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伊利丹·怒风传奇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5-15 2008-5-15 16:18:44 作者:习惯孤独之盗 来源:ngacn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艾泽拉斯还是一个美丽的天堂。那里没有亡灵,没有恶魔,虽然战争依然存在但远不如现在这般混乱……”

  “嗨!老爹!你每次讲故事都非得用‘很久很久以前’来开头吗?这样很俗套哎~”艾米夸张的做出呕吐状。

  “咳……”博兰德尴尬的咳了咳后继续说道,“在那时候,整个艾泽拉斯就是一片大陆而不像现在这般分裂成了东西两片大陆。”

  “哈哈哈,那倒是方便了,用不着坐那些该死的地精造的飞艇就能回东大陆,更加用不着每次都抱着那个劣质降落伞提心吊胆的担心那所谓绝对安全的飞艇突然冒烟了。”艾米拍着手大笑。

  “哎呀!”

  “你这浑小子!再乱打岔老夫把你扔到鱼人部落去!”博兰德给了艾米一个爆栗怒吼道。

  “……老爹我不敢了。”

  “刚才我说到哪来着?哦……一片大陆。那时候人类势力还很薄弱,所以人类十分团结,不像十多年前那般混乱……这是也人类的一大特点。主宰着艾泽拉斯的种族主要还是暗夜精灵和巨魔。巨魔残忍好杀,一向以杀戮为乐这个我们都知道,而暗夜精灵也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爱好和平,因此两个种族之间一直都持续着战争。”

  “我听说暗夜精灵是巨魔的某个分支进化的呢!呃……当我没说。”在博兰德的怒火下,艾米右手往嘴巴上一拉做封口装。

  “巨魔人数众多而且有着神奇的自愈能力,因此很难被杀死,甚至于被砍掉了脑袋无头的身体还能存活几秒拖下他的对手一起进地狱。而暗夜精灵拥有着神奇的魔法,那时候只有暗夜精灵才掌握着魔法的奥秘。所以双方的战争一直僵持着,两败俱伤。”博兰德的声调越来越悠远,带领着在场的所有人慢慢进入了他的回忆……

  那一年,巨魔再一次倾全族之力入侵古灰谷,意外的是这次巨魔的进攻异常的猛烈,只是在短短的几天暗夜精灵就损失了5个前哨站。具退回后方的战士描述,这次带领巨魔的首领是一个叫祖尔的族长,战力惊人,5个精锐的精灵战士小队在他面前只支撑了不到10分钟便回到了月神的怀抱。

  巨魔势如破竹,以惊人的速度向永恒之井挺进。这次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巨魔的脚步了。

  就在巨魔即将攻破永恒之井外围防御的时候,一个特殊的暗夜精灵小队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当时无人得知,见过他们的人很少,只知道这些战士都手持着两把新月形的双刃剑,并拥有着惊人的反应能力和魔法力量。

  他们总共只有一百多人,在十数万的巨魔军团面前如同蝼蚁一般渺小。但是就是这群“蝼蚁”在艾诺莉亚小径利用狭小地形的优势,硬生生阻挡住了巨魔军团的脚步。

  巨魔的族长帐篷内,祖尔正在对着手下大发雷霆。

  “三天!足足三天!十多万勇士被区区一百多个暗夜杂种挡住了三天!你!告诉我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点名了的纵队长瑟瑟发抖,用惶恐的声音回答道:“他们……他们一定是从地狱来的恶魔……我派遣了两个中队的利刃狂战士仅仅半个小时就全军覆没了!后来我命令所有掷矛手上前进行远程打击,但是……但是……”纵队长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铺天盖地的长矛,他们居然全部躲闪了过去!更有甚者甚至把长矛反弹了回来,杀死了我们不少勇士……”

  “萨满呢?!我的萨满小队呢?!他们又是怎么死的!!他们都是我族的精英,居然连怎么死的都没搞明白!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时我远远的看到,当我们萨满在召唤大地赐予的力量的时候,突然从对面闪出来几十道蓝光射在了萨满的身上,被击中的萨满突然间就都倒下了……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魔法,似乎这种魔法是专门针对拥有法力的人的,根据巫医后来的检查,最大的可能就是短时间内法力枯竭导致的反噬。”

  “该死!该死!”祖尔听罢暴跳如雷,正想下令处死这名纵队长的时候,突然外面一阵骚乱。一个传令兵踉踉跄跄的跌了进来,惊惶的说到:“族长!我们的粮食没了!都没了!有人烧了我们的粮仓!”

