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一个女孩的自述--残牧血泪(一)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8-09-25 2008-9-25 9:37:10 作者:owen123321456 来源:网络

  曾经,我是一个WOW爱好者,精通各个职业,最爱玩我那亡灵小牧师。我衷情于PVP,虽然我在大型RAID中向来表现出色。从我70级那天起,我就投身到了JJC中。错过了第一赛季很遗憾,而就在这第2赛季冲刺阶段,那可憎的凶手向我辉起了那罪恶的刀——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喷涌的鲜血,伤痕累累的身体,剧烈的疼痛,还有他那狰狞的面孔--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倒在血泊中,而且是自己的鲜血,那种无助与绝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从各个伤口汩汩地流出来,无法动弹,眼前越来越黑,越来越暗,最后沉入无边的黑暗中……

  之后的记忆仿佛被打碎的镜子那般支离破碎,120急救车的呜咽声,手术台刺眼的灯光,在身旁不停忙碌的医生护士,顾不上麻醉第一时间为我缝合伤口,否则我会因失血过多死掉。最后他们缝合我右手腕的伤口时,所有医生都摇头了,商量过后,给我扎上止血带,把我转到了专门的骨科医院来做。我知道,我的右手断了。医生说,断了接好容易,恢复功能难。也就是说,我的右手将要用几个月养伤,伤好后却不一定能用,就算能用也不能像以前那么灵活了。

  一夜之间变成残疾人的感觉十分的可怕。我知道,我不能再弹钢琴了,不能再担任摇滚乐队的键盘手了,不能再打JJC了,也许甚至不能再写字了……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然而这是现实。那句话说的真好“现实是残酷的”,现在的我,能做的只有——用左手,吃力地满键盘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打出我的回忆,将它们——埋葬。

  记得那时,7区刚开,我召集了我男朋友和一个死党,计划我们3个人玩战法牧铁三角。我那死党立刻表明,他只玩战士,除了战士其他职业一律不玩,我说那好我玩法师,我男朋友不同意,说他要玩法师,我们2个推托了半天,当然还是我让步了。于是我们3个人,ZS--死牛无敌,FS--死人无敌,MS我--死猫无敌。牛和人都好理解,为什么我叫猫呢,这可是有来历的哦——从传奇的小猫喵喵到精灵的月儿猫,从决战的神气猫猫到奇迹的兰妖猫猫,从天堂2的猫猫最无敌到霸王大陆的暴暴猫儿,从WOW3区西域猫儿到5区的乱世猫咪,我的名字一直和猫有关,我的招牌就是说话前会先叫一声“喵”。我们最终选定了7区菲拉丝安家,因为学校里还有一群人也驻扎在了这个F。

  然而,我们2个亡灵和ZS那只牛出生在不同的大陆,在一起玩的机会很少,而且我们时间也老不能统一,最后成了3个人各练各的,都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就更加难在一起玩了。至于学校里那帮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直到60后的40人大FB中我才见着他们长什么样。

  我最早的铁哥们是从30级的血色开始一路玩到现在的ZS上官魂,FS黑暗守序,之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好朋友。我们算的上是最早一批到60级的吧,我们学校那帮人喊我们都加入了一个叫未知目标的工会,那是全F最早开RAID的工会。全身绿开荒的过程可想而知,死啊死啊终于通了MC,过了段时间工会人丁过旺必须开2团了,会长说2团需要一些有经验的1团成员来带,于是我,死人,黑暗,上官我们一群都被分配到了2团。我们学校那帮人一直和会长熟,全留在了一团。我不记得当时上官他们有没有在1团拿过东西,总之我是一件都没有拿过。于是我们又死啊死啊,把MC打通。杀了老10的那天,我离开了工会。因为要放假了我晚上没空RAID了,所以我想自己搞个白天活动的工会。我离开工会时,是MS中DPK最高的一个,因为我参加2次开荒,一件东西都没拿过。上官,黑暗,还有后来认识的超级送水员,稚气左手伤痕,万兽无疆等都二话不说跟我来到了新工会,而身为我男朋友的死人无敌却一拖再拖不愿意来,我们学校那群人说的更加直接,说等我们开荒通了他们再过来。我当时觉得很迷茫,难道现实中的朋友还没网上认识的铁……后来,我放假回家后艺术团里事情太多,演出一场接一场不说,还给我带了2个电子琴班和一个声乐班,搞的我基本没空玩游戏了,工会就都是上官魂在管呢。他告诉我,工会因为缺人一直搞不起活动,后来和个叫凌云的工会合并了,但还是没改变它解散的命运。

  本来玩这个MS,就是为了给死牛无敌和死人无敌加血的,现在大家都60了不说,都有了自己稳定的工会,我一时间不知道玩这个MS为了什么,有什么追求了。我洗成暗牧,每天在艾萨拉打恶魔布,打累了就召唤出那小骷髅马去海边转转,看枫叶,看那落寞的海边废墟。终于打够了恶魔布,给自己做了一身火红的恶魔布套,穿在身上感觉特别漂亮,虽然只是绿装,但我找不出比这身更适合暗牧穿的了。从此,我每天都在OG门口插旗子,一个星期后,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我这个在OG门口谁都放不倒的“环保暗牧”,不断的有人专门来找我PK的,说真的,那时没我怕的职业。现在呢,DZ,LR,甚至SS,都是AM几乎无法战胜的克星……扯远了=。=

