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故事背景

naxx各boss背景故事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1-29 2008-1-29 18:32:34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阿努布雷坎:做为巫妖王直属军团的地穴领主,一直是天灾军团里神秘的战士。它们巨大的体格却不失速度,勇猛的个性却无比狡猾。当它们第一次出现在艾泽拉斯的土地上时候,所有的人都被它们可憎的外表和残忍的手法所震惊。锋利的地刺将弱小的人类士兵撕成两段;坚固而带有倒刺的甲壳保护着领主庞大的身躯;闪着黑色光芒的前肢不断收割着敌人的生命也把可怕的寄生卵送入死者体内,无数只饥饿嗜血的腐尸圣甲虫在吞食完宿主后疯狂的攻击周围所有的生灵;被诅咒的蝗蜂群飞舞在领主的周围,吸干周围活物的同时也把牺牲者的血肉传给地穴领主。啊努布雷坎,在巫妖王耐奥祖与蜘蛛王国争夺地下世界的时候就是一位勇猛的国王。它统领着它的子民与燃烧军团和天灾军团激烈的战斗。然而啊努巴拉克的背叛,使得这位勇猛的国王,最后死在自己人的手中,而巫妖王耐奥祖也毫不犹豫的把这位蜘蛛王国性格最急噪的国王赐予新的生命——地穴领主。今天啊努布雷坎成了天灾军团的急先锋,守护在纳克撒玛斯要塞的最外层。


黑寡妇法琳娜:“不要因为法琳娜是个女流,你就可以小看她,所有轻视她的人都下了地狱!”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事实正是如此。这位曾经的洛丹沦的女贵族,依靠自己倾城的美色与巧妙的掩饰。先后和6位青年贵族结婚,并如同黑寡妇母蜘蛛一般将他们不留痕迹的全部除掉,通过继承亡夫的家产,这个恶毒的女人成了当时洛丹沦最富有的女人之一。贪婪的法琳娜女士是不会满足的,女人真正的天敌是岁月的流逝,拥有永恒的美丽才是法琳娜女士最终的目的。于是克尔苏加德找到了她。在黑暗魔法的作用下,臃肿的体态和粗糙的皮肤消失了,一个永远保持20岁外貌的法琳娜出现了,当然她也成了诅咒教徒中的一员,成了巫妖王耐奥祖的仆人。“去迷惑通灵家诺斯!我需要他的力量!让他成为天灾的一部分!”在被阿尔萨斯王子杀死前的一天夜里克尔苏加德下达了新的命令。身位情场高手的法琳娜女士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她俘获了诺斯的心,并让他自愿成为亡灵,为巫妖王耐奥祖效忠。今天作为诅咒教会的基层管理者之一,法琳娜负责将新进来的人类进行洗脑,并把他们转化成亡灵。奇怪的是这个恶毒的母蜘蛛还保留着自己人类的身份,也许是女人爱美的天性,也或许仅仅是为了在活人的世界行动更方便吧。


迈克斯纳:如果你以为天灾只是那些丑陋的食尸鬼、没有意识的骷髅和恶臭无比的缝合怪组成的,那你就等待噩梦的降临吧。虽然巫妖王耐奥祖交给克尔苏加德的瘟疫只是把人类变成亡灵生物,但是这场可怕的瘟疫还是影响了其他非人类生物。在瘟疫之地上,到处是因为瘟疫而变异的动物和植物,其中本土的蜘蛛类生物变异最大。克尔苏加德,瘟疫之地真正的主人,在死后依旧保留了科学家的好奇心。当他听说,瘟疫之地出现了一头巨大的花纹狼蛛的消息,立刻亲自出发把这只庞然大物用魔法禁锢起来带回了纳克萨玛斯进行研究。“奇怪的变异,瘟疫带来了很多有趣的现象,巨大化只是一个方面,更具有腐蚀性的毒液,高速的新陈代谢,坚韧而且充满粘性的蜘蛛网,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奇妙!”“很可惜,它死了,但是它居然留下了一大堆的卵!看来我可以研究下它们是如何在瘟疫的环境里进行变异的。”“真是有趣啊!只有70%的卵成功孵化,而这些可爱的生物一出生就互相残杀,只用了短短20分钟,它们就用它们的方式决出了谁是最后的王者,而这只最后的胜利者只用了3天就已经比它的母亲还要巨大,还要强壮,还要贪婪!普通的瘟疫感染的尸体已经不能满足它的胃口了,只有瘟疫之地特有的食腐巨蛆才能填饱它的肚子。我决定将它命名为迈克斯麦——蜘蛛王国传说中神的宠物,您!伟大的巫妖王!是您创造了它,它永远是您的宠物!”


