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女术士的挽歌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0-03-10 2010-3-10 12:23:39 作者:优伤小雅 来源:网络

  在回艾泽拉斯时,一切依旧物是人非。  

  泪香咖啡站在高高的双塔山上,仰望着苍穹。身边的只有一只萤火虫陪伴着她,曾经,曾经的过往就如倒带一样,慢慢的浮现。有些褪色记忆有些甜蜜的记忆,她很想抹去,可是她不可以这样做为何要去遗忘,遗忘代表着逃避。总会在不经意时悄悄的却上心头,她咬着牙对自己说,要学会封尘,把它藏起来。咖啡恨自己为何如此优伤,为何总在没人时暗自神伤。-

  菲拉斯的双塔山上,曾几何时变得如此冷清。这里是艾泽拉斯的最高处吗?这里是被遗忘还是只有她自己偶尔会来这里,是因为那颗不甘的心,还是因为那些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泪香咖啡是她的名字,她不清楚为何要取这个名字,是悼念那个曾经的女术士暮夕吗?-

  竞技场里,战场里她从不会服输。有人问她是不是太过于认真了,她笑了,笑的很迷惑很无奈。她低咛着对身边的萤火虫说,你懂我吗? 我不是想证明我可以多强,也不是想拿到什么装备,只是想留住些东西抓住某些影子,为何别人都说我冷冰冰的?为何你从不参加任何公会?很少跟人交谈?这样的WOW生活有意义吗?-

  双塔山顶山有一池清澈的湖水,咖啡静静坐在那里看着自己倒影。她不在是那个美丽的血精灵女术士,可是湖中的倒影当风吹过时荡起的涟漪,让她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初初见到月夜之时他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少年,那年公会举办,pK大赛,他突然不请自来,大放狂言,以一把匕首,一合之间,便将会中的高手杀得大败,举座皆惊。接着又接连打败会中装备顶级的高手.-

  会中无一认得他是谁,啧啧称奇。会长跟公会的一些拜服的人员一一热请邀请他入会,孤傲的他却一一拒绝,他慢慢走向我,望着我。那一刻视线再也不曾转移,那时我正值豆蔻,年少无知,被他这般撩拨,不免意乱情迷;又见周围少女都对他心仪钟情,心中又有些得意。这般眉目传情竟鬼使神差地随他来到了双塔山顶湖边…… -

  双塔山顶湖边,月圆如镜,他贴着她的耳边说了许多甜言蜜语,听得她浑身颤抖,又是欢喜又是害怕。她突然很想看看这个桀傲不训的少年在现实中是长什么样的,那一刻他们看到了彼此,如此俊秀的男人真是他吗?他却笑了,笑的那么坏坏的,他突然说了,就是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我喜欢你这样清秀而且智慧的女人。-

  她双颊晕红如火,像被雷霆打中,全身酸软,再没了半点儿力气。双塔山上瀑布轰鸣,冰凉的水珠飞溅在她滚烫的脸上,周身仿佛着了火。昏昏沉沉,什么也听不着,看不见了,只记得他在我耳边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让她……都让她心迷神醉……”-

  似是沉浸在往日的情景里,悲喜交织,恨怒稍消。怔怔地凝视着那双塔山清澈的湖水,叹了口气,“从那日起,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天天失魂落魄,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听到众人谈论他,便忍不住侧耳倾听;夜里睡不着觉,便倒出沙漏里的沙子,在月光下一遍又一遍地写他的名字……” 她要她放弃公会的所有活动,跟他一起去打造一个最强的战队。-

  “那年六月,蝉声满山,午后骄阳似火,她坐在电脑旁边,正百无聊赖地四处采着盛开在艾泽拉斯上最美的花,紫莲花。等待着他的出现,他上线,送了一只荧火虫给她,她吃了惊。却看见他神采飞扬地坐在树枝上,得意地说,这是他在赞加沼泽,花了一周的时间捕获来的荧火虫,绝不是玩G在排买行买的,为了她,他尽然会花这么长的时间去为她去捕捉,只因为那天她不经时说了一句好怕漆黑的夜里。他笑了说,妹子从今以后你在也不用担心漆黑的夜里找不到光亮了,因为它可以为你照亮。-