  虽然开学了晚上又没事做了,可我的电脑一直是我男朋友在玩,他的电脑由于配置太低打不了WOW。每天晚上,我就百般无聊的坐在他旁边看他RAID。这个号是他玩WOW的第一个号,什么都不懂,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小弊“。我每天都在旁边现场指导他该放哪个技能了,该往哪跑位了之类。所以从他建号到现在,从没人发现他是小弊。

  这期间我加入了一个叫部落人民解放军的工会(名字是英文的哈这是我翻译了的,那长串英文怎么拼不记得了),是白天活动的。听名字就知道,这本是个ZC为主的工会,会里DPS人丁很旺,而且军衔都非常高,但缺坦克和治疗。自从进了这工会,我就把它当自己的家,叫来了上官魂,还费尽口舌叫来了一个叫长生剑的ZS,让工会一下就有了2个很强的MT,终于可以顺利的开始RAID了。工会的每次RAID我都会参加,当然不是用AM的身份,而是一个治疗者的身份。当时我们的主力治疗是MS职业队长叫F(F开头的大串英文),还有会长MS佛曰四大皆空。

  一天的RAID下来,我治疗量排第一。F跑来看我装备,看完打了一整行的点点。当时我装备的治疗效果是490左右,我要是穿纯堆治疗的装备可以上500,但我觉得那样穿蓝太少了,我还是愿意让治疗效果和蓝平衡发展。F当时的装备治疗效果是600+,佛曰四大皆空似乎有700了,他T2都基本齐了。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朋友可别笑,在那个穿几件T2就已经很了不起的时代,一个MS的治疗效果撑死800+,直到有工会顺利开荒NAXX后才出现治疗效果上900的MS,一般感觉合格点的MS是500治疗效果,好点的是600。当F知道他的治疗量竟然没超过一个治疗效果连500都没上的暗牧,很是自我反省了一顿,以后的RAID中,他都很努力的想超过我,我当然也是很努力的不让他超过。于是我们2个互相较劲,常把第3名佛曰四大皆空落出好远。在20人的G团中,我的治疗量超过第二名一倍是非常非常的常见的事,由于我“环保暗牧”的名声在外,有很多人还不愿意组我,那就让他们后悔去吧。

  本以为在这工会会一直稳定下去,虽然打了5周都没把MC的老9干掉,我还是每周按时RAID,而且打的很用心。就在第6周打老9时,我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我和F一向都是每次RAID必到的,有一次我因停电少打了2个BOSS,后来我偶然间发现我DPK比他少100多分,我M他说,我DPK有问题,他说你去找管DPK的那FS。那FS听后说那给你加50分吧。我想,这DPK怎么算的这么随便呢,就说,还是查清楚,哪出了问题吧,该多少加多少嘛,他说不好查啊,查不出来啊,就给你加50分算拉。说着就开BOSS了,治疗压力很大,我没空打字了,打完又分东西之类我就把这事忘了。后来开荒黑龙成功,出了MS的T2头,F说他要,上官是个爱热闹的人,就在那起哄说“给猫,给猫。”会长问我,你也想要吗,我说我不要。T2头就给F了,然后去打MC,老2吧似乎,出了MS的T1手套,因为团里没别的MS想要了,就X给我了。其实我对加治疗的装备都不感兴趣,我只爱法伤装。打老9时,大家开玩笑说出了眼睛全工会观摩做史诗任务去,我给F说,出眼睛我要哦,他竟然说了句什么:“一切DPK说了算。”我一下火了,他明知道我DPK有问题,还拿DPK来压我,我出勤是什么样,别人不知道,他F能不知道么?如果你真的很想要,可以好好给我说,未知目标的MS都知道,我死猫是最好说话的,只要谁M我说猫啊XXX让我嘛,我一定会让他的,要不怎么会MC声望都崇拜了身上连一件MC出产的装备都没有。我M那个管DPK的FS问他我DPK的事查的怎么样了,他说不是说了给你加了50分了嘛。

  我把这事发在工会论坛上,会长和那FS最先跟贴,一个说哎呀人家是女孩子就让下她嘛,我就说了,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别人就让着我,相反,因为是女孩子,很多很多时侯都会处于劣势,我不需要人“让着我”也不会有人真的会这样做,我只求我的付出能得到应有的肯定和回报。还一个说,T2头就该是F的,他分最高我闹着非要抢现在又要抢眼睛云云,我只恨当时没截图,我说的是“我不要”难道这句话有歧异而且歧异大到可以被理解为“我非要要”?众所周知,T2头只加治疗又不加法伤,我对这样的装备压根就没兴趣,怎么可能吵着要这样一件装备,说的好象我是来这会里为了抢装备?如果为了装备,我一MS去哪个会没人要,在这打了近2个月都没打过老9的会,光说我男朋友在的封印之剑工会都通BWL好几周了。我彻底伤心了,以下是我当时回的最后一个贴,然后我便离开了工会。

