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你好,我是一个法师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4-15 2008-4-15 14:43:02 作者:poe 来源:网络

你好,请问能开一个沙塔斯的门吗?
来点饼干。
2G开个门!
你好,请问能给点吃的吗?
……


你好,我是一个法师。

站在铁炉堡的银行门口,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人,看着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不时的回复着朋友或者陌生人的消息,偶尔组几个孤单的人一起拉个餐桌,然后/Y一句:“开团了,没吃饱要出门的来拿饼干了”。

于是一天的生活,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我记得很久以前,在我还是一个牧师的时候,我的朋友也是一个法师,他总是会向我抱怨,说自己的水回蓝太慢,说太多人骚扰他却不懂一点礼貌,偶尔也会抱怨法师的脆弱和敏感,在那个所有人还在为凑齐T1拼命的年代,朋友的法师早早的凑齐了一套伤害装,冰火法飘逸流畅,那会我就想,如果练小号我也要练一个法师,哪怕天天会被人骚扰,当然,那会,我还是专心做我的主力神牧。

不久因为种种原因,开始练小号,为了成就自己最初的梦想,本想选择一个RP型的角色,可是实在受不了人类男可怕的施法动作,和朋友讨论很久后,一只loli法师就诞生了。

升级的过程是最开心的,朋友练了一只loli贼,貌似正好是现在很流行的22组合,其实当初的想法很简单,两个都有很强的控制和反控制技能,在PVP的时候不怎么吃亏。虽然后来我们一路升上来几乎没有几次PK的机会,因为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在副本里。

最痛苦的就是每当10级过半的时候,那可怜的水喝起来实在叫人心慌,于是每天上线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找高级的法师们要水。渐渐发现,其实嘴巴甜一点,礼貌一点,绝大多数法师都是很乐于助人的。印象中有一个人类女法师,虽然现在我已经想不起她的名字了,但是那会她每次上线总会M我需要不需要水和面包,原本想等我满级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谢谢她,可惜,某年某月某日之后,就再也没看见她的身影。是种遗憾。

60级的时候,同学开的公会已经FARM BWL,借着一点人事上的关系,开始混迹于公会的FARM团,第一次进团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有学会做魔法晶水,动员亲友门跑去碾压了厄运东的水元素,搓出第一瓶晶水的时候,心里居然有种神圣的感觉。虽然那时候一次只能搓4瓶……

几次RAID之后,渐渐也攒了一些套装,最开心的一次是帮会里拍BWL宣传视频,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渐渐找到了自己的归属感。

昨天在群里有朋友说到归属感的问题,说现在的PVE没有PVP那样的归属感,他说PVP打223355或者在野外被欺负了一喊会有很多来帮忙的,他说这样能让自己找到被重视的感觉,我想了想,也许确实是这样。每个人融入一个新的团体都需要一个过程吧,这个过程也许是漫长的。

TBC前最华丽的装备就是T2了,遗憾的是,我的法师7Q1的时候,会里出现了诸多问题,一些老人AFK的AFK,卖号的卖号,但是现在想想,也许正是因为有了遗憾,我们的WOW才会有不断继续的动力吧。

洗了深火,打战场的时候被人菜,却孜孜不倦的深爱着火法的华丽,朋友在一边劝说我还是深冰实在,顶不住诱惑,出了冰盾,却发现PK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我却在奥暴,一气之下又洗回深火,即使在战场随便遇见一个职业都能秒掉我,但还是乐此不疲。

有时候和会里的老法师聊天,发现他在铁的时候,我总会在银行旁边的铁匠那里找到他。然后我们一起在2楼跑到几次一样藏在那里的法师。然后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后来,晶水一次能做10瓶了。我们约了一群法师在铁炉堡的桥上,分发着晶水和面包,无数的人M着我们说谢谢;后来的后来,和朋友两个人刷STSM出了全F第一个大面包书,激动的站在铁桥上发了一晚上的魔法肉桂面包。

那段时间最喜欢下副本,做出面包后总有人会很惊讶,然后往往会M着我说,吃了你的肉桂面包,都不想吃别的了。

三大的年代,后MC年代,BWL年代,TAQ年代,NAXX年代。法师,从来不失被人尊敬。

有时候会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一直玩法师,你究竟喜欢法师的什么?

“自由”两个字浮现在我的脑海,至于其他的,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建这个法师的时候,和朋友开玩笑,法师多自由啊,吃喝不求人,还能满世界传送,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没想到这句戏言支持我这个小法师一路走到现在。

TBC开了,快到70的时候,看着AH里动辄上千G的大水书,有种很受伤的感觉,和朋友说,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先不买大鸟了,先攒钱买了大水大面包满足你们再说。有朋友的人是幸运的。那天晚上一个不是很熟的牧师朋友忽然M我,造水术,当我M过他多少钱,我买,他却回过来:送你啦!

再后来一次KLZ开荒,大面包和奥术光辉一起掉,小法师瞬间圆满,没有花一分钱。我当时就在会里说,我们要为你们做一辈子水!只可惜,他们渐渐AFK了,这个诺言也没能实现。 

有句话,人生当若初见,受朋友法师的影响,法师的脆弱敏感,却又强大坚强的气质给我最初的吸引。而当自己真正练了一个法师之后,才知道,最重要是这份不羁的感觉。我在想,能够一直坚持法师之路走下来的,是不会因为所谓的BUFFNERF而影响游戏的心情的。因为我们每一个老法师都明白,什么叫心如止水。

周末开荒SW的时候,同队的一个法师忽然感慨,现在法师在团队里的地位渐渐比不上以前了,这时候一个老法师说了一句:在其位,谋其事。

感慨万千。从TBC之前DPS王者渐渐沦落到如此半DPSER半控场者的地位,法师其实并没有变,变的仅仅是团队对我们的需要不一样了。一句在其位,谋其事,正中红心。

Edwin有一句话我很欣赏,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虽然前路迷茫,但是星辰却能指引我们的方向。

是的,我是一个法师,我依然会坐在铁炉堡的桥上,看人来人往,不时开门关门,不时召唤餐桌,偶尔带带新人小号,偶尔接受别的感激。

我是一个法师,我依然会坚持RAID,做好自己的事情,无论是DPS还是控场。

我是一个法师,虽然也会有高潮低谷,但是我依然会坚持着,为着这一份执着,为着这一份自由。

一如最初,当我们都还是新手村胡乱跑的小白们的时候,那最简单的单纯和快乐。

“你好,法师,请问能帮我开一个沙城的门吗?”一个高大的德国人M我,小心翼翼,我能感受他的期待和谨慎。

“当然”,我M过去,随手开始召唤我的传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