帕奇维克:缝合怪一直是天灾军团地面部队的中坚力量。食尸鬼只会考虑它们的肚子,一但它们吃够了它们绝对不会前进半步;地穴恶魔更热忠于怎么虐待自己的猎物。而没有思维永远忠于自己主人命令的缝合怪就成了完美的战争机器,所以天灾的科学家们在不断完善这类杀戮机器的能力。在斯坦琐姆城中,无数的尸体被运进屠杀广场上巨大的屠宰场中,天灾军团最低等的人类奴隶——侍僧们辛勤工作着,肮脏的希尔盖指挥着这些奴隶们把一具具部落牛头人萨满的尸体支解加工,在加上了黑暗魔法的诅咒后,这些尸块构成了缝合怪巨大的身躯,而矮人圣骑士的尸块则成了缝合怪的手臂,食人魔的大脑再搭配上一些兽人的尸块,就构成了缝合怪渺小的头颅。当一具巨大的缝合怪组装完成后,克尔苏扎得出现在屠宰场内,黑暗的魔法在这位高等巫妖指间流动,无生命的缝合怪突然站了起来。高达4米的庞然大物(普通缝合怪高才接近3米),被邪恶魔法加持过的坚硬的皮肤,巨大的斧头在它手中挥舞,一转眼就把躲闪不及的侍僧切的四分五裂。克尔苏扎得满意的看着狂暴的缝合怪,手指变换出新的法阵,狂暴的缝合怪渐渐平静下来,它费力的张开嘴:“我…是…你…的…战…神…帕…奇…维…克…。”诡异的笑容浮现在克尔苏扎得的脸上;“很不错的玩具,巫妖王大人一定很高兴。可是希尔盖,我想你的智慧不会只会强化缝合怪吧?”“当然了,我的主人,我相信您一定会喜欢我其他优秀的发明。”希尔盖笑着开启了传送法阵,“请主人来我的实验室来参观我的新发明。”蓝光闪现屠宰场恢复了平静,侍僧们面无表情的收拾着同事的尸体,把他们丢到新运进来的成堆尸体上,继续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格罗布鲁斯:并不是所有天灾的实验物都是完美的,格罗布鲁斯就是可以算是天灾军团众多失败的产物之一,当然这个怪异的生物也不是一无是处,它是天灾军团第一个利用活的食人魔通过新瘟疫变异而来的,它的出现预示着天灾已经开发出更强大的瘟疫,人类不再是瘟疫唯一的可以被转化成亡灵的生物了,兽人、牛头人、巨魔甚至暗夜精灵都将成为新瘟疫的牺牲品。虽然格罗布鲁斯的战斗能力远没有其他缝合怪来的强,而且智慧上也不见的高多少,但是它身上却储存着大量的巨毒液体,更惊人的是这个奇特的怪物体内瘟疫病毒在不断的自我进化,于是赫尔盖决定留下这个失败的产物,利用它的特殊机能制造更新的瘟疫。在巨大的纳克撒玛斯中格罗布鲁斯缓慢的移动着,产生着各种新的变异毒素以供天灾的科学家们研究。


格拉斯:诅咒教会是天灾军团在活人世界中的代言人,这些天灾的奴仆,依旧保留着他们活人的外表,而内心已经完全腐化堕落成真正的亡灵,如果不是因为克尔苏扎得命令他们潜伏在活人世界中,这些狂热的家伙绝对会自杀以换取永恒的不死。还有,不要以为诅咒教会只存在人类的国度,在奥格瑞玛、在达纳苏斯、在铁炉堡都存在诅咒教会的影子,他们混迹在商人、官员、军队、佣兵等,悄悄的等待巫妖王阿尔萨斯的驾临。巫妖王阿尔萨斯吸收了耐奥祖的全部记忆,他清楚的知道艾泽拉斯的过去,火焰之王拉格纳罗斯的力量是他窥视的目标之一,要获得元素的力量就必须要了解它们,于是克尔苏加德指示他潜伏在佣兵中的诅咒教徒们,借佣兵团攻入熔火之心之时尽可能多的窃取元素的知识,而这些奴仆们也完美的完成了任务,他们甚至侵入到奈法利安的巢穴,偷取克洛玛古斯和勒什雷尔的秘密。当克尔苏扎得看着熔火犬的幼崽和奈法利安的基因融合技术之时,一个绝妙的主意出现在他那邪恶的头骨里。新的瘟疫病毒通过天然的合成器格罗布鲁斯制造完成,注射入这只可怜的熔火犬体内,变异在一天天继续,一周后一只无比巨大的凶恶残暴的亡灵巨犬诞生了。不过这个新生物有个致命的弱点,因为变异导致它的骨骼和肌肉相当的脆弱,并不能作为武器出现在战场,于是克尔苏扎得赋予了它新的能力,“永远吃不饱的格拉斯”成了克尔苏扎得的要塞——纳克萨玛斯的看门巨犬而闻名天灾军团。


