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的平衡和即将到来的WLK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8-11 2008-8-11 10:32:03 作者:dsc001 来源:网络

  写这以前。已经做好了被喷的准备,准备保持队型的朋友不妨花几分钟看完再发表意见。

  费话少说,切入正题。现在大家随处可见的职业不平衡,克制严重,韧性的功与过到处沸沸扬扬文章想必也看过不少,作者本人或激动不已。某某职业BUG如何如何,某某职业削弱到人人可欺的地步诸如此类如过江之鲫。随处可见。

  任何事情身在其中却不容易看得清楚,反之旁人看得清清楚楚,换个角度观察下,如果我们是开发这款游戏的开发商,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肯定不是做社会公益,赚钱是首位。游戏的长久生命力很重要,玩家的数量和在线时间决定了公司的收益。没有质量的的游戏是没有吸引力的,二流游戏公测时蝗虫的铺天盖日,收费后在线人数门可罗雀说明了一切,传奇在上海游戏展时霸气十足的在线人数电子展示牌见证了盛大的辉煌。但是现在如何呢,游戏能长期吸引玩家持续奉送腰包的必定有能吸引你的因素在里面。游戏为的是什么,别说是为了体验生活,游戏为的就是找乐子,消磨时间,与朋友一起体验快乐。如果一上线就被V大,DD之类高玩虐得爽歪歪,想必你也没什么能持续玩下去的兴趣。你还会有继续下去的理由吗?这样上线人数还能保证吗?暴雪不会到傻到搬石头砸自己的金字招牌,毕竟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理念还是比较能深入人心的。游戏公司能做到这样公认精品的地步毕竟不是韩国泡菜的味道就能堆出来的。

  MC时代过来的朋友想必深有体会,现在仍能坚持法师之路的玩家想必更深有体会,刚借触到这款游戏的时候朋友推荐自己牧师职业,原因操做简单,适合新手入门,一路到60以后才发现,别的没有学会,就学会了副本里面加加BUFF看看血条,BOSS长什么样子也没有时间仔细观察过。有个笑话是这样讲的,九大职业全部到了60,记者去采访每个职业,法师说,我学会了变羊,暴风雪,冰环,A怪,盗贼说,我会闷棍,偷袭,背刺,战士说我学会了拉怪,术士说我会恐惧,诅咒。牧师说,我学会了看血条,这里我并没有贬低治疗的意思,我很尊敬治疗职业,。牧师这个为上帝代言的职业心地纯净的MM比较适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特点,喜欢的职业也不同。

  偶然的一次机会看到了V大的视频,风骚的跑位,淫档的手雷,一次次1VSN的场面让我羡慕不已,开始动玩个法师的念头,与是乎工作之余,研究视频成了主要的消谦。战场里面杀个不亦乐乎,林肯花园的摇滚充斥在房间里面,邻居在高声抗议之余,也被拉进里面。时不时上线切搓一番。一段激情燃烧的魔兽岁月开始了。

  TBC开始以后,猛然发现不能1VSN了以前虐得爽歪歪的职业也能五五开,曾经光屁股玩死一个战士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打到最后丢魔帐的情况郁闷到家,韧性的加入成全了治疗职业,竞技场开放以后法师在里面的地位更让我尴尬,开局身上两排的BUFF三下五除二被剥得光溜溜裸奔一样,刀枪剑弩,斧樾钩叉齐齐招呼,往往不是第一个躺就是最后一个躺,尤其是以前五五开的盗贼现在像狗皮膏药粘起来撕不掉扯不烂。一个寒冰剑都读不出来就挂掉也是常有的事。丢完了瞬发就开始蹦蹦跳跳跳钢管舞,曾经封尘很久的牧师号重新拿出来打套装备洗下天赋站在原地读木桩竟然能耗死大部分职业。飘逸流畅的职业现在看起来更像个跳梁小丑。

  郁闷之余开始研究怎么摆脱尴尬的局面,当我把帐号里面的盗贼号刷到一身S2的时候才发现,盗贼也算不上什么BUG,冰在地上也不是很快乐的事情,一不小心头上冒股子黑烟,骷髅头出来就挂了也是经常的事情。碰上操做好同等装备的玩家也是五五开。曾经逗来逗去的战士放8码不小心也就挂掉也是长有的事情。

  总结了下才发现,我是在以传奇的心态在玩魔兽,总是想站在上风。MC时代才能称得上职业不平衡,你在战场里面杀个不亦乐乎1VSN的时候也就是其它人郁闷的时候。法师也就是一个职业,这个无限可能的职业是可以在V大这样的玩家手里发扬光大,一将功成万骨枯,你是愿意做将军呢,还是愿意做白骨呢,都愿意做将军,那白骨谁当呢,如果造成了所谓的BUG职业,游戏的可玩性也就剩不了多少了吧。,过于强势的职业必然会遭到削弱。

  WLK流传出来的消息越来越多,大家也都同样期待中观望,希望会有一次新的变革,论坛上某某职业天赋过于强势,某某BUG的议论也是嚣然尘上,现在没有出来的东西不发表任何意见,毕竟怎么样出来以后你才知道。

  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职业没什么可玩性的话,建议朋友你换个职业去体验下,平衡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平衡。如果你体验了别的种种职业觉得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那么尽可以离开这个游戏,起码你花钱玩游戏不是送人虐的,生活中还是有很多比魔兽更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去做。如果喜欢这个游戏,那你尽可以AG门口,铁门口多插插旗。不要期待次次都是对方跪下,现在PK的胜负跟很多因素有关,努力提升你的手法才是目的。热爱自己的职业的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二月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