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站在顶点,你必须知道的(一个RP公会领袖的一些感悟)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6-26 2008-6-26 16:05:04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前言



这篇文很大程度上是站在我个人的RP角度所写,所以其中的举例取证带有很明显的偏向性(其实本也可以取现实位面的历史人物为例,但若是全为现实位面的元素,那样便没有了RP的乐趣)

虽然举例方面带有明显的日怒派系偏向,但是,我所想强调的并非是RP这方面。
而主要想表达的是在我个人看来,作为一名领袖,一名成功的领导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基本素质。

注:全篇政治气味可能比较浓……不喜者请多包含。



——七区 黑暗虚空 <逐日者的荣耀> 会长 Pyro

领袖记之一


责任激励,调动热情——在任何危急的时刻表明自己的立场

在这个世界上责任是一种弥足珍贵的东西,取得它来自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它可以拯救灵魂,让心灵充满热情与自由。

雄鹰看到蓝天的广阔,便振翅高翔,自由而高傲。
飞瀑看到悬崖的险绝,便一泻千仞,流银泻玉,灵动如龙。
海燕看到巨狼的汹涌,便引亢高歌,乘风破狼,大气巍然。

如果没有责任心,一个人就如同墙头浮草,难以激发生命的热情,有所作为。对一名军人来说,危急时刻保护弱者,是来自本能的一种冲动,而大敌当前的时候,统帅能够以此激发士兵的斗志,是一种有效的激励手段。

领袖记之二


大义凛然,气节感召——以军人的气节感召部下

“三军既成阵,使士视死如归,臣不如公子成父。”——《韩非子》

作为一个永不屈服的勇士,缺乏冒险精神,就难以取得伟大的军事胜利,而在这一点上,我选节一段关于肯瑞瓦战役的小说段落:

一名游侠中尉军官驱陆行鸟过来,向此次战斗的指挥官致敬,并大声汇报了军情。达尔利斯·晨击却从中尉的声音里捕捉到了他心底的一丝忧虑,于是问道:
“现在你手下有多少人?”

“500名。”中尉大声回答。又连忙不无担心地补充道,“但是,中间杂有许多年轻的新兵,他们刚踏上外域就被调往这里。”

达尔利斯当时坐在陆行鸟上没有在意,他望了一眼部队,又看了看中尉,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年轻又有什么关系?这些新兵都是从奎尔萨拉斯来的吗?”达尔利斯很快就回过神来,急迫地问中尉。

中尉快速地答道:“是的,全部是!”

达尔利斯·晨击一下子来了精神:“年轻的辛多雷勇士是不怕死的!只有不畏死神的斗士,才能把死神赶到敌人的阵营中去!明天,我将和你们一同赴往前线作战,我们将共同为了太阳王的荣耀,为了辛多雷的荣耀而战!”

“把死亡扔向敌人!为了太阳王的荣耀!为了辛多雷的荣耀!”

当达尔利斯高举手臂向战士们慷慨将地演讲时,士兵们一下子仿佛天注神力,立刻显得精神抖擞。

第二天清晨,全线攻击命令下达后,辛多雷远征军在对肯瑞瓦魔法城镇进行奥术炸弹的袭击之后长驱直入,冲向敌军阵地。远行者游侠部队第二连的士兵们作为预备对投入战斗后,一下子就迅速突进到固若金汤的敌军魔法防御队伍中。在“把死神赶入敌阵”的信念的鼓舞下,辛多雷士兵各个奋力冲杀,视死如归。最后,成功的击破了肯瑞瓦。



每个人都扮演着某种角色,在说话办事的时候表现出应有的精神、气质。如果当事人缺乏应有的表现,就难以被接受,甚至是不称职的表现,将不容易对他人产生深刻的影响力。

特别是对于领导热来说,演说、行动缺乏应有的水准、不能满足大家的期待,就很难约束以及激励下属。

而达尔利斯首先是一名军人,其次才是一名领导者。因此,面对战斗艰难时刻,他表现出一名军人应有的气节——誓死如归,大义凛然。在临阵演说的时候,达尔利斯凭借自己的语言给大家呈现出一种大义凛然的领袖风范,并选择最能激动人心的语句来嘉奖将士们视死如归的杀敌勇气。

领袖记之三


民族与荣耀——善于把握民族仇恨,转愤恨为力量

“我们必须转回到逝去的过去,重新创造民族,德意志民族,祖国。”
——雅恩《德意志民族性》


从上文中可见,在达尔利斯的话语中所强调的还有荣耀与民族。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民族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概念,它在某一地域,具有相同的生活风俗习惯的人们组成群体,具有相同的文化价值取向,很明显,我们辛多雷一族天生预备的贵族气质与部落的蛮邦文化格格不入,而第二次兽人战争时期阿尔萨斯率领天灾军团践踏了我们美丽的家园,将奎尔萨拉斯一分为二,并杀死了大多数的居民,而且将我们辛多雷的能量源泉太阳井玷污。在严重的民族危机面前,从达拉然回来的凯尔萨斯·逐日者对幸存下来的奎尔多雷许下诺言,承诺将为我们带回昔日的荣耀,而且在此时他将我们改名为辛多雷,并强调了“民族性”一词。

民族意识有着巨大的动员力量,民族仇恨是特别深刻的,煽动起民族仇恨可以利用一个民族去排外,去战争。古往今来,许多著名的政治人物在关键时刻都擅长使用这种方法凝聚人心,整和力量,建立为祖国,为民族复兴为目标的一支庞大军队。

