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红胡子矮人和七个小公主》3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2-15 2008-2-15 15:34:41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Pietra:有弟弟每天叫声姐姐我就很开心了,承诺什么的,就     人类 女 骑士   不需要给我了   补记:不管思念如何强烈,我们也是各自不同的人,各自出生,各自死去   圣骑士:牺牲,怜悯                           关键技能:神圣干涉,忏悔   姐姐她,是在赤脊山认识的,我兜售着自己刚学会做的机械松鼠,当然我并不要G,只要给足材料就好。想起来,许多朋友倒大都是半卖半送东西的时候认识的。   姐她并没有足够的材料,我看见她垂下的战锤,心中不忍,借口说银行里还有材料,给她做一个。回到城里,我全一口价买齐材料,做好了松鼠交易给她。   对于骑士的好感,我想大多来源于在寒脊山谷时,那个矮人骑士被怪物吞没的身躯,而在这个牧师之前,我一直是部落的。   也就这样认识了,磕磕碰碰地升级任务,只是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透过零碎的言语,我也了解了一些东西,对这个女孩有了更多的尊重,“姐姐”这话也就很容易的说出了口并得到了承认。   混荡着到了暑假,小潴她不断邀请我去南京玩,我也忍不住她的威逼兼之以色诱,也就答应了。   姐也在南京,有些心结想帮她打开,也是去南京的原因之一。   收拾些东西,一个人踏上了去南京的火车,转头回望家的方向,睡着的城市已经溶人夜色,思绪侵袭而来。   姐姐的母亲,生她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的父亲也以极快的速度娶了另一个女人,并为她添了一个弟弟。   姐姐她很喜欢这个弟弟,喜欢拉着他的手听他叫姐姐,有什么东西也都让给弟弟,尽管她只比她弟弟大了2岁而已。后母对她不好,她也不在乎,只是不计回报的宠溺着这个弟弟。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她的弟弟变了,和他的母亲一样。   她没有道理自卑,她有不输于模特出身的小潴的美貌,更有南京师范在读本科的学历。   姐姐啊,我会帮你找回你失去的东西的。   下了火车,到处是人群涌动,但是找两个样貌出众的女孩并不是困难的事,不一会我就看见两女孩坐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姐姐则是边听边掩嘴轻笑,而小潴则说的手舞足蹈。   难道她们两个认识?还真是诡异了。。。   “那个。。。我说。。”都走到她们面前了,居然还没注意到我。。。   “六六!?”倒是小潴先发现我,“晕了,我以为你选矮子估计身高不过1米4。害我们都往地上看。。。”   “。。。我说。。。你们认识?”   “嗯,洁和我从小就是邻居呢,初中时就分开了,没想到WOW里居然又到一起去了。”姐姐说着,“我们还说弟弟如果是侏儒的话让我们来猜拳输的背你呢~”   。。。   “菲,你看看这小子起码1米8,让他给我们提东西吧。来南京居然不给我们带东西~”小潴霍地站起身,把买的衣服往我身上一扔,和我比了比,似乎还矮上了些,不服气地掂了掂脚,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我。   倒是姐姐看着小潴欺负我饶有趣味,只是没和那猪一样把东西全挂我身上,只对我说了句:“你们等等,我去叫车。”   姐刚转身小潴就一勾手把我的头到她跟前,整张脸都凑过来对我说:“六六你个小子不厚道啊,快说,怎么勾上菲的?”   我被这近在咫尺的月桂女神给摄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结巴道:“我是。。。我是。。。这样。。。等等,奇怪了,什么叫做我勾上的。。。”   我挣脱了勾住的手,正色道:“她是我姐姐,我怎么会。。。”   “拉倒吧。。”小潴一拳头闷在我胸口:“你们男人都这套,鄙视你!那,菲可是我从小到大的死党,我交给你了,你若对不起她,看不用面目全非脚KO你!”   我一愣,很吃惊地低下头看着她的脚,这个温度下,她依然一如既往地穿着裙子。。。如果她真的用面目全非脚的话。。。