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新闻频道 >> 官方新闻 >> 魔兽五周年专访:前首席制作人Shane Dabiri

魔兽五周年专访:前首席制作人Shane Dabiri

[我要投稿] [已跟帖条]2010-02-25  作者:官网 来源:官网

  《魔兽世界》前首席制作人 Shane Dabiri 将讲述有关《魔兽世界》的游戏概念、创作与玩家早期的接受度,并探讨一套成功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如何影响 Blizzard Entertainment 的发展。

  Blizzard 内幕快报:先简单替读者们介绍一下你的背景 - 你是《魔兽世界》的首席制作人,你已经在 Blizzard Entertainment 工作15年了,而你一开始进行的工作就是参与《魔兽争霸 I》的制作。

  Shane Dabiri: 是的,《魔兽争霸:兽人&人类》。我是最早的一批测试人员之一。

点击放大

  《魔兽争霸:兽人和人类》

  你基本上算是 Blizzard 的第一个“制作人”,他们第一次使用这样的职称。

  是的。我们当时得先搞清楚到底制作人的工作是什么,才能让我扮演那样的角色。

  当你开始制作《魔兽世界》的时候,你是从一开始的构思就参与,还是在研发途中加入的?

  事实上在我开始进行《魔兽世界》之前,有两个很重要的里程碑。我担任《星际争霸:母巢之战》的首席制作人。在那个案子完结之后,我们开始讨论我接下来该做什么。那时我正在替“母巢之战”做翻译工作,但是后来我们组了一个新的团队,开始进行一个最高机密的内部案子。我们花了大概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在那个游戏上面,然后才发掘这个案子不够理想,而且没有达到我们一贯的质量标准。对这个案子来说,我们并不真的拥有足够的设计核心理念,而且我们也没有全职的美术团队,所以我们最后把这个案子腰斩了。但是我们组成了一个团队,所以我们开始讨论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在玩 EQ(无尽的任务)。我们玩了EQ的公测,而且我们花了不少的时间在上面。我们之前的游戏有着多人在线的元素,所以我们对这个构想相当熟悉。我们非常迷恋 EQ,而那显然是个我们即将进化的方向——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做那种格局的东西。所以我们坐下来并开始讨论制作我们自己的在线游戏。但是它一开始的想法并非直接就是《魔兽世界》。一开始,我们还在试图搞清楚这个游戏的方向应该是《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魔兽争霸》或是其他的东西。在经过许多讨论之后,我们决定要做《魔兽世界》,因为我们觉得奇幻的类型对于一般的玩家来说最容易上手。

  这个类型与当时流行的许多其他的在线游戏一样。

  我们想过要做《星际争霸》的在线游戏,但是我们认为科幻的在线游戏比较不那么容易上手。所以我们对于那个方向感到相当兴奋,而把我们的最高机密团队转型成了《魔兽世界》的团队。

  那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决定吗?是不是像,“噢,在线游戏,我们来搞这个!”

  在我们团队里面——我们真的很小的十人小组——我们觉得那是个很棒的点子。公司并没有认为那是个很棒的点子。虽然我们有些人在玩在线游戏,在线游戏这个类别在当时的游戏界中还是算蛮新的典型。

  对于大多数的游戏来说,你们最终将它们全破之后就开始玩下一款。

  是的,然后你就不会再碰它了。在线游戏的整个概念并不是说你赢了,或把它通关了—— 而是你在游戏过程中获得了这些成就。对我和 Allen Adham,我们的创办人之一,还有我们团队里的一些伙伴来说,我们是和无尽的任务、网络创世纪和子午线59(Meridian 59)一起长大。我们玩 Gemstone,在那时候我们一个月可以在这一款文字MUD花上三百元美金。我们知道这一类型的游戏即将大放异彩,而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说服公司的其他人这样的事情即将发生。

  你们怎么做到的?

  这非常困难。我不认为我们说的任何事情能说服他们。我们必须展现给他们看。说实话,在我们的整个研发过程当中,一直到我们进行公司内部测试,让公司的其他人玩这款游戏,他们才开始说:“哇赛,我现在懂了。这真的非常好玩。”我一直都把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挂在嘴边,是关于我们的游戏发展部门的执行副总裁兼创办人之一 Frank Pearce 的故事。在那个时候,在那个时候,他是反对最力的人之一。他那时候会说:”我怎么可能会想玩这个游戏?谁会一个月付15美金来玩这个?你怎么在这个游戏中赢得胜利?”一直到我们开始公司内测,他在下班后却留了下来,一直玩这款游戏,甚至周末也跑来玩,而且他还说:“这真的很好玩。”在那个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成功了。如果我们可以说服某个完全的反对派,让他突然变成忠实的拥护者,我们认为我们成功地制作了相当特别的一款游戏。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