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故事背景

关于WOW阵营分划的几点疑问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7-12-05 2007-12-5 16:29:18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发觉玻璃渣只顾着赚钱,WOW中LM与BL打来打去的好不热闹:屠城,守尸,乃至为了那些紫的眩目的极品装备十多天如一日般的狂刷战场,点卡大把大把的卖出,玻璃渣是赚大了。但是对于我们这种从混乱之治开始就迷上魔兽史诗般的故事情节的RP玩家来说,WOW中的部分内容或者说改动和WAR3中的背景与情节显得有写突兀,甚至有点格格不入,让人难以接受,不知道广大玩家是否也有同感?这里我把我的感受说下,有兴趣的讨论下。

  我感到最难以接受的就是WOW中的阵营划分。WOW中的阵营分为两部分,分别由联盟(人类,矮人,侏儒,暗夜精灵)和部落(兽人,牛头人,巨魔,亡灵被遗忘者)组成。诚然,有矛盾就有好戏,两大阵营的玩家彼此征战,斗智斗力确实其乐无穷(玩家斗的乐,玻璃渣数票子数的乐),但了解魔兽故事背景的玩家却不难发现,这样的阵营划分显的太生硬并且不合逻辑。在与兽人的第二次战争中,由于人类国王泰瑞纳斯(阿尔萨斯之父)的愚蠢导致了联盟的崩溃,人类与矮人,高等精灵几乎彻底决裂,这些小的矛盾我们现别管它,就算在燃烧军团和天灾的压力下他们冰释前嫌,联盟重新组成,但我所想不通的是暗夜精灵和亡灵被遗忘者为什么会分别加入联盟和部落阵营呢?

  我们知道,和人类打交道的高等精灵其实是从永恒之井大爆炸中幸存下来的暗夜精灵的叛徒,当时德鲁依们不忍心剥夺曾经的同胞们的生命,于是选择了流放他们。所以对于隐居在卡利姆多深处的暗夜精灵来说,东部那些和高等精灵混在一起的人类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兽人,因为他们破坏大自然,犯了德鲁依们的大忌,并且长的丑,所以在暗夜精灵中的印象也不好。但相比之下,我估计可能还是人类更让他们讨厌,因为如果说破坏大自然是暗夜精灵们所忌讳的话,那滥用魔法更是忌讳中的忌讳。当年暗夜精灵的德鲁依和贵族就是因为魔法的使用问题上发生了分歧,最后演变为政变,而被流放到东部的贵族们不仅没丝毫收敛,还狂妄自大地自称为高等精灵,变本加厉地使用魔法,甚至广泛地教授人类那些他们也一知半解的危险魔法,因此从在暗夜眼中的初始印象来说,人类就不见的比兽人好。进一步的了解还是通过塞那留斯之死事件。兽人英雄地狱咆哮格罗姆受了深渊领主玛诺若斯的蛊惑,误杀了暗夜精灵最敬爱的半神塞那留斯,激起了暗夜精灵的仇恨,兽人和精灵的关系变为敌对。很不巧的是,塞那留斯被杀的当天并没有目击者能把情况详细地说明下,只是传回了被一群绿皮肤的野蛮人杀死的这么一个笼统的消息,而等到女祭祀泰兰德亲自去调查的时候却已经是兽人和人类结盟的时候,当她看到两座建在一起的基地时,自然而然地把帐也算到了人类身上。在混乱之治精灵任务的第二章就有杀死一个人类圣骑士的任务,说明暗夜精灵当时对人类的仇恨也丝毫不亚于兽人。而后通过先知麦迪夫的指引,玛法里奥,萨尔和吉安娜三位最伟大的领导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并且消除了塞那留斯之死而引起的误会。三大种族为了对抗燃烧军团和亡灵天灾,暂时走在了一起。之后的海加尔山战役三大种族并肩作战,击败了恶魔污染者阿克蒙德。在我看来,应该是一次增加了解和增进友谊的机会,而且战后实在没有太长的时间喘息:吉安娜为父亲戴林普罗德磨尔和萨尔之间的战斗伤脑筋,萨尔则忙着保卫他的杜隆坦尔,而玛法里奥又被守望者玛维拉去处理弟弟伊利丹摆下的烂摊子,真的很难有空隙去处理种族之间的矛盾,因此这时三大种族间即使合作已经结束,但盟友的关系暂时还不会有所改变。