  “她的泪水登时夺眶涌出,真想不顾一切地冲到他的怀里。那一刻,什么公会活动,什么顶级装备。什么矜持骄傲,被她统统抛在了脑后。就像那紫莲花,哪怕随着流水,坠落山崖,哪怕片片零落,踩作春泥,也全不后悔……” -

  她们深深的相爱了,他说不想留在任何公会里,他要做最高端的玩家,他要去打造一个本服最强的站队,于是她跟随着他转了服。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为了追逐着他的脚步,一次又一次在奥格瑞玛跟别人插棋一次次在失败中找寻至胜的方法,她在也感受不到公会里的气份,陪着她只有每天不停的战场与联盟的撕杀,就算他帮着打竞技场在也没时间陪着她,可是她依然很开心,因为每当她看见那只在黑夜里发出淡淡萤光的小虫,她就心甘情愿的去努力成为一名会PK的女玩家。 她一直等着他,希望他可以早日成为那个服最高端的玩家,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变的冷漠而又陌生了,她哭了,哭的那么肝肠寸断。可是事实又有谁能改变,于是她变了,不在是那个什么都不懂也不会的小术士,她变的嗜杀起来。她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也变成为一名竞技场的高手,也许可以让他看见她的努力,她不是只会躲在他身后,软弱无力的那个小术士,她也不在是需要别人的保护,她要证明她手中跳动的火焰跟他的比首一样的那么锋利那么无情,从此以后在那个服里多了一名很会杀人很会PK的女术士,她叫暮夕。联盟的恶梦就连小号也杀的恶魔,竞技场里难缠的对手。-

  她痴痴地坐着,突然想起了很多许久未曾想起的往事。想起那年夏夜,萤火虫在草丛间缤纷飞舞,他们一起偷偷跑到敌对阵营的长桥码头躺在扁舟里,仰望漫天的星星,那些星子摇摇欲坠,像是和他们一起浮动在水光里 。-

  她想起九月的风吹过山野,金黄的长草摇曳如浪,她站在西部荒野的麦田里听他诉说一些所见所闻,他的表道能力不是很强可是她依旧听得津津有味,因为这是他为她而说的。-

  她想起,白雪皑皑的冬泉谷像是沉沉地睡着,狂风吹来,雪沫飞扬。她不知该往哪里云,回过身,雪地上的脚印早已不见了。可是却在远处看见那个对她一直微笑的影子。-

  她想起,跟他一起飞翔在纳格兰的空中,那些飘浮的岛屿那身边吹过微风,总是让她感觉格外的温暖。-

  她想起,终于她的战队也进入高端区,就在那一天她终于在次碰见了他,不在在别处而是在竞技场里,他们见面了不是相互的问侯而是无情的撕杀,其它的队友都倒下了只剩下他们俩,这是上天故意安排,还是宿命的对决,她手中跳跃的火焰伴随着他锋利的剑,相互纠缠着,就在那一刻,她有机会杀死他为自己的战队取得最后胜利,得到S4赛季最终的奖品一匹代表着高端荣耀的飞龙坐骑。可是她就在那一刹熄灭了她手中的火焰,而他的剑却深深的插进了她的心,她倒下了。战队里发出很多不解的声音,是叹息也好是责怪也罢,她都无需解释,因为就在她要倒下的那瞬间,她突然感觉到他的那把锋利的剑其实是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无力的刺向她,那一刹她闭上了眼,她笑了,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历经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折磨、痛苦,她对他的爱却始终像那火山一样炽烈如初。-

  而他变心也好,移情也罢,至少那一年,那一刻,已如春天一般永驻在她的鬓角,铭镌在她的心底,哪怕时光倒流,天地逆转,再也不能更移。 -

  从那此后,那个服在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叫暮夕的女术士,而另一个服却多了一名叫泪香咖啡的XD,她是只单落的小黄鸟,   好久没有想起这些了,不知为何,今夜双塔山顶水中的倒影,那些细碎纷扰的往事,那些还来不及怒放便已凋零的青春韶华,突然像雪花一样地在她眼前飘舞着,潮水一样地将她淹没。

【游久网(U9)责任编辑:淡若烟花】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