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玩家心情推荐:当我看见一块富瑟……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09-12-24 2009-12-24 14:56:13 作者:ObamaJr 来源:nga

点击放大

  没有依依的告别,没有挽留的言语,没有像大学毕业时大家抱在一起嚎嚎痛哭的凄怆,我默默地把每一个角色登陆了一遍,记住了他们的容颜,像往常一样面对着旅馆老板打了一行“/再见”。

  关机时已经是深夜两点,我用了三个小时把截图一一回顾了一遍。那就像是记忆,或者,那就是记忆——从第一次进入游戏倾听暴风王国的震撼之声时截下的首张图,我的人类潜行者站在暴风门前显得那么的懵懂年幼;到最后一次第9个角色已然升到了58级,我站在黑石要塞的门外,就在那常常刷新黑莲花的地方为自己开启了通往魔法大厅的传送门。四年多的时间我已经太熟悉这块地方,熟悉这整个世界,当然也熟悉每一张截图后的意义。

  ——半年前

  又是一个深夜,一点多的时候我终于欣慰的点了下保存。我很喜欢熬夜,觉得夜晚有一种神秘,可以让我精力充沛精神集中。记得自己大三的时候买过一本厚厚的笔记从来没有用过,毕业后一直躺在书架的最高层,刚好可以用来作为工作笔记。拂去上面那层粉尘,打开时才发现记得没有用过的笔记其实也用过,扉页左侧的透明文件袋里装着一套魔兽世界书签,六张。那大约是风暴前夕买的吧?萤绿色的配色加上德莱尼和血精灵的人物造型,一下把我拉回到到那个时代。就像是等不及,我要回到那个时代,打开了浏览器甚至下意识的飞快的打上wowchina,暗自佩服自己的手指头在键盘上还是那么风骚的时候,点下搜索,苦笑不已。白驹过隙,魔兽网易。

  从凌晨一点四十七分到中午九点二十六分,我一下都没有碰电脑,怕惊醒了一个世界一般小心翼翼,要把全部的CPU、网速统统给它,让它快点,也让我快点听见迅雷那声“叮”。

  阳光已经从楼群中斜斜的插了进来,终于那声响亮的“叮”传来,我已经顾不得电视中即将开始的NBA直播,欢雀着跑向电脑,简单的杀了一下毒之后就开始安装。机箱中风扇的声音安静而祥和,我迷糊的趴在桌上睡着。

  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深蓝的桌面上赫然多了一个图标。顾不得像过去一样下载、整理插件,我飞快的双击了它,等待那个世界的回归。四年的九城时代如果说还有残余,那么除了特别长的TBC之外就是我输入账号时忘记了“@163.com”。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在公会频道里这样写道。

  我回来了,我在公会频道里这样写道,其实我知道,这个公会只有6个角色,都是我自己,我的那个公会在升70的时候就散掉了。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

  每一个角色还是那么的生动鲜明,每一个NPC还是那么的尽职敬岗,刷屏的人还在刷屏,站铁桥的人还在站铁桥,我那个雷打不动上线就在铁门丹莫罗PK插旗的朋友还在铁门丹莫罗PK插旗……我M过去:“嗨”,他迟疑了一会,我能看见他转着圈不停地转换着目标找我。我得意的在他背后跳了几下,而他终于也点到我了。“嗨,好久不见”他说。

  “对呐 好久不见。不过也没多久,这不还是在TBC嘛~”我玩笑着

  他也已经习惯:“胡说,我玩的明明是国服冰封前夕~”

  “哎呦呦 继续贫”我见怪不怪。

  “嘿 等下 跟这个人打完”他转换了目标,坐在地上开始喝水。

  他是个PK狂人,当然也是达人。我骑上霜刃豹离开了丹莫罗。作为一个人类盗贼(我还是不习惯说自己是潜行者,前面已经拽文一次了,现在还是纠正过来吧),拥有迅捷霜刃豹让我很自豪。一个又一个的补丁让战场黑豹变成了大街货,东泉的豹子也变成了声望速成伴生物,唯有这匹白色的霜刃豹,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收集、收购符文布。好友们也很大方,邮箱里堆满了他们邮来的包裹。在60年代每1G都是用汗水换来,而这些符文布换来的不是声望也不是霜刃豹,是友情。那时,有好一阵子我的手机铃声都设为了《友谊地久天长》。我漫无目标的在铁炉堡中游荡,米拉泰恩加德熟悉的叫卖声一点没变——“面包,新鲜的面包”;在军事厅,尽管可以随时随处排战场了,可是这儿的人一点也不比过去少;空荡的魔法大厅里除了那几位法师牧师圣骑士的训练师外还是像过去一样在特定的时间才会迎来客流高峰,那是在每天RAID结束的时候,一批接一批的玩家被传送过来;我骑在马上随便排了一场阿拉希,呵呵,果不其然,联盟还是喜欢在5:0开场的局面下最后丢掉全盘……随着自己去的地方越来越多,禁不住问:“wow变了吗?”

