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魔兽小说《死从天降》:纪念天国的掠风者(二)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3-07-15 2013-7-15 11:21:31 作者: 来源:

  VI

  "在琥珀里沉睡了几个世纪肯定阻碍了你的神智,血之召唤者。”

  "听我说,卡拉克西瓦。”尼尔那克说道。他看着每名议员,个个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同意的表情。“不管我们做什么,女皇在日落时分就会丧命。我说的有错吗?”

  "你说的没错。但你的计划简直太疯狂了。我们没有女皇的接班人,不能拿她的生命冒风险。如果她死了,轮回就结束了。”

  "瓦解魔古部队的唯一途径是聚生虫。如果我们不能唤醒幼虫的心智,那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数量来抵御敌人。”尼尔那克缓缓说道。“只有摧毁了神器才能唤醒聚生虫,而现在神器被一支军队所包围着。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用一个诱饵来引诱它们出笼,女皇就是那个诱饵!这就是我的推断、我的计划。这就是你们召唤我的原因,按照我的计划执行吧。”

  之后议员都陷入了沉思。

  "军阀!”一名下等魔古士兵神情慌张的跑了进来。七名高级军官将自己的视线从铺满地图和侦察报告的桌子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格尔桑坐在桌子的最前方。“螳螂妖开始行动了!”

  "前来攻打我们?”一名指挥官问道。

  "不!”年轻的士兵大喘吁吁。“正……正逃离我们的方向。”

  "把话说清楚点。”格尔桑军阀开口道。

  下等兵深吸了几口气。“我们的斥候禀报,一些螳螂妖从它们的老巢飞走了,飞的同时还背负着自己的同伴。”

  "有原因吗?”格尔桑继续追问。

  "不是十分确定……但那有一只被背负的螳螂妖看上去……”报信人突然显得有些紧张。他清了清嗓子,生怕自己说错话。想必海昕被处死的消息已经人人皆知。“这只螳螂妖看上去非常特殊,与众不同。其他的虫子好像都对它看护有佳。”

  高级军官互相交换着眼神。

  "是螳螂妖的女皇吗?”格尔桑平静的问道。

  "斥候是这么想的,军阀大人。”魔古下等兵回答道。

  格尔桑军阀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的双眼注视着桌子角落上放置的那只瓮。格尔桑很清楚时间站在他的一边,很快螳螂妖就会被逼上绝路。这就是他所等待的时刻。“它们看到了我们的动向,知道我们今天就准备攻击。那些虫子希望减缓我们的脚步,好让它们的女皇能逃出我们的掌心。女皇肯定会被转移到一个防守森严的地方。”

  一名魔古指挥官看上去有些顾虑。“这说不定是调虎离山之计——”

  "当然。”格尔桑回答道。换我也会这么做,他想道。“但这没有关系。它们的数量根本不足于攻破这里的防守。”

  "您的指示,军阀大人?”

  所有的指挥官都望着格尔桑。军阀飞快的在脑中思索着方案,搜寻潜在的漏洞和威胁。大军前往追捕女皇后,神器将会不再安全。格尔桑想道。那只会飞的螳螂妖还活着,这是不是一个圈套?

  军阀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笑容。“把所有人都派上,给我拿下女皇。如果可以的话,留下活口。日落前我会用这个瓮来款待她的。”要是那个会飞的虫子找上门来的话。格尔桑盘算道。“通知滑膛炮部队集合。告诉他们提防来自空中的打击。”

  克尔鲁克看到魔古的士兵和奴隶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帐篷和篝火,向西面赶去。除了一把武器,它们什么东西都没带上。很显然,军阀不希望它们浪费任何时间。

  它们会杀死女皇,以及今后任何出世的女皇。这个念头就像凯帕圣树下的无头苍蝇一样,在他的脑海里疯狂乱窜着。奇怪的是,虽然他极为愤怒,但魔古神器所造成的麻木感觉比一小时前消褪了许多。他仍无法听见女皇,但是对思想的判断力已经不造成什么影响了。

  事实上,他的目标比以往更坚定了。劣等生物意图斩断轮回,克尔鲁克会阻止它们。

  唯有通过战斗才能获得成长。尼尔那克曾说过。它是最有效的导师。

  看来对战斗的渴望也能磨练螳螂妖的心智。

  克尔鲁克等到魔古大军的最后一批成员消失在了山脚下。他飞到了空中,随行的还有六名螳螂妖飞行者。失去了女皇的声音后,飞行部队中唯有这六名的心智足够成熟,能伴随他一起作战。

  格尔桑平台出现在他们面前,那背后则是高耸的长城。

  克尔鲁克向城墙飞去。六百步开外,城垛上早已排出了六门蜂窝对准了他们。

  "敌人来了,军阀大人。”

  格尔桑用手遮住了午后的烈日,眯着眼观察着。那只独特的螳螂妖果然出现在了西面。身边还有其他的飞行虫,大概有五到六只,紧紧的跟随着它。

  但出乎意料的是,它们并没有向平台着陆。

  "难道它们准备攻击蟠龙脊?”福尔敏很是不解。“大概它们不知道神器的位置吧?”

