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萨满走过TBC的坎坷之路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1-29 2008-1-29 18:16:1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一个SM走过TBC的坎坷之路

——SM的TBC白皮书

六区 阿拉希 部落 野蛮小狼(萨满祭司)

以前写过一篇《脆弱的心脏》,结果也招来不少骂声,最近,儿子出生了,心情十分喜悦,但喜悦的同时,我也遭受了不小的打击——一起在TBC奋斗了几个月的团队解散了,团队解散的结果,导致我最近始终无法恢复当时在WOW中的快乐心情,所以,最近一直不想上线。

比起WOW的元老们,我算是新人,WOW玩龄一年多点,由于刚玩WOW时处于创业期,所以只能算是个休闲级的玩家,每天在线时间没有超过2小时的。由于当时在看一本关于古代宗教的书籍,其中也浓墨淡彩的介绍了萨满教,所以一个名叫野蛮小狼的牛头SM便诞生在六区的阿拉希服务器。

晃晃悠悠,折腾到60,由于自己的公司还不是很稳定,所以也不敢贸然加入以FB为主的公会,毕竟那是需要大量时间的。先下战场吧,虽然我一身绿色无公害环保装站在人群中也并不是太碍眼,但每次下战场时,总有一两位穿鞋的大爷笑话我这光脚的“呦!呦!!呦!!!都60了还拿把北风来砍人啊!”“兄弟,你下战场还背着骨火,想连我们一起打啊?”“鄙视60还骑40级坐骑的人!!!”“那个SM,快加血,没看战士在抗将军啊!!”“大哥,我在加血啊,但我这无公害治疗手段与LM将军手中的利器比起来只能说说毛毛雨啦!”忍!我忍!我忍辱负重!我忍气吞声!我忍者神龟!!!在我又买了2张点卡后,终于身上也有了几件传说中的紫色装备。

子曰:杀人还是野战爽!有了紫色装备与我狼狈为奸,我义无返顾地扎进了西瘟疫(本人不去荆棘谷,因为离主城远。。。也不想让T2、T3的LM兄弟们通缉我)。我与一名二手SS组成了“传说中人挡杀人佛当杀佛青春无敌菩萨摇头怕怕夺命二人组”(名字是那个二手SS取的,我还有截图为证,不怕他与我对簿公堂)。第一天野战成果如下:杀58级LM2人,59级LM5人,60级LM1人;被杀N次,被围追堵截至幽暗城5次。二手SS解释认为是我二人配合不好,他冲动了,老把自己当战士来使,而我又有点“肉”,老把自己当法师来使。后来,经过几天野战,“传说中人挡杀人佛当杀佛青春无敌菩萨摇头怕怕夺命二人组”最终解散,二手SS用沉重的语气对我说:兄弟,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便离线而去,老死不再上线。

某日,我独自走在荆棘谷的小路上,见一风剑战士迎风而立。我一脸崇敬之情走上前去,刚开口:兄台,你的武器好好漂亮哦~那风剑战士回应道:小号别来烦我!!我当时就怒了:60级也算小号!!!对方答曰:哦哦~!我看你衣衫褴褛,还骑一40坐骑。。。我说道:某办法啊(参考《天下无贼》刘德华在火车上的这句对白的语调),没钱,没时间!下不了FB。。。风剑答曰:你可以下G团,打工,可保你丰衣足食,来来来,我们ZG团今天正好少一治疗,你在这张纸上摁个手印,对就是这样,好好!!!于是,我这个连黑下都没去过的无公害环保型SM便开始第一次大型FB的旅程。

TBC要来了!!!在外域可以飞哦!!!矿石肯定要涨价的啦!!!收符文布啦~!!!争取TBC开之前要攒够5000G!!!FM大吐血啦,十字军便宜了!!!收酒瓶啤酒瓶旧书旧报!!!在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中,我怀揣300G,手持北风,肩背骨火,胯下两张点卡买来的60级坐骑进入了TBC的怀抱。

升级,还是下城墙,这是个问题(改编自《哈姆雷特》)!在一G友(G团里认识的朋友,简称G友)的撺掇下,进入外域不到半小时的我,进入了传说中外域的第一个5人FB——地狱火城墙。恩?怎么这个FB的老二也叫58?难道他们是兄弟?看个头不像啊!远亲吧,应该是。幸运女神总算是公平的,连续3个BOSS都出了锁甲,其他4个G友大呼我“狗屎运”。

SM升级其实不难,从60开始,你可以选择如何升级,我的建议是——元素,打不过了还能跑,至少还能充当半个LR,放放风筝。任务、经验、声望、装备、金钱,统统地进入我的腰包,肚子起来了,说话的声音也就响了。总算70了,可钱还是不够,先买个60%的鸟吧,慢是慢了点,但总算是个飞行员了。

我现实中的公司逐步进入轨道,我的在线时间也逐渐多了起来,于是,我开始考虑是否成为一个半职业玩家。

一个团结的公会让你拥有家的感觉!!!我被这句广告语感染了,我也是FB公会的成员了。

目指——KLZ!!!

任务,任务,任务,还是任务,继续任务,任务失败,继续任务,任务失败,再来一次,再再来一次,再再再来一次!!!我哭了,会长笑呵呵地找了几个人就帮我来了把18摸。。。过了啊~!!!

