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上的舞蹈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0-02-25 2010-2-25 16:21:01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我不知道WOW里到底有多少女玩家,也不知道WOW里到底有多少玩SS的女玩家,更不知道WOW里有多少从公测开始到现在一直是在玩SS的女玩家,我只知道,我是其中一个.有时候家里断线,跑去网吧玩的时候,一行过去如果有50个玩家,那么,只有10个是女玩家,如果有10个女玩家,那么,这10个女玩家至少有7个是MS,或者小D,或者萨满.剩下的3个,也许有一个是盗贼,有一个是猎人,另外那一个才可能是术士或者战士.每当看到这种概率,我会觉得相当的悲哀.

  依稀记得在某篇文章中分析玩各种职业的女玩家在生活中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到玩SS的女玩家,极有可能是性格古怪的女人.这是男玩家的推论,对此相当的好奇,为什么会有这种推论,也好奇,男玩家眼中的古怪是什么定义。是不是当初在选择人物和职业时,着迷于那一句“拥抱黑暗吧”而执著的选择了SS这一职业,就成为了古怪的女人呢?

  OG门口PK的时候,输了,会被说一句:SS嘛,不过如此。赢了呢,丢给你一句,BUG。原谅我很粗俗的骂一句,“BUG你老木啊??”甚至以前的BF说,你选SS,就是因为SS是个手痴者的职业,就是因为不用什么意识什么操作也可以赢的职业。他这样的说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把我噎得说不出话来。然而,事实是这样吗?回想在1。6那个号称SS春天的版本之前,我就已经是SS了,那时的SS,还没有被称为流氓手段的死亡缠绕,那时的我,也不认识号称SS之神的DD,PK赢或者输,无所谓,组队被抛弃,无所谓。就是因为喜欢站在阴影中的那张侧脸,一直的坚持了下来。其间BF换了几个服,换了几个职业,我随着他跑了几个服,不管去到哪个服从头开始,我都是选择SS。按照BF的话说,你没胆量尝试新的职业,按照老板的话说,你就是喜欢在同一个地方死磕。

  不记得是从哪个时候开始,SS的FB地位越来越低,沦落到了只是发发糖拉拉人的地步。一定要说的话,应该是从BWL开始普及的时候吧。一个队里SS的容量,从5个甚至更多降到了没有也无关大局。许多在1。6那个春天成长起来的SS玩家,最终没有坚持下去。原因无外两个,一,装备的取得难度加大,二,受不了低人一等求位置的歧视。在我们服来说,几乎每个公会里的主力SS,都和会长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有可能是现实中的朋友或别的什么。其余的SS,只有转会或渐渐消失的选择。很长一段时间,我十分迷信主力二字是可以用上线率来取得的。那时的我,甚至为了游戏辞去工作。经过又一段时间,我终于悲哀的破除了这种迷信。许多次,DELETE已经打出来,在确定键前痛苦的踌躇着。为什么DELETE?仅仅因为拿装备太难?大家都觉得鬼雾很遥远时,你不也坚持过来了吗?仅仅因为没有位置而觉得伤了自尊?熬夜做出的案子被开发商否决时,你不也擦掉眼泪继续等待下一次提案吗?2年多的坚持,春夏秋冬的变幻,走了过来,你要对站在阴影中的那张侧脸说再见,彻底否定拥抱黑暗是个错误?

  同样进度的公会,我去过,那里环境并不严苛,主力也并不难上位。那里没有人逼我在打某某BOSS时滚出FB,没有人逼我去洗糖点,我绝对不会在第一个赶到NAXX门口后,满世界的打碎片拉人,别人在享受打BOSS的快感时,我却孤独的在东瘟疫吸石头给人做糖,至少,情况再怎么糟糕,也无法逼得我在IS上痛哭失声。然而最终,我还是回到了让我感觉生存无比艰辛的公会。朋友说我傻,说我在这里过得那么痛苦那么没有自尊,何必呢?我只想说,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带有痛感的希望,才有坚持下去的意义。那张阴影中的侧脸,正是因为经历了比别人更漫长的苦楚,才格外沉默而傲慢。

  一个女玩家在WOW,可以有很多选择,比如在TS上撒娇发痴软言细语的提出各种阴险的损人利己的要求,比如在游戏里找个有那么点资本的会长做老公,贪污贪污会款,排挤排挤异己,还有很多的比如。我只是象艾尔帕西诺在电影《教父》里说的那样,当很多条路在我面前时,我只是走了自己觉得对的那一条。

  我们可以选择在300年里快乐的生活,最后化为无痕的泡沫消逝,也可以选择后悔对于理想的追求,用DELETE去杀死它获得所谓解脱,然而,无论生活抑或游戏,即使明知两腿一伸,电脑一关,就什么也不是,只要你能忍受在刀尖上舞蹈的痛楚,最终就可以获得一个不灭的灵魂。

  仅以此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的拙文,献给阴影中的那张侧脸,献给那些从CWOW一开始就坚持到现在的SS玩家们,我们坚持的一切也许都毫无意义,但我们那个坚持的姿态,就是我们不灭的灵魂。

 

【游久网(U9)责任编辑:淡若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