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一个MM战士的成长经历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6-13 2008-6-13 10:42:58 作者:便便编辫 来源:网络

  大家好!我是新人:)看到多玩战士区那么多战士们的帖子,又一次心潮澎湃,忍不住想自己也写下点什么,所以第一次发帖了。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我也是名战士,DLN女战士。没什么特别的经验和技术跟大家分享,就说说我在WOW的成长经历吧,相信和众多GG战士们应该有些差别吧 。

  从去年8月开始,接触WOW算来已经快一年了。起初,是被从WOW公测就开始玩的男朋友拉下水的。为了让我不反对他玩WOW,他买好点卡,建了个超级笨重的牛头人给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燃烧的远征)。我为了不浪费那点卡,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进入了WOW世界。接任务、跑路、打怪、跑尸体……我只觉得晕头转向。男朋友在一边不住赞叹:“哇,好有天赋,你会成为WOW新星的,女生没几个有你操作这么好的。看看,方向都转那么灵活……”后来才知道完全是他的战术,那个时候,其实不管他的内心和我的内心都是无比郁闷的。

  后来实在因为牛头人对我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了,于是罢工。男朋友便开始鼓吹TBC开了以后血精灵有多么多么漂亮。(其实,光听他说的时候,我想象中是“雪精灵”,所以觉得一定很美。=。=)

  带着对“雪精灵”的期待,我在等待TBC的期间玩起了暗夜精灵,这是自己第一次选择种族和职业,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点没有思考和犹豫地选择了战士。这可能和女生的惯性思维相悖,但是在我的心里,战士应该代表“光明”“正义”“直接”,至少不是那种阴暗邪恶的职业吧。于是,从达纳苏斯到黑海岸再到灰谷,我从辨不清方向地乱闯,到渐渐进入状态,终于快到20级时,TBC来了!

  于是,当天,我就抛弃了我投入心血的暗夜精灵战士,抛弃了联盟,乐颠颠地连跑带跳进入了部落。遗憾的是,血精灵这个种族却没有我最青睐的职业——战士,我不得不求其次选择了法师。记得那阵,逐日岛何等的热闹,奥术洪流充斥了眼球,大家好象都奔着血精灵而来,以至于任务怪已经完全供求失衡,不得不一次次等待又等待,却也乐此不疲。

  我以为我这一次再不会动摇了,可心里那点小小的遗憾始终挥之不散。终于有一天我弄明白为什么千里之堤能够溃于蚁穴了,因为那点遗憾在我的心里也已经升华成障碍,我不得不作一次种族与职业间的选择。于是,我毅然放下了又快到20级的血精灵法师,重新进入联盟,重新拾起我最心仪的职业——战士,就此,新的德莱尼战士就此诞生。

  好象一切终于回到了本来的位置,自从回归以后我一直充满斗志。繁琐的操作和漫长的征程都不会让我动摇,偶尔目睹其他职业的优越,却也只是赞叹一番仍然坚定向前。队伍的邀请,带炼的诱惑,这些都始终不能让我放弃,一路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终于到现在……每次成长都那么心喜若狂,一路走来的认识朋友们,也都让我充满感激和感动。从秘蓝到秘血,从铁炉堡到暴风城,从荆棘谷到凄凉之地……我的足迹终于不再局限于一块大陆之上,好多未曾到过的地方,慢慢被我开启。还有很多个第一次,我在成长中不断体验着一个战士的意义。(因为第一次玩3D的游戏,开始的一段时间,天天吃晕车药坐到电脑前=。=赞一个自己,WOW该给我颁奖,呵呵:)

  第一次遭遇部落。是在灰谷,我看着2个头顶红色的怪物“异常灵活”,不仅老远就看见我,还一路追着过来。我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仅仅两三下,就倒在血泊中,然后开始倒霉地跑尸体。后来才知道,那不是怪,是部落!(真是汗颜=。=)