  好,DKP没有问题,这样的哈哈,算法是绝对公平的。一个除了迟到一次掉线一次其他全部全勤的人要比别人少50多分,T2的头和T1的手套要一样的分,太完美了!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有人可以拿了T2的头又拿眼睛,分还够的很。野狼说的好,“DKP不够肯定是有原因的嘛”。多么经典的莫须有罪名的翻版~!我想请问这个原因是在哪里呢?我今天专门询问过6个工会的会长,一个迟到一次掉线一次的人和别人差距大概多大,掉线那次是老2还5%血时掉的,老3开打时上的,等了老4打完后老5组回来的。得到的回答差不多都是“10分以内”,“10分左右”……原因是老2该算5分,老3和老4算替补分,老3按3分的一半为替补分老4按5分的一半为替补分;而迟到没有集合分2分,但是从进FB起还是该按一小时2分算全程分。Franklizzy没来的那次我都没有说。我也不想再去计较这个了,就按那次他没来所有人都没分算,我们的差距该50分么?于是我继续问,如果别人拿了T2头,这人的分还是会比那拿T2头的人分低吗?得到的答案全部一致:不可能。当然,我们工会算分和别的工会的都不一样~多有个性~~

  这么完美又个性的工会,我衷心的祝福可以一路走好~我已经送走了遥遥喵,恶霸,混混,佟哥,阿蔓,长生剑,郁闷小牛……太多太多的朋友了,我已经不想再送走任何一个人了。

  再见了,我曾用心去疼爱的工会

  再见了,并肩作战过的每个朋友

  再见了,我对开心RAID永远的幻想……

  这个帖子第二天便被整个删除了,这最后一篇回复是因为当时网络不稳老发不出去我便备份在邮箱里等网络稳后发,才得以保存下来的。上官魂也退会了,我让我男朋友介绍他进了封印之剑,总算让他有个稳定的归宿,我很开心。

  之后的日子很平淡,我仍然穿着那一身自己缝的绿装每天混迹于OG门外,每个CD去20人G团赚点钱。后来实在无聊,干脆买了个SM,这样每CD我就能去2次G团了。更多的时候是我在一旁看书,我男朋友在那玩,然后很激动的和我讲他们工会的事。他提到最多的就是他们会长,叫逍遥随意的MT,他把工会管理的井井有条,大家都很敬重他。他也知道了我,有时会M着聊2句,内容大多是叫我去他们工会,我说我上了我男朋友可就上不了啦,我们就一台电脑,而且我对RAID完全没兴趣了。他们的MS职业队长忧忧也从逍遥那听说了我,也常M我叫我去,还有他们副会长LR一路为红颜……

  后来我做了带练,等级和荣誉都接。在帮人冲高督时,我和本F里的高阶将领们熟识了起来;在帮人练级时,我顺便带上了3区来的好朋友FS死茶无敌,SM死了无敌,FS死狗无敌,ZS死神无敌,XD死奶无敌……他们都是我在3区就一起并肩作战的好朋友,可惜除了死茶无敌其他都没有坚持玩下去。

  可是这样轻松宁静的日子没过多久,突然有一天,封印工会发生了大变故,会里的MS几乎在同一时间突然都因各种原因不能再参加RAID了,会里一下只剩下忧忧和夜的小巫婆2个MS了。一下子少了那么多MS,没治疗,活动开展不起来了,男朋友天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我不忍心看他那么难过,一咬牙又搞了台电脑,陪他RAID。我们叫来了MS爱神萨沙,上官叫来了他的好朋友MS文文,加上会里还叫到的婴粟花开,年轻的死神,神圣守护天使,MS队伍终于被重建起来了。

  本来我参加RAID就是为了陪我男朋友,我还是那么反感治疗装,喜欢法伤装,因为我觉得最快乐的时候是在PK时打倒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时候,而不是FB那么沉闷无趣。忧忧M我说,团里不需要暗牧,你洗了吧。我回答说,只要有一次RAID我治疗没上前3我就洗。当时40人FB里,治疗起码要10-15个,按理说排前3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有之前保持第一的经历,对自己很有信心。在我看来,装备和天赋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最关键的是要会玩,不会玩的穿再好的装备洗再标准的天赋还不是比不过我。

  第一天的RAID下来我便对这工会有了大的改观,不说MS队长忧忧是个装备又好又会玩的女孩,还有SM叫生殖器没了,还有个XD叫疯狂挤奶牛,都非常厉害,我使出浑身解数才把治疗量挤在前3,而且我们4个人差距很小很小,一不小心就会排第4去了。我想,难道是我很久没RAID,退步了?我把治疗统计显示到10人,发现我和忧忧的治疗量超出别的MS将近2倍!正郁闷中,忧忧M我了,她说,她今天终于见识到我的实力了,在这之前,她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一个只有400+治疗效果的MS能加的过六七百治疗效果的MS,何况还是暗牧,今天她这个有800治疗效果的MS都差点败给我了呢。我不由得佩服起这个职业队长了,她有不但很有实力,还很懂得去鼓励别人,看来在这个工会最起码能够稳定下来的吧。