  “什么!”祖尔霍的站了起来,手脚冰凉,“什么人干的!抓到人没有?”

  “怎么,你们在找我么?”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帐篷中响起。

  “什么人!给我出来!”祖尔迅速的退进护卫队中,警惕的环顾了一圈帅帐,但是一无所获。

  突然,一个手持两把新月形双刃剑的暗夜精灵在他们面前从虚到实,慢慢的浮现出了他的身影,他抬起头,玩世不恭的脸上赫然闪烁着两颗诡异的金色眼眸。

  暗夜精灵慢慢的双举手上的双刃剑在空中交叉成X型,轻吐道:“在下……伊利丹。怒风!”

  伊利丹。怒风,这个如今响彻艾泽拉斯的英雄人物,在当时却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但是这一夜,将会是成就他威名的夜晚。

  注视着面前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暗夜精灵,祖尔虽身负绝世武力也不禁在内心感到阵阵的悸动,里三层外三层的护卫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前列的护卫在强烈的危机感面前终于失去了控制,未等到他们族长的命令便惊恐的将手中的长矛用力的掷向伊利丹,在恐惧的压力下护卫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长矛几乎以肉眼无法识别的速度迅速接近了伊利丹。

  长矛在伊利丹面前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阻拦,带着残影“噗”的一声,从伊利丹的胸口穿身而过,穿透了帐篷薄薄的帆布,接着便听到了帐外某个倒霉鬼“啊!”的一声惨叫。

  护卫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的致命一击居然真的能够击中面前这位危险疯子,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一脸的难以置信。

  但是当他回过神来,狂喜自己居然立下如此奇功的时候,愕然的发现面前这位被长矛穿胸而过,按理早就应该倒下的暗夜精灵,依然毫发无伤的站在众人的面前,只是隐约觉得身形有些模糊。唯一有所变化的,就是他手中的双刃开始缓缓的燃起了火焰。

  “魔鬼!他一定是魔鬼!”护卫们完全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开始惊恐起来,阵型不知不觉的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只有祖尔才能看到,刚刚伊利丹几乎以连他都难以发现的速度侧身让过了长矛又迅速恢复的原状,巨大的实力差距让护卫们产生了伊利丹刚才完全没有移动的假象。

  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祖尔迅速的做出了判断,于是他当机立断命令所有护卫缠住伊利丹争取时间,只要自己能够逃出帅帐进入茫茫军队之中,就算是巨龙来了也杀不了自己。

  离门口只不过二十多步,以自己的身手转瞬即到,但当祖尔迈出第十步时,忽然脚下一空向地上摔去,倒地前他的余光才发现自己的左脚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伤口处缓缓燃烧的火焰阻止着巨魔强悍自愈能力的发挥。

  “有朋自远方来,何必走的如此匆忙呢。”伊利丹回身撂倒了一个企图救援族长的护卫,邪邪的笑道,从容地摸样似乎刚刚才开始热身,但帐内的护卫不知不觉已经倒下了一大半。

  似乎知道了自己大劫难逃,祖尔反而冷静了下来,利斧对着伊利丹背靠柱子缓缓的站了起来,对伊利丹说道:“你很厉害,我从来没见过速度如此之快的精灵,就算我进入狂暴状态也难以跟上你的速度。你到底是谁?”

  伊利丹颇为欣赏祖尔视死如归的魄力,转了转手中的双刃剑,笑道:“你可以称呼我为猎手。你很不错,可惜遇到了我。”

  伊利丹突然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的士兵似乎都已经知道你有危险了嘛,杀的人太多怕是晚上要做噩梦啊,我还是早点办了正事回家洗澡睡觉。”

  祖尔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瞬间进入了狂暴状态,碧绿色的皮肤迅速泛出一片鲜红色。但这他依然仅仅只能勉强看到一对双刃如切豆腐一般划断了手中的利斧,紧接着面前的一切迅速的远离自己而去,当中便包括了自己头部以下的身体。

  巨魔的特殊体质让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然后慢慢的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巨魔军团退了!

