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魔兽心情:彼岸花开成海,此地荒草丛生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02-08 2009-2-8 16:20:22 作者: 来源:

  null好吧,这其实是某人赋予一首歌的名字,如果愿意,你可以听着这首歌,一如梦回。

  决定回来的时候,我想到了月神湖底,那里睡着一个人。

  明明说偶尔会上线看看的。

  你说过如果卡德加还活着,一定要去看看他有没有胡子,我答应过你永远不杀提米,我会时常去看看泰兰德,见到希尔瓦娜斯的时候酸掉了鼻子。有人拼起了杖,一只小猫被踩在了脚下,有人捡起了刀,玛维走了,有人拾起了弓,安维娜死了,活着便是得到与失去,可惜总是有人忽略了后者。在黑海岸边健步如飞,再也没有一只小豹子在前面嘲弄似的等着我,我把院长欠你的杖丢在湖底,我们说好等买了大马就走遍艾泽拉斯,可现在,我都会飞了。

  对的,我Reroll了与你相同的职业,守着世界之树,守着月神殿,守着月光林地,守着月神湖,守着你。

  三年,都快四年了。队友来了,又请假了,RL来了,又AFK了,副本开了,又伐木了。我的眼睛一闭,一睁,一个CD就过去了,猴子的眼睛一闭,没睁,WLK忘了开。没有精力的朋友都去修仙了,有精力的朋友都去练小号了,比较禽兽的朋友都四五个小号了,特别禽兽的四五个小号T6都快齐了。房租涨了,视频上弹幕飞射,她在西单弹着琴,精准为零的家伙扔了一只鞋,圣光普照大地了,奥术绽放光辉了,有一对夫妻开始讨论他俩的孩子将来练个什么职业,另一对刚刚结婚,还有一对刚刚分手。我左手抓着Mic想对着梦游似的队友声嘶力竭,右手把左手推开,坐在菲拉斯的海边想猜一下我的上一任RL是在哪里离的线,恍然看见船来了,又走了。

  “我们再打一次基尔加丹吧。”

  “有必要么?”我倦倦地说。

  “我再组织最后一次,就算是TBC的完结。”

  “好吧,FD阵容小于二十人,或者Wipe一次以上,我下线。”

  “打完再打一次BT,就算是为了那谁的弓,还有那谁的刀。”

  “那么我要求BT也大号阵容,基尔加丹容错率加到三次。”

  “去你的,你丫还讲条件。”

  “我比你矫情得多。”

  记得小时候有一年,举家百余口去参加丧礼,似乎过世的外公和我的外公是他们同有一个爷爷的关系,然后我还记得家人的谈话,以及表情。

  于是等到我的外公过世,那一家人也来了,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之后我在丧礼上看到他们的表情时几欲发狂,却被外婆拦了下来。

  “顾着大局,莫要叫外人看了笑话,存心自有天知。”

  不识一字的外婆以这样的一句话抚平了我。

  其实谁都看不到谁的心肠,所看到的无非面具,面具或掩或揭。现任的RL知道我的阴毒,凡是橙色武器掉落时我都把它拎在手里,心里盘算着如果有人因为它吵架我就拿起来摧毁掉,完全不考虑后果。

  不要再说你永远没底气去判断在你晚了两个月到了诺森德之后,他们还会不会带着你玩;不要再讲你一直没勇气去猜测这个人拿了弓或刀之后,会不会开始忙;不要再提你最终也不敢去揣摩你唱的黑脸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又会有几个人真正感谢你。

  伐木了,有人回归了,小号来混了,合剂不吃了,跟随划水了。毕业了,有人恋爱了,有人加班了,有人应酬了,有人出差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些与你有关却又与你无关,认真你不一定输,关键是不要入了歧途。

  WLK终归要来的,公会的分团也要洗牌,往日的团队即将被打散重组,可不管怎么分,我都不会改得了自己的习惯。你可以刺痛我,可家里的事情,就在家里说,咱不让别人看笑话,就算大家都在同一个公会,我也一直拦着,别嚷嚷,别嚷嚷。

  你为他治过伤,他为你挡过枪,这句话,是我说的。

  一直不依不饶地要把以怨报德和以德报怨纠缠着撕扯着融入这个世界没有本领理清却喧闹着将百孔千疮展示于人的人,差不多都已做了哈娜的炮下亡魂,偶有遗漏,便在叫兽那边。

  越过了诸多纷扰尘世炎凉的人,永远不会来NGA做日常。没有见过花谢的人,自然不会懂得如何等待花开。

  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我们再打一次基尔加丹,再打一次伊利丹,然后照一张合影,这之后结婚的,出国的,AFK的,都去吧,总是会有人来,也总是会有人走,只要走时不是背着AL的孑然一身,怎样都好。

  弓会掉的吧,刀即使出了,也不太可能齐了,放心,我唱单刀会给你听。等到明年这个时间,也许我们又在翘首以盼,我替你大喊一声咱们去帮那谁打另一半刀吧,一定会有人来的,不是本人的,一律喷死。

  樱花,不要害怕回头看了,忧伤的,快乐的,其实都在心中。

  彼岸花开成海,三途难涉,此地荒草丛生,一水忘川。

作者:胤蓝    来源:NGA

【游久网(U9)责任编辑: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