  一星期的RAID后,我几乎完全爱上了这个工会。爱搞怪的4小BT(名字除了SM生殖器没了,其他人都是大串英文,不知道怎么拼,只记得简写DZ-LEE,MS-TT,DZ-ACCK)总是逗得大家笑的肚子疼,爱OT的FS魔法会长总是被会长训斥,天天哀叹名字起坏了的FS冥界御厨被我们MS商量好都找他一个人要水,和我一样一心只想做暗牧的MS年轻的死神每次RAID就在MS频道里大吹特吹,老爱和DZ抢装备的XD花花牛一心想成为一个牛B的野德,神秘的副会长LR一路为红颜虽然不是每次RAID都来却在会里有相当高的威望,被所有DPS职业嫉恨的DZ冰刃之末日拿着一对垃圾匕首次次打出无人能超越的DPS量,酷爱聊天爱热闹的MS夜的小巫婆一上线就爱大呼小叫结果往往是唤起工会群狼挑逗之,平时话不多的DZ夜的小巫师在所有ZS倒在红龙脚下之即挺身而出英勇的肩负起MT的重任使我们最终赢得了那场战役,一向幽雅恬静的MS忧忧是我们工会最强力的调和剂——只要她出面,没有解不开的结。还有FS命运守护,FS秀逗小魔,ZS血性,SS灵魂之火,LR魔翼懒虫,SM牛很厉害的哦,XD城少,DZ血腥伯德,FS混混,LR星空世界……大家都相处的那么和睦,每天都一起开开心心的,我觉得我的游戏重心逐渐移到PVE了,因为我几乎没时间去OG门口PK了,经常刚P一把,就去帮会里的人下FB去了。

  我终于决定,洗治疗天赋。我男朋友听了非常高兴,他建议我一定要洗出那个死了变大天使的天赋(救赎之魂),他说那是神M的象征,看起来很牛B的。我看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这天赋除了好看没其他用。因为如果我死了,那MT肯定死了,MT没死我是不会死的,既然灭团的命运不可避免,别说我再多活8秒。再活1分钟都没用。我觉得制约我治疗能力的最大因素在我的蓝太少了。我只有4000+的蓝(全BUFF),而忧忧有8000+,也就是说,当她还一半蓝时,我已经一丝蓝都不剩了。于是,戒律系那么多省蓝天赋牢牢的吸引了我的眼球,使我成为了当时全F独一无二的戒律MS(我相信不光是我们F就我一个,估计整个7区都没几个)。

  之后的RAID就更精彩了,所有FS都想办法“巴结”我,因为只要我多给几个能量灌注,那FS的DPS就将会脱颖而出。我很快就和所有FS都混的很熟,我和他们商量好,一人灌一次,决不偏心,哈哈。我和忧忧配合打DK1的经历确实难忘,我终于体会到做个MT的心理压力有多大,当40个人加满BUFF喝好药,全部静悄悄的注视着你一个人时,简直要紧张得不能呼吸,要知道,40条命就在你手中,你就会想:千万不能出差错千万不能出差错,越想越紧张,然后开打时几个ZS大嗓门一起在那吼,吼得人更紧张。看得出,忧忧也很紧张,但她还是不断的鼓励着我“这次好多了”“就这样,下次一定能成功的”,我也鼓励她“这次的位置卡的真棒”……就这样,我们互相鼓励着,当然还有全体ZS的大力配合,终于放倒了DK1,开始了我们工会的NAXX进程。

  然而蜘蛛1可就没这么顺利了,记得我们灭了一周,第2周继续灭,大家的积极性越来越低。有一天晚上我们又从7点灭到了快11点,会长逍遥随意发现MS神圣守护天使离线近半小时了,问道:“这人怎么回事?有谁知道,他还来不来了?”他所在那小队的人说:“估计不来了,他一直在抱怨老是灭团,没人理他他还一个人再那说着也不嫌累。”我接过话头说:“他在MS频道里也一直在抱怨,最后说了句没那么多闲工夫陪ZS浪费点卡和修理费就下了,估计不会来了。”没想到逍遥听了大发雷霆,说神圣守护天使在RAID中招呼都不打就走人不说,还在团队最需要团结凝聚力的时候四处发表消极言论,直接将他T出了工会。我一下急了,很M逍遥说神圣为工会做了那么多贡献,也许他今天心情不好,总不能一点改过的机会都不给他嘛。忧忧也很着急的在为神圣求情,因为逍遥在UT里喊道:“谁都别再为神圣守护天使说好话!一个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都不知道么?我不听任何解释和理由!”忧忧都快急哭了,她把每个MS都当做自己的亲生兄妹一样。她狠狠地埋怨我说:“你干吗把神圣在MS频道里说的话说给逍遥听!”我无言以对。也许我不把这话告诉逍遥神圣就不会被T出工会了,虽然别人安慰我说,所有MS都看到了这些话,就算你不说,总有人会说的,大家又不是瞎子哑巴,可对神圣那份深深的愧疚始终让我不能释怀。第二天打MC,终于出了眼睛。我拿到了企盼了近一年的眼睛,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因为眼睛是按DPK总分计算拿的顺序的,神圣守护天使比我早来工会,本来这个眼睛是该他的,他拿了才到我。我似乎听到大家都在小声说:“看,她害神圣被T出工会,抢了他的眼睛……”直到第2天,我背着金光闪闪的QF忐忑不安地来到大家面前,竟然所有人都很衷心的祝贺我,我的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些。不管怎么样,我终于“长得像个MS了”,哈哈。