  如果说军粮被烧毁只是严重打击了巨魔们的士气,那么高悬在艾诺莉亚小径一个歪脖子树上巨魔族长的首级,完全已经让所有的巨魔感觉到了恐慌。

  在巨魔们心中代表着无敌的祖尔族长,居然被人在千军万马中割走了首级,空洞的眼睛注视着他面前瑟瑟发抖的巨魔战士们。

  溃败开始了,尽管巨魔高层将领竭尽全力想要扭转乾坤,但被恐惧带走了所有勇气的巨魔军团已经注定了败亡的下场。

  十数万的巨魔被永恒之井内蜂拥而出的精灵战士们掩杀的四分五裂,战局的扭转来临的如此突然,无论是巨魔还是暗夜精灵都难以想象战争居然以这种方式落下帷幕。

  巨魔帝国灭亡了,残存的巨魔们各自推选了自己的族长,以不同的部落分散到了艾泽拉斯的各个角落亡命天涯,将对暗夜精灵刻骨铭心的仇恨埋藏在了心底,酝酿着为期上万年的复仇计划。

  伊利丹。怒风一战成名!绝顶的武力、神秘的金色眼眸、浪子般的气质以及那邪邪的微笑迅速征服了所有年轻的暗夜精灵,他的衣着甚至发型都迅速的被大部分男性精灵争相模仿,而他一天内收到的情书甚至能淹没永恒之井。

  伊利丹给暗夜精灵带来了胜利,但战争始终是残酷的。神秘的猎手们虽都武力高绝,但这一战最终存活下来的仅仅只有四十余名,并大部分都带有重伤躺在了祭祀坛。

  刚刚结束战斗的伊利丹并没有回到军营休息,他马不停蹄的赶往祭祀坛去看望同他出生入死的战友。

  伊利丹在很远便感受到了祭祀坛缓缓散发出的神圣气息,疲劳的身体在神圣气息的环绕下缓缓的恢复着体力,甚至于一些细小的伤口都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痊愈。

  “好惊人的治疗能力!”伊利丹赞叹道。心中更加好奇现在正在施展大范围治愈术的祭祀是何方神圣。

  当他踏入祭祀坛门口抬头看到一名身着一袭洁白祭祀袍,全身散发着强大神圣能量的女祭祀时,他的心脏突然停了半拍,然后猛的一跳,他甚至怀疑巨大的心跳声连月神都能听到。

  “月神在上……”伊利丹愣愣的看着那洁白的身影,喃喃自语道,“难道我中了精神魔法么……这种感觉……甚至让我窒息。”

  我……爱上她了!

  “她很美,不是么?”

  “嗯……是啊……”伊利丹下意识的回答道,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惊喜的回头,站在他背后微笑的正是他多年未见的哥哥,德鲁伊教的领袖——玛法里奥。怒风。

  “哥哥!真的是你!”伊利丹激动的抱住了玛法里奥,迟迟不肯松手。

  “行了行了,你个臭小子,刚回来就这么黏糊。这次你可是给我带来一份很大的贺礼啊!”玛法里奥笑道。

  “贺礼?”伊利丹摸了摸鼻子说道,“难道我记错你生日了?我记得不是今年啊?”(以精灵族漫长的岁月,100年才过一次生日,所以用年来计算。)

  “当然不是生日贺礼,用这种盖世奇功来庆祝我的生日未免太奢侈了。”玛法里奥笑着摇摇头,揽过伊利丹的肩膀指向那名女祭师说道,“她,是受到月亮女神艾露恩祝福的女祭祀,同时也是我的未婚妻,你的未来大嫂!过两天我们将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未婚妻……大嫂……婚礼……”伊利丹的笑脸瞬间变的煞白,眼前忽然一片昏暗,摇摇欲坠的身体顿时倒在了他的哥哥怀中。

 

【责任编辑:二月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