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无面者之牙与冰霜新星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3-04 2008-3-4 14:32:50 作者:怡爽佳人 来源:网络

这个世界上的人一刀是捅不死的。

解决的办法是两刀,一手拿一刀。

但是高手两刀也捅不死,因为他们都很卑鄙。

解决的办法是拿好刀,拿史诗武器,翡翠龙牙、熔火犬牙、无面者之牙。

诗史武器很贵。

我要杀的人两刀杀不死。

所以我写信给翡翠龙、熔火犬和无面者,要求它们每人给我一颗牙。

一个月后,翡翠龙回信说,它住的那里不通邮。

它的字很漂亮,言语很诚恳,所以我信了。我回信说不要着急,邮政事业发展很快,生活会越来越方便的。

二个月后,熔火犬回信说,它不识字。问我有什么事,好不好去它那里说,他被主人锁着,所以不能来。

信纸上沾了口水,所以我回信说:骗子!这种骗小孩儿的把戏对我是没用的。

三个月后,无面者回信说,在遥远的诺森德很久没有收到过信件了。它很寂寞,收到我的信很开心。向暴风城的各位问好。然后它问,为什么要他的牙。

高级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

我回信说:我要用它的牙做一把刀。我要杀一个人。一个女人。

六个月后,它回信说,杀人不好。然后问我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

我回答很简单,因为理由就很简单,她看不起我。

六个月后,它说我很有骨气,是条汉子。又问,干嘛一定要用刀杀。可以雇人杀,也可以趁她不备把她推到沟里。暴风城有很多很深的沟。这两个办法都不会脏了自己的手。

我 耐 心地解 释说,她很有地 位,没有人敢杀她,所以雇 人是不行的;她力 气比我大,走路比我快,所以我没法把她推进沟里;就算推进去了,她水 性很好,自己会爬上来的;她还是个大 法师,两刀杀不死她,死的就是我了。

六个月后,它回信了,说它看了我的信,沉默了很久。它感到了我杀人的决心,非常感动,说要是能帮我杀 人就好了。

我说没关系,好不好给我两颗牙,因为翡翠龙和熔火犬都没给我它们的牙。

它六个月没给我回信。

我写信给它,问它身体好不好。又说给不给我牙都不要紧的,给点儿钱也行。

它收到我的信哭了,说很久没有过我这么值得信赖的朋友。

所以它要跟我说实话。

实话就是——它只有一颗牙,很久以前被它的同事、夺灵者哈卡借去吃早饭了。结果那颗牙就一直没还。从此它不再相信任何人,是我年复一年的信件温暖了它的心。

我在回信写道,这个世界是有光明的,是可以讲道理的,不用担心也不必回信,因为我会替它去要那颗牙的。

这可能是我和它通的最后一封信了,所以我用了最好的墨水,虽然有一点儿剧毒但是气味儿非常好闻的墨水,为了写这封信我一直捂着鼻子;我还得让信纸保持干燥,诺森德的冰天雪地很潮湿,我在信封里塞了满满的辣椒粉,吸进一点儿就会辣死人,就算辣不死也会涕泪横流一整年、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从此失去视觉和嗅觉的侏儒军用辣椒粉;我又怕辣椒粉在路上洒了,所以上街去买胶水糊信封,一百年也不会干,粘住就不会松开的焦油怪牌地精超级粘合剂。

然后我开始给夺灵者哈卡写信,义正词严地告诉它,我有证据、也有权利要那颗牙,而且它不能以邮路不通、不识字、物品遗失种种理由来忽视我的存在。

我预计信会在路上走一个月。

想不到第二天信就被退回来了,联盟邮政局拒绝给我送信,说这几年为了“联盟快递,使命必达”的荣誉,已经死了很多优秀的邮递员,他们怀疑我和翡翠龙、熔火犬还有无面者是一伙儿的,军情七处一直想拘捕我,只是苦无证据,现在想不到我和夺灵者哈卡也有瓜葛。

夺灵者哈卡是巨魔崇拜的血神,是伪神,凶残狡诈的骗子,住在联盟邮政局也不愿意去送信的祖尔格拉布。

我跟他们说我是无辜的,死了很多邮递员不该是我的错。我每次都付邮资。

他们不信,还把我送到了城堡进行审判。检察官大人无视我的抗议拆了我的信,然后他否定了我和夺灵者有瓜葛,肯定了我和无面者是一伙儿的。为了证实这一点他们截获了我给无面者的最后一封信。