  假期去成都赶车时,我男朋友说:“走我们给逍遥放点血吧,他也是学音乐的,你们2个应该很谈的来。”于是我们和逍遥一起吃了顿德克士。第一映像只觉得逍遥长得和他那沧桑沙哑的嗓音很不符——和我差不多的个头,干柴棒一样的身材,总让人想到4个字“娇小玲珑”,很可惜这词形容女性较多。不过和他聊天时可以感觉到,他文化修养还是蛮高的,而且很健谈,一说话就像发表演讲一样滔滔不绝,满口哲理。后来知道,他是四川音乐学院小提琴研究生,在这之前曾在欧洲留过学。

  之后不久,工会的FS又发生了一次大变故,会里的FS走了大半。不过FS的问题好解决,FS多的满地跑的都是呢,我叫来了黑暗守序,死茶无敌,奈洛,会里还叫来了超级大大等,FS队伍很快就重建起来了。而紧接着的变故可比这要厉害的多,那就是我们的会长兼MT逍遥随意因为要陪护他住院的父亲不能来RAID了,工会一下乱了套。每次工会活动该打哪一人说一个地方,经常在NAXX门口集合好了又说去TAQ,要知道这2个地方隔的很远耶,工会分装备除了职业套装外的散件会吵得不可开交,DPK加减问题也乱了套,这个说该加这么多那个说该减那么多,我们所有官员开了几次会议,都在说,我们对逍遥的依赖太大了,以前大到DPK的加减方法小到什么时候开怪都是逍遥一个人说了算,没了他我们没了主心骨,必须尽快选举出一个来。本来忧忧和疯狂挤奶牛是威望较高的,可一个治疗职业毕竟局限性太大了,不能准确的知道BOSS的仇恨情况之类的,最适合做RL的还是ZS职业,于是ZS蓝碧玺站出来说,他来。他做RL不到一个星期,被全会成员骂的非常惨,没几个人支持他的。他是一个进会很晚的ZS,在他进会时,还是一身垃圾蓝绿装,而且这个号也是他第一次玩WOW,当然经常犯错误,闹笑话,是我们全团的人几乎手把手的教他,培养他,让他现在成了全F算的上高端的一个ZS,而他现在做了RL,就好象是一个你领养的孩子你含辛茹苦的把他培养成人,有一天他突然对你说今天起我是你老大你什么都要听我的,然后不仅要叱喝你做这做那还要在你犯错时严厉的惩罚你,相信没几个人能接受这样的事。后来没办法,疯狂挤奶牛问已经AFK的前任工会FT疯狂挤牛奶(注意了,一个是奶牛一个是牛奶)要了他的号,做了工会MT兼RL,副RL由LR魔翼懒虫担任。这下算是稍微稳定了点,但仍然是暗波汹涌,很多装备啊DPK的事表面上是压下来了,但心里不服的还是多。好在逍遥虽然不常来但有时还是会来看下,这些事还是要交给他处理才行,因为很多对奶牛的决定不服的人要逍遥出面他们才服。看来逍遥在工会的地位,真的是无可取代的。

  假期我仍然是不得不AFK了,回去晚上的晚会多的要死,没晚会时还要多陪陪父母,实在没法RAID了。然而就在这时,我的号被盗了。那天我在家练琴,死茶无敌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在线,说我的号有人在上还,问他要钱,他问要钱做什么,那人说买T2,死茶觉得不对劲了,谁都知道我死猫是个穿散装的,从来对套装不感兴趣,而且现在我的装备,根本没必要花钱去买T2啊,就打电话问下我,果然是盗号的。我忙让死茶帮我锁了号,改了密码,可上去一看,已经什么都不剩了,据说那该死的盗号贼还以我封印之剑副会长的身份去收点卡,被骗的那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见一个光身子的人在那收卡也肯卖啊?事后开始满OG刷我,当然包括我们工会。

  令我感动的是,所有认识我死猫的,甚至不是我们会的人,都在帮我说话,大家都愿意相信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这件事给我毁灭性的打击在于,我在1个月前刚刚被盗过并申请过了恢复,3个月只能恢复一次,也就是说这次我的号无法恢复了。我很伤心甚至想要放弃这号,可那么多的朋友,怎么说舍得就舍得呢?虽然奶牛说了,我来RAID,只要出了MS的装备全都给我,但我不想这样,失去了公平,会让大家不满的。本来我就更喜欢PVP一些,我想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了。我终于又洗回了暗牧,开始奔波于XLSS和ZC间。之前带练时和F里那帮走PVP路线的朋友就很熟了,这回是拿自己的号又回到了这个团队,大家都非常的欢迎我。我白天还是比较有空的,加上我们团队胜率很高,很快我就搞了一身军装,我看你盗号的还怎么卖!

