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在很多年以前,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战士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1-02-27 2011-2-27 2:20:23 作者:山丘壁垒 来源:魔兽世界论坛

  当你越来越多地回忆起曾经的人和事,那就证明你老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老了,因为我也开始整天陷入过往的回忆,但是很多事情总是回忆不起来。许多人雄心勃勃地要在历史中写下名字,我也曾经认为自己可以像我的父亲穆拉丁·铜须那样青史留名,但是历史只是苍白了我的须发,并没有给我留下其他任何东西。

  除了巫妖王,谁能不老呢?

  我叫山丘壁垒,是一个矮人族的战士,矮人族最伟大的首领穆拉丁·铜须是我的父亲。记得在当年血与火的战场上,18岁的我跟着联盟的首领南征北讨,建功无数,但是当我碰到那两个人时我也只能举起盾牌勉强抵挡,毫无还手之力。凯恩·血蹄,一个站起来可以俯视姚明的大个子,跺一跺脚就可以地动山摇;萨尔,一个狂暴起来比野兽还要野兽的战神,据说曾经用他的巨斧劈开过一座小山。

  可是,后来他们都老了,在我36岁的时候,我率部夜袭牛头人部落营地。当血蹄从帐篷里冲出来时,我知道,他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他那依旧粗壮但却比当年老了20岁的胳膊经不起我两下雷霆一击便酸软了,最后我们大获全胜,但我放过了血蹄。因为并不是我战胜了他,而是时间战胜了他。

  当然,除了战斗,我也不是什么也回忆不起来。

  在我年满15岁的时候,父亲给了我一套家传的甲胄和兵器:一把染血的奥金斧,一件抛光后的勇气胸甲,一个擦亮的勇气肩甲,一个迅捷的正义之手,一个家传的联盟徽记。父亲说这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宝物,每一代家族的孩子在15岁的时候都会穿上它们,然后独自进入深山锤炼,3年后如果活着走出来便能正式走上战士之路。就这样,我进入了丹莫罗的深山老林开始了我的战士旅途。15岁的我独自面对森林中的猛兽与野蛮部族,通过一次又一次艰苦的战斗,我逐渐成长,并在战斗中遇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伴结伴而行。虽然我记不起太多的往事,但他们的音容笑貌至今还是历历在目:

  法师,一个比我们矮人还要矮小的侏儒女孩,她是我第一个遇到的同伴。她的发型很有特点,结成一个宝塔装,远看就像一顶帽子。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正受困于一头黑熊,虽然她的魔法能时不时地将黑熊冰住,但是她的攻击对于皮糙肉厚的黑熊来说显得微不足道。当时我二话不说一个冲锋就顶了上去,然后二人合力将黑熊杀死,从此便结伴而行。

  人类牧师,一个微笑起来就让人感觉温暖的男人。记得在我和法师身陷一群巨魔战士和法师包围伤痕累累的时候,从山上飘过来两道柔和的圣光,瞬间将我们的伤口治愈。此后,这个少年就作为战地医生一直跟在我们身后。

  精灵德鲁伊和猎人是两兄妹,当初因为在死亡矿井中迷路被我们遇到。我至今还搞不懂这个种族为何让小孩子纹身,还在脸上涂抹一些花花绿绿的颜料。德鲁伊这人一开始我们都觉得他很没意思,老是沉默不语的,空闲时候也不跟我们一起玩,自己变出3个分身,自己和自己打麻将;猎人的宠物不错,一只什么都吃的小野猪,很好养活。

  死亡骑士,我们小队的最后一个成员。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因为背叛巫妖王而被天灾士兵追杀,我们合力将他救出,从此我们的队伍又多了一个人。从死亡骑士的口中我得知阿尔萨斯王子因复仇心切而被巫妖王的灵魂控制,并与之合体成为新的巫妖王,而我的父亲穆拉丁·铜须也在阻止王子拿取霜之哀伤的时候被那死亡之剑杀死。

  那年我刚好18岁。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