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恶魔英雄传之圣光与暗影》第五卷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01-17 2009-1-17 18:51:53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恶魔英雄传之圣光与暗影 第一卷

>> 《恶魔英雄传之圣光与暗影》第二卷

>> 《恶魔英雄传之圣光与暗影》第三卷

>>《恶魔英雄传之圣光与暗影》第四卷

作者:小哈米 

  第四十一章

  多么凄凉的话语,一点都没有忏悔的意思,他对于血精灵所作的事情似乎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在下面,在基地中那么多血精灵为了他在战斗,那两支叛军坚持的可能只不过是他作为王子的身份,多么高贵的想法,却落了个臭名。今后没有人会去想到他们,除非是辱骂的时候。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如此的处境。但贝纳尔知道,这个王子所经历了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事情,亡灵毁灭了他的家园,人类将军蔑视他和他的同胞的存在,无奈下跟随伊利丹去了外域,真不知道他在那个异乡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可以让一个人变成这样,利用邪能水晶转化自己的族人,将此说成解决魔瘾。更为可怕的是魔化血精灵,吸收恶魔的能量,完全让一群人堕落。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会是什么后果,或许他现在根本就已经站在恶魔一方。

  这群人,凯尔萨斯与追随者们,他们现在遭到血精灵的唾弃,遭到其他种族的围剿,可悲的下场只能说明在他一步一步走错后,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种下恶果的人,自己必会尝下它,这句古老的谚语正在慢慢的兑现。

  “出卖了灵魂的家伙,我们不需多想。”莉亚德琳冷酷地说,她看着赫里尼娅。“我建议你退回去,再前进,有些事情是你无法接受的。”

  她的话伤害了赫里尼娅,让本已做好充分准备的公主感到了失落。就像其他人想的一样,她也许是无法接受事实,面对已经堕落的凯尔萨斯。但谁又知道她的痛苦呢?她可以躲在一处没有人找的到的地方,静静的等待这场战争的结束,那样她可以逃避很多痛苦。而她的内心深处又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她想见到自己的哥哥,这是多么简单的要求。所以,她现在来到了这里,她没有选择逃避,她想去面对。

  她看着莉亚德琳,然后微笑了。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用太介意。”她说,深吸了口气,手中的两把武器敲打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低鸣,似乎在证明自己的决心。

  “那么,你不能阻碍我们杀死他的行动。”莉亚德琳生硬地说。

  赫里尼娅似乎想反驳什么,她皱了下眉头。在她认为莉亚德琳不该如此无情,毕竟身为贵族,她和凯尔萨斯关系非常好,一直以来都是逐日者王朝内的重要人物。但她现在为了深明大义,完全忽略了以往的交情,就好像在说将一个陌生人杀死请不要干涉。

  可赫里尼娅还是自卑的叹了口气,莉亚德琳说的没错她现在的心情很可能成为绊脚石,如果不能冷酷无情的去做,无论她还是贝纳尔,面对了凯尔萨斯又能做什么呢?

  “一切听从你的安排,现在,我们协助破碎残阳行动。”她说,很真切,没有怄气的成分。

  “将军,走吧。”莉亚德琳越过她,朝提拉萨兰点了点头。就好像在说一切已经平息,接下去将没有绊脚石。这句话似乎又是说给赫里尼娅听的,而在一旁的贝纳尔感觉这又是在说给自己听。

  贝纳尔和赫里尼娅跟在队伍的后面,走在空中走廊上。他俩一直没说话,贝纳尔至少在一开始安慰了夫人几句,而后者则表示没有任何的顾虑,让他有了少许的安心。他认为自己比起赫里尼娅要镇定的多,至少在杀凯尔萨斯的这个问题上,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其他思考,只有一点,杀了凯尔萨斯战火就会平息,更大的敌人将失去他伸向艾泽拉斯的魔手。

  贝纳尔加快了脚步,来到了艾恩多尔的身旁,他必须把自己心内的疑问解决。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小声的问道。

  “我恢复了。”艾恩多尔很简单的答道。

  “多么有趣的答案,你掩盖了什么,对吧?”贝纳尔说的很直接,他希望听到满意的答复,至少他已经察觉到了艾恩多尔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你的嗅觉让人害怕。”艾恩多尔无奈地说。

  贝纳尔搂着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其他完全听不到的话。

  “你小子疯了,那玩意会要了你的命。”

  “不,”艾恩多尔回应道。“我早就面对了死亡,死对我来说很简单。”他笑了笑,声音放开了,完全不顾虑其他人是否听的到。“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血蓟草的存在,那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因为他是名老兵,并且参加了亡灵战争,而且击杀了好几个亡灵。”他显得很骄傲,当然这确实是不容易的事情。“他曾和我说过,血蓟草是军中的禁忌,一种危险而又必须的存在。当他第一次提到的时候我就已经将血蓟草的概念印到了脑海中,并告诉自己千万别碰这种东西。”他摇了摇头,并苦笑着说。“但现在,我使用了这种药膏,而且受益其中。一开始我确实很害怕,但当使用的次数多了以后,我就依赖了它,并且将它视为了必需品。”他终于开始将音量放低。“那个水晶救了我,你一定知道这一点,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退路,不要介意什么,我的命已经交给了这场战争。”

  贝纳尔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他松开了手,放慢脚步回到了赫里尼娅的身旁,多么无奈的心情。他确实不能帮助艾恩多尔,也没什么可以反驳。

  “到时,我会帮你杀了他。”赫里尼亚小声说道。

  贝纳尔整个人一震,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夫人已经想的如此深透。他愣愣地看了看她,“有时,你冷静的让人发寒。”他说。

  “除了哥哥的事情,我很少会有顾虑,所以别把当我当成柔弱的孩子……别忘了,我曾经为肯瑞托做过什么。”夫人回答了,并且基本解释了贝纳尔心内的疑惑。是的,一个终极的杀手,冷静是必须的,杀个人对她来说又能算什么呢。可贝纳尔却还有其他问题。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有什么想不通的,”她说。“那么严重的伤势,连圣光都无法治愈。即使他弄到了血蓟草,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恢复,没有什么可以比那种邪恶的水晶更管用。”她叹了口气。“而他身上的气息,也让人很不舒服,我相信不只我们俩发现了,前面的德莱尼将军可比我们还要冷静。也许他的剑会在适当的时候解决这个问题。”

  她说的没错,提拉萨兰肯定察觉了艾恩多尔的异样,多么不祥的气息,谁又能去忽视。

  他们走完了长廊,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露天平台,一个绿色大花园,以及一栋建筑立在远处。也许凯尔萨斯就在建筑内,所以他们必须穿越这个花园,可敌人又怎么会让他们这么轻易的过去。当他们走到中间的时候,草丛间细碎的声音让所有人停下了脚步。

  周围的空间凝固了,呼吸声在徘徊,然后,一个比较大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草丛内一个影子出现,落到了地面上——一只雪白的兔子。真是天晓得这里竟然还养着兔子,多么荒唐的情况,贝纳尔把它看作凯尔萨斯的恶作剧,这样被动物愚弄的心情会好多了。

  所有人都松弛了下来,连铠甲间碰撞的声音也响起,刚刚的小插曲让他们知道自己都太紧张,现在他们要继续前进。

  提拉萨兰迈着大步子,他希望一会不要再看到什么兔子,那真是让人不悦的现象。他的盾一直做着准备,那是为了敌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