  那段时间我很少过问工会里的事了,听说,忧忧出国了,传说工会被我们会合并了。忧忧会出国我早都知道了,没多大惊奇,传说工会竟然被我们会合并了,这着实让我吃惊不小。传说曾经可是我们F数一数二的大工会啊,没想到竟然落到被合并的地步,真是世事难料、沧海桑田啊。不过这些我都不关心了,我陶醉在PVP的快感里。穿上军装,可比之前那一身绿装强了很多,在ZC里我成了名副其实的暗影杀手,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由得感叹,那时暗牧太强了,一挑二、挑三都是很平常的事,包括DZ都不放在眼里。我一直遵循的守则是——在对手杀死你前杀死对方。这个信条很适合AM,因为AM输出的越猛,给自己回的血就越多,就更有利让对手比自己先死。我在我家那边的网吧玩,经常会有很多人在我身后围观,大概是等机子的吧,觉得女孩子玩游戏的比较少见就都站我后面看了吧,所有人看过我打ZC的评价都是“第一次见这么疯这么狠的MS”、“原来暗牧这么强”、“MS也这么能打啊”……是啊,在人们眼中,说到MS第一反映就是“加血的”,所以玩MS的才那么少,才到处都缺MS。

  我当时特想录些视频,可一直没机会弄,现在只能文字回忆下当时的所向披靡啦。我印象最深的也是当时造成很大轰动的一次1VS3的战斗发生在ZG中场,我被DZ偷袭,前面又来了2FS,一FS站很远对我搓冰箭,一FS冲过来冰住我也搓起冰箭,我从偷袭中醒来上了个盾又被肾击,我毫不犹豫地徽章解了加一恐惧,DZ和离我近的那FS都被恐了出去,远处那FS顺利放出了冰箭,但之前那冰冻效果已和肾击一起被我徽章解了加上我身上有盾这个冰箭几乎没伤血,我看到那DZ迅速用徽章解了恐惧,我在他来的方向扔了个手雷使他昏厥,然后边跑开和DZ拉开距离边给3个人都上了DOT,然后对着近处那FS一个心爆,出了爆击,打了他2000+的血。当时一个FS也就4000的血,这一下等于一半没了,我一看有机会,沉默打断了他的又一个冰箭开个盾顶着DZ对那FS两下鞭笞,他的血就见底了,500左右的血躲近了冰箱。这时我的恐惧终于CD了我第二次恐惧DZ,他徽章用了,没一点办法只能出去跑了,我给抓紧时间对DZ一个心爆,虽然是1。5秒读条我仍用这的看到远时间换了个合适的视角,可以看到那个已经冰箱的FS和那远处的FS,果然发现远处那FS在狂对我搓冰箭,我开了寒冰反射器,反了他2个冰箭,有个还爆了2000,大概一共打了3000的血加上我的痛一直在他身上,他的血瞬间红了忙开了冰箱,这时那冰箱的FS时间到了,我甩他个痛不用理会,只见一会儿我屏幕上飘出“荣誉击杀”的字样,在这同时,除了切那冰箱出来的FS给了个痛我都在疯狂地鞭笞DZ,鞭笞有50%减速效果,那时的DZ没暗步没斗篷只有艰难地一步一步向我这挪,等他挪到我跟前时,已经残血了,我的手雷CD了,我又对他扔了个手雷然后对远处那从冰箱里出来正想逃的FS丢了个痛(一直盯着他呢,想跑?没门!)然后很舒服地对那晕在面前的DZ一个心爆送回了墓地。这时我还有四分之三血和四分之一蓝,立刻再次投入战斗还够杀起码一个人的。在这场战斗中,跑近的那FS只打到我一个冰冻,再一下都没打到我,远处那FS成功对我施放了三四个冰箭,但大多被我的盾吸收了,主要对我造成伤害的是DZ,但他们掉血太快了我回血也太快了,DZ打出的一大部分DPS都被我回掉了,所以最后我还剩四分之三的血。