  "也许吧。”格尔桑有些半信半疑。螳螂妖很少犯这种疏忽。难道我有什么没有觉察到吗?格尔桑观察者平台的四周。他的士兵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时刻注意着螳螂妖的动向。就连战斗魁麟的眼睛都在跟踪着飞行者。

  当螳螂妖飞过平台的西面时,第一门滑膛炮响了。两只虫子瞬间落地,但最有威胁的不在此内。

  还有两百步的距离。飞行小队和城垛保持平行。魔古的守卫在地面上密切注视着它们。

  随着一片白烟,蜂窝又喷射出了一阵碎石子。克尔鲁克听到他的左侧有爆炸声——致命的一击。他不知道是谁被击中了,他对此也不关心。因为还有五门填满弹药的蜂窝正等着他。血之召唤者是否真的是一名传奇般的军事家,就看此刻了。

  "散开。”克尔鲁克喊道。

  还存活的四名飞行者——克尔鲁克瞥了一眼——向左边、右边、上方散开,唯独没有向下。英杰事先警告过他们。

  劣等生物肯定认为你们会俯冲到平台上。尼尔那克告诉他们。所以学聪明点。

  又一门蜂窝开炮了,但太低了没有击中。又有两门连续的开火,还是太低。英杰没有说错,它们都以为飞行者会直捣神器所在的地方。底下奴隶不停的在为四门蜂窝装填弹药。

  掠风者,大部分炮弹会朝你而来。因为它们最惧怕你。尼尔那克说道。

  离长城只有五十步的距离了。两门蜂窝已经装填完毕,对准了目标。在这种距离下,它们不会射偏。

  二十步。是时候执行英杰的下一个计划了。

  它们一定以为,发起第一次进攻的会是你。尼尔那克之前说道。

  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克尔鲁克对此回答道。

  出奇制胜,要让你自己也想不到。血之召唤者和他说。

  克尔鲁克的翅膀突然开始急促的拍打着。他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攀升,几乎和他俯冲的速度一样快。那两门蜂窝急着跟踪它的轨迹,匆忙的射出两发炮弹。均没有命中。

  其余的蜂窝都未装弹。四名飞行者落在了城垛上开始疯狂的杀戮。

  克尔鲁克让自己的双翼停了下来。由于惯性他越升越高,划过了蟠龙脊的上空。直到升至了城垛上方四百步的高度。

  高空异常的安静。底下战斗的声音显得非常遥远,缺少女皇的顾虑已经完全不见了。克尔鲁克的一生中,第一次孤身一人来到了战场。

  他对此毫不介意。

  他开始的俯冲。

  "真聪明。”格尔桑说着不禁笑了起来。那螳螂妖摸清了他们的策略,然后一层层的突破了防守。现在它能毫无畏惧的进行俯冲。

  "非常之聪明啊。”

  "要不要呼叫援军?”福尔敏问道。

  "没有必要。就算城垛上的驻军全部阵亡,只要神器安然无恙——”

  一声尖叫打断了军阀。“螳螂妖!西面出现了螳螂妖!”

  格尔桑军阀猛然转过身来。十几名螳螂妖正在徒步接近平台,距离大概只有一百步不到。刚才所有卫兵的注意力都被飞行者吸引了……

  真狡猾。他对自己说道,脸上的微笑已经不在了。

  血之召唤者尼尔那克和同伴一起加入了战斗。他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上颚——发出“咔咔”的声音——将队伍排成楔状阵型。他自我陶醉了一番,在琥珀里沉睡的时间并没有对他的才华造成影响。

  大部分英杰从卡拉克西得到他们的第二个名号。但就他所知,尼尔那克是唯一一个自己选择第二个名号的英杰。又有谁能享有这样的殊荣呢?卡拉克西对他卓越的战术制定能力赞不绝口。而他弱小无能的女皇,对他在镇压螳螂妖叛军所展示出的足智多谋也感到惊叹。

  但他们又有谁会叫他血之召唤者?

  尼尔那克举起了手中的长矛,他的同伴向几步开外的魔古冲了过去。他用自己的曲刃指向敌方阵线的左翼,然后上颚敲击了两下。整支螳螂妖小队集中对准了两名魔古。一阵琥珀剑刃的旋风后,敌人全都倒下了。

  尼尔那克缓缓地将自己的长矛划过敌人的阵线,选择目标。“咔咔咔”三声,三名魔古应声倒下,防线上被打出了一个很大的口子。左翼已经沦陷了。“咔咔”。两头魁麟死了。“咔咔咔。”一名法师、一名驯兽师、和一头魁麟相继倒下。

  这是尼尔那克的天赋。当他还是未成熟的聚生虫时,不依靠话语,他也能够影响其他的螳螂妖。当他施加自己的意志时,周围的螳螂妖就知道应该攻击哪里;当他敲击自己的上颚时,他们就知道何时攻击。他可以自如的在战场上控制士兵,极为精确的指导战斗的流程。

  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解释过自己的天赋,那怕是卡拉克西。尼尔那克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到底是他们听到的声音?还是他能够像女皇一样影响别人?他实在吃不准。也许他启用了螳螂妖脑中远古的部分,一种史前的交流感应方式。古代螳螂妖在获得思想和更高理念后,就抛弃了它们。也许在很久以前,螳螂妖就是以这种形式进行沟通的。

  不过不管怎样,哪里有尼尔那克的召唤,哪里就有鲜血。很快平台就被染成了红色。

  克尔鲁克继续着他的俯冲。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