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毕业1年天天打游戏 3月未出家门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12-04 2009-12-4 15:03:12 作者:《重庆晚报》 来源:《重庆晚报》

  是社会抛弃了他还是他抛弃了社会?

  一对农村夫妇含辛茹苦供儿子读完名牌大学,毕业一年后的他如今却天天不出门,在家玩电脑游戏。考上名牌大学,曾是父母的骄傲;盼到大学毕业,曾是父母的希 望。但毕业后一年多,他却像变了个人似的,3个月都不愿下一次楼,成天窝在家里,对着电脑过日子。家住渝北区的许长慧,提起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不停地 叹气。丈夫为此愁白了头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现状

  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现状

  “他已经3个月没下楼了,今年出门也不到10次。”

  许长慧家住渝北区双凤桥街道双凤路五巷,儿子梁俊(化名)27岁,去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应用物理专业。

  前日上午10点过,记者来到许长慧家。梁俊住的次卧,光线有点暗。卧室内,一张沙发与三个小凳临时拼成床铺,床上的被褥十分凌乱。床前摆着一台陈旧的电脑。梁俊刚起床不久,披着袄子,穿着拖鞋,坐在床边聚精会神地敲打键盘。梁俊戴了一个白色镜框的眼镜,睡眼惺忪的他头发凌乱,胡须足足有一寸长。

  “记者来看你了。”尽管母亲吼了两三声,梁俊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双手不停地敲打键盘,如同什么也没听见。母亲再也无法忍受,拍了拍梁俊的肩膀。“一会儿就完了!”梁俊有些生气,头都不抬,回了母亲一句。

  许长慧说,梁俊凌晨1点过才上床睡觉,每天睡到上午9点。除了吃饭、上厕所,哪儿都不去,眼睛一睁就打开电脑玩游戏,“他已经3个月没下楼了,今年出门也不到10次。”

  5分钟过去了,梁俊才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记者和母亲。“没什么好说的。”梁俊看着床头布满灰尘的毕业证和一大摞没投递完的简历,显得极不耐烦。他抬手扶镜框的瞬间,记者看到了他手腕的血泡。梁俊说,那是长期敲键盘留下的。

  一对农村父母未完成的心愿

  “原以为等孩子毕业了,日子就会越过越好。”

  许长慧与老公是机场征地农民,原来在安置企业上班,后来单位解体后,夫妻俩也没了工作;一对儿女都上大学,耗去补偿款和积蓄20余万元;现在还要赡养80多岁的婆婆和母亲。

  许长慧回忆,儿子小学、初中、高中学习都很刻苦;从小就懂事,又体贴父母,儿子考上了名牌大学,全家人都高兴。“原以为熬过这几年,等孩子们毕业了,有了工作,日子就会越过越好。”

  去年,梁俊大学刚毕业的那段时间,完全是个大忙人:每天抱着毕业证、个人简历,跑人才市场、到企业工厂。起初,梁俊还时常向父母汇报找工作的事情,后来就说在渝中区一家单位上班。为支持儿子工作,许长慧天天给儿子提供车费。然而,3个月过去了,儿子告诉她“又没工作了”。

  接下来,梁俊不停地找工作,又不停地换工作,每次都是高高兴兴出去,唉声叹气回来。就这样,一晃一年多过去了,儿子先后找了十来份工作,都是泡汤收场。

  “逐渐就不出门了。”许长慧渐渐发现,儿子没了就业的热情,性格也变得内向,成天呆在家里,最后迷上网络游戏。

  “一个名牌大学生毕业后居然呆在家里打游戏。”许长慧说,夫妻俩最怕亲友当面提起儿子工作的事情,老公为此愁白了头。 一位远离社会的青年的自白

  “别看我天天坐在电脑旁,其实心里很烦躁。”

  为何不再出去找工作,说起自己的事,梁俊也喊郁闷。

  他一直希望毕业后能从事太阳能、半导体等与应用物理相关的制造业工作。他曾经精心制作自己的个人简历,多次参加主城人才招聘会。可是,大部分企业都嫌他刚毕业没经验而拒绝录用。

  梁俊曾到渝北区空港一家机械厂上班,工作岗位是技术工人。当人事主管得知他毕业于上海交大时,觉得有点“大材小用”,这样的人才留不住,婉拒了他。

  母亲曾托熟人给儿子找了一家道路建筑公司,梁俊又觉得专业不对口,放弃了这次机会。但又要专业对口又要岗位符合要求的单位实在难找,梁俊曾试着接触专业不对口的工作,去过渝中区一家保险公司。3个月过去了,他一个单子都没拉着,倒花了父母1000多元钱做车费。最后,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营销,只好离开保险公司。

  “别人不要我也没办法!”梁俊称,自己也想工作,减轻父母的负担。但自己中意的工作,人家嫌他没工作经验;想从基层干起,一些企业一看到毕业证就说他迟早要跳槽;随便找个工作吧,专业又不对口,隔行如隔山;自己创业吧,家里本来就贫困,既无资金又无项目。

  “没脸见人。”梁俊说,如今,他在生活中怕碰见亲友;在网上,又担心遇到同学。所以干脆窝在家里打游戏,偶尔在网上搜下工作。渐渐地,他很少与人沟通,与一些朋友也逐渐疏远。梁俊说:“别看我天天坐在电脑旁,其实心里很烦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