  这样惬意的生活没过多久,就快要开学返校了,我和男朋友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下了决心要和他分手,一直以来不断积累的不满终于爆发了——有一次我发烧了,老师说什么都不准假,我只好晕晕忽忽去上课,好不容易趴在桌子上熬到放学,出门看到有2个同学的男朋友正站在门口等她们下课,心里一阵泛酸。我多想立刻找个床躺下,可我想我就这样回去了家里没吃的,虽然我没胃口可他会饿啊,于是去食堂挤啊挤啊打了一份饭,我叫师傅多打些,我吃几口就行了不然吃不完。回去我把饭放在坐在电脑前的他面前便扑到床上不想动了,他呢,别说问我句“你好些了没”,连扭头看我一眼都没有,便自顾自的打开饭吃了个精光,丝毫不关心我有没有吃过。我生气地把他从电脑前扯下来问他到底爱不爱我,他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没过一段时间,有次我大热天大汗淋漓地给他做面吃,他一如既往的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我把面放他旁边,自己去客厅桌上把我那碗面吃完了,回头想收了碗去洗,发现他那碗放那还一口都没动呢,我就催他快吃了,面凉了会很难吃的,他竟然一下大发雷霆,说我怎么比他妈还罗嗦,就为这点事指着我鼻子骂了我两三个小时。不只是这次吵架是这样,每次我们有什么事吵了10分钟还吵不完的话,我就会沉默不说话了,但他看我不说话了不是想到停下不吵了而是越说越起劲越说越过分,事后他总安慰我说:“哎呀你知道我这个人嘛,我有火不发出来我会很难受的。”哦难道你有火我就没火了?我有火不发出来就很舒服的?后来我生病住院了,我清楚记得我去医院检查那天,我要他陪我去,他便装了3本很厚的漫画书,他说:“你去看病我只能坐外面等你无聊看看书。”于是挂完号后,他就找了个椅子坐下开始看,我一个人在那忙着一会儿去这做检查一会儿去那做检查,楼上楼下的跑着,多少次经过他面前,他在那全神贯注地看漫画,笑得抽筋,完全不关心我在做什么检查,结果如何。我住院时每天下午要输4瓶液,要三四个小时,第一天他陪了我后,就再也不肯来陪我了,他说:“你躺在那可以睡觉,我坐那什么事都没有,很无聊的哎。”可他有没有想过,他不在,我怎么睡?护士不可能一直在旁边看着你液体输完没,该换了没,而且这么久的时间这么多液体输进去,我至少要起来上一次厕所的……我越来越受不了他这自私的性格,我的车给他骑,我新买的手机给他用,我为自己精心配置的电脑给他玩,他还把那台电脑搬回家去玩,到现在都没有还我,而我只能在我后来凑的勉强能开的了WOW的电脑上卡得“看幻灯片”……他好象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那时他毕业了,我希望他留在我们学校所在的城市工作,因为我还2年才毕业,可他还是选择了回家因为他家人可以帮他找工作这样就不用他自己那么辛苦了,这就意味着我们起码要分隔两地两年的时间,他竟然很认真的对我说,下学期翘几个月的课去他家那边陪他,后来变成我们只要一通电话就说这个话题,我说我们换个话题吧,这事不可能,他就说那我答应的话才不说这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每个人都会有缺点我也从来不期望我男朋友是个完美的人,但这缺点必须要在能忍受的范围内,他的这种从小盎娇灌出的极度的自私实在超出了我的忍受范围,于是我铁了心要和他分手。他很惊慌很难过说什么都愿意改只求我不和他分手,总之就是死活不同意。

  开学的时间到了,因为火车到成都的时间是晚上8点多了那时肯定没去乐山的班车了,我预计在成都呆一晚第二天回学校,于是我约了黑暗首序和逍遥随意为我”接风“。因为之前我和死人分手的消息已经在工会里传开了,他们2人见了我都很关切的安慰我,我说没事,我一点都不难过,只把它当一种解脱。没想到逍遥说话的时候,故意靠着我,还搂我的肩膀,不时的把那满口黄牙的嘴凑到我脸边说话,嘴里喷出的烟臭几乎把我熏昏过去!我很迷茫,难道大家最敬重的会长,就是这样一个趁人之危的人么?这和他平时表现的可一点都不符合啊,在大家心目中,应该都觉得他是一个正直、有魄力、值得尊重的人吧……突然有个念头闪过——如果我有了新男朋友,死人就没借口再纠缠下去了吧,我只想早一刻得到安宁。当然,我不可能真的去做逍遥的女朋友因为我对他可没一丁点那方面的感觉,不过既然他肯配合我为什么不去演一出戏呢?于是我在黑暗守序面前装做和逍遥很亲热的样子,并且还”悄悄地“告诉黑暗首序逍遥是我新男友。我们3个在休闲浴场玩到很晚,一觉睡到大中午,然后就各奔东西了。

  回学校我告诉死人,我有新男友了,他不相信,我就说不信那你问黑暗去吧。这时我突然感觉好象有点对不起黑暗和逍遥,觉得自己好象利用了他们一样,有点点愧疚。这事过去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他们呢。我把网开好上QQ一看,消息多得差点死机,竟然都是逍遥发的,大概内容就是觉得我这里也好那里也好让他”不可自拔地爱上你了“……我看的一阵反胃,恩,也许他误会了,我立刻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我说那天我全在演戏而已,我对你没有感觉的,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我也只能当你是普通朋友的。他还说些”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之类的肉麻话,我赶紧把话题转开,我说认识你这么久还没听过你拉的曲子呢我很想听,他说他那只有上学期期末考试时的录音下次给我传来,我说恩那下次见就赶紧下了QQ,我就想,逍遥这家伙是不是没见过女人啊?才见过2次就爱的死去活来了?应该不会吧,更合理的解释是他是个色魔,看到女的就想骗,当然玩够了就会甩了,哎,真恐怖,以后还是不要理他了。第二天上QQ时他真的给我发来他的期末考试演奏,我本打算不理踩的,但好奇心还是让我接了,我很好奇一个音乐学院的研究生到底是多高的水平。可当我漫不经心地点开那首叫《钟》的乐曲后,我完完全全地被震住了——那激昂的曲调像奔腾的潮水,时而婉转像一支落单的小溪,高潮迭起,悠扬而又大气……