塔迪乌斯:虽然缝合怪拥有很多优点,但是缺乏魔法力量支持,一直是天灾军团的心病。在圣山之战“诸神的黄昏”中利爪德鲁伊在返老还童的帮助下抵挡住了天灾和燃烧军团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眼看濒临死亡的巨熊在原始德鲁伊法术下又生龙活虎的怒吼着拍倒残破不堪的缝合怪,当时还是死亡骑士的阿尔撒萨斯冷冷的说到:“没有魔法的支持,我的缝合怪军团永远别想统一这个世界!”今天这句话被克尔苏扎得用魔法永远的刻在纳克萨玛斯的实验室大门上,无数的天灾科学家为了他们的主人征服世界的狂妄计划而努力工作。用尸体组成的缝合怪无论怎么强化都只是在力量和坚固程度上下工夫,如果要拥有魔法的能力就不能用已经没有任何魔力的尸体,“既然尸体不能保持魔力那么就直接用活人做实验!主人的意志不能违背!我们必须加快进度,主人马上要驾临这个世界了,我们必须把全新的缝合怪送给主人做礼物!”天灾的爪牙四处出动,搜寻合适的实验体。食人魔法师、兽人术士、人类圣骑士、牛头人萨满等等,不过实验一直没有成功,奥术魔法,暗影诅咒和神圣力量一旦接触到瘟疫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元素的力量却很好的融合到了瘟疫病毒中。只是实验体都没有发生变异,空有魔法能力,确没有强壮的身体。“新的瘟疫还不能让牛头人这个种族发生变异么?那么就用人类这个完美的结构体好了,想办法把元素的力量提取出来用奥术进行融合。”在克尔苏加德的指导下,实验有了新的起色,一个名叫塔迪乌斯的人类实验体在瘟疫和奥术的作用下拥有了元素闪电的攻击能力,但是仅仅一次魔法释放后,这个缝合怪就停止了活动。“我们的技术只能走到这一步吗?”虽然很失望,但是克尔苏加德也只能接受现实,“那就给他建立一个他的房间,让他作为我的要塞的守卫,捍卫巫妖王的尊严吧!”曾经的圣骑士塔迪乌斯如今被囚禁在肮脏黑暗的纳克萨玛斯忍受心理和生理上双重痛苦,"帮帮我!救救我!"痛苦的声音回响在纳克萨玛斯里面,久久不散。


瘟疫使者诺斯:“能成为法琳娜女士丈夫的,都是男人中最杰出的。”这话一点都没错,作为法琳娜女士的第7任丈夫,身为“洛丹沦通灵师协会会长”的诺斯•亚伯拉罕姆,就是在灵魂研究和灵魂的对话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不要认为通灵师就是亡灵巫师。在天灾军团诞生在前,通灵师就已经成为人类官方认可的重要职业。通过召唤被害者的灵魂,让治安官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历史学家则找到通灵师希望他们能与那些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对话来了解那些掩盖在时间长河里的真相。当然了并不是每个逝者的灵魂都会被召唤回来的,同样的也不是谁都可以成为通灵师的,在天灾入侵洛丹沦前,这个王国的通灵师不超过100人,而且每个人都拥有一颗善良平和的心。诺斯先生更是他们中最仁慈最友善的一位,(注)在他的领地内,人民安宁的生活着,歌颂着他们平易近人的主人。“成为黑寡妇猎物的男子,最后的结局只有灭亡。”诺斯先生也许不知道这句底层人民的花边消息,当一直独身的他看到法琳娜女士的时候,整整呆了5分钟。2天后盛大的婚礼就在诺斯先生的庄园上举行,民众热情的欢迎着美丽的女主人到来的同时,发现他们的主人耀眼的金发居然全白了。一个月后,诅咒的力量降临到了这片宁静的地方,被诅咒的灵魂在夜晚游荡;不洁的亡灵生物出现在农田里;黑暗的怪物时不时对人类发动攻击;而诺斯先生则和夫人法琳娜女士没有跨出他们别墅一步。民众们在黑暗的日子里苦苦煎熬,等待他们的主人来拯救他们,然而,他们等来的是瘟疫和死亡。当别墅大门打开已经穿上天灾军服的瘟疫使者诺斯再次出现在他的领地上时候,整个庄园有的只是因瘟疫而死亡的村民的尸体。“起来吧!为你们的主人再尽一次忠吧!”无数的骷髅从墓地中钻出,从房屋中走出,从农田中站起来。浑身赤裸的法琳娜女士站在别墅大门看着眼前的一切,满意的笑了。(注:要成为通灵者内心必须是纯洁之人,而善良程度越高召唤灵魂的成功率也就最大.)

