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 文章 >> 心情 >> 小说>>小哈米最新短篇作品《无价的歌声》

小哈米最新短篇作品《无价的歌声》

2009-3-14 2:58:38    作者:    来源: [我要投稿] [进入评论]

  摘要:我,身手矫健的血精灵——黑暗之刺的一员,名字——瓦尔拉·明翼。我们并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组织,是一个盗贼公会。而我就是被人们称为犹如蛆虫的盗贼。

作者:小哈米

  我,身手矫健的血精灵——黑暗之刺的一员,名字——瓦尔拉·明翼。我们并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组织,是一个盗贼公会。而我就是被人们称为犹如蛆虫的盗贼。我们背负着被人咒骂的生活,就在生活中自我迷失。很早以前我认为这是件潇洒的事情,并且可以让人十分自信。然而,我渐渐地感觉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远,我所做的不是正确的,我所做的只能证明一个不成熟的心灵是多么的可笑。我踏步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我问。

  “瓦尔拉,你要的是什么?”

  塔奎林的酒店依然是那么热闹,虽然外面满是腐气。这里有旅者,也有当地守卫。这是部落的地盘,被遗忘者和血精灵的部队把守着这里,整个幽魂之地到处都是他们的侦察部队。他们正在和一些天灾军团的余孽作战,真是无休止的纷争。

  我在这里呆了几天,每天就坐在这个酒店里。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新的任务指派,可能组织已经忘记了我这个留在幽魂之地的人,也可能最近周围一带也没什么可偷的东西。我就这么等着,我想他们总会联系我,不然我的失落感将更强,那时我的脑海中又会浮现哥哥那张严肃的脸,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试炼失败,而在他面前抬不起头。

  也许告诉他我在干什么,他会大发雷霆,不过这是我想的生活——自由,而又充满了刺激。并且,我可以很骄傲的和他说,我的身手已经很好,也许比他还好。哎,真想和他独斗一场,也许我真能笑着看到他对我的赞许。可惜在我记忆里永远只有那张铁板脸,严肃的让我感到冷漠,有时我感觉他对我特别冷酷,真怀疑我们是不是亲兄弟。

  不想去思考这些事情,但我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被他认可。

  我又困惑了一会,手中的杯子再次凑到嘴边,无奈地摇了摇头,喝下了闷酒,重重地放下酒杯,溅出了一些酒水——看来我确实醉了,刚刚我以为已经喝光了。

  我叹了口气,懒散地打量着周围的这些人,都是部落的,当然,这里是部落的地盘。旁边那桌上的牛头人和亡灵在议论着关于什么宝贝的事情,我姑且也听听。

  那个牛头人说的很大声,可能他是个慷慨的人,并不介意被人听见。“这可不是瞎说的,”他说,右手拨弄着酒杯。“当时我乘坐的双足飞龙经过那座塔的上方,我依然记得那残破的石塔,以及它顶部的一个闪着光的物体。”他说到了重点,略带得意地笑了笑,拿起酒杯微微地喝了一口。“怎么样?”他看着身穿破皮甲的亡灵。“有兴趣吗?”

  “你至少要知道那是不是个陷阱。”亡灵十分冷静,他手中的匕首扎在了桌面上。这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依然那么谨慎,他似乎比牛头人要聪明的多。毕竟在这个曾被亡灵天灾践踏的土地上还残存着很多不死的生物。

  “你正在放弃一个发财的机会,在那种气候下,那种夜色的情况下,可以发出那种光芒的……只有财宝。”牛头人压低了声音,但我依然听的很清楚。

  亡灵摆了摆手,那五根指头是惨白的骨头。“我一直认为两个人做不好事……”

  “是的……”我说,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感到这件事情似乎可以让我有点事做。我走了过去,迎上他们好奇地眼神。“我请你们喝一杯。”我坐到了椅内,大声叫来了那漂亮的血精灵女服务员,要了两杯麦酒。当然,我知道亡灵是不需要进食的。他们对我这个不速之客很小心,并且一言不发,他们知道我偷听了刚刚的对话。

  我看着服务员慢慢走来,接过两杯酒,推了一杯到牛头人那里。“你好,”我说,并扭头对亡灵笑了笑。“我认为,即使只有两个人也可以……当然,如果三个人就更好。”喝着麦酒,我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似乎永远不会醉,我的精神正在高度集中。“如何?”