检察官当众拆了信。

他一撕信封,两只手就被粘住了。他很郁闷,所以用力撕,信封是牛皮纸的。他一声大叫,将信封扯破了,辣椒粉飞得到处都是。他流着眼泪拿起信纸,说:“呵……呵……”喷嚏没有打完就中毒晕倒了。

除了我,整个房间的人都被抬去解毒,鼻涕和眼泪流了好几天。被医好之后他们当中的半数都有迎风流泪的后遗症,联盟邮政局局长和陪审团全体成员因为离得太近得了哮喘,但是他们说不怪我,也不怪上帝,比起检察官大人的半身不遂和脑积水他们已经很满意了。他的下半生和死后的头五十年手里都得粘着那两截信封,因为一有人碰那两张牛皮纸他就会情绪激动。

检察官大人的老婆很生气。她说要绞死我。她真的那么干了。因为她是大检查官。

我跟每一个人说,我是无辜的。他们说,我们知道你是无辜的。但是你得死。因为现在经济不景气。你死了就是大新闻,可以创造很多就业机会。那些墨水、辣椒粉和粘合剂的生产厂家一致要求我死,连牛皮纸的厂商都说我有罪。

木匠忙着给我造绞刑架,工程很大,因为检察院给了很多钱。我将在英雄谷被绞死,那里能看着我死的人会比较多。

英雄谷贴满了广告:朋友,您有没有恨过谁?XX牌毒墨水、军用辣椒粉、超级粘合剂、牛皮纸是您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品。

很多人来监狱里看我。

达纳苏斯的文联主席希望我在临死前加入她个人成立的精灵诗友会,这样我就会作为当代富有影响力的吟游诗人被吊死,而不是一个贼那样被吊死。这将引起人们对文学艺术的高度重视,使吟游诗人这个行业获得新生。而她一旦成功将成为风云人物,直接以无坚不摧的美貌和犀利的文字挑战达纳苏斯最高荣誉——月之女祭祀一职。

口号她都想好了:为文学而冤死的第一人。然后她会在我的墓志铭刻上:你的笔如利剑,勇敢地前进吧,我的朋友!

我觉得她说的很对,既然要死了,不如死得壮烈,绞死我一个,还有后来人。不过我还有些遗憾,希望在死前得到满足。我问她可不可以嫁给我,她说不行。我说我都快要死了,她说暗地里不行,名誉上也不可以。

我说,你的口号和墓志铭我都觉得在哪里见过。

她说,那好吧,一个钟头,随便我占点儿便宜。她还说,大德鲁依都没占到她的便宜。

她走后光明大教堂的美女牧师来了。

见到我她觉得很震惊,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我很累,临死前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她问我为什么那么累,我回答说,人生下来就很累。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依旧有罪。她是来帮助我,为我做最后的祈祷。

我说祈祷没用,就算能赎罪,也帮不了任何人。

她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我要是不倒霉也就没罪,她也就不用为我祈祷。就算为我祈祷了,依旧是该流鼻涕的流鼻涕,该流眼泪的流眼泪,手上粘着牛皮纸信封的还得粘着。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问我要不要把器官捐献给教会。这样可以用我的生命拯救更多的人,或许可以弥补一切的罪,包括原罪。

我觉得她说的很对,既然要死了,不如死得彻底。解剖我一个,还有后来人。不过我还有些遗憾,希望在死前满足。我问她可不可以为我奉献一下。她说不行。我说我都快要死了,她说暗地里不行,名誉上也不可以。

我叹了口气,就算不进教堂,这个世上果然还是精灵比人类更懂得奉献。

她沉默了好久,问我文联主席奉献了多少。

我说一小时。

她说那好吧,她可以给我一个半。

临走的时候她很伤心,说她会永远为我祈祷的。

她刚走军情七处的美女刺客来了。

我见到她就跟她说,她一直都是我的偶像。

她很傲,说那是当然的,她是我学姐。不过两个钟头后我就得死,在死前赶紧把给无面者的信重新写一下,加料给翡翠龙、熔火犬和血神哈卡都写一下。她手里有比我用的更狠的料。

我说我现在没心思写信了,我要死了我怕谁。

她立刻开始脱衣服,说其他的废话统统不要说了。我一直没说,她一直在说。她说她在门口等了好久,说我作为曾经前途远大的匕首刺客竟然饥不择食,像精灵那种竹竿身材和牧师那种平板身材的女人我竟然也要。她还给我看她的刀,两把恶魔之击,但是我不羡慕了,我给她看了我刚刚得到的收藏品,她很惊,说原来人不可貌相。

