔伐吧! 随便骂~~

六区 破碎岭 ID:黑暗之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