  “多么莫名其妙的话,”牛头人说,右手粗大的手指击打着桌面。他揽过了酒杯,凑近了桌面,那犀利的眼神正看着我。“你有什么能耐?”他问,喝下了那杯麦酒,黄色的液体从他厚实的脖子旁淌下。这一举动说明他接受了我这个陌生人。

  酒店里的其他声音与我们无关,现在我们需要更深入的对话。

  “我隶属于黑暗之刺。”我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们会从这个组织的名字中知道我有多少能耐。

  “血精灵小子,似乎你想分食。”亡灵说话了,虽然尖酸刻薄,但我没在意,他只不过是不想错过了寻宝的机会。“坦白的说,黑暗之刺的杂碎不算什么。”他握住插在桌面上的匕首,用力的拉了回去。他是故意划破桌子,这是示威。

  牛头人发出了沉闷的笑声,他看着我们。

  “时间正好,现在还有少许的光线证明这片被黑暗笼罩的大地处在白天。”他说,站了起来,捡起了放在地上的巨大钢锤。他扛着钢锤走了出去,我和亡灵对视了一眼,我看到他那灰色的脸皮抽动着,脸型是一个笑意,我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

  我们俩跟着牛头人,穿梭在这个每时每刻都是黑夜的幽魂之地。这个牛头人很强壮,我想他应该是个很有实力的人,看着他摇摆着尾巴,我感到这件事情没有想象中的复杂。不过那个亡灵我却很在意,他之前的一个诡异的笑容是发出了一个讯号——要是可以,他想联合我干掉牛头人。当然,我可以想象在拿到宝贝,干掉牛头人后,他应该会马上干掉我。所以,我不赞成这个提议。

  这个地方的每一寸土壤都遭受污染,据说只有祖阿曼的那片土地还是绿意盎然。我在这一刻,向往着家乡——奎尔萨拉斯,向往着银月城。但当我想起哥哥的脸后,我又再次告诉自己我要变得更强。

  踏在石阶上,我记起了这座毅力在幽魂之地的高塔,它是那么的残破,就和这里其他塔一样,谁都不想去靠近——往往就有些梦魇般的恶魔居住在里面,曾经也发生过活人进去就出不来的事情,传闻每座塔里都有天灾军团的爪牙或者燃烧军团的恶魔。所以,我都没有闯入过这种塔内。

  这里的一些灰尘早被踏破了,那一定是比我们还早的冒险者,并且在环形而上的木梯上我们找到了很多骷髅以及腐烂的尸体。我们的脚步越来越慢,牛头人的锤子挡在胸前,现在唯有谨慎才能保住性命。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看来不怎么安全,而且我识趣的走在了最后——牛头人很强壮,他是我们之中抗击打能力最强的,而亡灵实在是难缠的角色——他们太难死了……我是说,这两位都应该身先士卒,我也不想第一个见到那所谓的宝物。如果那是一个受过诅咒的玩意,我希望牛头人捡起它。

  “加快脚步。”牛头人说,我很庆幸他这么勇敢,让我的惧意褪却了不少。看着亡灵躬身的背影,我感觉这个被遗忘者生前应该比我还高。

  突然,亡灵停下了脚步,而我也感到了从空中降下的微弱光芒,我们似乎已经来到塔顶。

  “退出去!”一个声音,尖锐又不客气。

  这是一种威胁,我抬头看到了这座塔的主人。多么可怜的样子,细长的耳朵,白色的皮肤,挥之不去的皱纹,以及那略带透明的身躯——

  一个漂浮着的女妖就在我们面前出现,这种亡灵没有双脚,就那么漂在空中。现在我感觉走在我前面的亡灵要比她稍微正常一点。

  “果然,我没有看错……”牛头人冲了过去,锤子划破孤寂的空间砸向了女妖。多么具有威力的攻击,在我看来普通人肯定会没命,但是女妖却用双手抓住了锤头,虽然她的身体往后不断飘移,但仅凭她所展示的力量也够让牛头人吃惊。

  亡灵从另一边冲了过去,他的速度很快,已经绕道了女妖的身后。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妖,可能她身前是美丽的女孩,但现在却是如此的造孽,连死去后的残躯也没有安宁。我似乎想喊出“不”,但我知道那样是无济于事的,亡灵的匕首划破她的背部,令她怒吼。而牛头人也收回了锤子,往前轻挪一步,钢锤随着一声呼啸砸在了女妖的身上——凄厉的惨叫充斥了整座塔,女妖的身体魂飞魄散,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最佳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