肮脏的希尔盖:希尔盖•拉文得雷在达拉然法师中算是异类,当其他法师迷恋于奥术能量和元素召唤中,而他却只对毒药、微生物和改造动物有兴趣。达拉然议会对他格格不入的行径非常恼火,如果不是因为他在诅咒类的黑暗魔法上有着极高的天赋,也许早就把他开除出议会了。当然希尔盖也对议会对他的不满心知肚明,不过那些肤浅的奥术能量在他眼中根本毫无价值。“奥术魔法是强大,可是当魔法师消耗完他全部的魔力后,他还能干什么?毒药就不一样了,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它都可以发挥功效,也只有愚蠢的议会才会把它视为异端。”虽然议会没有借口来限制希尔盖的研究,但是暗地里他们还是给希尔盖的研究设置各类障碍。忍无可忍的希尔盖不得不离开达拉然前往安多哈尔,那里正在发生突如其来的瘟疫,这些瘟疫正式希尔盖所感兴趣的东西。当希尔盖在安多哈尔努力研究瘟疫以便找出可以治疗这场可怕疾病的时候,克尔苏加德找到了他。对于这位以前的同事,希尔盖只是表示礼节上的客气,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场瘟疫的发起者就是眼前这位穿着古怪黑袍的男人。面对希尔盖冷淡的语气,克尔苏加德没有生气,他开启一个传送门,微笑着邀请希尔盖前往。犹豫了下,但希尔盖还是走进了传送门。一个完美的实验室出现在希尔盖的面前,无数的黑袍人在这里忙碌的工作,奇怪的生物在旁边的培养房间里游荡。“这是那里?”“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实验室,你满意吗?没有人干涉你的研究,没人来限制你的才能,没人来扼杀你的激情!”“恩…很不错的地方,那有什么条件吗?”“加入诅咒教会,这场瘟疫不是你一个人能阻止的,与其成为它最后的牺牲品,不如跟我一起来创造新的瘟疫,毒药不正式你的最爱吗?顺带也可以报复下那么蔑视你的愚蠢的达拉然议会。”“听起来很诱人,不过可以让我考虑下吗?”“当然了我的朋友,你有一天的时间。”克尔苏加德诡异的笑着,“未来已经由不得你了。”后半句话轻的没有其他人听到。当天夜里希尔盖•拉文得雷死于安多哈尔的家中,瘟疫吞噬了他的生命,同时也赋予了他新的生命。在纳克萨玛斯实验室中,希尔盖忙碌的工作着,新的瘟疫源源不断的在他的手中诞生,也在被天灾军团尊称为“肮脏者”。


洛欧塞布:“这就是你说的新发明吗?看样子很有趣。你从那里弄来这个奇怪的家伙?”“我的尊敬的主人,您一定知道西瘟疫之地的哭泣洞窟吧?那里的有着无数的沼泽泥浆怪,有次我去那里找寻新的变异植物,发现那里的泥浆怪,在瘟疫的作用下,也发生了奇特的变异,原本缓慢而平和的它们,在瘟疫毒素的作用下变的敏捷而且残暴,它们互相厮杀,但又永远杀不死对方,于是我就把我刚配制出来的新的瘟疫释放到它们中间。才2天它们就变的更加残暴了并且进化出了阻止对方自我治疗的能力,这个能力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果我们的缝合怪也拥有同样的能力,那么我们的军团就将战无不胜!”“哦?真的吗?这到是个好消息,那么你提取出了这个能力了吗?”“抱歉,我的主人,我还没有成功。所以我把它们全部抓了回来,利用各种手段来提取这个能力,可是奇怪的变异又出现了。它们在互相厮杀中释放出了一种特殊的孢子,这个孢子在爆炸后可以给泥浆怪们提供更强的杀伤力,真是有趣,于是我只能暂时放弃了提取它们能力的计划,转而研究它们还能进化出什么能力。”“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希尔盖,继续,也许你的这个玩具真的可以改变我们军团的未来。”“是的,我的主人。当我把融合了恐惧魔王的血液和恶魔术士的血液后合成的新瘟疫给它们注射后,这些家伙又有了新的改变,它们依旧在互相厮杀,也许正是互相的竞争让它们又得到了新的能力,我叫这个能力‘必然的厄运’可怕的暗影伤害覆盖了整个房间,给它们送食物的侍僧只站了1秒就被腐蚀的什么都不剩了,而在这可怕的暗影魔法下,唯一的生存者就是您眼前的这个怪物!”巨大无比的怪兽冲着克尔苏加德咆哮,不断冲撞着魔法结界妄图消灭它眼前的一切活动的物体。“真的非常有趣!希尔盖,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就继续由你培养,让它知道谁是它的主人,这样它才会成为我们军团一个伟大的战士。哦对了,它还没有名字吧?就叫它洛欧塞布吧。”“谢谢您,尊敬的主人,不过请恕属下愚昧,洛欧塞布是什么意思?”令活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浮现在克尔苏加德的脸上:“蜘蛛王国古老传说中象征末日来临的魔鬼就叫洛欧塞布。明白了这名字的的含义了吗?”