由于TBC前的一些小道消息的大量传播,SM在TBC开后如稀有动物(SQ不表,毕竟是新开的职业),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公会不重新招收SM的,所以,我这个二手SM也就进入了公会开荒KLZ的1团,成为了主力SM(毕竟一天稳定在线6小时还是不算普遍的)。因为MS在KLZ里需要进行其他很多活动,所以,我和一小D就成了主治疗,当时会里没有70的SQ,级别最高的是2T的小SQ,据说还差46级就70了,我们都很期待。

这个时期,SM想进KLZ,不洗恢复是说不过去的,MS需要锁怪、解状态,我想,没有几个公会敢说自己会里MS过剩吧。于是,第一把纯洁碎片在大家的祝贺声中,落入了我的口袋,我用餐巾纸擦了擦口水,压抑住自己的喜悦之情,说:感谢大家!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我的老婆!感谢CCTV!感谢NBA!感谢WC!大家纷纷对我竖起中指,我知道他们是善意的。这时会长说了句:准备材料,F81治疗,大凌光我给你出了!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公会的温暖。

在这期间,我先卖了3张点卡,学了5000G的飞行术,开始去冲灵翼龙声望——拉风啊。说实话,冲这个声望是个很不错的决定,在我骑上红色灵翼龙的那天,我用做任务得到的钱又把卖出的点卡买回来了。

公会是建立在无私、民主和公平的条件下的,缺一不可!!!

KLZ通了,大家的装备也都提升了不少,许多新会员也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开荒的日子是苦闷的,BOSS倒下的一瞬间确是让人鼓舞万分的。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了。

老会员需要帮助新会员下KLZ提升装备,为25人FB做准备。有些老会员因为在KLZ没需求了,开始不出席公会活动。这时的我因为几乎每天都参加活动,人缘也还可以,已经是会里的职业队长兼公会活动组织员了,但看着今天缺这个职业,明天那个老会员又以莫名其妙的借口不参加活动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UC里,大家渐渐开始了争吵,更多时候是除了RL发发指令,大家均沉默寡言,一片死气沉沉。我对着妻子,苦笑道:哎,这样下去,迟早得散啊。

在这里,我需要指出一点,希望很多公会的RL引以为鉴:开荒一个FB,投入的精力和金钱大家有目共睹,这时候我想不会有人去计较什么,因为大家的付出都是那么多。开荒过后就是收获,这时候确实最危险的阶段,老会员们开荒付出了很多很多,蓝色装备上都F好了魔,药水更是一瓶接一瓶的喝。新会员进入了,要提升他们的装备,但我要指出的是,很多新会员不珍惜老会员的成果,他们下FB不带药,分配给他们的紫色装备也舍不得F最好的魔,出了装备都纷纷嚷着自己的装备没这件好。因为舍不得喝药水,舍不得FM,导致团队一次又一次的团扑。我也纳闷了:新来的兄弟们,你们数学及格了吗?一瓶大红或大蓝的钱够你修几次装备的?新来的SQ兄弟,你刚到70的那天,大家就带着你做了KLZ门任务,我和好几个开荒的老会员才1件或没有T4,你已经3件T4了,并且紫装满身了;那个新来的SS兄弟,打馆长都用BUG了,只要求你占在塑像头顶别动,这样的要求你都不能兑现?你就非得掉下去,让大家等你慢慢跳上来?如果真让你开荒馆长,真不知道你会有怎样的表现。那个新来的MS兄弟,不就是让你在外面待命,让另外一个有需求的兄弟进去打个BOSS吗?你就立刻下线,连UC都退了,别忘了,上个CD打王子刚分给了你一件T4头,你看看开荒的老MS,他只有一件T4手。那个新来的2T兄弟,你不要再郁闷了,你都70了还穿好几件60装备,你是来下FB,还是参加G团来了?什么?你说你没时间?天天看你在线,为什么不能下下YXFB呢?你看我们这几个老会员,身上的紫装可不都是KLZ或GLR的产物啊!

创业容易守业难。

公会已经好几个团了,连周末团都有了。老会员们的意志确越来越消沉。说实话,看到公会越来越向消极的方向走去,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许是人多了,交流的机会就少了,几个开荒的老会员被分别分配到其他团里,但越来越多的新会员不懂得珍惜公会的开荒成果,老会员们心里都凉透了,这个想AFK了,那个想只下JJC了,终于,矛盾激化了(说实话,我也从这里看出了半职业玩家和休闲玩家之间不可逾越的那道鸿沟)。由于许多新会员只是抱着随便玩玩、顺便混件装备的心理,公会的进度被很多公会远远抛在身后,期间有很多公会来挖我:兄弟,你们会进度到哪里了?啊???才GLR啊!来我们会吧,都过血王子了!!!说实话,我是真动心啊,试问,有哪位玩家不想骑上火凤凰的?有哪位玩家不想晋见伊利丹的?但我不能那样做,因为朋友,因为兄弟(我们公会很多人都是上班族了),我还希望UC里大家谈笑风生的场面再现。

我的儿子出生了,忙的我晕头转向,家里天天高朋满座,我脸上的笑容都快职业化了。过了12天,又喝满月酒。折折腾腾,一个月过去了,我向会里请假也期满了,当我兴致勃勃地登陆游戏,准备和大家谈谈我初为人父的喜悦心情时,我惊呆了,会里在线的人连以前的一半都没有了,我找了个相熟的了解了下情况,哎,果然是矛盾激化,公会解散了。我郁闷了一会,下线了。过了几天,我又上线,看到会里在线的只有6个人,其中还有3个小号,我退会了,然后下线。

原来的朋友成立了一个新的公会,我顺便加入了,但这几天我一直没有心情上线,也许是逝去的激情将不再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