嘿嘿。。。嘿嘿。。。   小潴一看我眼神异样估计也猜出了八九分,脸扑地红了,嗔怒道:“你小子估计脑袋里除了马赛克就没别的东西了。”说着,硬是把还在YY状态下的我拉进姐姐叫的车里。   车上两个女孩依旧谈笑不息,我则被郁闷地夹在中间苦不堪言,倒是司机相当不怀好意地不断转头向我这看。   “那。。那个,司机你。。。”我被看的心慌意乱,身旁两个美女却恍然不知。   “呵。。。别太介意。。。想当年,我也那么厉害的!”司机打了个哈哈,不过说的话让我更寒了。   到处走了走,拍了些照片估计够给家里交代了,随后就和2个女孩上了会WOW,也看到了小潴的“老婆”,是个有点羞涩的大男孩,似乎并不是大城市的孩子,在我们面前总有过多的拘谨。   当然我也被做为小潴“大奶”的身份介绍给她男友,同样受害的还有姐姐这个“二奶”,和一个后面赶来的气质美女XD“三奶”。   晚上的住宿成了问题,她们都不同意我去宾馆住,为此两女孩,一个防战,一个圣骑,极其华丽但毫不实用的装备,以及糟糕到同梦幻西游一样的PK技术,再加上无数瓶的药水和绷带,终于在姐使出了第2次圣疗结束了。   “不行,你那。。。”小潴似是想起了什么,急道。   “不要紧。。。”姐脸有些红,小潴叹了口气,低声对我说道:“六六,你小子赚到了,记得要注意安全~”   “安全?”我听着莫名其妙,只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   姐她是一个人搬出来住的,所以也不用担心见家长的问题,只是姐的个人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租的房子并不宽敞,只够放下电脑,电视,一个梳妆柜,一台PS2。。。以及一张床?   “我睡。。。地上?”我试了一下,发现和我抢位置的除了电脑主机只有床而已。   “。。。你睡床上,和我一起。。。”姐动身要进不足几平米的卫生间洗澡。忽地转头对我笑了下,“可别想做坏事哦!”   我笑了笑,表示我明白她的意思,对于姐姐,我更多是尊重,有那么一点点的暧昧,却不需要说清,那样对大家都好。   正想着,姐已经沐浴完了,换上睡衣在我身旁轻轻躺下,侧着脸看着我,突然勾过手来,拉进我和她的距离。   “弟弟。。。”她轻轻唤着,闭上了眼,“我等了。。。等了十六年了。。。我总在期望有这么一天。。。能哄着你睡觉。。。听你叫声姐姐。”   “姐。。。”我轻声应着,怕惊醒她的美梦。   “嗯。。。今天我就和弟弟讲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吧,从前。。。”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接着似已睡熟,嘴角微笑,美梦正酣。   看着姐姐,我忽地叹了口气,眼泪悄悄滑落。   “弟弟。。。别动。。。”姐原来并未睡熟,把我抱的更紧了些。   “姐,我。。。”   她用力了些,让我别说下去,自己却似是喃喃,似是低语,叙述着从前,叙述着痛苦。   小时候,我好喜欢你,有点调皮,却是我最亲爱的弟弟。爸妈因为你是男孩,对你也好过对我,不过我不在乎。你知道吗?你第一次在爸爸的指导下叫我姐姐的时候,我好高兴!   可是你长大了,却不喜欢姐姐了,也不叫我了,我也从没有机会抱你睡觉,我好难过~   那一天,你突然哭着来找我,说你一不小心把爸爸的卷宗给烧了。爸爸的卷宗啊!那可是他视之如生命的东西。可是你一直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突然对我说:“救救我吧,爸爸会打我的,我怕疼!姐,救救我吧!”当你叫“姐”的时候,我好开心,我立刻去找了爸爸,说是我一不小心烧掉的。   那次是爸爸第一次打我啊!好疼,我好想说不是我啊!但我一说,肯定挨打的是你,我好怕你难过。我想,疼过了也就没事了,而我的那个弟弟又回来了。   可是我错了,我还一个后妈,她说我先克母,后败家,硬是让爸爸把我送到寄宿学校。我心想,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我还有你呢,我还有一个弟弟呢。   但你为什么那么坏?在我房间里乱扔我的东西,见我进来还对我说:“笨女人,笨女人,以后我就多一个房间可以摆玩具了,哈哈,笨女人,笨女人”   我听着,伸出手抱紧了些她,她则像个受伤的小兔,蜷缩起来瑟瑟发抖。   “姐姐。。。对不起。。。以后我不会了。。。以后我绝对不会了。。。姐!”我在她耳边轻轻说着。   姐姐嘴角微微浮起。   “有弟弟每天叫声姐姐我就很开心了,承诺什么的,就不用给我了。”   我已泪流满面。   窗外的天空,灰蓝而又纯净。   第二天陪着两个女孩上街去买些东西,好回家孝敬两老。   路上本是有说有笑,突然姐姐扯了下我的衣角,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那个。。。就是我弟弟。。”她眼神定了定,小潴自是认识,翻了翻眼表示厌恶,我仔细一看,却是个装扮神情叛逆到头小孩子而已,不过高三年纪。   发型夸张,斜挎着书包,右手掐着根烟,左手懒散地搭在另一个大约年纪的女孩身上。   姐又扯了扯我,示意我们绕路,而那个男孩似也发现了他姐姐,十分挑衅地仰了仰头,而姐的脸埋的更低,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在我手心微微颤抖。   “哼~”我低笑一声,拉住姐姐的手昂首走进一家衣店。   为姐挑选了几件时尚的衣物,价值不菲。   “总共是2100,谢谢惠顾。”店长自是不介意钱再多来些,也明白我要干什么,声音放大了不少。   我斜眼看了下外面那男孩,他嘴唇紧紧抿着,手中的烟头却已烧了大半。   用卡刷掉了2100,我面上虽毫不在意,但是心下却已是一冷,出来只带了三千,估计明天就待不下去要回去了。   姐有些诧异,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被我死死压住她的手让她拿下,而小潴站在一旁对我点了点头,大有赞许之意。   拉着姐的手和小潴从她弟弟身边走过,随即侧过身即将离开那男孩的视线,那女孩对男孩说:“你认识那女的吗?她男朋友对她好好哦!”   “她是我姐姐!”男孩的声音提高了不少,烟扔在了地上,然后对着身旁的女伴说道,“我们回去上课吧?”   “听到了吗?”我低下头问姐。   “嗯,听到了。。。”姐想笑,嘴角抽动了两下,但还是忍不住,俯在我身上喜极而泣,“他叫我姐姐了,他叫我姐姐了,十六年了,已经十六年了。。。”   我长舒一口气,并没阻止她肆虐的眼泪,小潴似也被姐姐的感情所渲染的,掩住嘴不停流泪。   那天晚上我和姐都去小潴家住,我果然被小潴一脚踹到了客厅,两个女孩就抱在一起,说着她们的悄悄话。   我总能听到房间里低低的啐泣声,我知道,那是幸福回来的声音。   回到家里没多久,小潴和姐姐的信几乎同时到,每封信都附带着2100员现金,我哭笑,从每个信封里抽出700块钱,再把信封各套上一个信封,转寄给另一个人。我希望她们能明白。   可是啊,我现在却总想起红蝶的点点凄厉,点点悲伤。   不管思念如何强烈,我们也是各自不同的人,各自出生,各自死去。   我翻转着鼠标,想笑,却没有足够的勇气。   对于牧师和骑士,是不能也不会一起死去的。神圣干涉,我开始憎恨这个技能。   她离开了,我却留下了。   那天是姐姐的生日吧,我聚集了朋友,准备了三天,烟火,节目以及祝福和礼物,一切都准备就绪。   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她还是没上线。   朋友都散了,有些许的抱怨声,我长叹,没有说什么。   “六六,今天我弟弟给我过生日了,我好开心。这些都要谢谢你了,有空再来南京玩啊!”读着短信,我的眼前似蒙上了一层水气,靠着墙,点上一只烟,却没有吸。   “姐姐生日快乐!”我昂首,眼泪从两鬓落了下去,刚点着的烟被我扔出了窗外,点点的星火,变成了无际夜空的唯一装饰,随即掩埋。   我们终究是各自不同的人,仅此而已。         BGM提供:邓丽君 我只在乎你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
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
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丝丝情意.

如果有那么一天,
你说即将要离去.
我会迷失我自己,
走入无边人海里.
不要什么诺言,
只要天天在一起.
我不能只依靠,
片片回忆活下去.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丝丝情意.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丝丝情意. 文章引用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