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如果宅》661-705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7-07 2008-7-7 9:26:48 作者:有时右逝 来源:网络

>>>点击观看全文

661
荆棘谷一直杀到了天亮。
好吧我承认我睡着了,抛弃了老大他们。
原因很简单。
PVP的乐趣就在于杀与被杀之间的快感和刺激。
但是如果你一味的被杀,你也会索然无趣的睡着。


662
早晨的时候荆棘谷的一群禽兽终于决定解散了。
老大在工会发表了重要讲话。
“参与斗殴的,每人加15DKP。”老大说。
“哦~~耶~~,我又多了15DKP!”群众纷纷表示自己的开心。
“野外送荣誉的,扣20DKP!”老大继续说。
大屈和BO同情的看着我。


663
“你就不能多练练操作什么的。”老大不耐烦的对我说。
“怎么练?我能怎么练?”我郁闷的问。
“比如,恩,多玩玩那种需要你控制人物动作的,比较趋向于角色操作的游戏,锻炼你的反应能力。”老大对我说。
“哦?那样就可以进步了?”我大喜。
“应该是吧。”老大犹豫的说。


664
我去了游戏专卖店。
“给我来一个那种需要控制人物动作的,比较趋向于角色操作,锻炼反应能力的游戏。”我对老板说。
老板看着我愣了愣。
然后翻出了一个古老的卡带。
上面写着“魂斗罗”。


665
晚上我回到了宿舍。
宿舍的人惊奇的看着我手中残旧的游戏机。
“什么东西?”明哥张着嘴问我。
“PS2,高端游戏机。”我虚伪的敷衍着。
“听说过,多少钱?”明哥继续问。
“20,没有发票,不保修。”我尴尬的回答。


666
把隔壁的电视强行的搬来了我们宿舍。
然后我插上了我的“PS2”。
开机的“小霸王其乐无穷啊”的声音让我们宿舍所有人一震。
“这个声音好熟悉。”皓皓疑惑的说。
“啊,国产PS2,比较少见吧。”我虚伪的说。


667
晚上老大电话了我。
“进展怎么样了?”老大问。
“挺牛逼的。学会了一个很重要的技巧。”我兴奋的回答。
“哦?”老大饶有兴趣的问。“学会什么了?”
“开始画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ABB就能调30个人。”我兴奋的回答。


668
老大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
然后我半夜被逼迫去网吧通宵学习PK技巧。
“主要是你别慌,对方一来你就乱了。”大屈循循善诱。
“按顺序放技能,一般来说你还有射程优势的。”BO循循善诱。
“一般来说是什么意思?”我奇怪的问。
“哦,就是除了法师的闪现,战士的冲锋,盗贼的潜行,小德的隐身,萨满的狼,暗牧的天赋,骑士的无敌以外就基本没有什么可以克制你的职业了。”BO解释说。
“所以你看,猎人挺强的。”大屈安慰我。


669
我开心的去找操作也很恶心的老大PK。
老大轻松的把我恐惧到死。
画面上我跑啊跑啊。血哗哗的掉啊掉啊。
老大赢的很轻松,但是人却不轻松。
因为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看啊,BUG职业又在欺负猎人了。”群众们低声说。


670
网吧旁边坐着一个人,一直满脸同情的看着我被虐。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喊道:“干吗?想笑就笑!大爷的。”
“不,我理解你。”这个兄弟深沉的叼上了一支烟。
然后我发现他的画面上也是一个跪在地上的猎人。


671
晚上继续NAXX。
昨天在老大射精以后,大家似乎对这个被射的BOSS有了很深的了解。
轻松DOWN掉。
“今天晚上要通NAXX了!”大屈兴奋的说。
“为什么?”我奇怪的问。
“一晚上8次。”BO解释说。


672
歌神上线后直接跑到UT质问老大为什么活动时间提前了却没有人通知她。
“我们没有提前啊,人够了就开了。”老大装傻。
“滚,就是提前了!”悍妇生气的怒吼,120分贝。
“好吧好吧,你想怎么样?”老大惊恐的安慰歌神。
“惩罚你们这群没有良心的,我不唱了!今天老娘不慰劳你们了!”歌神愤恨的说。


673
歌神华丽的升级了。
她现在的级别是工会慰安妇。


674
跟他们打蜘蛛让我暂时忘记了PVP的不愉快。
突然发现原来WOW是仿照魂斗罗做的游戏。
都是一个副本一个副本的打。
都有BOSS。
都会掉落装备。
都是多人游戏。
都是4键操作配一个附件,一个是鼠标一个是摇杆。


