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红胡子矮人和七个小公主》2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2-15 2008-2-15 15:33:49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凝霜妖月:我不是没完没了的人,可今天我一定要没完没了   人类 女 法师   补记:这世界唯一可以称的上永远的就是永远没有永远   法师:智慧                                        关键技能:奥术智慧   对黑暗的信仰   对力量的渴望   对邪恶的忠诚   对统治的向往   他们流着高贵的血   他们把堕落看作是一种升华   不死亡灵永垂不朽   认识朵朵是打WAR3时认识的,她打的亡灵并不是很好,永远的单DK,永远的蜘蛛流,永远的怕骚扰在家龟缩等毁灭者成型然后出去找敌人决战。   我来这个服务器,有四成是为了她   只是我懒散的性格,总跟不上她练级的速度,我可以为了一个没有多少经验奖励的任务跑遍大半个地图,也可以在闪金镇湖旁静坐钓一下午的鱼。   当然开始的时候她还是在我身旁的,我曾如此奢望过永远二字,只是,虚构出来的东西,我怎么拥有?   “无聊啊,老婆又去BWL了”小潴一如既往的坐在西部荒野飞行点的师鹫上发呆。   “。。。你个女孩子咋这整呢?要叫男朋友老公才乖嘛~真不知道他看上你哪一点了。。。”我对这个不分男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进步发展的女孩彻底无语。   “哈哈,你是不是也想叫我老公?”她突然一跳,坐在我面前。   “。。。我。。。”我语塞,急忙转开话题,“我朋友她来了。。。”   心中大感庆幸,朵朵刚下飞机,正在卡中。。。   恶魔小潴悄悄地对你说:你老公?   你悄悄地对恶魔小潴说:死走,不是!   恶魔小潴悄悄地对我说:那就是你老婆了,哈哈~   你悄悄地对恶魔小潴说:都是你个猪弄的西部都没人和我们组队了,我也不用去麻烦她了。   得得,你小子不知知恩图报以身相许也就算了还见色忘友一见你老婆就过河拆桥,嫉妒鄙视你。   小潴说着,身形变淡,最终消失。   。。。   不会吧,这样就生气了?我打着字,还没打完她就不见了。。。   你和谁说话呢?朵朵下了飞机好久,才问道。   没,没,和一头猪谈了一会。。。我轻叹,朵朵已经40+了,我却还在西部晃悠着。   哦。。。朵没说话。我知道有些事不用和她说明白,她也能知道,因为,她是一个法师。   对于朵朵,我心里一直把她当妹妹看的,她年纪不大,然而却承受着一些东西,就算辛苦,也会装做毫不在乎,只是话语中偶尔渗出的一丝苦痛,轻轻一触便浸沦开来,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满目的血泪。   其实我一直认为,小潴身为一个战士,她是不能了解我的,她没的选择要更关注于面前的敌人而非身后的我。当盗贼在敌人身后刺出致命一击的时候,当骑士为队伍不断补充BUFF的时候,当小德在人群中扔愈合的时候,当猎人SS交换着技能达到仇恨和输出的平衡的时候,只有法师一直在牧师身旁,也只有法师才能了解身边的人的每点的想法。而身为一个牧师,最不能不在乎的,就是你身旁最后一道屏蔽,那个看起来不比你强壮多少的法师。   那天也不是很特殊的一天,只是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让艾萨拉的枫叶过早的红透。   拿起鱼杆,带上自己做的水下诱鱼器,找了个干净的海岸边放下垂线,朵朵她无事,没过一会也来钓鱼了,想来从她沉迷战场后,也很久未一起做过什么,只是我不知道,那段时间已经积成一堵厚厚的墙,将我和她远远阻隔。   