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永远的悲哀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11-23 2009-11-23 9:55:13 作者:猎草 来源:

  说自己是个魔兽世界老玩家,我觉得还是不过分的,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玩这个游戏,不过我不是高玩,没有娴熟的操作,没有TBC全通的副本经验,更没有什么所谓的铁哥们好姐妹!

  当初决定加入魔兽世界的时候,是传奇衰落,天下疲软,老决战销声匿迹的时代,惟独热血江湖可以和魔兽抗衡,占据网游市场的半壁江山!那时在网吧里,游戏的人群还是分的很明显的,一半是魔兽世界,一半是热血江湖。那时我还是个穷学生,靠着父母的资助读书,很显然不可能去玩魔兽世界,因为我觉得那是一种奢侈!在热血江湖的日子里,60级以前还是很温馨的,和同学一起去刷地图,在那一边刷怪一边聊天,从来没想过有什么不开心,也更不会想到来到魔兽世界。后来17GAME开始黑心了,卖披风的速度(披风是消费的物品,要想强力,就必须买这个)由原来的1周一件,到后来的,3天就一件,物价飞涨,慢慢对这款游戏失去了信仰,但我依然坚持着,后来开始卖一些打破游戏平衡的东西,双倍卡,还魂丹,九转丹......这还是我的游戏吗?我不能认同。最后,帐号给了游戏里一个很好的朋友,很遗憾,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经常玩网络游戏的人,离开游戏是空虚的,可能有人会说这是网络成瘾了,很遗憾,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名词。我觉得这个很正常,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都会有的失落感,你养的小猫小狗走丢了,你会失落,和好友即将分别,一样会失落,失去亲人,又怎么会不痛哭失落?游戏一样是我们的朋友,在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的,我们在游戏里会做到。我想这就是游戏的魅力之处所在。

  销声匿迹的三个月,在网吧的电脑上,不知道做什么,聊QQ,看电影是唯一可做的,那时候的网络游戏市场品种比较单一,选择的余地不是很多。我是一次又一次的下决心,想走进魔兽世界里,可是一次又一次的退却。呵呵,原因其实很简单,我没有赶上公测的机会,要玩WOW就必须冲一张CDK,那时小白的连CDK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知道要白交一张点卡钱,后来才知道,那时的游戏点数也是你自己的。在同学的一再劝告下,我咬牙买了2张点卡,终于选择了WOW。

  一开始的WOW,对我实在是没有多大的诱惑力。我选择的是亡灵FS(莱丝之手),因为实在觉得LM没有好看的外表。3D的视角,看着转来转去的,没有蓝了还要坐在地上恢复,练到大约10级的时候,就打算放弃了,可是实在舍不得,那白花的50多块钱,顶着头皮玩吧。那时候才知道同学练的亡灵SS,已经60级满了,给了我10G,叫我自己发展。那时的我,小白到连插件都不会用,做任务就要看说明,不知道跑了多少冤枉路,20级以后,就感觉自己的生活越来越有意思了,去AH,去ZZ,和几个小伙伴去打副本(我们是去打副本,不是去刷)虽然总是灭团跑尸体,可是依然很快乐!升级的过程,是个充分享受游戏的过程。断断续续的终于到了60级。有一天,在奥城看见嗜血部落2团在招人,我就密了团长,走进了这个小社会里。使我第一次知道了,游戏还可以这样玩。打MC,打废墟,打ZG。呵呵,我们工会2团,只打到MC。那时候,大家都是很和谐的在一起玩,即使你是蓝绿的朋友,也没人会鄙视你,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也是那个时候过来的。作为新人的我,自然也不好总给大家找麻烦,自己不明白怎么打的BOSS,就去网上找,找不到就问工会的人。那个时候真的很快乐,40个人的团队,打副本总是很热闹。LR拉怪把BOSS拉过来,SS恐惧小怪恐惧到怪堆里,FS闪现到BOSS旁,治疗溜号没加住T,T火炕不够,去黑下门口叫怪加火炕BUFF,虽然总灭团,可大家依旧很开心。在黑石山,控制LM跳岩浆。堵着LM,不叫他门去黑翼......还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那时的WOW,朋友才算是真正的朋友。

  后来听说要开TBC了,工会也有点涣散了,2团活动比较难,团长带着大家离开了。可是我连黑翼还都没去过,新到的工会,进度比较快,我们去的当天晚上就打通了黑翼,看见奈法倒下,我觉得我的副本已经结束了,至于天上那个梦想,对我来说意义已经不是很大了,我离开了工会,团长问我为什么离开,我很自豪的告诉他,我只是想看看奈法,是怎么倒下去的。我的目的达到了,已经没什么意义留下了,TBC再见了。

  离开了组织,离开了工会,虽然是自己离开的,还是有一种被人抛弃的感觉,不对,是被游戏的主流意识抛弃了。乱逛在城里,看见有喊打战场的,我那个时候,还对战场一无所知,但我自认,我的接受能力,和团队服从意识还是很好的。那时的口号是全民大元帅,我们部落这边,当然是全民督军了,那个时候穿一套督军套还是很叫人羡慕的,这是部落勇士最高的荣誉象征。慢慢的,感觉部落总是打不过联盟,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总结起来,还是比较分散,没有一个合理的协调的角色,各自为战,不能集中优势去消灭敌人。那时候从早到晚天天打战场,对联盟,也摸索出一些规律。索性,我自己成立一个战场工会《哈卡督战团》,工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只有10多个人,那时的主流还是PVE。没过多久,和我们一起打战场的越来越多了。这是我没曾想到的。在那段日子里,大家在UT里等候时聊天,战争时,全体一致为了胜利努力,很多人放弃了自己杀人的机会,甘愿护旗,守旗,那个时候的人真叫人怀念。发展到后来,一个队不够,分成两个队,三个队,最后分了六个小队,一起打战场,那个时候,真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后来的几件事,使我真正的感觉到魔兽世界的寿终正寝。那天在ZG战场里,我叫一个SS看着自己的旗帜,可是旗帜丢了,他却没说一个字。我问他为什么旗丢了不说,他告诉我:我一个人怎么看3个LM来偷旗,我看不住。我当时就告诉他,开战前我就说过,旗丢了,你告诉我在哪出来的就可以,我没叫你把抗旗的杀掉。他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大堆,然后,我请他离开了工会!我工会不需要这样只会狡辩,没有意识的人。