她走的时候没回头看我,但是把我的收藏品没收了,说我死不死都应该是英雄,身上不该有女人的内衣裤。又说,要是死不了跟我有的选择。嫁给我也可以。

但是我快死了。

我没有时间了。

我现在最想看见的是我的美女仇人,那个看不起我的女人。

其实她也挺好的。

但是她不会来看我。

我想不会有人来看我了。

看来不会有人来看你了。

惊!

窗户外面有个侏儒小姑娘,拿了个照相机,对我说:“摆好姿势,笑一个!(闪光)赞!”

我问她是谁。

她说她是铁炉日报的。

我走音:铁炉日报?

她说她是记者,不像前面的人可以大摇大摆走进来,典狱官不让她进来。主要是她排在最后,时间不够。不过她一直站在窗户外面,要写的素材足够了。

我默然,要她放心。不光时间不够了,我的体力也没了。

她问我最后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我说,我想见她。一切都是因为她。现在我特别想她。既然一切都已经要结束了,我不妨都跟你说了吧。

我想要杀了她。她是吉安娜。

侏儒妹妹很惊,因为吉安娜是国家领袖,人人敬仰的英雄。“你,你为什么想要杀她?”凭着这条罪可以把我绞死一百次。

我回答。因为她看不起我。

上小学的时候,我刚刚学会打闷棍。

如果我可以闷倒一个人,把她带到报名处,我就可以参加军情七处的刺客夏令营活动。

我选择了一个牛头战士,因为他看上去很笨。

我摸到它的身后,但是他原地跺了一脚,我晕倒了。他说,他对现代人想要作贼的心情可以理解,说他是毕业生,不能杀我,那会有伤他的荣誉。他热心地建议我找一个小姑娘下手,最好还是自己人,这样比较容易得手,搬起来也比较轻。

他还说他叫凯恩,是雷霆崖的头儿,想报仇随时欢迎我来。然后他就用炉石飞走了。

我在晕,我只能看着他离开,但是我觉得他说得对。

于是我选中了吉安娜。因为她当时比我低一年级,个子不高

她蹦蹦跳跳地走过来,我蹦蹦跳跳摸到她的身后。她突然大叫:“呀,有老鼠!” 然后她放了个冰霜新星,一道冰环惊现,将我和老鼠一起冻住。

然后她回头看见我,显得很高兴。“大哥哥,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这种情况下我断然不能拒绝:“好。”

“法师夏令营要求能冻住一个贼呢。”

她找了辆车把我运到法师工会,然后参加了法师夏令营。我没能参加刺客夏令营。

我在心底发誓要报仇。

我耐心地跟踪了她一年,一个好刺客需要无以伦比的耐心。

报仇的日子到了,我已经杀死了从她家到学校路途中所有的小动物,填平了蚂蚁洞、蜘蛛洞、老鼠窝,给沿途所有的树打了农药。

不会再有意外的冰霜新星。

她来了。

我像往常一样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

我闷棍。

她闪现了。

我躲藏。

我一再闷棍。

她一再闪现。

我一再躲藏。

原来她昨天刚刚学了闪现,上学走路很方便,心情很兴奋。

我一直跟到学校,没能得手。她不闪现了。她回身说:“变态!”然后她放了冰霜新星。

然后她去了法师夏令营。我蹲到刺客夏令营结束才解冻。

我每天跟着她,杀老鼠,杀蟑螂,用闷棍打翻和我一样尾随她的一切男生。

谁也不能阻止我报仇!

闪现。冰霜新星。

她说:“哼!”