而为荣誉而战——则是善用荣誉来激励我方士气

“好名是追求名誉没有节制的欲望。”——斯宾诺沙

“还有比生命更重大的,就是荣誉。”——席勒


在我们确定了自己为何而战,为谁而战的同时,我们就需要得到战斗上的激励和鼓舞,在关键时刻,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荣誉”的威力是无穷的,给将士们以赞赏,期待,有时比其他手段更有效。

激励的手段有很多种,而精神奖励无疑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道理很简单,物质奖励毕竟有限,而且很容易令人满足,但精神奖励就不同了,它无行长远并更符合每个人的心理欲求,坦率的说,“名利”二字,毕竟“名”在前而“利”在后,不难看出每个人更喜欢荣誉的获取。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他们不仅有铁的纪律,还有来自灵魂深处的荣誉感。保家卫国,战胜敌人,夺取胜利,这些目标的实现能给士兵带来崇高的地位和极大的荣誉感。因此,鼓动士兵们对名誉地位,夺取胜利的热爱,能够充分调动他们的战斗意志,促使永往直前。

所以,给予将士们荣誉才是一名成功领袖感召力最杰出的体现点。

领袖记之四



激之以勇,诱之以利——用切身利益来把握民心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司马迁

下面选节《奎尔丹纳斯之血》里的一段:


 “穆鲁的能量让我们脱胎换骨,陛下。”

  “恩,看来是件好事,不是吗?不过,当年和你一起回到银月的精英里,只有你现在回到了朕的麾下。”本来在喃喃说话犹如自言自语的凯尔萨斯突然死死瞪住索拉,目光里仿佛包含着他本身拥有的巨大法力。在这沉重威严目光注视下的索拉仿佛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扼住了咽喉。凯尔萨斯的声音仿佛传到了每一寸空间,犹如惊雷般在索拉耳中炸开:“而朕现在,依然能感到你的疑惑——莫非你也要背弃朕而去吗?”

  “陛下……”索拉艰难地挤出一点声音。

  “朕把这个辩解的机会作为你指挥外域守军进攻沙塔斯战役胜利的嘉奖,索拉。”凯尔萨斯稍稍缓解了索拉所受的压力。

  “容许我向您提问,陛下。您将那次战斗称为……胜利?”

  “你胆敢向朕质问?不过朕可以回答你,你和你指挥的部队延缓了破碎残阳通往奎尔丹纳斯岛传送门的建造,还将破碎残阳正规军的主力阻碍在沙塔斯,为奎尔丹纳斯岛据点的建立和全局计划赢得了关键的时间。”

  “但是……”

  “没错,同胞们都葬身在异乡的土地上……”凯尔萨斯的声音陡然间低沉了下来,“甚至没有战友为他们埋葬立碑。我……朕……能想到,沙塔斯那群混蛋必定不留活口,把尚存一息的勇士一剑了结,再将他们尊贵的尸身胡乱堆叠在一起焚烧了事。勇士们的功绩本该铭刻在银月城里每一片金色的树叶上,铭刻在每一面雕花的墙壁上,铭刻在每一名军士闪亮的剑刃上……我们却无从得知他们的姓名……连祭奠都无法为他们做到……”

  索拉双手支地,一动不动地跪在冰凉的地板上。

  “沙塔斯的守军为他们的主子战死,却可以享受荣耀与安葬。朕的子民为了祖国和族人的未来战死,却还遭曾经的族人的误解,尸身却还要受敌人的践踏……这不公平……但公平从来不曾眷顾过朕的人民。”凯尔萨斯的声音略微有一些颤抖。

  “陛下,我还有一个疑问……”本来该为自己辩解的索拉,此刻却鼓起勇气向陷入悲伤中的太阳之王提问,“太阳之井,陛下会把她献给军团吗?”

  “笑话,太阳之井是我们辛多雷的心脏。有了她,朕的子民就能摆脱魔瘾的纠缠和折磨,他们就能重新找回力量与自信,他们就能更勇敢地自己去创造和未来。现在的彷徨、现在的落寞、现在的灾难就会是过眼烟云。他们能更茁壮地生活在太阳井的光辉下。”凯尔萨斯仿佛呓语般地说道。

  索拉抬起头,直起本来被太阳之王强大魔力压住的身躯,一字一字地说道:“我明白了,陛下。”



两强相争勇者胜。

大战前夕,作为统帅总要进行战前动员,希望激起士兵的激情与斗志。诚然,士兵们是为国家,为民族而奋勇杀敌,但更是为了他们自己。如果作为领袖能许诺给士兵们实际的利益,那么他们会更加斗志激昂,不惜以死相报。

在凯尔与索拉的对话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利益所在何处,没错,那即是太阳之井。在对话过程中,切中主题一箭中的,而聪明的回答即可抓住人民的心,真正的使人民心悦诚服,自愿向前。

但要切中主题,就要掌握自己的人民最关心的问题与要求,而切身利益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作为辛多雷,其能量源泉——太阳之井,则是其辉煌命脉。当年奎尔萨拉斯被毁,太阳井爆炸,这是辛多雷一族落魄的最主要原因,而凡是遇到国家危难时刻,没有国就不会有家,此时人民的积极性就调动起来了,国家的危难也就成了人民的事情。

而为切身利益而战也成了发动军事目的的最主要手段之一。

写在最后



当所有人都以自己的民族为自豪的时候,他们所迸发的热情将是无可阻挡的,这个民族也将是坚不可摧的。所以作为领袖一定要千方百计的激发出人民的民族自豪感,这样整个民族乃至整个种族才有团结力和向心力可言,这样的统治才有牢固的基础和坚定的支持。

而作为领袖所发挥的自我魅力,也是其本身价值的体现。

“真正的价值并不在人生的舞台上,而在我们扮演的角色中。”——席勒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