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魔兽小说《死从天降》:纪念天国的掠风者(二)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3-07-15 2013-7-15 11:21:31 作者: 来源:

官方小说《死从天降》:纪念天国的掠风者

  V

  "六天。已经足足六天了。” 卡拉克西瓦•帕克叙道。“还有人对聚生虫会突然从梦游中清醒过来抱有希望吗?”

  "已经是无望了。”有一名议员回答道。“除非我们再把女皇带到野外来。”

  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就在三天前,卡拉克西说服女皇来到野外和所有的聚生虫当众会面,希望通过此举来证明给他们看女皇只是被魔古的神器所沉默,并没有被杀死。成千上万的聚生虫来到了卡拉克西维斯,但当女皇出现时,他们都没有认出她。由于无法和他们进行交流,女皇早已失去了对他们的影响。聚生虫只是呆呆的望着她。

  好消息是聚生虫并没有离去。大部分螳螂妖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卡拉克西维斯。在魔古攻击时,他们可以拖慢敌人的脚步。但卡拉克西对他们会主动攻击不报任何希望。

  卡拉克西瓦•帕克一瘸一拐的走到会议室的中央。三天前的伤口现在让他疼痛不已。他走到了一块巨大的圆形琥珀旁停了下来,这块琥珀是刚刚被人找到并于一小时前送到了卡拉克西维斯。里面封存着一名传奇,在大难降临之时能够力挽狂澜的螳螂妖英雄。一名英杰。

  "那他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卡拉克西瓦•帕克淡淡的说道。

  "掠风者将作为唤醒者。”另一名议会成员说道。所有人都转向了他。“你我都知道他现在被分散了精力。他还尚有用处,不像其他的已经成为无脑虫蝇一般。不过他的内心还在呼唤女皇的声音,英杰的出现会让他从沮丧中焕发新生。”

  "把他带来。”

  沉静被打破了。

  沉睡了数百年的英杰终于张开了眼睛。

  维持他的那块琥珀从他的周身开始化解。空气涌进了他的肺部,让他极为不适。螳螂妖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干呕着。失去了封存他的琥珀,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的反应。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缓了过来。他的面前有充足的凯帕树脂供他食用。他感觉有一群螳螂妖正看着他,但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是对他的一种尊重,在他虚弱之时其他人都视而不见。

  至少对于目前来说。

  很快他开始找回了元气。他的肢体还在颤抖,但他竭力的迫使自己站起来。“我听到了卡拉克西的召唤。” 尼尔那克喘着粗气。“我已回归。”

  房间里的另一名螳螂妖说道。“血之召唤者尼尔那克,你还好吗?”他问道。

  "我很好。” 尼尔那克听了有些高兴。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名字,肯定知道自己的丰功伟绩。“告诉我为什么将我唤醒。我等待着你的——”

  他眨了眨眼。在他面前有三名螳螂妖,两名穿着传统的卡拉克西瓦长袍。但唤醒自己的并不是他们,尼尔那克很清楚。他打量了下第三名螳螂妖,那个穿着奇怪护甲和武器的……

  "你不是卡拉克西的议员,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克尔鲁克,有些人称我为掠风者。”

  有些人?他不是个英杰?尼尔那克想着。真还挺有意思。为什么卡拉克西要指派他作为我的唤醒者呢?

  "血之召唤者。”一名卡拉克西瓦说道。“我们恳请你的帮助。轮回正受到威胁。”

  尼尔那克将他对克尔鲁克的好奇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上。“你们碰到了什么困难?”

  "劣等生物已经发起了入侵。女皇离毁灭只有一步之遥。”一名议员回答道。

  那就找个替代她。尼尔那克并没有说出来。要是议会没有做这手准备的话,肯定有他们自己的原因。“我在制定策略前,必须先考察下敌人的动向。”

  克尔鲁克点了点他的脑袋。他看起来精力非常的分散,但声音仍异常坚定。“我愿意来带你一程,血之召唤者。我会帮你介绍下我们的敌人的。”

  尼尔那克望着两名卡拉克西瓦,两人都赞许的点了点头。

  "那就上路吧,唤醒者。”