  第二件事,在ALX战场里,我叫一个LR看好家里的旗帜,结果,他觉得无事可做,就跑前面去杀LM。(那时候杀人没有荣誉点,越杀越少,他只是想去爽爽)结果家里的旗帜被LM开了,当时,有利的局势一下子就垮了。那是我第一次在UT里骂人,看着14个人的努力,因为一个人的失误,全都化为乌有,带团的人心里怎么会好受。那LR在工会里和大家道歉,我没有原谅他,但我没有叫他离开工会,犯这样低级错误的人不该原谅!

  还有一件事,可能是刺痛了我的神经。在工会里,我从来都不和工会里的人扯皮,有一天一个人在奥城喊,第一战场工会收人等等。我们工会的人就问我,我们算不算第一?我无法回答,我不知道这个第一是怎么统计出来的。后来,我去奥城看了那人的装备,一套T3。他显然是看见了我,叫我去城外PK。说实在的,我比较不会打架,结果我输了,那人嘲笑说,这也是战场工会出来的。我没有和他说任何话,我觉得他是在侮辱战场,侮辱我所热爱的游戏。我告诉会里人,我PK输了,大家都觉得很平静,还安慰我。我倒觉得该安慰的是他们,会长PK输了,是件很丢面子的事吧。这件事过后,我就觉得,现在的魔兽世界,越来越功利了。我告戒我的会员们,即使PK输了也没什么。战场讲究的不是PK艺术,讲究的是:团队合作,职业配合,高度服从的军队意识和甘愿奉献牺牲的游戏精神!我不想和谁去争第一第二,我的游戏,我开心大家开心就好,何必去计较谁胜谁负的一个虚名呐~

  我解散了工会,解散了我一手建立起来的工会,虽然大家都很不舍得,但我还是这么做了。在最后一次的工会聊天里,我告诉他们,战场工会是只有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才有生存空间的,TBC对你们才是新的征程。我工会的成功带有偶然性和随机性。偶然中存在着必然,现在该是游戏结束的时候了!希望大家都能在TBC里一展拳脚。就这样,与我自己的第一个工会,也是最后一个工会告别了!

  在我解散工会的一周后,TBC终于开了,这迟到的TBC,还是叫千万人,欣喜若狂。在地狱火半岛上,你很难发现一个怪,人比怪多的多,那时去打PT城墙都感觉是件很难的事,怎么怪的攻防都这么高。任务给的蓝绿件都比身上的紫色装备好,而且提升了很大一块,很不舍的把装备,放到银行里封存,我不想卖掉他们,因为他们是我曾经最没好的回忆!

  TBC的任务还是很好做的,大多数人都到了70的时候,我也走进了新的满级大军。那时候的FS还是很难混到位置的。结果到了70,我却不知道做什么了,感觉前途突然很是茫然,为以后的的WOW生涯奠定了邪恶的一笔。在TBC的一年多时间里,(也许是两年多,这个我已经没有什么具体的时间概念了)装备一点一点的好起来,花了所有积蓄,买了大水大面包书,最后才发现,我只是一个穷光蛋。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的WOW到底是什么。我自己都已经开始迷茫了!玩个小号体验人生吧。就这样一个想法,我却一发不可收拾。练了一个又一个。还是在我这一个ID上,我的人物越来越多,看着的确有满足感,可是看着一个个人物,灰头土脸,穿的破衣烂衫,总觉得我的目标还没达到。后来慢慢发现我的目标,是在飞行坐骑上,我开始努力的赚钱,去挖矿,去挖草,去做任务,终于给FS,SM,QS,MS,SS,DZ买了大鸟。我的目标再一次没了,这还不是我想要的,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又做任务又赚钱的办法,去龙岛做虚空龙任务,我现在的6个大鸟人物有5个有虚空龙了。人的贪欲真是永无止境。下个目标会是什么呐,把我所有的职业武器,全弄成紫的,结果,武器紫了又想弄装备。装备都紫了,我却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刚才登陆游戏,上去看了看,喊G团的(鄙视);喊ROLL团黑一件装备不分G的(还是鄙视);带小号拿装备XX装备不分的(还是鄙视)。前几天,我去ZAM,进组前问有没有小号,队长说有,我自动退团了。他密我说:“怎么这么看不起小号,别忘记,你也是小号过来的。”呵呵,多么虚伪的一句话。曾经我也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可我的小号是我自己一点一点努力练起来的,怎么可以相提并论。现在的CWOW,欺骗,邪恶,肮脏。我真的想不出什么美好的词汇来形容。到底是游戏毁了我们,还是我们毁了这个游戏。

  现在的游戏,还有多少真正的友谊。不过倒是真的验证了这样一句话: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结合成这样那样的小集团。有的是为名,有的是为利。把CWOW的中国特色神话演绎的淋漓尽致。有的男人在UT里听见女人说话,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上窜下跳的。为了一个游戏,把人性的丑陋暴露无疑,像个跳梁小丑还觉得自己很是伟大!

  这就是魔兽世界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感冒了,胡乱打的,语法错误不要怪罪)

【游久网(U9)责任编辑:香蕉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