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魔兽小说:谁把我们变成魔兽 连载至第三章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03-06 2009-3-6 14:14:13 作者: 来源:

  摘要:震耳欲聋的手机闹铃声突然在耳边炸裂,把梦中的林志铃和赫敏轰的粉碎。我缓缓睁开眼睛,略带遗憾地盯着浅灰色的天花板,试图捕捉到一丝半缕残余的甜言蜜韵。窗外一片明亮,京通快速上隐隐传来嘈杂的车声。

谁把我们变成魔兽

第一章

  震耳欲聋的手机闹铃声突然在耳边炸裂,把梦中的林志铃和赫敏轰的粉碎。我缓缓睁开眼睛,略带遗憾地盯着浅灰色的天花板,试图捕捉到一丝半缕残余的甜言蜜韵。窗外一片明亮,京通快速上隐隐传来嘈杂的车声。

  好吧,该起床了,还得上班呢。我掀开被子,半支起上半身。半支起上半身,象平常一样晃了晃脑袋,这可以让我迅速恢复清醒。可没想到的是,我只晃了半圈,身体就朝着左边歪斜着倒下去,几乎跌下床,仿佛头上顶着一块让身体无法保持平衡的巨大岩石。

  我有点诧异,因为昨天晚上我并没有喝酒,怎么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难道是睡觉没盖被子,所以感冒了?我又试着朝右边晃了一下脑袋,这次幅度轻了些,可那种沉重感依旧。我看了眼时间,七点半,再不起床就赶不及上班了。于是顾不得身体异常,跳下床,匆忙披了件衣服就冲进盥洗室。

  然后我在盥洗室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硕大的牛头人。

  我不是比喻,真他吗的是一个硕大的牛头人。

  两只尖锐而弯曲的深灰色牛角,大如灯泡的眼眶里满布着血丝。宝马车头一样的两个深邃鼻孔并排一翕一张,一个黄澄澄的赤铜鼻环贯穿其间。这个造型我太熟悉了,活脱脱一个WOW里的牛头人!

  我眨了眨右眼。那只牛头人也眨了眨左眼。

  我抬起了右手。那只牛头人也抬起了左手。我看的清楚,那只手毛茸茸的,皮肤粗粝,指节巨大,手背还有突起如蚯蚓一样的青色筋络。

  我突然把双手高举,同时吐出舌头。镜子里的牛头人也准确地作出了相同的动作,那条腥红色的牛舌比我在西餐馆吃过的任何一条牛舌都大。

  我不是一个容易被吓到的人,在度过第一秒的慌乱之后,我恢复了镇定。首先,在清晨的镜子里出现牛头人,这是绝不可能的,这里是北京,不是雷霆崖;其次,这个绝不可能存在的牛头人,所有的动作都与我同步且相反,换句话说,它是我在镜子里的投影。

  这更是荒谬,我有身份证、暂住证和公司胸卡可以证明,我是个人类,绝不可能是牛头人。

  这两种“绝不可能”叠加在一起,就是加倍的“绝对不可能”。唯一的解释是,我仍旧在梦中没醒,没错,这只是个梦罢了,我平时玩WOW确实有点玩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发现根本无从下手。我低头一看,发现我的大腿变的无比粗壮,布满斑点的皮肤象是覆盖了一层涂满了沥青的水泥,无比坚韧。

  别说掐,我想即使是用水果刀去捅一下,大概也留不下刀印。我用双手去摸自己的脑袋,摸到了两只尖角,手感和我妈妈以前用的牛角梳子差不多。可惜就是牛鼻子长了些,我必须要伸长手才能勉强够着鼻环,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我失魂落魄地从盥洗室出来,来到客厅,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整理一下。我一屁股坐下去,那个三年前在香河买的三人座沙发立刻发出呻吟声,然后整个木制构造塌陷下去,变成一堆造型奇怪的碎木头。

