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凯尔萨斯--失心者传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4-22 2008-4-22 15:27:30 作者:neokun 来源:ngacn

  —— 破碎残阳 ——

  在一天清晨,奥尔达隆带领着包括他在内的那群怪物突袭了鹰翼广场,我们收到前线急报后迅速集结后从前后包抄鹰翼广场,我们杀死了许多那些恶心的怪物,也杀死了奥尔达隆,他是被女伯爵亲手刺死的,用她那把充满愤怒和仇恨的“淬血长矛”…

  然而,我受伤了,被奥尔达隆的毒液淬伤了…伤口不断的腐烂,军中的牧师对此却毫无办法。

  女伯爵来营帐中看望我好几次,每一次我都告知好多了,不会影响作战。她对我祈福之后便离开。

  我们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了,虽然已经占领了奎尔丹纳斯大部分凯尔萨斯的工事,却对一个奇怪的传送门无从入手。

  大法师罗曼斯命令他的法师军队日夜坚守着那个传送门和防备凯尔萨斯的反攻,并在那里架起了防御结界。而罗曼斯则对传送门附近的魔网信息进行研究。

  直到有一天,大批的恶魔从传送门大举入侵,我们被突如其来的进攻措手不及,死伤惨重。

  而在这时,罗曼斯发现这个传送门原来是连接着外域地狱火半岛的基尔加丹王座—那个生产地狱火和召唤虚空恶魔的基地,并且在这个基地存在着魔血血精灵,吸取了恶魔力量的血精灵变体,而似乎这种异变已经存在了很久。而恶魔进军奎尔丹纳斯岛却不对凯尔萨斯的血精灵部队进行攻击,由此证明了这些恶魔和凯尔萨斯有所盟约。

  经过对魔网的穿透性研究之后,他大胆的率领着队伍进入了那个传送门,在外域阻止凯尔萨斯的恶魔援军。

  大法师罗曼斯自从与以前被囚禁在银月城的纳鲁进行精神对话之后,似乎对一切都有所预料和准备。对任何突发的情况都处虑不惊,但却没有对我们任何人说过那位纳鲁究竟对他说过些什么,包括摄政王洛瑟玛。

  地狱火半岛的抵抗攻势对我们的前线作战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不少仍然坚持穿过那道传送门的恶魔大多数也已经在另一边被打得奄奄一息,不堪一击了。奎尔丹纳斯岛上还没有被攻破的,就只剩下凯尔萨斯的藏身地魔导师平台和召唤仪式的启动地太阳井高地。

  一大批的勇士和我们的军队一边在冲击太阳井高地的魔法屏障,因为罗曼斯通过研究魔网得知太阳井高地被无数个魔法屏障保护着,只有冲破这些魔法屏障,太阳井高地将会不攻自破。另一边也在进攻着魔导师平台。而我,便是进攻魔导师平台中的部队成员之一。

  我的伤口被暂时涂上了血蓟草磨成的药膏,可以暂时止痛和起到麻痹的作用,但如果药效消失后不及时涂药,那么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副作用,直到死亡。这种血蓟草是血精灵的禁忌,非到紧要时刻不使用。

  在魔导师平台中,我们分匹冲击着每道管卡,我们并不知道在前面究竟还有什么人正在等待着我们。这里到处游荡着那些吸取了邪能水晶的怪物和凯尔萨斯那群忠实而愚蠢的部下。

  赛林。火心!怎么可能!他也已经变成了怪物,身为火心氏族的继承者,他居然也已成了怪物!

  “没错,吸取了邪能水晶的能量,我就是神!”他怒喊着朝我们发动强大的魔法攻击。很多先头的将领无法躲避着出乎意料的攻击而被杀死。

  赛林。火心,一个曾经的挚友,可他现在已经完全丧失心智,成了邪能水晶魔瘾的奴仆,他以前是那么的优秀的法师,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血精灵的命运,难道真的要就此完结吗? “他不是赛林,他已经不是赛林了!”我强迫着自己以往的回忆在我的脑海里暂时封存。

  “是的,杀死他,就是对他的解脱……”女伯爵说的对,我要杀死他,这才是我对挚友直到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最后一件事。那种无奈和混乱,使我不归一切地挥动“淬血长矛”向他刺去…

  “安古斯……”我隐约听到他熟悉的声音,在刺向他心脏的那一刻,我犹豫了……

  在大脑嗡的一声过后,我知道,我被击中了……击中了那道伤口…

  “不能犹豫!杀死他!”与我同来的战友边对付着一旁的怪物边对我喊道

  在我的左手捂着伤口倒地的那一刻,我的右手握紧了长矛……

  一股绿色的血液喷洒在我的脸颊……

  “谢……谢……”赛林倒下了,最后一句耳语荡漾在我的耳边……

  他倒在了我的旁边,死去…

  “啊”一阵剧痛让我吼叫了起来…我杵着矛尖沾满绿色的赛林血液的长矛缓缓的站了起来,“谁有血蓟草,给我一些……快点”,但是战友们都表示已经用完了,有一两个解决了身边的怪物过来搀扶着我,其中一个就是纳达克。火翼,另外一个和我和赛林的挚友,他是一名牧师,他过来看了我的伤口,为我做了简单的绷带包扎,可是告诉我这种程度的包扎无法持续太久。

  在我重新站直起来的那一刻,似乎又感受到一股奇怪的力量在吸引着我,而我的伤口似乎也有共鸣,是的,是之前赛林吸取力量的邪能水晶。

  “不,你想干什么!这会让你更加痛苦!”纳达克阻止着我。

  我蹒跚走向邪能水晶,摸了摸晶体“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会试着控制自己……”

  摸着通透的绿色水晶,如果水晶中没有蕴含着那股可怕的能量,这应该是件无价之宝,然而现在,水晶却成为无数血精灵魔瘾的唯一希望。想起来还真是讽刺,连禁忌的血蓟草都无计可施的伤口上的毒液,居然跟这个邪能水晶产生了共鸣。

  一丝丝的绿色的光开始缠绕我的身体……从头发、从手心、从身体的每出毛孔中钻了进去,我仿佛中看到了从小到长大都居住的银月城,那金碧辉煌的建筑和金黄的大树和花朵…还有以前训练时的场景……同伴们的微笑……发间的汗珠……

  在另外一道光闪过之后,我恢复了体力,握紧了长矛,跟着大部队一起前进,即使我已经触碰到了邪能水晶,但是其他人还是认同我是他们的一份子。

  “以前在风暴要塞的失败已经过去了,我绝不同意你们继续破坏我的下一步计划,当然前提是你们比我先死!”非常熟悉的声音,但却带有一丝颤抖……

  凯尔萨斯,我们曾经的王子,现在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