教官拉苏维奥斯:天灾军团中死亡骑士团可以说是真正的精英部队,通常死亡骑士只会安排到各级部队中担任战场指挥官,但是一但有大决战的时候,所有的死亡骑士都将被整编成一支队伍,他们会用他们娴熟的战斗技巧和强悍的黑暗魔法让天灾的敌人知道什么叫做痛苦的死亡。圣山之战中正是他们从左翼迅速的插入将兽人军团的萨满部队斩杀怠尽,才使得萨尔酋长不得不下令撤离战场。遗族的反叛之战中,国王阿尔萨斯被女妖之王希尔瓦娜斯围困在洛丹沦之时,克尔苏加德立刻集合了当时附近的所有死亡骑士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洛丹沦,解救了以危在旦夕的阿尔萨斯。冰封王座争夺战中,阿尔呵斯高举着霜之哀伤指挥着死亡骑士团冲破血精灵和纳迦的阻挠,直接击溃了尤迪安的直属卫队,将外域新王—尤迪安赶出了冰封王座,保卫了巫妖王耐奥祖。但是连续的激战,也让死亡骑士损失惨重,尤其是遗族的反叛,相当一部分死亡骑士站在了女妖之王的阵营中,昔日的战友不得不同室操戈。于是训练新的死亡骑士,成了巫妖王阿尔萨斯最关心的事,为了满足主人的要求,克尔苏扎得把目光锁定在了拉苏维奥斯—暴风城王国最著名的战士训练师。诅咒教徒们来到赤脊山,蛊惑着这位强悍的战士。但是拉苏维奥斯凭借钢铁的意志根本不为所动,失望的诅咒教徒恶毒的开始了新的计划。“武士拉苏维奥斯,因勾结天灾,意图将湖畔镇变成新的瘟疫点。特判处拉苏维奥斯死刑。”高呼无辜的拉苏维奥斯被拖上了绞刑架,被诅咒教徒欺骗的百姓愤怒的对着拉苏维奥斯的尸体吐口水和丢石块。而诅咒教徒也开心的趁黑夜将拉苏维奥斯的尸体偷走送到了纳克撒玛斯。“按我的教导去做!”“练习时间到此为止!都拿出真本事来!”“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的学生们!”那天以后拉苏维奥斯带着对生者的愤怒努力训练着一批有一批的死亡骑士,他也期待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个战士一样光荣的战死沙场。

收割者戈提克: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死亡骑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除了要有过人的格斗技巧外,还必须熟练的使用高级的黑暗魔法。虽然拉苏维奥斯是一个优秀的老师,但是他的技艺只局限于如何把敌人的肉体毁灭,而死亡骑士消灭敌人的最高境界则是用可怕的黑暗魔法来折磨对方的灵魂,收割者戈提克就是折磨灵魂的高手。“不要以为你们通过了拉苏维奥斯那简单的考试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才是你们噩梦的开始!”如果说拉苏维奥斯的训斥只是让那些学员狼狈不堪的话,那么戈提克的训练就是灵魂的煎熬。用特殊迷幻药物合成的饮料是每天必须服用的,饮用者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灵魂被抽离肉体的痛苦滋味;睡觉前也要服用不知名的药丸,梦境中全是如同天书一般的黑暗魔法咒语;互相战斗,不论是最好朋友还是最亲密的双胞胎兄弟,最后活下来的只能是一个人。学员们在训练和决斗中越来越冷酷无情,所有的同伴包括自己都只是最后胜利的工具,只要是为了胜利,什么都可以出卖。他们内心堕落的越快,黑暗魔法的威力也就越大,很多学员到最后根本不需要戈提克去教授如何使用死亡契约和尸体操纵术,只凭借堕落的人格就可以自动学会这类高级的黑暗魔法。而他们也在堕落中彻底放弃了自己的人性,亡灵生物的特征也随着堕落程度的加深逐渐出现在他们身上。于是又一批新的死亡骑士诞生了。跨上用黑暗魔法维持的亡灵军马,手持堕落的哀伤之刃,紫色的斗篷下是一双双空洞的眼神,在兰色的霜之哀伤军旗的引导下,死亡骑士们飞驰出纳克萨玛斯赶赴各条激烈的战争最前线。收割者戈提克满意的看着他们的远去,回过头睨视着决斗场上浴血厮杀的未来的死亡骑士们。