  第一次和3个以上的玩家组队做精英任务,记得当时是一个牧师、一个萨满、一个圣骑士,还有就是我这个战士。我早就耳闻一个战士在团队中应该起到的作用,紧张感油然而生,因为我深知自己的操作完全不够担当如此重任。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冲进敌人阵营,一路冲锋加压制再加狂暴战士的绝活——怒吼,引来怪无数,最后英勇牺牲在数怪集中的地方,弄得牧师也不敢进去复活我。那一次的经历,现在想来都寒,队友如此容忍也让我感慨万千。后来的每次组队,都努力做到最好,深怕被抱怨合作不利,还好够幸运,跌跌撞撞来到现在。

  第一次下FB,被人带着,带我的人却死在FB里,所以,直到去ZUL之前,都没有完整地下过一次FB,这无疑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第一次在FB里面ROLL东西。看到好的统统丢“需求”,男朋友一边给大家道歉一边数落我太贪……其实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有的东西我是不能用的。还为自己丢的点数高而开心。

  还有第一次和队友一起在荆棘谷与部落纠缠;第一次见识70级法师的强大威力;第一次和刚认识的队友边斗嘴边合作;第一次充满崇拜与憧憬地听见第七天堂首杀伊利丹.怒风的消息……太多的第一次,丰满了我在WOW里面的生涯。

  但是,再多的第一次和我第一次去ZC的心情比起来,也显得微不足道。那种激动和震撼的感觉,直到今天都意犹未尽。因为在阿拉希高地接到的PVP任务,我不得不提前进入这个从未到达的地方。从排队开始,我就充满了疑问和希冀,想象中的战场也只是朋友们口耳相传的模样,像一个模糊的形状盘旋在脑中,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只等真正进入去体验。终于,在我正苦做任务的时候,战场向我发出了邀请,我带着未知的心情点下了按钮……

  围场外,队伍里,等待中,我的心情激动而忐忑,栏杆打开后未知的一切吸引着我,也困扰着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任务,甚至不知道战场里有什么,我该做什么,怎样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太多太多的未知带来的是紧张的欣喜,是满足的恐惧,无以言表的心情,一时间竟想神经质地跟网吧里同样玩WOW的陌生GG激动地宣泄下我的振奋。终于还是忍住了,因为战场的门开了。

  那一瞬间,我看见周围的队友都在拼命地跑,从岔道跑向不同的方向,我不知道为什么,却也不敢停顿地往前跑着,跟着一小撮队友一起跑向远处,直到,看见了头顶红字的部落。无论我再菜再初级,也知道,战斗的时刻来到了。立马冲锋,加入混战中……半个小时,我的眼睛不敢有一刻停顿,地图与场景不停的变换,红色与蓝色的旗帜交叉出现在视野中,一块块基地的占领,像投入了一场真实的战斗,这种战斗不断调动着我的技能操作与意识。眼前的每个人,也都一刻不停地陷入追逐与混战中,突袭、保卫、追击、牺牲、复活……都鲜活而激烈……

  以至于陷入战斗中还没回过神,就已经结束。我望着突然不动的屏幕发呆,红着脸询问旁边的魔兽GG。他笑着帮我退出战场,告诉我我们胜利了。无限尴尬……

  之后又是无限激动……

  那种感觉,像心脏被轻轻地一击,我想我是真正爱上了WOW吧,也许,是从选择做战士的那一刻起。

  记得,在快70的时候,开始接触一些战士们的心得帖子,其中有一篇说得我心潮澎湃。内容是说,不要对战士挑三拣四,以后FB我们都别去抗了,让那些FS或者其他大爷们自己找人抗。ZS们不要再穿一身昂贵的自己付钱的挨打装去FB,以后都上战场……现在想来,我的激动也许是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是武器战士,从没拉过怪,也对偶尔需要的一次两次拉怪充满了不好的记忆。所以,内心是希望不拉怪的,才会这样的共鸣。还傻得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坚持做冲锋+DPS的战士,让QS和小D们抗去吧!”现在看来,我完全没有领悟作为一个战士的意义。(BS自己一下)