上初中了。

刺客导师告诉我换个目标下手。说她是法师大班天才生,为了毕业,不要再打她的主意。

于是我选择了种地的老大娘。

我全神贯注盯着老大娘的时候有人拉我的手。

我回头,她站在后面很不高兴。她问我怎么不追她了,居然去找老大娘。我说,你太难追,我追不上。

她哭了,她说她已经习惯被我追。没有我她不习惯。她哭得很伤心,我的心很软。

我说,别哭啦,我追你还不行么。

她说:我们年年夏令营都一起去吧?

我说:啊?

然后她放了冰霜新星。

然后她每年都约我去夏令营。

我初中没能毕业。因为解冻的时间越来越长。

侏儒妹妹流汗,问,那现在呢?

她早就毕业了。不要我了。她说她要去远征,跟王子去,跟部落酋长去,都是英雄和首领一起去。我连初中都没毕业,不带我去。

她说我太笨。笨贼一箩筐那个垫底儿的箩筐就是我。

然后她就走了。

仇。

血海深仇!

报仇!

我要寻找世间最快的刀,用我最大的耐心,结束那一切,快刀斩、乱、麻!

侏儒妹妹很感激我。

她说这是她记者生涯中听到的最有价值的八卦。她说,其实我不是想杀人,不过是想斩断情丝而已。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刀能做得到,史诗武器也做不到,所以不用找了。

她又说,我是个很痴情的人,就算有刀也一定下不了手的。

她想要把那一切都发表在报纸上,但是这件事涉及的人都很可怕,她不一定发表得了;就算发表不了,她可以把这些编成二进制暗码,利用这些信息当主编,当总编,当外交部长,不会让我白死的。

她跟我说,我是她生活中的英雄。

然后她走了,因为时间到了,卫兵就要来了。她不能被发现。

她走后我很空虚。

压在心底多年的石头不见了,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很爱吉安娜。我不想没有她。

我在墙角静静躺着,想我和她的一切。我真想她。但是她不会来。

一个小男孩跑进来了。

我还以为不会有人来了。

他说:“你那个喷嚏粉和胶水还有么?”他气喘吁吁,神情很紧张。

我正好有。刺客姐姐带进来让我写信的。我都给他了。

他说:“耶!”然后就一溜烟跑了。我很羡慕他,我小的时候也这么淘。

卫兵来了。

暴风城的影壁墙上挑着巨型横幅:为文学而冤死的第一人,很多精灵美女打着小旗子,分发会员小册子。又有唱诗班从大教堂出现,祭祀、长老、牧师、医师……都举着安魂幡,上书:“祥瑞御免,直达天堂”。牧师妹妹在前面哭得很难过,她在人群里伸着手,大声对我说:“我永远为你祈祷!”

医师们拿着瓶瓶罐罐和手术刀,准备迎接我的捐赠器官。铁炉日报的侏儒妹妹拿着照相机,等待拍下我血溅五步的壮烈场面。军情七处的刺客姐姐骑着狮鹫在我头顶盘旋,向我扬了扬手里的信,呼啸中离开了暴风城。英雄谷万头攒动。

这叫乱啊。

联盟第一英雄图拉杨死掉的时候,也没这么隆重。

行刑的时刻到了,我昂首走上绞刑台,刽子手将吊索套在我的脖子上。我的腿有些软。但是我傲视四周,大声对群众说:“艾泽拉丝的朋友们!人类历史上一千年……”

“不许让他说话!”大检查官打断了我,这个臭婆娘。

她说:“现在判决如下……判……决……”

她打不开手里的卷轴。卷轴被粘住了。她皱起眉头,用力拉,扯,呼啦一声辣椒粉漫天飞舞。宣判席所有的人痛苦地四处乱撞,涕泪横流。一个小孩哈哈大笑:“成功了,哈哈,成功了!真好玩!”

四周的群众一起跪倒:“国王陛下!”

他妈的,那小孩儿竟然是暴风城国王。

医生们不等着我的器官了,七手八脚开始救人。

“大检查官大人!大检查官大人!您的判决?” 刽子手用力晃着她的身体。

“把卖这些东西的……咳……咳……全都绞死!”这是她被抬走前留下了唯一一句话。

一个蒙面人悄无声息地挤到绞刑台,突然手中飞出火球烧断了绳子,又轰塌了绞刑架。

“有人劫法场!”四周惊呼,士兵潮涌。

我被蒙面人扛在肩上。

我听见一个清脆而又熟悉的声音,眼泪都下来了。

“冰霜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