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写给游戏里的角色的信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03-22 2009-3-22 15:39:32 作者: 来源:

你会给你在游戏里的角色写信吗?如果要写一封信,信上都要写些什么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还是写了这封信,寄给游戏里的我,我叫它:小樱泽。

  该怎么寄呢?

  寄到我的心里面吧。

  写给我的小樱泽

  文/樱泽

  小樱泽啊,我这样称呼你,带一个“小”字,因为你才出生不到两年的时间。

  而创造你的这个人,是一个自恋,懒散,爱幻想,有一点完美主义的天平座男生,所以他将他认为最美的外貌赋予了你,白发无面纹。

  是啊,你是一个女精灵,而他是个男生,所以当有人将你们合在一起谈论的时候,偶尔有一个带着些许揶揄的词冒出来,人妖。

  人妖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词呢?神话里,妖比人厉害得多,但是人通常比妖要善良,所以人妖这个词不就是既善良又厉害的存在吗?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经常这么想。

  当然,这种理解也是有出处的。曾经“唐僧”就说“……妖若有了仁慈之心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

  所以,在艾泽拉斯的土地上行走的时候,会有很多事让你感到很诧异,比如会有很多男生和你称兄道弟,而你也会莫名其妙的在公会里和他们一起讲一些女生很少参与的话题,你们会互讲荤笑话,然后放肆的大笑。

  有时候,你也会受到一些委屈,而这些委屈是那些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真女生”从未到受到过的。说起这种委屈,就一定要责怪坐在电脑前赋予你力量的那个男生了——因为他的操作真的很烂——直到站在黑暗神殿里的那一刻,他还是不折不扣的迟钝系鼠标流。所以,你常常会听到有人这样责备你:女生操作都比你强!

  也许你当时也在心里暗骂这个操纵着你的男生吧,因为如果他是女生,只要嗲声求饶一下,危机就化解了,可是悲惨的是公会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男生,所以他若敢在UT里面嗲声嗲气的讲话,恐怕连服务器也会恶心到当机噢。

  小樱泽啊,你出生在一座高高的巨树上面,这座树上有房子,有溪流,有巨大的石头砌成的神殿,也有将你的视野局限起来的山峦……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也住在一座巨树上面,那是一棵钢筋水泥铸成的巨树。这棵巨树上也有房子,有垂直的封锁在管道里的溪流,向外面看去,会有一棵棵一模一样的“树”局限住人们的视野……可是,这棵巨树上没有神殿。

  因为,和你最亲的这个男生所生活的世界上有非常多的人不相信有神。

  可是让这个男生感到奇怪的是……

  他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却相信有鬼。

  所以你到底还是幸福的,因为你有艾露恩。

  小樱泽啊,你所见到的很多人其实都是不幸福的,包括和你一起下副本,一起逛世界,一起坐在铁炉堡聊天的朋友们。

  你下午3点的时候出现,他们会和你打招呼;你半夜2点出现时,他们会问你要不要去刷战熊;你上午10点出现的时候,他们会对你说:hey,组我一下,排个战场。

  你也许会惊讶:天哪,他们好幸福,可以有这么多的时间花费在艾泽拉斯上。而你若这样想,就错了,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线,正说明他们在另一个你不知道的世界里,每时每刻都不幸福。

  一个幸福的人,不会将如此多的时间花费在另一个世界的旅程上,因为他自己的世界已经很快乐,不需要来自别处的弥补,而时间对于人生来说又是如此宝贵,它是一条穿游在长河里灵活又滑腻的鱼,你没有及时的抓住,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这和你的世界很不一样。你的世界死掉后可以复活,没有做成功的任务可以重新做,直到成功为止。可是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所生活的世界,人生却只有一次,不存在任何时光之穴可以回到过去,所有降临在人们头上的机会也通常只有一次而已,所以你看,那个的世界是不是更加残酷呢?

  面对世界的残酷,很多人都选择了逃避,因为他们不幸福,不快乐,需要补偿。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曾经这样想,他觉得他所生活的世界已经没有了灵魂的导师,就像你的心中有艾露恩,可是那个世界上的人们心中空无一物,或者只充斥着金钱而已,所以很多人不快乐。

  虽然灵魂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它会帮你摆脱恐惧和迷惘,可是那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一点。没有灵魂的人就好像是你的世界里一具再也无法复活起来的尸体,他不能做任何事,因为它的灵魂已经下线了。

  于是,很多人便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何处,他们生怕对社会毫无准备的自己会陷入现实世界的泥沼中溺死,或者已经沉沦进这潭肮脏的泥沼,挣扎得异常疲惫,所以他们选择跑到你的世界里,沉浸在单纯的快乐中,这样他们会感到安慰。

  毕竟你的世界很宽容,不那么残酷。

  而你是幸福的,因为你是艾泽拉斯的一个德鲁伊,终有一天,你的灵魂会飞跃到翡翠梦境中,徜徉。

  翡翠梦境……

  你知道吗?