  70以后,开始了第一个真正意义的FB。男朋友找了一些朋友让我练习拉怪,那段经历真是痛苦,不是我,而是对于那些朋友们。首先我是鼠标流,等我点到怪的时候,多半已经死人了。其次我用战斗姿态拉怪,用了惩戒以后长长的CD,我完全束手无策。这种情况下,我还不许别人看我操作,因为怕被笑。所以,成长,好慢,并且付出了血的代价。

  终于,在一次次被BS过后,我痛定思痛,放弃了自己的固执,开始研究防御战士们的天赋帖子,认真学习拉怪技巧。在花了很多G把天赋洗成防御以后,就走上了一条坚定的MT之路。(其实,坚定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洗天赋太贵 )

  装备,成了最大的问题。(这里顺便提下,我男朋友在把我带上路以后就叛变,成了BL的DZ,所以几乎成长之路没有他带领的痕迹,装备,当然也是自己在努力,哼哼。) 一身蓝绿混合,到处向人打听,很多人指点我去ZC,去了几次就再不想去,一方面ZC太多人临时退缩,让局面一边倒(一点没骨气!),所以胜利还是失败都不公平,成为了真正的“刷”战场。另一方面,偶是防御战士=。=舍不得花G洗天赋的T。所以,很快就放弃了。

  于是,FB成了最后的选择。我也一直走了下去。喜欢和朋友们团队合作的感觉,喜欢自己作为战士在团队中的意义。随着FB难度的增加,装备的提升,操作的熟练。我越来越找到作为MT的感觉。经常在血到底的情况下为了救队友而义无返顾地嘲讽;也曾在队友失误的时候,死命拉住怪让大家跑出去……队友夸奖或者惊呼,我都很开心。我的存在对大家有了意义,因为,心中有一面盾的话,战士就是不倒的。

  还有很多很多心情想要跟大家分享,因为时间有限不能一一写出来了。以后会多多发帖,请大家多多支持。谨以此帖献给我所爱的WOW,献给我所爱的ZS……还有多谢陪我一起走过来那么久的朋友们。虽然没有见过你们,虽然WOW也许有停F的一天,但是我会一直记得这些朋友。(点下名吧:小笼包子、随梦飞扬、死门、玖影、胸大无奶、寒月笼纱、大辫子的诱惑、虎啸寒、娃娃鱼……BLABLABLA)

  另外分享几个我在WOW里面遇到的趣事:

  1、某日生态,我的装备比较脆,老1的时候死了次。一个很NB的FS说:“靠!MS,看好ZS的血!”良久,治疗开口:“靠,老子是QS!”

  2、第一次下WL,从高高的桥跳下。我说:“会不会摔死啊?”MS笑;“呵呵,我有轻羽毛!”于是,飘下。我硬着头皮跳下等他9。结果,看见MS缓缓飘进怪堆~~~

  3、KLZ的AL面前,死了次,正在跑尸体的我被SS拉回AL房间。AL于是跑向我,全团又灭。有人愤然:“怎么回事?”有人弱弱回答;“不知道,就看见有个人在面前跳了几下,BOSS就ADD了。”我装死不出声,因为我以为我还在郊外跑尸体,所以边跳边跑的人是偶~~~

  4、在JJG的时候认识了影和一群朋友,大家一起做任务做到70,但是一个疑问总是在心里,那就是叫“影”的家伙从来不说话。每次组队,他都接受,每次打怪他都很认真合作,可就是问什么都不回答。我想象这个人一定是不识字的小朋友,或者是文盲,但又自己推翻假设,因为他能做任务就一定看了字的。于是,疑问一直在心里,我一直憋着,直到终于有天又一起,我问他:“你怎么不说话。”对方仍然沉默,但是很默契地和我一起任务。于是,我说:“你能看到我打的字就跳一下。”他立刻跳了,这是我们第一次互动。我激动~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一直和这个“哑巴”朋友一起,需要确认的时候也总是让他跳来表示,直到有人告诉我是我把他屏蔽了,我才恍然大悟。BS自己。心里十分抱歉,还采访了影面对我的屏蔽仍然对我不离不弃,内心是怎样想的。

 

【责任编辑:二月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