  在螳螂妖的意志被瓦解的六天里,格尔桑平台上只完成了一栋建筑的搭建。奴隶都昼夜不停的在工作着,继续忙着其他建筑的修建工作。唯一完成的那栋建筑现在被作为格尔桑的战术室。当螳螂妖被扫荡出去后,这里很适合来接见个个魔古氏族的外交使节。一旦蟠龙脊西面的原来主人被驱逐后,很多氏族肯定会来投靠他。

  福尔敏将军阀领进了战术室。“我想让您看杨东西。”他的参谋说道。

  房间内放着一件古怪的东西。“为了这件东西,我准备了好几年。”福尔敏说道。“现在终于完成了。”

  格尔桑军阀仔细的检查着这件物品。一只镶着黄酮的大瓮。他能感受到这闪着微光的瓮充满了奥能。“这是派什么用处的?”

  "军阀大人,鄙人认为您在处置了螳螂妖女皇后,应该有一个合适的地方来存放她的遗体。”

  军阀的笑声 响彻了整个房间。“你想的还真够远的。”

  "另外。”参谋补充道。“我们大可不必将女皇杀死。”

  "什么意思?”

  "只需一个简单的奥能法术,我们就可以将女皇的灵魂囚禁在这个瓮里。她的躯体将会消失,但她的心智将被禁锢。就像是没有梦境的昏睡一般。”福尔敏继续说道:“如果其他魔古敢胆质疑您是否真的征服了螳螂妖,您只需把这个展示给他们看。她的灵魂将由您掌控。她的心智将成为您的战利品。”

  军阀想了想。“不,要是螳螂妖知道她还活着,肯定会尽一切代价来救她。我可不能冒这个风险。”

  "您别急。”福尔敏狡猾的一笑。“这就是我为什么用法术来打造这只瓮,任何螳螂妖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更不用说释放里面的灵魂。”

  "我还是觉得这太冒险了。”

  "鄙人愿以自己的性命担保。”福尔敏恳求道。“捕获螳螂妖女皇,禁锢她的灵魂。届时您可以将这只瓮扔到那些虫蚁之中,那怕上面出现一丝刮痕,我愿意割去自己的头颅来谢罪。”

  格尔桑打量了一番。魔古族很少愿意拿自己的命做赌注,况且把女皇的灵魂做为战利品确实非常诱人。

  "福尔敏,等我除掉了螳螂妖这个祸害,你定有重赏。”格尔桑军阀说道。“能教我下这个法术吗?”

  "当然。”

  "那就现在把。”格尔桑军阀露齿一笑。“我意图今日就结果掉那些螳螂妖。”

  从空中向下俯瞰的美景简直无与伦比。尼尔那克蹲在掠风者的背上,仍其将自己带至高空中,最后悬在离地一千步的高度。

  英杰一句话也没说,克尔鲁克也没有吱声。尼尔那克只是观察着魔古大军的动向。情况确实十分危急,卡拉克西瓦并没有夸大形势。除非劣等生物进军极为保守,它们在日落前就能攻到卡拉克西维斯。虽然那周围围着数千只聚生虫,但他们只能减缓敌人的脚步。

  尼尔那克意识到女皇声音的缺失,但他毫不在意。他根本不认识这名女皇,就算认识,他现在也有任务在身。改朝换代是常事。尼尔那克拍了拍克尔鲁克的肩膀,飞行者的反应就好象是从梦中被人惊醒一样。真奇怪,英杰想道。

  "唤醒者,你们聚生虫之中,有谁最擅长攻击那长城。”

  "我。”飞行者回答道。

  这是尼尔那克苏醒至今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计划开始在他的脑子里成形,但还有诸多困难需要解决。“在我的时代,那座长城并不存在。”

  "你能打破它吗?”

