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回想昨日发梦,心虚不已,感慨万千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10-21 2009-10-21 10:54:04 作者:訫誶の鉐頭 来源:

 [一帘幽梦]回想昨日发梦,心虚不已。纵观吸毒生涯,感慨万千

  昨夜观天朝2台节目,又打开NGA,但见满目疮痍,哀号一片。让老衲这颗蛋定无比之心,亦颤动不已。

  心神不宁之余,只得打开冰箱,取出两听燕京清啤,佐以鸭脖4两,勉强才按下心中寂寞,

  枉我二十啷当,成年已久,既不能言真知警世,又不能玩魔兽隐居。哀从心头出,泪向大地流。真乃悲剧也。

  妖异

  酒肉已尽,含泪而卧。半响,入梦。朦胧中隐约见一高挑女子向老衲纱帐走来。

  老衲何人,蛋定者也。区区一女子怎能使吾乱了方寸?遂假寐观其言行,立耳闻其响动。

  是时,此女子一手拨开纱帐,老衲大惊;我草,怎么只有三只手指,是TM何方妖孽!!!

  巨惊之下不敢妄动,只得坐以待毙。

  此女以为老衲睡熟,竟伏下身子,向吾面前凑来。

  老衲又是一惊;何等口臭,是夜叉否!!!

  剧烈口臭之下,老衲再也无法假寐,不顾正呕吐不止,勉强立起,解开裤带,挥舞以作防卫

  此妖女不仅并未出手,反而后退三步,走出帐外。

  老衲稳了稳心神,系好衣裤。翻出褥下宝剑,挑开纱帐,追了出去。

  奇遇

  此妖女正立于茶桌前,细细打量之后,似乎曾经相识,又无法记起、

  此女身高九丈余,胸大,肥臀,白发。目光深邃,眼珠通红。手脚均三指,且双脚奇大。獠牙两颗,左右于嘴角。

  身着上古铠甲,其肩胛更为怪异,左右各有巨大独眼一个,不时转动,仿若活物。

  背挎箭筒,其中羽箭几十只。手持一柄奇异鹰弓,鹰头有蓝光,闪烁不停。

  老衲心中思量,此等怪人,难道是天驱骑士团的官差?

  老衲不才,也曾是此组织成员,无奈心中寂寞,遂辞了差事,隐居帝都。但此组织,怪人频出,实力不容小觑。

  前思后想,先报口令,提起中气,大吼一声;铁甲依旧在?

  此女就是一惊,脱口而出:你妹的,我是你那大号LR阿。杀千刀的,这就把我忘了。

  此刻老衲已经是,汗流浃背。

  事情已经明朗,此妖女乃老衲在魔兽世界中的化身所在,名;刚芭蕾,乃巨魔族。

  身穿全套戈隆铠甲,手持索利达尔·星辰之怒。腰上乃是天启双匕。真乃十足强力党!

  此女身经百战,为组织立下赫赫战功,统领十万射手队伍,好不威风。

  若问此女短处,唯有面相凶狠,虽有房有车,但却无人问津。只怪老衲在刻画她时,太过草率,太过草率阿。

  此时,老衲已经处之泰然,招呼此女坐下,又转身打开冰箱,取出老酒2瓶,熟食若干,准备与其叙叙旧事。

  谁知此女并无此意,一把揪住老衲睡衣吼道;来我家!

  老衲此时已经明白,心中更是惊惧不已。分离40余天,此女怕是寂寞的无以复加!

  吾这一去,必然精尽人亡耳!万万不可,人妖殊途,怎可作此苟且之事!

  想罢,我大吼一声“万万不可造孽!”

  谁知此女只当耳旁风,一把将老衲扔出窗外。

  要提老衲这轻功,几乎为零。心想必死无疑,谁知吾竟然并未落在地上,而是落于一匹牲畜的背上。

 夜奔

  定睛一看,可了不得。这牲畜怪异之极。

  浑身臭汗,尖牙利爪,口眼歪斜,身躯奇大。

  背上一副大鞍子,真乃一头猛熊骑!

  猛然间,此女跳上熊骑,又不顾老衲拼死挣扎,将吾搂在怀里...

  巨大颠簸之下,老衲不禁发问;此熊骑从何而来。

  妖女答到:这XX就是那阿曼尼战熊,你呀还起名叫213.天天让我骑这个,舒服么!哼

  老衲再次一身冷汗。

  奔袭中,满眼净是怪诞景色

  帝都周围多山,但老衲却一山未见!