  于是我在心里又对逍遥做了一次权衡——他的优点:有管理才能,有魄力,思维敏捷有条理,在音乐方面很有才华;他的缺点:太色了。这样比较后,可以很明显的发现他的优点大于缺点的,而色是全天下男人的本性,所以还是很值得和他做朋友的,当然,仅仅是普通朋友。我很严肃地对他说:”我只把你当普通朋友,如果你总是对我抱有其他想法的话,那我们只有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他想了下说:”好吧,但是你要明白,你把我当普通朋友,是你的事,我无权干涉;我把你当追求的对象,是我的事,你也无权干涉。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勉强你去做任何你不愿做的事的,也不会干涉到你的生活的。我逍遥可以发誓。“别奇怪。逍遥这人说话语气一向是这样,每次说话都好象在做演讲一样。这句话我几乎倒背如流,因为在之后的交往中,我要不时的提醒他我只愿和他做普通朋友,他每次都会以这句话来回答。

  开学了,晚上又有时间了,我正想着什么时候和传说那帮新来的一起RAID体验下,没想到工会竟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导致工会彻底连RAID都不能够开展了。原来,一次BWL出了眼泪,奶牛以10分的底价给了一个叫陪你流浪的女FS,工会所有人都十分的不满,越闹越厉害,最后衍变成了我们封印的老会员和从传说来的新会员间的集体冲突,传说的人相继退会。

  我一听也十分不解,眼泪是所有法系职业向往的东西,法系DPS就不用说了,没比眼泪法伤高的饰品了,治疗职业也一样,恢复宝石+眼泪是一个治疗职业最顶级的饰品搭配了。所以眼泪这东西,FS、SS、MS、XD、SM,WOW一共八个职业里就有五个都想要,之前逍遥曾说眼泪优先FS三个,三个之后所有职业都能出分,因为它不是职业套装,既然对大家来说都是极品,当然不能只偏向一个职业了。而当时就算是优先FS的这3个眼泪,都是FS全分拿的,而且之后的眼泪,只要谁拿谁都必须出全分并且你的DPK总数必须是这5个职业中最高的,否则人家就出更高分拿了嘛。查工会DPK记录就知道,眼泪所需要的平均DPK在450分,而如今奶牛10分给个FS,谁能想的通哦……

  我回忆了下,对陪我流浪这个FS我只接触过一次,那是我有天在XLSS背沙子时,突然看到有人用忧忧的号和男生在综合频道里调情,我问他是谁,她说她叫”陪你流浪“。我问了会里在线的好几个人了解这事,看来这个女的口碑极差。有人反映说,这个女的呆过几个F里较大的工会都是把人家工会搅得乌烟瘴气、四分五裂的,传说的解散也是和这女人有很大关系,她可是个扫帚星;还有人反映说,这女的每次工会RAID时都不停的说话,她一个人说也就罢了,还起哄啊闹啊非要带动好多人和她一起说才行,搞得工会UT里像开了锅一样吵吵闹闹,RL根本无法用UT指挥,只能打字指挥!我很气愤地问,没人警告她RAID时不能在UT里聊天吗,大家告诉我没人管的住她,说了她不听能有什么用,有时奶牛都很无奈,说人家一女孩子总不能骂人家吧。我听了只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为我们女孩子丢脸!怎么作为一个女孩子连起码的自觉都没有?我只在RAID集合时会聊聊,只要集合完毕RL说”准备开怪“我就会把麦关掉,唯一开着麦是打DK1时,说的是某怪我控制了或放了,最多再在灭团集体跑尸体时说一两句鼓励的话,想聊天、开玩笑全是打字说。还有会里其他女孩子,就不说忧忧、文文从来不在UT里说话,连超级爱闹的夜的小巫婆也从不会在RAID时间在UT里说话的。

  我问奶牛,为什么要把眼泪10分给这个大部分人都很看不惯的女人,奶牛说:”因为工会缺治疗,她为了工会上忧忧的号而不能玩她自己的FS号,我把眼泪给她做补偿怎么了?“我告诉奶牛,我已经问过会里的其他MS,她从来不进MS频道而且治疗量别说前5,连前10都没她的名字,让她上忧忧的号有什么意义?她整个就是来混人数的嘛。就算你要给她眼泪,怎么可能10分给?让别的人心里怎么服啊。奶牛表示他打算AFK了,他什么都不想再管了。哎,做个RL确实是压力大,责任大啊。我忙劝他别灰心别放弃,结果上了他的套了,他乘机说我这个当副会长的什么都不管,魔翼懒虫也很少来管了,工会就他一个在管,说我们怎么这样对他……我没办法,只好说好好,我帮你管。

  可是,工会当时的状况已经可以说是无可救药了。本来TBC快来了就对所有工会都进行了毁灭性的冲击,我们工会在动荡中挺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不稳定使得很多人都退出了RAID,加上这次传说集体退会,工会能组织起来的人不超过30个了,再加上我和死人无敌的争吵,逍遥随意露骨的追求,我很快崩溃了。我把号删了,因为它有太多关于死人无敌的回忆。(待续)

【责任编辑:乐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