  WOW开始的时间设定在新历25年,也就是海加尔山战役后5年,这段时间是短暂的和平年代(局部和平),百废俱兴,也是各个种族的外交黄金期。兽人领袖萨尔和人类洛丹沦的幸存女英雄吉安娜不愧为最具有远见,大局观和魄力的领导人,他们顶者传统舆论的压力,相信先知的指引放弃了东部王国,来到了神秘土地卡利姆多,并且通过和异族大胆的交流合作度过了难关,为自己的种族找到了一片生存的空间。同时,他们在外交上的合作也另人瞩目,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吉安娜面对刚建立起来还很不牢固的同盟与自己的亲生父亲戴林普罗德磨尔之间,毅然选择了帮助同盟,最终导致父亲战死,由此可见吉安娜是多么在乎和萨尔之间的盟友关系,他们之间自然不会敌对,因此WOW中敌对的LM和BL应该指的是萨尔领导的兽人和东部王国由暴风要塞,铁炉暴构成的人类矮人侏儒同盟。当然,萨尔的好友沃金,卡恩血蹄也不会坐视不理。事实上,这两个阵营的矛盾也是必然的,而吉安娜则不会插手他们之间的事。其实吉安娜和暴风要塞的关系很像萨尔和黑岩氏族的关系。黑岩部落的领袖不满意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将酋长的位子传给萨尔并且很瞧不起这个年轻的毛头小子更不相信他西迁的“鬼话”于是伙同其他氏族发动政变,想把萨尔推翻。幸亏由格罗姆地狱咆哮领导的战歌氏族的鼎立支持才作罢,但他们仍然坚持留在东部。对于这样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萨尔能有什么办法?他只有迫切的带领自己的氏族逃离危险,至于留在东部的黑岩氏族最后被人类和亡灵天灾夹击全军覆没,那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同样的,吉安娜代表的是洛丹沦王国。老国王泰瑞纳斯是个自以为是好大喜功的糊涂蛋,在暴风城的英雄安度因洛萨战死后乘机扩大自己的领土和权力已经让暴风要塞那边很不是滋味,后来又自作主张地留下战俘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作为自己的私人奴隶,最后导致他的逃脱更让所有同盟者失去信心。急不可耐地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派出全部的精锐远征德拉诺,最后在黑暗之门全军覆没。团灭也就算了,但他还对助战殉难的高等精灵,矮人和暴风士兵表现冷淡,直接导致了上述势力先后退出了联盟。吉安娜再怎么有才干,也解决不了父辈留下的政治问题,在洛丹沦被攻陷的时候,可曾见到暴风城的援兵?一方面,东部各国的精锐部队已经在黑暗之门战役中损失殚尽,另一方面,先辈门的仇恨导致暴风城领导人不愿出兵,亡灵天灾又是病毒携带者,非典时期人人自危,还是不要惹祸的好。所以吉安娜在得不到任何援军的情况下,灰头土脸地被赶到了卡利姆多。在塞拉摩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落角点,还要战战兢兢地和北面的兽人打交道,维持着不易的同盟和生存空间,你们说萨尔和东部联盟的战役她有时间有精力去插手吗?而萨尔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领导人,他始终挂念着东部王国留在收容所里的兽人。找回所有失散的兽人,统一所有兽族部落,重建兽族文明是他和奥格瑞姆,格罗姆毕生的追求,你说他能不放在心上吗?在燃烧军团压进时为了保存实力逃到了卡利姆多,而海加尔战役结束,燃烧军团大败受到重创,亡灵天灾又忽然销声匿迹,自己在的杜隆坦尔又渐渐稳定,是时候找会失散的兽人弟兄了,所以萨尔与东部暴风要塞之战是必然的。

  我上面说了那么多的废话,无非是想证明一点:吉安娜不会插手兽人和东部人类的战斗。那么,这和暗夜精灵有什么关系呢?我先前已经说过,暗夜精灵对东部的人类并无好感,而在和萨尔,吉安娜领导的兽人和人类的合作下,渐渐还有那么点友好度。作为在卡利姆多大陆上生存以久的古老种族,萨尔和吉安娜要想在这片土地上立足,都有可能像他们伸出橄榄枝,寻求他们的帮助。暗夜精灵有可能和萨尔结盟,也有可能和吉安娜结盟或者脚踏两条船。如果萨尔和吉安娜之间爆发战争,或许会偏袒一方。但是东部王国和傲慢的暗夜精灵一族非亲非故互不往来,凭什么暗夜精灵要加入东部的联盟呢?即使是德鲁依们为了平复大地的创伤援助东部王国,但也不可能干涉他们和萨尔之间的战争啊?何况他们之间的战争历史因素太复杂,很难说清楚谁对谁错,你说萨尔要解放自己的人民错了吗?冒冒失失地参战,不是谨慎的暗夜精灵的作风啊。由此我认为,作为古老的智慧的傲慢的西部种族暗夜精灵,加入东部王国的联盟,与萨尔领导的部落敌对,是有悖常理,不能让人接受的。