  "我不知道。”

  "那女皇就真的没救了。”克尔鲁克的声音非常失望。

  "我可没有说。”尼尔那克回答道。“轮回必须持续下去。”

  "但女皇没救了。”

  尼尔那克并没有做出答复。掠风者的心智还未成熟。他是女皇的产物,而并非卡拉克西的。这是一个沮丧的消息,但他却捕捉到一丝不同。他继续沿着这条线索思考了下去。

  然后他完全明白了。尼尔那克终于知道为什么卡拉克西让掠风者——或是迫使掠风者——来唤醒他。一名琥珀匠师在很久之前就推断说:将一名英杰从沉睡中唤醒和女皇把聚生虫带到世界非常相似。它们之间有一定的联系。被封存是异常痛苦的事情,就和死去一样。那被唤醒难道就不是重生吗?年幼的螳螂妖极为依赖于女皇,也许英杰和唤醒者之间也会有相似的纽带。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脆弱。

  这个理论确实有着它的道理。尼尔那克意识到,就算是现在——

  他猛的晃了晃他的脑袋。计划已经在腹中形成,他知道如何来阻止魔古。他需要掠风者克尔鲁克全身心的投入到目前的任务中,而不是被女皇所分心。

  他的性命无关紧要,但他在死前必须造成足够的破坏。尼尔那克想道。“唤醒者,你为女皇效力多久了?”

  "自从我来到世上。”他的回答有些不耐烦。

  "那你侍奉卡拉克西有多久?”尼尔那克问道。克尔鲁克并没有回答,英杰只好继续追问。“侍奉卡拉克西就是为了维持轮回,维持了轮回女皇才能幸存。你难道不侍奉他们吗?”

  "我只侍奉女皇。”克尔鲁克冷冷的回答道。

  "你知道轮回是什么吗?”

  "当然。”

  "那跟我阐述下。”

  克尔鲁克的头转了过来,英杰可以看到飞行者的眼睛直盯盯的看着他。这里是敌人的领地。尼尔那克知道,要是掠风者现在背叛他的话,从这里摔落到地上可是很长的一段距离。

  很长一段寂静后,尼尔那克最终打破了沉默。“你生来就知道轮回是什么。你能感受到,知道它的重要性。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但从未有人向你阐述。这并不怪你。”

  "那就告诉我。”

  尼尔那克非常小心的向他描绘了这数百年的进程。女皇是如何孕育出聚生虫,他们又是如何一股脑的冲向劣等生物,来在战斗中证明自己。“只有通过战斗我们才能成长。战斗是最有效的导师。”他说道。尼尔那克并没有提到女皇死去后被替代的部分,当克尔鲁克问道女皇之前是什么样子的,英杰只是转换了话题。

  "但关于轮回有一个残酷的事实,女皇终有死去的一天。而她知道并且认可这个事实。”尼尔那克继续说道。“这没什么好担心的。”

  克尔鲁克开始颤抖了起来。尼尔那克耐心地等到他缓和下来后,才补充道:“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卡拉克西,他们必须确保轮回永不停息。确保女皇的所做出的贡献永远存活下去。”

  "没有女皇的轮回又有何用。”克尔鲁克自言自语道。他的翅膀好像生锈了一半,两名螳螂妖向下落了一段距离后他才重新稳住了自己。

  "战斗是最有效的导师。”尼尔那克叙道。“我们从劣等生物身上能学到许多。”为什么克尔鲁克听到这番话后身体陡然僵硬了?尼尔那克感觉他开始有些说动飞行者了。“随着每一个轮回,我们对战斗、对敌人、对自身的认识逐步加深。我们的改变使我们愈发强大,而劣等生物学到的只有恐惧。”

  尼尔那克可以感觉到克尔鲁克的呼吸趋于平缓。他开始冷静思考了、开始聆听了。“那轮回将持续多久?”克尔鲁克问道。“永远吗?”

  "不。终有一天我们将不再需要群起攻击。”尼尔那克说道。“在那一刻到来之前,卡拉克西将维持轮回。他们将保证女皇——以及任何世代的女皇——都能尽可能的活下去。你听明白了吗?”

  克尔鲁克并没有回答,但尼尔那克知道自己已经在他的心里播下了种子。只待结果开花了。

  "请把我带回卡拉克西。”尼尔那克说道。“我必须告诉他们我的计划。”

  "我们有胜算吗?”克尔鲁克问道。

  "当然。”

  "怎么个赢法。”

  尼尔那克大笑一声。“要想赢下任何战斗,就必须出奇制胜。”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