  且路过愈加荒凉,不久竟置身荒漠之中!

  前有妖女巨胸,后有熊骑铁背,又置身于荒凉之中,进退无路,心中凄然。

  约莫一个时辰,忽见前方一巨大城墙,高约几十丈,肩墙布满利刃。

  虽用料极其随意,但却毫无破败之感!反而给人以雄壮,威武之姿!真乃奇城也!

  到此,老衲心中已有见解,随口说道:畜生真乃好脚力,已到山海关耳。

  妖女不做声,但注视城楼,寻其目光望去,但见城楼刻下4个大字!

  奥格瑞玛

  欢聚

  进城之后,景色怪异令老衲没齿难忘。

  市井百态全然不像天朝所为,更不是帝都之风。

  怪兽 野牛游走于街道之上,守卫皆持利刃巡逻。

  行至一金融广场,其景更为怪异,

  此地左有一大屋,方正体写着;部落中央钱庄

  右见一高阁,篆书写着奥格瑞玛当铺。

  中间本该是人行之道。却布满尸首!

  尸首上皆有字;XXX他爹 XXX他娘 XXX骗点卡 等等

  令人啧啧称奇!

  不久,行至一大屋前。妖女下马栓熊。又将我立于一侧。

  一行辛苦,真难为老衲也。

  少顷,妖女请我入府。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遂跟她进去。

  细看此宅,风格大气,场院宽阔,三间大瓦房,中间立一3层高塔。与帝都迥异。

  经过场院,忽闻野兽嚎叫之声,循声望去,见一房舍内有多只凶兽!

  一熊一虎一野猪,更有猩猩一头和一巨型壁虎。

  老衲惊醒,此乃吾家兽栏也!

  登堂入室,来到高塔大厅处,妖女请我坐下,又三拍其手。

  忽而人声鼎沸,怪兽僵尸鱼贯而入

  大惊之余细细打量,竟都是老衲精气所化!

  神棍洒满,歪嘴法师,母牛战士,X脸盗贼。

  大惊大喜,却悲从中来。

  多日不见,却见众人消瘦不少。

  今相聚诡异,不知是福是祸。

  离别

  欢声笑语聚一堂,福兮福兮祸所依。

  众人欢笑之时,妖女却落寞于酒宴。

  酒酣耳热之际,妖女却把老衲拉至一偏厅。

  老衲开口询问,却得知一悲愤消息。

  妖女今日胁迫老衲前来,与众位ID见面

  表面是小聚饮宴,实则为相见最后一面!

  天朝乃一神奇土地,万物终有其各自造化。

  当今有不学无术的砖家若干,蒙蔽圣上,妖言惑众

  亡我魔兽之心不死!

  妖女虽横行太虚,怎奈却无力影响世事。

  如今一见怕是成了永别。

  魔兽世界,恐将成为历史。

  闻言至此,老衲已经是泪流满面。

  妖女又取出神弓,置于老衲面前

  只见上面刻下一行小字

  “游侠之路”!

  少年时义薄云天,多少战友死身边。

  终老却一无所有,只留回忆一点点。

  不觉中众人已齐聚老衲身边,凄然而立,不发一语。

  妖女背过身去,似拭泪,似漠然。

  片刻,一把抓起橙弓,走了出去。

  大悲也,呜呼哀哉,老衲放声大哭。

  这一哭,昏天黑地,直至昏了过去。

 绝尘

  再醒来,异域已不再

  卧榻上,拭泪忙....

  昨夜之事,似梦非梦,但心中之痛。

  绝非虚幻!

  4年争战

  所谓有血有泪有真情,虽苦不能舍,虽死不能忘

  但今日,让老衲情何以堪!

  魔兽之路,使你我坚韧,勇敢,忠诚,执着。

  毒品,摇头丸之比喻,徒增笑耳。

  所谓砖家,叫兽,以文人之名,却行小人之实

  虽暂时迷惑人心,终其一生,唯有贻笑大方!

  收尾

  国之强盛,源于自信。

  师夷长技,百无禁忌。

  老衲说的不是梦,是寂寞

  施主,你悟了么。

  -------------------------------just 都 it---------------------------

  以上乃娱乐之作,不过昨晚我确实梦到大号LR带领众小号来跟我告别

  网易施主,如果开,请快开。

【游久网(U9)责任编辑:香蕉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