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阴影里的命运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5-27 2008-5-27 10:28:01 作者:凌落的殇葬 来源:网络

  海加尔的冷风已经侵袭了暴风城以南这个满是阳光的小镇,庞大的树荫笼着整个河岸往大陆中心延伸,以前这里有一片很温暖的树林,小时候父亲总带我去河边探望杰森叔叔,杰森叔叔老了,而据父亲的话说他从前是一名伟大的战士。

  小时候杰森叔叔总对我说他年轻时候的事迹,从海加尔山峰的决战,到极北诺森德的亡灵之战,希尔米耶湖的夕阳有着世界上最美的光辉,像无数步过幽暗沼泽的亡魂用生命唱出的绝响,而后圣光普照。再后来,杰森叔叔退役了。

  联盟最伟大的骑士提里奥。弗丁双手抚过他的额头,无数乌鸦盘旋,然后一切平寂。

  厮杀,征战,荣誉,记忆……所有都尘封在那个冬季。

  疲惫的种族之战终于歇下战火,那年杰森叔叔捧着亡妻的骨灰游荡在希尔米耶湖,湖畔一座不显眼的墓碑——“给玛丽。露娜,杰森最爱的妻子”

  我很想去看看希尔米耶湖的夕阳,像杰森叔叔生前向往的那样。

  十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瘟疫,所有的人都成了靠吞噬尸体而生的物种,他们被称作“食尸鬼”,有着活人的形态,可是意识早已经消散了。

  那年我去了很遥远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在群山环绕的拉文霍德,很荣幸的成为了一名刺杀者,一去十年阴影里的生活已经让我习惯了孤独的气息。那年,家乡的森林弥漫了腐败的气息,没有人敢接近,于是那片枯索了的森林,被称作了“暮色森林”。终年没有阳关的照耀,所有的都丧失了生息。

  随后几年的平静终掩藏不住种族间日益升级的矛盾,终于战争还是不可避免的爆发了,无数的战士上了前线就再也没有回来。海加尔之巅成了主战场,无数食尸鬼疯狂的撕咬着联盟驻扎的脆弱的防线。

  终于,在历经数月的进攻之中,亡灵的军队还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暴风城的镇钟已然敲响,越来越多的食尸鬼涌向这座人类繁衍了数百年的城堡。

  战争还在继续,可是无数的人类已经流离。到处是食尸鬼吞噬尸体的场景,我遁在阴影里面目睹着这一切,心理摧残着我让我痛呼着要为了联盟的荣誉刺破阴影给与亡灵军队致命的一击,可是食尸鬼庞大的数量却让我退却了。

  我犹疑了,害怕成为那些疯狂的生物口中被撕碎的肢体。

  我看见暴风城的水晶蠕动的食尸鬼的躯体。

  我看见暴风国王在食尸鬼的最终最后一声痛苦的挣扎。

  我看见联盟那个最伟大的骑士提里奥。弗丁双手合十祈祷圣光奋死抵抗的模样。

  我看见亡灵后方巫妖军团们狰狞的表情和胜利的姿态。

  暴风城火光四起,这里成了一片死寂的城市。

  提里奥弗丁银光闪亮的铠甲也抵挡不住亡灵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双膝跪地前他用生命唱出了绝响。又是无数乌鸦盘旋暴风城上空,越来越黑色的深沉。

  双目里满是愤怒的盯住我的方向,那一瞬间我的心动摇了。

  也许是我的技艺并不纯熟,那个伟大的骑士能很容易的就看到阴影中的我。

  我还记得他死去之前最后的话语。“奥利弗。杰森,奥利弗。伤影的叔叔,永远都是联盟最伟大的战士。圣光无上。从阴影出来吧,用你的生命给与对手最后的一击”。

  奥利弗。伤影。你是个刺客。

  奥利弗。伤影。你是个战士。

  奥利弗。伤影。别忘了,你叔叔还是联盟最伟大的战士。

  所有的记忆迅速充斥了我的脑海,我想起暮色森林中河岸边那个伟岸的身影。的确,我们生来就被命运给赋予了战士的职责。

  双手中的匕首在无数食尸鬼的面前发出愤怒的低吟,我还记得从拉文霍德出来之前刺客信条里面铭刻的条文。

  ——你永远都是一个人,暗影里面徘徊等待吸食敌人的鲜血。

  ——记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与敌人致命一击。

  ——无路可退时,前进。

  ……

  两道漂亮的弧线在空中划出,我终于尝到了食尸鬼的血。耳边的风声让我喜欢上这战斗的味道,像孤独了十几年的我再次见到父亲和叔叔一般的兴奋。

  暴风城的教堂钟声在响,渐渐的在我耳边模糊。亡灵的包围越来越小,似乎他们在等待一场游戏又似乎是我终结了这场游戏。虽然现在我真的成为一个孤独的战士,最后一人奋死拼杀。

  匕首呼啸着血液的节奏,寻找着敌人的咽喉跳动着。像在欣赏一场舞蹈一般,伤影尽情的释放着这场战斗。

  尽管也许战斗后等待的是一场终点而已。

  ……

  食尸鬼的尸体堆得已经看不到外面的战场,我也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夕阳。

  无数乌鸦盘旋,意识迷失前我看到的是一双食尸鬼的眼睛,乌鸦不住的落下,在地面绽开很美的绚丽……

  醒来的时候,暴风城已经荒芜。空空的城中只剩我一个人。我看见乌鸦的尸体堆满了城中心,周围是很规整的食尸鬼的尸体。

  后来我知道了,乌鸦们是叔叔生前统领的法师,死前绽放的是这片大陆上最毁灭的魔法。

  那双眼睛,是叔叔。

  暴风城荒芜了,联盟荒芜了。所有都荒芜了。

  然后,这片大陆又平静了。

  一个月后,我去了一趟暮色森林,还是那样终年没有阳光照耀。我在森林的正中葬下一只食尸鬼爪,和父亲的墓碑立在一起。

  后来,我在希尔米耶湖定居,在湖畔,我葬下了另一只食尸鬼爪,那样,杰森叔叔也许真的能和最爱的人一起看这里最美的夕阳了。

  ——在你生命的最后时刻,给与敌人最致命的一击,原来这不仅仅是刺客的信条。

  后来我一只珍藏着我的匕首,孤独着,在暗影里。

  也许有一天,哪一年,还要用着已经衰退的力量,做出死前最璀璨的一击。

  是的,会是一道很美的弧线的。我相信。

  海加尔的山峦没有终长,谁也不记得它曾经是个战场,就像希尔米耶湖宁静得十分的适合孤独的生长。

  一切,不过命运而已。

 

【责任编辑:二月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