  这倒不奇怪,即使是在WOW里,除了科摩多兽也很少有人能承受牛头人的重量,我买它的时候可没考虑到有朝一日会有个牛头人坐在上面。

  我双手抓住沙发的底座,一记霸王举鼎,轻轻松松就把它举了起来,就象是举起一个iPod——要知道,上次我把它搬进来的时候,可是请了两个民工折腾了一个半小时。

  楞了足足有半分钟,我觉得这么举着有点蠢,于是把沙发残骸搁到阳台,然后象无头苍蝇一样在客厅里来回转悠。转了五分钟,我还是无法平静,就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用两只粗糙的爪子战战兢兢地捧起来送到嘴边。

  那个牛鼻子很碍事,我很不习惯这么喝水,只得把脖子高高仰起,把水杯贴着鼻子底下半倾。尽管如此,水还是洒了一多半。作个牛头人可真不容易。

  我回到客厅以后,觉得无论如何应该先穿件衣服。西装什么的别想穿上去了,套头衫也很难——废话,你倒是往长着两个大犄角的牛头上套套看——最后从柜子里翻出一件浅绿色的风衣裹在身上,勉强能够合身。但是皮鞋是完全穿不上去了,因为我的双脚已经变成了牛蹄子。数了数,一边俩,确实是偶蹄目动物的传统。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我看了下时间,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今天公司的事儿可不少,上午有两个项目组的会,下午还得去苏州桥去见一个客户,日程安排的满满的。但以我现在这副尊荣出去,怕是出门没几步就会被警察抓走了。人家可不会今年是牛年或者全球股市都疲软就会放过我。

  正在我犹豫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公司请假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深沉的叹息声。我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凑到猫眼往外看。楼道里黑漆漆的,似乎有什么人影在晃动。

  我再仔细一看,我靠!在楼道里的居然是一只绿皮肤的巨魔。它正伸着畸长的手臂在开电表箱,另外一只鸡爪一样的手里捏着一张充电卡,正在朝电表底下的缝隙里送。虽然看不清它的脸,但我认为它和WOW里的巨魔并无二致。

  第一个跳入我脑海里的念头是赶紧找点东西防身。巨魔这种东西,在游戏里看着还算有几分亲切感,在现实里就算了,那种视觉上的冲击感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我赶紧回屋转了一圈,扫把太轻,晾衣杆容易折断,餐桌腿倒是攻防兼备的利器,但是那个得花时间去卸。我最后选了一个落地大花瓶。这是上次生日朋友送的,正适合牛头人的手掌和力气。

  我右手握住花瓶,左手小心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巨魔还在,它已经充完了钱,拿着电卡四处张望。我打算先发制人,先给他一个迎头痛击。不料这只巨魔忽然转动丑陋的脑袋,两只黄玉般的眼睛骨碌骨碌地朝这边看过来。

  “陈哥?”

  “刘三?”

  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叫出来。刘三是我的邻居,平时人挺热情的,跟我关系不错,就是有点混不吝,快三十了没结婚也没个正经工作,整天就是泡在魔兽里。哦,对了,他在WOW里练的号,就是个巨魔。

  刘三估计也有点被我吓着了,他结结巴巴地指着我说:“陈哥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这德性了?”看着一只巨魔说着流利京腔,还真是让人觉得奇妙。我把花瓶给放下来:“你小子也没好到哪儿去!

  看看你自个儿,这不一巨魔吗?”刘三看看自己的爪子,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爆出一句粗口:“我X!”我心想感情你才发现啊?刘三紧着解释说他早上起来发现家里停电了,就糊里糊涂拿电卡出门充值,没留意自己的变化。

  这人懒散惯了,估计连脸都不洗,所以也没照镜子。

  我简要地把自己的遭遇也说了一遍。刘三听得瞠目惊舌,蹲在地上不肯起来,一会儿扒拉扒拉眼皮,一会儿摸摸自己那两根獠牙,嘴里还絮絮叨叨,惊慌得好像一只屁眼里塞了黄豆的耗子。

  他平时除了彩票根本不看带字儿的东西,更别提什么卡夫卡的《变形记》了,缺少历练和人文积淀,碰到这种事,难免会方寸大乱。

  刘三嘴里还在絮叨,过了一阵他看看表,懵懵懂懂站起来,冲我点了点头,说陈哥那我先走了。我一把抓住他胳膊,有点生气:“都这会儿了,你干嘛去?”