  库尔塔兹领主:矮人一直是人类最坚定的盟友,在天灾军团席卷洛丹沦时,许多矮人主动前往最前线,与他们的人类朋友共同对抗凶残的敌人。圣骑士库尔塔兹公爵就是其中让天灾军团闻风丧胆的众多矮人勇士之一,数不尽的亡灵战士在他那巨大的战锤和强大的神圣力量力量化成飞灰,这位白胡子外表和蔼的老人(相对人类的外表而演)和他的导师兼同志——“白银之手”指挥官乌瑟尔一起阻止了天灾向提瑞斯法林地的进攻,并在后来被称为亡灵壁垒的狭窄山口建立了坚固的工事。虽然不久以后乌瑟尔在安多哈尔被天灾军团伏击,无畏的光明使者被堕落的洛丹沦之王亲手斩于马下,但是亡灵壁垒依旧牢不可破,库尔塔兹公爵功不可没。“既然那胆小的矮子喜欢躲在堡垒里用他们那可笑的火药来虚张声势的话,就让他冻死在他的碉堡里好了。”堕落的国王冷笑着挥舞着霜之哀伤,庞大的冰霜巨龙遮蔽了惨淡的阳光,冰冷的龙息席卷了坚固的碉堡,许多没来得及逃出碉堡的矮人和人类都永远的化成了晶莹剔透的冰雕。绝望的幸存者们看着潮水一般涌上来的天灾军团瑟瑟发抖。“为了洛丹沦!为了铁炉堡!为了白银之手!”公爵举起了自己的战锤毅然冲向天灾军团,战锤飞舞食尸鬼血肉横飞,圣光闪现亡灵巫师化为灰烬。公爵奋勇的战斗着保护着已经丧失战斗意志的手下逃离战场。“哼,终究不过是凡人,既然那么想死就满足你。”绿色的光芒在阿尔萨斯手中浮现,邪恶的暗影魔法飞向已经疲劳不堪的公爵。看着浑身是血的公爵倒在了冰冷的土地上,阿尔萨斯阴沉的笑着:“我相信他一定很希望死后能成为我手下的一员猛将。”几天之后天灾军团的前锋部队中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身披绿色斗篷象征死亡的库尔塔兹领主举起手中的新武器——骷髅战锤重重的砸向他过去的战友。
  