  下面我们来讨论下亡灵被遗忘者的问题。死亡对于不论联盟和部落来说,都是让人恐惧的。看到腐烂的死尸蠕动,除了感觉恶心之外,更多的还是恐惧。恐惧导致的直接条件反射是什么?就是排斥!如果说人与人之间或者人与兽人之间的战斗还存在同仇敌忾,还存在为荣誉而战的话,那与亡灵作战呢?我认为唯一的动力就是恐惧。举个例子:看到自己的恩师被杀,你会有悲愤之情,你会不顾一切地为他报仇;但是,当看见你的恩师被杀,然后僵硬的尸体从灵床上爬起,向你伸出手攻击,那么悲愤之情将几乎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害怕,是无助。的确,与天灾的作战中出现了很多勇士,但他们勇猛的浅意识下隐藏着什么呢?是那种快点完成战斗的意念,是那种摆脱这种吓人场景的意志在支撑着。这和地狱咆哮的那种为荣誉而战,为自由而战的战歌精神完全是两码事!这样的勇士,往往带着悲剧的命运!阿尔萨斯是这样,瑞文戴尔男爵是这样,连希尔瓦娜斯女王也是这样。。。责任,内疚,怨念,悲愤,恐惧,伤痛。。。到死都纠缠着他们,折磨着他们。。。所以说,亡灵相对与联盟和部落来说,是被排斥的怪物!勇士们为了爱与家庭,为了还活者的人们和亡灵浴血奋斗。这是一场没有任何荣誉的战斗,当他们艰难地击倒面前破碎不堪的尸体时,他们将感觉不到任何喜悦,他们不忍卒睹,怀着沉痛的心情掩埋——曾经的亲人,老师,战友。你说谁会有心情去研究下地上那些恶心的,又意义复杂尸体呢?我想强调的是,不论是联盟也好,部落也罢,恐怕都分不出天灾和遗忘者的区别,也都没那个心情去区分!一个谋略家也许会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和敌人合作,因为他了解敌人,敌人也是人,甚至和自己很相象呢;但是,他绝对不会和怪物合作。相对与联盟与部落,亡灵,无论天灾也好遗忘者也好都是怪物,萨尔或者吉安娜或者暴风城的主教要想和被遗忘者合作只有两种可能性——A解决自己的恐惧根源,然后暗地里合作B解决所有人民的恐惧的根源,然后公开合作。在WOW中,雷霆崖奥格瑞姆满大街亡灵跳啊跳啊,大家说这是哪种合作方式?试想一下,萨尔一个西迁的决定就已经是顶着天大的压力了,为此超过一半的兽人氏族分裂出去,有了这样的教训他还敢乱来吗?诚然,和亡灵被遗忘者合作的确可以增强讨伐天灾的力量,问题是这个增益和萨尔所冒的风险比较起来实在太微不足道了,首先他自己的兄弟那里就过不了关。试想,吃惯了嫩草的老牛卡恩血蹄去幽暗作客,女王拿什么招待他好呢?当看见了水道里的那一汪碧波,大家想象下老牛的脸色,估计比青草还青了,再加上那里的空气也未必新鲜,崇尚自然的老牛估计会水土不服哦~

  傻傻的兽人也许到死也理解不了酋长的深远战略思想,狡猾的巨魔根本不会相信这群怪物,老牛们恐怕要担心下他们的胃口问题了;连象征宽容与仁慈的圣骑士都容不下这群曾经是自己的战友的可怜人(LM应该有个任务是调查并且杀掉在天灾入侵时失踪的传说中的游侠领主纳萨诺斯凋零者)更别说残暴愚钝的部落了!我的意见是,亡灵遗忘者找不到LM和BL的任何公开援助,即使是在女王希尔瓦娜斯的亲自游说下——暴风城的主教不屑一顾,吉安娜实在是受不了任何打击了,有心无力,萨尔有这个心没这个胆,他要敢霸王硬上弓,酋长的位子也坐不住了。我认为最有可能和被遗忘者合作的还是那对传奇兄弟——代表暗夜精灵的玛法里奥-暴风之怒和代表娜迦族的伊利丹-暴风之怒,个中原因大家自己细细品位下。

  下面是我对WOW各个种族的关系的一点认识,大家评点下:

  联盟(矮子,侏儒,人类)——仇恨部落(兽人,老牛,巨魔)——仇恨天灾——仇恨遗忘者——仇恨娜迦(血精灵娜迦联军)——仇恨燃烧军团——仇恨亡灵天灾这一行所有单位互相仇恨

  暗夜与联盟和部落友善

  部落与吉安娜友善;联盟与吉安娜中立

  暗夜与娜迦族中立

  国际惯例:5区布兰卡德红色尖刀小MS老公写的不好,望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