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我永远是您的女儿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03-11 2009-3-11 16:36:55 作者: 来源:

2005年的初夏。

  我结婚了。

  CWOW也开始公测了。

  朋友都说我会幸福,我也这么想。因为我爱的旭。嫁给旭之前他告诉我,他的母亲是全天下最好的母亲。我心想着,谁的母亲不是全天下最好的呢?我的母亲也一样啊,她把我当作心头肉。即使我非要留在西北嫁给旭。她心里虽然一百万个不愿意,却还是为我做好了嫁衣。

  旭的老家在庆阳农村,甘肃的一个缺水多风沙却总是出高考状元的地方。他年幼丧父,是他的母亲在三十岁的年纪上却一直没有改嫁。自己默默的拉扯孩子长大。我们结婚以后,他打算把她的母亲接到了城里。他说,是该让母亲享享清福了。

  我一边恩恩的答应着,一边艰难的在死亡矿井里挣扎。范克里夫指挥着他的手下们一次又一次的摧残着我们幼小的心灵。

  母亲电话里对我说,要孝顺你婆婆,她年轻就守寡,多不容易啊。

  所以,旭把它母亲接来我真的没什么不高兴,但好像总有点格格不入。我从南方来,她却只会说地方方言,很多话我更本就听不懂。我喜欢玩游戏,在魔兽世界里,我是一名盗贼,我总是很晚睡觉,但是他的母亲睡觉时却总会发出巨大的鼾声,我听着极不习惯,即使隔着墙,我也是经常失眠。有时候我对旭抱怨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有一天我刚把狗男女打爬在地,从血色修道院出来,去倒水的时候。听见旭在里屋说,妈,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能不能把头盖上,我们都睡不好觉。

  我站在门外半天没有说话,有些许愧疚的感觉。我听见他的母亲说,我只想来看看你们的。我过几天就走。

  婆婆果然走了。

  每天的主要饮食又边成了泡面和外卖。

  在藏宝海湾杀老虎的间隙,看着蓝色的天空中有飞鸟一瞬而过。总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转眼间会里要开荒MC了。我作为主力盗贼进入了RAID团。那时候大家都是打打3大副本刷刷T0,还有好些都是刚刚才升到60级。在公会里询问着MC是什么地方。有没有黑上难打之类的。

  看着这些懵懂的语言,我轻轻的笑着。把匕首又一次插入血帆海盗的脖子。

  会长解释着MC是个40人FB,在给大家讲解着有种东西叫做UT,可以让大家在一起说说话,唱唱歌,把把小妹妹。

  看着这个无厘头的会长,我冷酷的笑着,把匕首又一次狠狠的插进海盗的脖子。

  然后对会长说,老公,晚上买哪里的外卖?

  黑下职业队~来小D,QS~来的MM我~

  为了黑手饰物啊!

  为了蛛牙匕首啊!

  老公被我揪着不准去开MC。

  结果,在旭给我看了毁灭这个东西之后,我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冲进了MC。

  那些日子。狗刷新了!小心啊! 先打小火! 别炸人! 小黑! 你TM跑快点! 解诅咒啊!解啊! 拉远点!拉远点啊!要加到血了! 近战走远点! 找死啊! 治疗刷好! 我已冰环请XXX接手!

  在充斥脑中的这些声音中,我们痛苦的灭团,激动的FD,轻松的FARM,诅咒着黑手,快乐的WOW。

  当我们从一次次团灭种学会了LR天桥假死引火的时候,

  当老9用扫地神僧的时候,

  当法师们能边捏脚边AOE掉小火的时候,

  当我终于在无尽的黑手中接过毁灭的时候。

  我得知了,我怀孕已经两个月了。

  于是,旭的母亲又来了。路不是很近,坐火车大概要好几个小时,她说她来的时候买的站票。旭埋怨她,她一点也不在意。看的出她很高兴。为了这个即将到来的家庭新成员。从这天起,我又吃上了香喷喷的家常菜,虽然有时候旭也会偶尔做一次,但是显然他母亲的手艺要好过旭太多。

  会里FARM MC两个月了,旭也因为工作调动,没有多余的时间管理公会,于是会长给了我们大学时一个要好的一个同学。也是很喜欢玩游戏的一个朋友,叫做飞天猪,以前的骑士CL兼DKP记录员。

  他说,再FARM一个月的MC,我们就进发BWL。

  旭这个时候常常不再家。我和母亲总是在一起。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不许我拿重的东西,不许我用冷水洗东西,甚至才3个多月她就不许我用浴缸。吃的方面更是做的一点也不含糊,我一直知道母亲是个节俭的人,可是却经常给我买些很贵的东西回来煮。虽然只是我们两个人吃饭,但是我总觉得吃的无比的香。只是她依然抢着吃剩饭,我不喜欢吃挑出来的肥肉,她也经常挑出来吃掉。不过我一点也不觉得她麻烦,发自内心的。

  FB进度很顺利,在飞天猪冷静的指挥下,8个CD我们就放倒了小红龙。之后更是一马平川,几个CD之后我们就站在了多彩狗的面前。

  母亲常劝我说长时间对着电脑对我和孩子都不好。我没发反驳她。

  于是在放倒了多彩狗拿到T2肩膀之后,我选择了AFK。

  3个月之后。顺利的生产,是个女孩。

  全家人都非常满意,我妈妈也特地来看了我和孩子。两个母亲在一起憧憬着孩子的未来。轮流爱抚着孩子。旭也很高兴。天天忙前忙后,脚不沾地。

  婆婆对我更加严厉,不许我吃凉的东西,更不许我洗头。用她的话说,月子是最重要的。不按着她的来肯定会落下病根。

  我没奶,婆婆总是和孩子一起睡,她总冲好了奶粉温着。一个月来冲奶喂孩子洗尿布全是她一个人忙着,旭更本插不上手。

  一个月下来,我胖了,她瘦了。

  两个月后,飞天猪打来电话,恭喜我做了妈妈。告诉我BWL上个月已经通了。黑了。两个复仇。

  于是我也随便上上号,会里是一片祝福的声音,我感到真的很开心。

  下午旭打电话回来,说晚上回家。他很久没有回家了。说是跑了一趟生意。我和母亲都很高兴。

  可是和旭一同出现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旭拉着她的手,不顾母亲诧异的目光,对我说,她有了我的孩子,我爱她,我们离婚吧。

  我没有说话,我机械的回到房间关掉了电脑,完全不理会飞天猪在UT里的一声声叫喊。然后转身冲出了房子。身后是母亲哭骂她的儿子的声音。

  到现在我都无法回忆起那是怎样的一天。我只记得那天的太阳很刺眼。街上的人都很麻木。间或有一两声孩子的欢笑声。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