675
正在游戏的我突然不断的被QQ切出去画面。
有人找我视频。
我看了看号,小LOLI。


676
其实她就给我一个人留了QQ号。
因为她上次觉得老大和大屈很凶,她不喜欢。
“我不喜欢暴力的人。所以只告诉你。”小LOLI对我说。
我就纳闷,那她是怎么看上BO的。


677
好吧言归正传,小LOLI是让我劝劝BO。
因为就算她在BO的身边,BO似乎也没有反应。
“让他多陪陪我好么?”小LOLI可怜的对我说。
我拍着胸脯说包在我身上了。
然后切回WOW,团灭了。
老大在工会频道刷屏,骂你个傻逼怎么刚才跑位又失误。
“骂谁呢?”我饶有兴趣的问。
“你。”大屈说。


678
发送给【BO】:在么?
【BO】悄悄说:怎么了
发送给【BO】:小LOLI也在呢?
【BO】悄悄说:在呢,啥事?
发送给【BO】:你呀抽空多陪陪人家。人家小,有爱情的烦恼。
【BO】悄悄说:有烦恼就有,关我蛋事。
发送给【BO】:蛋,就是因为你才烦恼的。
【BO】悄悄说:蛋,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我?
发送给【BO】:蛋,反正她这个年龄段的烦恼就2个,不是月经就是你,自己算去!


679
我继续游戏。
小LOLI又视频我。
“你刚才和BO说什么了?”小LOLI紧张的问我。
“放心,没有说是你要求的。怎么了?”我问小LOLI。
“不是,BO的表情好像又要杀人了。”小LOLI紧张的说。
“啊?真的?你帮我看着点,要是他买天津的火车票就提醒我一声。”我紧张的说。


680
途中突然有个牧师掉线了。
“我掉了我掉了!怎么回事?”MS在UT狂吼。
然后他的号却莫名其妙的上来了。
“盗号的。”老大说。


681
盗号的就像挟持人质一样问我们要金子。
“不给,分解装备,删号。”盗号的洋洋得意。
“你大爷的,牛逼留个电话!”大屈怒道。
“傻逼啊?你真是傻逼啊?”盗号的不屑的对大屈说。


682
其实面对着这样的事情我们倍感无力。
你无法把你的愤怒传达给这些小偷。
他们和现实的小偷不一样,他们会耀武扬威的站在你的面前。
但是你什么也不能做。
什么也不能做。


683
我想起以前我们遇到的偷摩托的小偷。
我们在饭店吃饭。
BO吃完饭出去点烟,然后看见老大的摩托被人骑上了。
BO一边拿出电话打给老大,一边跑了过去。
“下来。”BO说道。右手捏住了刹车,左手拿着电话。
小偷瞄了瞄全是骨头的BO。
然后旁边上来了4,5个人。


684
“草你大爷的,贼。”BO喊着。
“谁他妈的偷了?你怎么说话呢?骑骑就叫偷了?”同伙上来了,骑车的嚣张了。
“你他妈的狡辩?”BO指着断了的车锁。
“有证据是我们么?你他妈的冤枉人?找死是吧?”骑车的人下了车。几个人靠拢包围BO。
然后老大一椅子抡到了骑车的后脑勺。
“我给你证据。”老大咬着牙说。


685
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天很热,我们穿的都是拖鞋。
地上的碎酒瓶子已经扎到了大屈的脚。
几个小偷手里的砖头还在飞舞。
老大推开了大屈,自己被砸到了脑袋。


686
大屈转过身跑向自己的摩托。
2个人追了过去。
“他妈的想跑?今天让你知道这里谁是天!”几个人叫嚣着,追赶光脚的大屈。
大屈一脚踹翻了自己的摩托,车子的座位盖子掉了下来。
然后大屈从里面拿出了刀。


687
我当时是想打电话报警抓小偷。
但是我知道我们已经不算是见义勇为了。
于是我挂了电话,捡起了砖头。
“替天行道!”我跑了过去。


688
清真寺街这里不仅有好吃的羊肉串。
还有很多的烤羊肉串的大炉子。
BO举起一个里面全是通红的碳的炉子扔向了人群。
然后我看见了他烫的脱皮的手。
还有他眼中老大被伤害的愤怒。


689
打架结束后,老大擦着头上的血。
BO轻轻的用自来水洗着自己的手。
大屈坐在地上。我伸手去拉他。
“大爷的,给我找双拖鞋!”大屈不耐烦的说。
他的脚上全是玻璃渣。


690
小偷?好吧,抓进去几天就又出来了。
盗号?好吧,根本抓不住。
我们39个人看着一个小偷,他依然趾高气昂。
这他妈的什么世道。


691
当牧师再上来的时候,老大没有再说什么。
“继续继续!今天再灭我就弄死你们!”老大喊。
“你们给了他多少?”牧师怯怯的问,治疗都不是太有钱。
“跟你有个蛋关系,少打听工会的机密。”老大说。
“可是我想还给你们……”牧师怯怯的继续说。
“赌债肉偿,咱们慢慢用你的肉体满足我们副本的需要吧。”老大淫笑着说。
然后副本继续。
老大的3600金就这么没有了。