只是我真的想不到,为什么那两个部落要在艾撒拉这样的地方举起手中的武器?   我和朵朵面对一个战士和一个撒满,几乎是瞬间被杀。朵朵她曾在59级时打了4个月的战场,不小心升的60也懊恼不已,装备也只停留在59级的。而我,那两个部落又怎么会知道,已经洗成戒律的我,我第一页的技能条全是各个等级的快速治疗,强效治疗和真言术*盾。   也许他们是在为竞技场2V2做练习吧?我这样想着,但请你们放过我身边那个女孩好吗?她和我一样,从未在野外主动杀过人。   试着反抗过,可要装备没装备,复活了又只有半血,我又是一身奶装基本无攻击力,又怎么面对两个武装到牛角上的部落?   被撒满插上岗哨图腾,我们被不间断的守了半个小时的尸,我无奈,在小队打字:   “朵等下我丢你盾,然后你往飞行点跑,我开小盾墙能帮你撑住一会,不用管我。。。”   可是字还未打完。   朵她说了一句:“我等下再组你。”就退出了队伍。   我回车按下,系统提示:“你未加入一个小队。”   在线的好友都有着事,飞天又绝对不能和他说,依萝也不能在她面前给更多苦痛,死亡日鸡也是个不爱打架的。。。唉。。。   不过现在也好,本来就是来散心的,只有灵魂状态才有这样的安静吧!   黑白的大海,卷起重重叠叠的疲倦。   凝霜妖月邀请你加入队伍。   你加入了队伍。   我看到了另三个人,他们都有着和飞天一样犀利笑骂的言辞----那是杀战场杀到冷血的标志。   刷上TS,刚进入频道就听见朵朵说:   没完没了没完没了,我不是一个没完没了的人,今天我一定要没完没了!   我可以察觉到字顿之间的恨意和已经难以抑制的愤怒,对于伤害过朵朵的人,我也是不会留手的。   很大程度上,那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我心中隐约浮起一丝不忍。   并非对2个一身T2。5以上的部落,而是对整个艾萨拉的枫叶。   他们终于排战场飞走了,朵朵她们几个杀了飞行点之后仍不解恨,飞往荆棘谷。   荆棘谷?我想起我曾在那被个亡灵牧师精神控制了近一个小时   我想起我曾护送过飘奈冲到这来观光,而两个盗贼杀了我之后还将武器指向不满10级的她。   到了荆棘谷,有BL在杀小号们,还好,那样他们不会把怨恨指向BL小号。   看着出入丛林的朵,我的心突然一紧:这还是那个有些内向害羞的朵朵吗?尽管他们没动手杀任何一个60级以下的BL,可是杀的BL中就没有误杀的吗?   是啊,我怎么能了解他们,就如他们怎么了解我?   我想起听雪楼系列里萧忆情的一句话:   “能弹弹琴下下棋自然是好的,这样阿靖不懂。可是我手中的鲜血,你却是不懂的,只有阿靖才能了解。”   呵呵,是啊,我显然不是朵朵的阿靖。   在我写这篇追忆朋友的文章的时候,朵朵突然告诉我,她要动身去英国,我懵了,我原本想用这文章能找回些东西,可是命运啊,把我和朵朵逼进了永远分别的甬道。   原来,只有分离才是永远的,山盟海誓,地老天荒,终究只是骗人的呓语。   我没有办法出言挽留,我现在太不了解她了,只能淡淡送她一句:“选择自己的未来,然后别后悔。”   她不知道,2分钟后我已泪流满面。   BGM提供:许慧欣 悲伤独角兽 王子爱上了公主
国王下令尽快完成婚礼庆祝
强大他的王土
可公主一个人哭
她爱上了黑披风下英勇骑士
愿为他付出向天交换灵魂
悲伤独角兽
灵魂无处躲
缤纷雪花降落
我的世界被你冷冻
我是悲伤独角兽
未来在坠落
你下的魔咒
再等一千年后
森林中你追着我
我做恶梦你来自宇宙外层空间
征服我的星球
我躲进一道彩虹天不作美
下了世界最冷的雪
你征服了我

我是悲伤独角兽
看不见白昼
心爱的男子
你还存在哪个时空
悲伤独角兽
眼泪是雨水
慢慢将我淹没
最后一次看见星空
他来了将她救赎
却找不到他的公主
角落看见流泪独角兽
他转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