  和你最亲的这个男生最爱做梦了,他最大的爱好便是每天躺进被窝,然后期待能做一个美丽的梦。

  但是,很多时候,他会做噩梦。有时候,他还会被梦里的景象吓醒,然后慌慌张张地开灯,坐在床头喘气。

  他的胆子很小,很怕黑,而且很没种。

  当然你一定也知道,因为想必你常常很希望和部落决一死战,可是他总是操纵着你掉头就跑。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会在偶遇部落的第一时间,强迫你像部落勇士们挥手,行礼或者抛飞吻,可是部落的勇士时常很不解风情,于是你就无奈的瞬间变成透明人移动到了最近的墓地。

  最让你不理解的应该就是这个男生还会在网上替野战和守尸体的行为说话了吧,在他看来,弱肉强食是PVP服务器里的游戏规则。

  唉,所以你看,一边是弱肉强食中的弱者,一边还要支持游戏的规则,他就是一个纠结的人。

  小樱泽啊,虽然和你最亲的这个男生是这么的弱小,可是你依然很幸运。

  他会时常带着你周游艾泽拉斯的每一个角落,你也许看过比别人更多的建筑,更多的山和更多的树。他也带着你去帮一个又一个头上顶着叹号的人送东西,带口信……带你走进一个又一个或悲哀或幸福或快乐或壮烈或有趣的生命中,经历他们的故事……

  于是,你也有了更多的回忆来回味过往的每一处风景,和邂逅的人了吧。

  还记得从前在奥伯丁的栈桥上,你一语不发地看着塞瑞利恩和他的爱人重逢时,心里的感动吗?还记得你在罗兰之墓里看到维琳娜的影像时,月神镰刀所带给你的疑惑吗?还记得在壁炉谷的哨塔前,你眼睁睁看着泰兰弗丁倒下,却无能为力的失落感吗?还记得那个在纳格兰总是走丢,等着你去解救的该死的考尔奇吗?还记得你在影月谷被塔隆血魔欺骗后的惊愕吗?……

  所有的这些回忆,就算你忘记了,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也会帮你保存着噢。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认识一个更加爱旅游的人,可惜你没有办法和她相见,否则你一定会参加她的旅行团。

  她是个可爱的小侏儒,有着超多奇异的故事,奇异的道具,奇异的邂逅和奇异的旅行,当然她也见过这个世界上很多被人遗忘的美景。

  侏儒天生的快乐和好奇心将她装点就像春天里跳跃在海浪上的阳光一般有趣。

  小樱泽啊,快乐是幸福的源泉,看见她,你会认同这句话。即使她的装备一成不变,即使她不喜欢PK,即使她的个子没有暗夜精灵高……

  但是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会被一种幸福的愉悦所感染。

  就像你看见了春天的阳光。

  因为快乐有时候就藏在矮人床头的壁画上,而她会比别人先找到。

  小樱泽啊,在你的好友栏里也有很多好友,你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争吵过,玩笑过,伤感过,也失落过。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很羡慕伴随在你身边的友谊,那让他又找到了从前单纯的时光。

  而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却不得不应付一个又一个和利益挂钩的人情世故。

  我们从单纯的童年走来,然后期盼着快点长大,等到长大后遭遇各种小人,贵人,冷嘲热讽,应景的祝福,不得不参加你不愿意参加的聚会,不得不应付一些你不愿意应付的交际,我们会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会觉得他们都是有企图的,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将秘密对他说出来的人,觉得每一个人都不可靠……

  等到这时,我们才又会回想童年的阳光有多么灿烂,才会觉得从前玩泥巴的游戏也不是一件幼稚的事情……因为好珍贵。

你会怎么看呢?你永远也不会懂吧。

  说到童年。

  你之所以是暗夜精灵的模样,和创造你的那个男生喜欢树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泰达希尔,黑海岸,灰谷到处都是又高又大的树。