  “这个世界变了吗?”

  ——艾泽拉斯的时间静止了吧?!

  换上法师。上线时很为自己的下线地点吃惊,我出现在冬泉谷最远方的那片暗语峡谷!已经记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下线,这个恶魔重生山洞连绵白雪皑皑的鬼地方是60年代热闹的去处。好多两人小队三人小队来这杀恶魔刷暗影之眼,也有好多辛勤的矿工在小心翼翼的躲着同级精英怪寻找矿点。那时我也来过这里,不过不是为了暗影之眼或者瑟银矿石——你知道的,在猎人著名的史诗任务中要杀四个恶魔怪,就在我拿上叶子的那晚我来到这里跟这些精英们过了过手,结果很惨痛。从一个小号砍怪升级到满级参加RAID再到满怀忐忑接受史诗任务并且完成它,路长着呢,路过的都是教训。

  现在,这儿已经荒无人烟了,甚至整个冬泉谷也只有我一个人。我继续乱逛起来,曾经摁死我多少次的这些恶魔现在再也不敢盯着我猛追,甚至我骑着大象从他身上踩过的这只“没带术士的狗”也不敢扭头看我一眼。魔兽,或者也是一片江湖。

  在山洞里穿来穿去,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我泄气的坐在一块石头上郁闷。于是,“我真的熟悉整个世界吗?熟悉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显然现在已经不再是,因为我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插上U盘我打开了那尘封已久的记忆,总以为自己够了解够聪明,到头来几个山洞彻底把你揭穿。U盘里的截图一一幻灯翻过,我看见了盗贼在夜色首次遭遇三季稻的情景,我躺着,他站着;猎人很快的成长了起来,拿上了冰刺长矛她真酷,白发披肩无面纹又能怎样;战士在血色修道院门口被人守尸,坟头堆了一个又一个终于拖进了副本;法师是位侏儒,拥有聪明的大脑却没有学习工程反而搬起了锄头,结果是至今挖矿才240;还有我的仓库号,几年了她一点都没变,身着一袭蓝裙站在邮箱旁边;萨满在TBC后诞生,元素的力量使他坚决拒绝刷链拒绝只是作为一名治疗者而与伤害无关;当然,“魔兽世界里没有人玩圣骑士”,我也被圣骑士玩了,因为他是个奶骑……画面终于定格,我切换了回来,小法师顶着暂离两个字还是坐在那,旁边刷出一块耀眼的富瑟。

  当我看见一块富瑟……

  没有人来采吗?富瑟可是很值钱的,还有奥术水晶还有做炸药必需的石头。“有没有人来采富瑟?”——没有,整个冬泉谷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我拿起了矿工锄却怎样也抡不下去,“需要挖矿技能275”。“你才是275,你们全家都是275!”我心里骂道。富瑟也许是艾泽拉斯最好看的一种矿产了吧?晶莹剔透的矿石泛着绿色,不时的闪出只有财富才有的光芒。它经历过璀璨的历程,而今却沦落到了被人遗弃。我默默收起矿工锄,也许自己真的没有资格去采,也许它刷在这儿也只是为了寂寞。

  我选择了守着这块富瑟下线,它的年龄比我长,他的阅历比我深,跟大师在一起总是一件幸运的事,不是麽?大师这个词让我想起了以后,对,是未来的日子。会不会再有这么一款游戏惊世骇俗?那时我们会怎样对待这么一款游戏?是“游戏就是游戏,切不可沉迷”还是“游戏就是人生,游戏人生”?是我为人人,团结互助的结识友情还是人人为我,黑人刷屏?是每晚准时上线三四十人一起团队活动还是周末休闲,能上就上抱着无所谓上线也无所事事的心情悠悠闲逛?是战场火热的拼杀中大家义愤填膺举报“乔丹飞人”还是主流、非主流顶着一串“我不认识,你笑而不语”的字符躲在暗处喊着“速度输,老子点卡贵着呢”?游戏可真叫人累啊,我长叹一声……

  当我看见一块富瑟,“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当我看见一块富瑟,“只在一个回眸,便凝住了流云”。

【游久网(U9)责任编辑:淡若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