  布劳缪克丝小姐和瑟里耶克爵士:在“亡灵乐园”的西瘟疫之地,只有2类人愿意长期生活在此:狂热的血色十字军和神秘的银色黎明。驻扎在提尔之手的血色十字军不断的将精锐的部队派往天灾军团在洛丹沦的重要基地——斯坦索姆并且成功的在斯坦索姆的西南角构筑起了坚固的前沿阵地。虽然血色十字军把消灭所有天灾定为最崇高的目标,但是在不知名力量的腐蚀下,他们也疯狂的攻击所有非血色十字军成员,所以驻扎在破败的圣光之愿礼拜堂的银色黎明也被血色十字军们视为天灾的爪牙而不断对其发动攻击。不过神秘的银色黎明并不在意血色十字军的骚扰,他们更关心的是瘟疫之地北面奎尔丹尼的高等精灵营地。这些可怜的高等精灵是“银月城大屠杀”中一小部分幸存者,亲人被屠戮,家园被毁灭,让这些精灵痛苦万分也对天灾极端仇视。灵巧的精灵是天生的刺客和狙击手,与奥术的亲和力也让他们成为优秀的魔法师,但是现在他们面对天灾不断的骚扰,日子过的非常艰难,为了联合更多的人抗衡天灾,银色黎明分别在北地哨塔和东墙哨塔建立了后勤补给点,邀请高等精灵猎魔者布劳缪克丝小姐担当北地哨塔的指挥官,命令天灾防卫部队的高阶圣骑士瑟里耶克爵士担任东墙哨塔的联络官。为了协调如何更好的保护战略物资能源源不断送到奎尔丹尼,2位指挥官不断在北谷一个已经被废弃的村庄里会晤,日久生情,英俊的瑟里耶克爵士爱上了布劳缪克丝小姐,同样的美丽的布劳缪克丝小姐也被瑟里耶克爵士的迷人气质所征服。好事的手下们为两人举办了盛大的婚礼,人们暂时忘记了可怕的天灾,温馨的气息在“屠杀之日”(斯坦索姆的大屠杀)后重新出现在这悲伤的土地上。然而天灾不会忘记这些妨碍它们计划的讨厌生物。对通往奎尔丹尼的补给线的攻击越来越猛烈,新婚后的布劳缪克丝和瑟里耶克不得不提前结束蜜月立刻返回自己的岗位。虽然他们两人相距并不远,但是繁忙的军务让两人往往几个月也见不上一面,但是依靠运输队中的信使他们保持着亲密的联系。“亲爱的布丽丝,虽然天灾的攻击一直持续不断,但是我坚信,终有一天,我们会打败他们,等战争结束了,我想我们可以回到你的家乡,安享和平的岁月……”“亲爱的耶尔克,天灾每天都来攻击我们,很高兴你的来信,是你给了我战斗下去勇气。虽然现在的银月城已经成了废墟,但是我很乐意带你去参观我那美丽的出生地影月峡谷,碧绿的草坪,欢快的溪流,可爱的龙鹰以及挂满甜美果实的艾拉伯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现实永远是残酷的,北地哨塔瑞文戴尔男爵和霜语•莱斯带领的天灾部队彻底的毁灭,布劳缪克丝小姐生死不明。痛苦的瑟里耶克爵士一方面向圣光之愿礼拜堂的黎明求援,一方面组织人手准备对抗即将到来的天灾部队,唯有工作,才能减轻他对爱妻的思念之情。“大人,敌人来了!”紫色的骷髅军旗高高飘扬着成群的食尸鬼疯狂的嚎叫着,骷髅战士不断的从绞肉车上站起来,亡灵巫师一边施展骷髅召唤术一边嘲笑着对面人类的愚蠢。瑞文戴尔男爵踱着慢步走到哨塔前:“可怜的瑟里耶克,你一定想知道你那美丽可爱的夫人,在那里吧。”“你们这帮混蛋!你们把布丽丝怎么了?”愤怒的瑟里耶克握紧了手中的剑。“布丽丝?真是个美丽的名字啊,那么我想你一定想认识下这个丑陋的女人是不是这么美丽名字的主人吧,哈哈哈哈。”高大的十字架出现在男爵的背后,浑身都是冒血伤口的布劳缪克丝小姐被绑在上面,原本美丽的绿色眼睛只有留下了两个黑色的空洞。“你们…你们…”部下们拼命阻拦他们失去理智的指挥官。“哦,你还认识她啊,那么和你的夫人说再见吧!莱斯该你表演了。”“愿意效劳!”火焰在布劳缪克丝小姐身上出现,高等级的献祭魔法彻底的将可怜的精灵最后的生命力吞噬掉了。“不!!!”瑟里耶克爵士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冲出哨塔独自一人冲向天灾大军。“很抱歉,愚蠢的圣骑士,被愤怒所吞没的人只能是死路一条。”男爵掷出了手中的邪恶利刃,一下就把爵士钉在了地上。“好好记住我教给你的话哦。”瑞文戴尔男爵伸出右手捏住了瑟里耶克爵士的下巴,“到地狱帮我向布劳缪克丝问个好,我很喜欢她的身体。”“呜……”“喀嚓”“你还是老习惯啊,喜欢捏碎别人的下巴。”霜语•莱斯冷漠的看着瑟里耶克的尸体。“下面就该论到这些群龙无首的杂碎了,死亡凋零!”…………“我的国王,我为您的死亡骑士军团有增加了两个强力的战士——布劳缪克丝小姐和瑟里耶克爵士,不过有点问题,需要您亲自来处理。”“有什么问题吗?克尔苏加德。”“瑟里耶克还保留有人类的记忆,我很奇怪,虽然他的身体完全听从我的命令,但是他的意识确经常不接受我的命令。”“他身体听从你的命令就可以了,你的任务是完成我给你的计划,不要为这类小事操心,时间无多了。”“是的我的国王……”“喵——”“哦不!诅咒你入侵者!”“怎么了克尔苏加德?”“有入侵者,他们杀了我可爱的毕格沃斯。”“毕格沃斯是谁?”“我的猫,我尊敬的国王!”“……克尔苏加德,这些入侵者只是想要我们军团的财宝,把它们藏起来,这些贪婪的家伙就会知难而退。”“我伟大的国王啊!您的意见永远是英明的,我这就去办,不过陛下请赐予那些杀害我可爱小猫的凶手最严酷的诅咒吧!”


