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黑暗之门-第二十一章(上)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0-04-13 2010-4-13 14:07:48 作者:boo 来源:网络

  那,不是一个兽人。

  他甚至不属于达纳斯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个种族。他的身形高大,双肩甚宽,淡蓝色的皮肤在幽暗的火光之下似是发着光。他五官端正,带有一丝贵族气息,那尖耳朵和略带倾斜的眼睛让它看上去和精灵有几分相似,却又比精灵显得粗犷。一排凸起的板甲护住了他高高的前额,两道浓厚的眉毛透着他的严肃,银色的发丝在他的脑后飘荡。往下看去,在那一小撮山羊胡下,是他晃动着的触须。他的一只手拿着一把非常考究的长杖,他的长袍上绣着华美的花纹,但从那破旧的程度上可以看出来,这件衣服已经被他穿了很久了。在那磨损的袍子下,一双裂开的蹄子显露出来。从那双蹄子后面,达纳斯可以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晃动。看来这奇异的生物也长着一条尾巴。

  那身影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悦耳。他举起手中的法杖,杖尖闪着一道暗淡的紫色光芒,在他的眼中反射着。他看到了蜷缩在达纳斯身后的格瑞兹克,双眼眯了起来。那人再一次开口,这一次的语气十分愤怒。格瑞兹克也用同样的语言回答着他。

  “这个家伙是什么?它想要什么?”达纳斯朝着格瑞兹克吼道。“很显然,他很不高兴在这里看到你。”

  “我告诉他,我带了尊贵的勇士前来,仅此而已。”

  那生物转过身来,目光仿佛要穿透达纳斯。然后,他低声说了些什么,手中法杖又一次开始发光。他张开双眼,开口说话——用的是最标准的通用语!

  “这个……生物……告诉我,他带着你们来到这里。你们是谁?你们来此是为了什么?这里都是我们敬重的死者。”

  达纳斯放低手中的盾牌,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他很惊讶这人居然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现在更为重要的是说服他让众人通过,而不是去想他是怎么会说通用语的。

  “我为我们的冒昧道歉,”他告诉那陌生人。“我们不会打扰你们的死者,或者是你。但是兽人部落已经躲在了此地的地道中。他们抓住了我们的朋友。我们来此是想要救他出来,同时打败兽人。”

  当那生物——达纳斯认为他应当是某种德莱尼,因为格瑞兹克曾经说过,这里是他们的圣地——听到部落时,他的双眼略微睁大。当达纳斯说完之后,他点了点头。“是的,兽人们侵入了我们的地道,”他确认道。那人放低了自己的法杖,用它的底部撑着地面。“他们已经占据了暗影迷宫,那是奥金顿的最深处,也是受损最少的地方。他们肯定是把你的朋友带到了那里,而你们会在那里找到绝大多数的部落军队。”

  “大多数?”达纳斯向前微倾,急切的问道。

  “有一些兽人不是最近才来的,”那德莱尼解释道。“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很多年了,自从那场爆炸之后。他们就住在另一条地道中。”德莱尼摇了摇头,脸上混合着愤怒和感伤。“他们的存在玷污了我们的圣地,已经太久太久了。”

  “我们很快就会解决这个问题的,”达纳斯向他保证道。

  “你已经告诉了我你们来此的目的。现在,告诉我,你们是什么生物。我曾经到过很多地方,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种生物。”

  “我是一个人类,”达纳斯回道。“我们来自艾泽拉斯,那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兽人们在艾泽拉斯和德拉诺之间建立了一座传送门,侵入了我们的世界,但是我们击败了他们,将他们赶了回来。现在我们意欲封住传送门,保护我们的家园和我们的人民,一了百了。”

  德莱尼凝望着他,一双大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达纳斯知道,那陌生人是在用某种未知的方法检验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最后,德莱尼点了点头。“那真是一个高尚的目标,”他走出门口,站在达纳斯的面前,开始介绍自己。“我叫尼姆雷安,仅存的少数奥金尼之一。我们奥金尼是德莱尼人的牧师,同时看守着安葬死者的奥金顿。”达纳斯和塔斯雷萨也分别介绍了自己,并向前微微鞠了一躬。

  “我为你们的决心而喝彩,不论是为了拯救你们的朋友还是为了除去部落玷污的决心,”尼姆雷安继续道,“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会帮助你们完成这两项任务的。”

  “那可真是太感谢你了,”达纳斯诚挚的回答道。他拿出了格瑞兹克画出的地图交给奥金尼,“这就是我所知的奥金顿的全部了。”

  尼姆雷安看了看那副潦草的绘画,笑了起来,尽管声音有些苦涩。“看来,是那个家伙给你画的?”他问道,手指指向鸦人,长着触须的下巴很快地抖了一下。格瑞兹克已经不再蜷缩于后方,不过达纳斯注意到,他仍然小心地呆在联盟战士之间。“他已经在我们这里潜伏多年了,”在达纳斯点头之后,奥金尼继续道。“但是除了去哪里偷东西外,他对这里知道的并不多。”

  “我不想伤害你们!”格瑞兹克抗议道。“我不知道有人还在奥金顿中!我绝对不会偷东西,如果我知道……”

  “如果你知道你可能会被抓?”尼姆雷安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和他相处时候要小心,”他向达纳斯警告道。“鸦人永远都是一个狡猾而自私的种族。”

  “迄今为止,他一直都还是言行一致的,”达纳斯回道,“而且当他说他憎恨部落的时候,我认为我可以相信他。”

  “是的!”格瑞兹克激动的同意道,黑色的眼睛闪亮着。“我恨他们所有人!拜托,拜托!我们都有同样的敌人!”

  “就此来说,是的,”过了一会儿,尼姆雷安承认道。“非常好,鸦人,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两清了。”奥金尼转回去看着达纳斯,从他的手中将那张羊皮纸拿了过来,又从自己长袍中拿出一根黑色的短棍。尼姆雷安在上面更改了几条线,连接起几条通道,然后还将那地图扩展了不少。“兽人们在这里,”他指着地图上的一块说道。“来。我会带着你们去的。”尼姆雷安再没有说别的话,将地图塞到达纳斯手中,转过身去走上楼梯,他的蹄子在石质的地板上嗒嗒作响。

  达纳斯望向塔斯雷萨和瑞里安,而后者点点头。达纳斯深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奥金尼深入奥金顿。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