  那个男生小时候,他的家也被树林包围着,他常常跑到树林里玩,玩累了就倚在其中的一棵树下打瞌睡……

  树林里有青蛙的叫声,有蝉的叫声,有鸟的叫声……晚上还有蛐蛐的叫声。

  那是他曾记得的最美的音乐了。

  可是如今,城市淹没了树林,所有的树都不见了。

  小樱泽啊,你是否见过那个很厉害的盗贼呢?就是常常在铁炉堡门口和别人插旗PK,很少输掉的那个。

  他的装备也许是你所见过的所有盗贼中,最好的一个了吧。

  你曾经想,这样的一个人,该是多么的骄傲啊。

  可是偶然的一天,你却再也找不到了那个身影。

  听说他曾经大学四年玩了WOW三年;听说他毕业后发觉自己荒废了人生最好的一段时光;听说他终于开始了寻梦的旅程……

  听说……

  他终于学会了放下。

  毕竟艾泽拉斯不是他的世界,而他终究要面对自己的世界。

  小樱泽啊,你的世界里应该也会有很多烦心的事情吧,比如那无处不在的“强力党”。

  可是你知道吗?在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所生活的世界里,也有“强力党”。

  在你的世界里,“强力党”们会问你有几件T6套装,或者问你法伤多少,攻强多少,仿佛穿上这些装备和拥有这些数据能让一个白痴立刻变得聪明起来。

  在那个男生的世界里,“强力党”们会问他有哪个学校的毕业证书,英文过了几级,有什么样子的学位,有哪些奖状……

  仿佛哪些证书和奖状也能让一棵朽木立刻焕发生机。

  等到那时,你才会发现原来这些薄薄的纸片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比你的世界中任何一张雕文都厉害。

  可是,这些纸片的力量真的就那么可靠吗?

  也许不见得,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就曾经见过一个从著名大学里走出来的,在英文考试里得了很高分的“学士”在面对国外友人时说不出话来的窘迫神情。

  如果你觉得好笑,那么就当成笑话听吧。

  小樱泽啊,你是平衡系的德鲁伊,因为创造你的那个男生喜欢你变成胖胖枭兽的可爱模样。

  所以你在探险的时候,很少会变成树人,也很少会变成熊和豹子,因为在那些形态下,你发挥不出你最大的威力来。

  那么,你是否见过将天赋点平均点在三系上的人呢?

  也许你见过,你也一定告诉过那个人,这样加天赋点是不对的,因为术业有专攻。

  可是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所生活的世界上,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在古代的时候崇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人,而在当下,他们也希望未来的人都是全才。

  可是他们忘记了,上帝创造出来的人,才能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有数量很少的天赋点,几乎不可能既加满了数学,又加满了艺术。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曾遇到过很多绘画或者演唱很有天赋的人,因为英文或者数学的成绩不好,而终止了继续深造的路。

  也许真的会有一个人,又是雕塑家,又是画家,又是哲学家,又是发明家,又是音乐家,又是医学家……

  可是500年来那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叫达芬奇,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个。

  也许还会有一个人,小提琴拉的又好,又创立了“相对论”。

  可是一百年来只有一个爱因斯坦,一百年后,依然没有第二个。

  况且爱因斯坦本人也说:我只对自然了解一点,可是我还不了解人。

  500多年或者100年,几百亿分之一的概率——天才,也是上帝的BUG。

  小樱泽啊,你是不是很苦恼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乐此不疲的发现艾泽拉斯世界上的BUG呢?

  其实,在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所生活的世界上,也有很多人致力于发现BUG。

  那些鼓吹“全才”的教育学家们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你看,那个世界的教育部,就是这样一群钻上帝空子的人,在把持着。

  可是他们又是那么的愚蠢,全然不知上帝设计的这个世界会有多么的缜密。

  所以他们一无所获。

  小樱泽啊,你知道吗,不管是你的世界,还是那个男生的世界,都有莫名其妙的愤怒萦绕着每一个人。

  这些愤怒来自于每个人无法控制的而又异常简单的事——谁先来,谁后到。

  先来的人,享受过45级封顶的岁月获得血色套装时的欣喜;也经历过开荒熔火之心时的艰辛;也在安其拉大门打开时,奉献过自己的汗水;也在进军黑翼之巢时,在小红龙的面前黯然叹息……

  而后到的人,谁会去注意血色教堂区的爱情呢?有谁拾起过熔火之心门口的熔岩碎片呢?谁会想到过安其拉的高墙背后曾经有过怎样轰轰烈烈的激战呢?谁会知道瓦拉斯塔兹这个名字呢?

  可是……

  后到的人并没有错。

  因为变的,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开启了黑暗之门,无论先来的还是后来的,每一个人都急切的希望去外域远征,所以冷落了艾泽拉斯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和你最亲的那个男生所生活的世界中,一群出生在80年代的人和一群出生在90年代的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误解。

  而时间再往前推一点,还会有70年代的人和80年代的人争执的画面。

  再往前,60年代的人也曾批评过70年代的人有多么疯狂。

  再往前呢?

  时代的变化,会影响时代中的人,但人没有错,时代也没有错,只是我们的心还不够宽敞,容纳不下眼前出现的每一处新的景色吧。

  小樱泽啊,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会不会有一点点的困倦了呢?

  其实我都有一点要睡着了呢。

  你可以把这些话当成一个人在睡前头脑混乱时的臆语。

  那个和你很亲的男生就是我。

  是啊,我和你很亲,因为你在另一个世界用另一个样子作为我而存在着。

  可能忽然某一天,我就再也无法进入你的世界了,到那时,你会真正的“睡起来”,睡进你的翡翠梦境中。

  樱泽。09年3月20日,凌晨。

【游久网(U9)责任编辑: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