  这只绿巨魔委屈地抬起头:“吃早点啊。这都快八点了,我得买俩煎饼去。医生说的,这早点不能不吃,要不然容易生结石。”“你一个巨魔,担心什么结石!怎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那我去买点豆浆也成啊,就楼下小卖部王姨那儿,我马上回来。”“你他吗知道现在出去,得闹出多大动静儿吗?”“王姨从小把我看大的,应该吓不着她。”“闭嘴!”

  隔壁邻居的门打开了一下,然后“啪”地一声飞快地关上了。这可以理解,不是谁大清早都能看到一个牛头人和一只巨魔在楼道里吵架。

  我赶紧把他拽进自己家,“砰”地把大门关上。刘三试图反抗,但一只巨魔是很难和牛头人搞近身对抗的,游戏里不能,现实里也不能。很快他就被我结结实实按在了曾经摆着沙发的地板上。

  我对他说:“现在情况很危险,咱们俩都已经这样了,出去肯定得给抓起来。北京动物园你去过吗?以后就得待在那儿。你愿意在爬虫馆里过一辈子吗?”刘三说巨魔哪能算爬虫,好歹也得是个哺乳类吧?

  得跟熊猫搁一起,算国宝。我呸,这小子刚变化了没两、三个小时,已经开始帮巨魔说话了。

  我在客厅里踱来踱去,两个牛蹄子踩得竹地板咯吱咯吱响。

  “你看,我在WOW的主号是个牛头,你练的是巨魔。结果我变成了牛头人,你变成了巨魔。我敢肯定这跟WOW一定有关系。”我运用头脑开始分析。

  “陈哥你的意思是,咱们俩这变化,跟在山口山里的玩的号有关系?”

  我“嗯”了一声,心想这不是废话吗?刘三挠挠脑袋,把胳膊垂下来,他现在从行为举止到心理都已经开始朝着巨魔靠拢了。他说:“我那天看电视,电视里面不是有个关于WOW的报道吗?

  说是谁把天才变成魔兽,是不是说的就是这档事?”“靠,那是比喻好不好,比喻。”刘三赶紧又低下头去,小声嘟囔:“我还以为真是把人给变成魔兽了呢……”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芒。是啊,万一电视上说的,真是把玩家变成魔兽呢?我赶紧跟刘三说:“拿你手机出来,当务之急,是赶快确定一下别人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干嘛用我的N70发短信啊,陈哥你那不有iPHONE么?”刘三有点舍不得电话费。“废话!谁他吗喝多了,用iPHONE群发短信!快点!我给你报销!”

  玩网游的总会聚成一个圈子,彼此保持着紧密联系。刘三拿出他那个N70开始往外发,一会儿功夫就有五、六条短信回来,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两个人变成了暗夜精灵,一个人变成了兽人,还有一个特别惨,他变成了侏儒——全跟他们练的号有关系。

  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开始以为是公司的人来催我,结果一看来电,原来是郭老五。郭老五和他媳妇跟我都是大学同学,俩人一毕业就结婚了。他老婆长的其实挺一般,这两年沉迷了WOW,更是有发胖的趋势。

  郭老五本人倒是不玩,只是偶尔在同学聚会时候倒倒苦水,讲讲铜须门什么的。他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实在有些奇怪。

  我接起电话来,他的声音很兴奋,但是并不惊慌,还带了着点意外的喜悦。

  “大陈,这事我说出来你都不信,我早上起来,发现我老婆在床上变成女血精灵啦!”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