大领主莫格莱尼:“灰烬之怒”传说中的神器,充满正义力量的它就连巫妖王和阿尔萨斯也对其大加赞赏:“如果能将‘灰烬使者’与我的‘霜之哀伤’融合那么整个世界都将在我的剑下颤抖!”但是,此剑的持有者大领主莫格莱尼却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战士。身为血色十字军创始人之一的莫格莱尼,一直奋战在瘟疫之地的最前线斯坦索姆。无数的天灾士兵为夺取“灰烬之怒”冲向莫格莱尼,然而等待它们的是光明的审判。莫格莱尼挥舞着“灰烬之怒”踩着化成灰烬的天灾士兵尸体带领血色士兵们攻下了斯坦索姆大教堂,并将此地建立成坚固的要塞,一直屹立到今天。身位“灰烬使者”的儿子雷诺•莫格莱尼,一直被父亲的光芒所笼罩,而好胜的他却不想依靠父亲的庇护,他想证明给父亲看他是一个勇敢而且无畏的勇士。不过大领主好象并不认同雷诺的表现,他处处给儿子挑毛病,经常当众训斥雷诺,这使的自尊心极强的雷诺非常不满,而干涉自己与怀特迈恩的感情更使得雷诺对父亲无比愤恨。“您为什么不同意我与怀特迈恩交往?”“感情和肉欲会让你丧失作战的意志。”大领主冷漠的回答着儿子的质疑。“怎么可能?你以为我还是只会哭闹的孩子吗?怀特迈恩也是我们血色十字军里少数几个有着强大神圣力量的女子,她难道就不会控制自己的欲望?”“那么我问你如果天灾将怀特迈恩立在你面前你能控制住你的愤怒和绝望吗?”“……”“回答我,孩子!”“父亲,如果天灾抓住了我,折磨我,把我立在您面前,您能控制住您的愤怒和绝望吗?”“孩子,我会先帮你解脱,再将那些折磨你的天灾全部消灭的。你明白了吗?雷诺。”雷诺低下头轻声的答道:“我明白了,父亲大人。”战争还在继续,天灾士兵为了满足它们主人的愿望夺取“灰烬之怒”包围了大领主、雷诺和法尔班斯克。虽然“灰烬使者”依然骁勇,但是人终究是人,面对如潮水一般的天灾士兵,法尔班斯克倒下了,大领主也倒下了,只有年轻的雷诺还在奋战,面对勇猛疯狂的雷诺,天灾退却了。“帮帮我们,雷诺!帮帮你的父亲,孩子!”受了重伤的大领主高呼自己儿子,希望儿子能带他们回教堂,可是雷诺却拣起了“灰烬之怒”微笑着靠近自己的父亲;“父亲,你已经被天灾折磨的够痛苦的了,让孩子来给你解脱吧!”“你要干什么?雷诺,你要做什么?”大领主惊恐的看着儿子。“实现你的诺言父亲!”“不!!!——”纯白的“灰烬之怒”在刺人大领主体内的一瞬间变成了绿色充满了邪恶气息的堕落之剑。雷诺丢下手中的“灰烬之怒”看着父亲逐渐冰冷的尸体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几天之后,纳克萨玛斯的深处,一个新的死亡骑士跨上了象征毁灭的红色死亡军马,堕落的“灰烬之怒”在他手中散发着无尽的怨恨。“很高兴你愿意成为巫妖王的死亡骑士,虽然很可惜‘灰烬之怒’不再具有神圣的力量,但是我还是欢迎你的到来。”“谢谢你,克尔苏加德,是你让我了解了人生的真谛,我愿意用我的力量协助伟大的巫妖王净化这个丑恶的世界。”“很好,大领主莫格莱尼,我期待你的表现。天灾的勇士们!让这个世界感受到你们的愤怒吧!”饥饿的食尸鬼爬出地穴,恶心的地穴恶魔从地底钻出,肥硕的缝合怪缓缓走出屠宰场,遮天避日的石像鬼怪叫着飞向南方,还有巨大的冰霜骨龙将冰冷的魔法投向饱受折磨的大地。纳克萨玛斯,天灾征服艾泽拉斯的旗舰在斯坦索姆上空展现出它那恐怖的真面目。

 

 

 

国际惯例:7区加基森  亡灵盗贼 狡猾的白菜 隶属 最强的 浴血黎明 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