692
其实这个MS也算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虽然我们不是很熟。
最初的时候他就跟着老大在一起练级。
“老大,你还认识不认识和你一起练级的人?”我有一次问老大。
“都忘了,就记得一个叫光光加的牧师。”老大告诉我。
“为什么就他一个??因为你们的友情?”我兴奋的问老大。
“不,因为他挺傻逼的。”老大说。


693
这个“挺傻逼的”光光加就是我提到的牧师大哥。
“你的名字有什么意义么?”我有一次问他。
“哦,当时起名字的时候输入法坏了,然后我就用五笔随便一按。”牧师大哥说。
“好想法!然后就直接是这个了?”我好奇。
“不是,这是第二个名字。第一个是粪话天。”牧师大哥尴尬的说。


694
好吧,我承认牧师大哥跟大屈很合不来。
就因为当初的大屈觉得男人不能玩治疗的言论。
其实我没有把BO的言论放出来。
“治疗都是容易导致阳痿的职业。虽然我承认暗牧很牛逼,但是他还是有阳痿的可能。在老大的淫威下,他迟早会阳痿的。”BO对我说。
其实没有这么复杂。
光光加有生之年就洗过一次暗牧,在BWL的时代。
剩下的都是神圣天赋行走江湖。


695
其实翻译过来就是,
光光加有生之年就勃起过一次,在BWL的时代。
剩下的都是以阳痿的姿态行走江湖。


696
BO一直以他的职业为自豪。潇洒的盗贼。
“只要是男人,都会选择这个职业。这才是男人的感觉。”BO不止一次对我说。
我实在想不通天天暴人菊花到底怎么有男人的感觉。
但是我没有敢说。


697
说到这里,我最近发生了奇遇。
我身为一个猎人,竟然被邀请到了NGA的盗贼群。
放眼望去,全是对菊花喜笑颜开的盗贼们。
我眼晕。
晚上做了个噩梦,梦见100多人排成一字长队,然后“1,2,3!”一起暴前面人的菊花。
而我站在第一个。


698
跑题了。继续说我们无聊的蜘蛛2。
当然我又一次让大家灭团了。
别人习惯性的跑尸。
老大在UT怒吼:“不是昨天让你看攻略么?你干蛋去了?”
“在玩魂斗罗。”我坦白。


699
大家因为我的失误修装备的钱不计其数。
好吧,不夸张的说,确实是不计其数。
有人感慨,要是我删号了,9C的NPC日收入得少一半。
然后大家都激动的劝我删号。包括老大。
我心虚的立刻换了密码,不再用我的生日。


700
9C再次给了我们惊喜。
服务器有预谋的DOWN了,但是说只DOWN一会,15分钟。
老大又去和GM交涉。
“我们到BOSS了!你们怎么负责?”老大问。
“尊敬的客户,一会小怪不会刷新。”GM客气的说。
“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维护么?”老大继续问。
“没有什么大事,服务器冒烟了,我们冷却一会。”GM客气的说。


701
歌神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算了,我不生气了,在服务器开之前我给大家唱个歌吧。”歌神说。
“所有领导层立刻到UT6740XXX开会!其他人待命!”老大立刻说。
然后我和BO和大屈还有老大瞬间换了UT逃命。


702
15分钟后,我们再次上了游戏。
UT涛声依旧。


703
【GM】悄悄说:您好,您是百人众工会的会长么?
发送给【GM】:又是你。是的,我是会长老大,怎么了?
【GM】悄悄说:是这样的,服务器DOWN了不是人为因素,请您不要再指挥您的会员投诉我们了。这个是不受理的。
发送给【GM】:啊?我没有指挥他们投诉啊。
【GM】悄悄说:先生您说笑了,15分钟344个投诉电话,还都是您的工会的ID申请,不是统一指挥,难道是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外界因素?
发送给【GM】:……
发送给【GM】:大爷的。


704
“你们别他妈的找GM投诉了。”老大在工会说。
“你怎么知道的?”群众反问。
“GM都他妈的找我投诉了。”老大不耐烦的说。
这一句话让大家产生了相当大的无解。
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罩住GM的人应该是9C的高层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老大走在暴风的时候,经常有人指指点点。
“看,那就是骗我们点卡,给我们垃圾服务器的9C的高层。”有人说。
“草,断子绝孙。”有人继续说。


705
“删号吧。”我诚恳的说。
老大泪流满面。

【责任编辑:二月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