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魔兽小说《死从天降》:纪念天国的掠风者(二)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3-07-15 2013-7-15 11:21:31 作者: 来源:

  VII

  "继续填弹!”城垛的监工吼道。

  一名熊猫人奴隶跪倒在地上,拼命地把小石块装进自己的爪子里。其他奴隶死去的声音更是迫使他加快自己的速度。他想过逃跑,但是要是被抓到的话——

  一阵刺耳的声音传到了奴隶的耳中,他的思想一下子被恐惧所占满。他抬头一看只见到一阵琥珀色的闪光坠向自己。

  跪着的熊猫人吸收了大部分冲击力。克尔鲁克很快的就找回了平衡,然后一刀刺向了奴隶。奴隶只挣扎了一会——这是他本场战斗中的第一个牺牲品。

  很快会有更多。

  还有两名飞行者仍然活着,正和劣等生物激烈的交战中。他们非常渴望能和掠风者并肩作战,但经验尚不足。这样的持久战里他们是不会存活多久的。城垛上到处是人。六门蜂窝和大约两百名守卫占据着两座看守塔当中的空间。

  克尔鲁克跃入了敌人之中,开始了又一阵杀戮。

  尼尔那克向后跃了一步,然后向同伴发出了警告。其他人闻声也向后一跃。两名杀的冲昏头脑的魔古追了上来。“咔咔”两声后,七名螳螂妖的利刃将魔古大卸八块。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尼尔那克消灭了一半的魔古驻军,而自己只损失了一小部分人。

  一个不错的开局。现在他们在人数上只落后一比二,但魔古很快从突袭的惊愕中恢复了过来,重整了部队。它们在螳螂妖和藏有神器的建筑之间构成了一道松垮的屏障。尼尔那克知道这个战术在很多情况下非常奏效。

  但不是今天。尼尔那克向前冲了过去,然后指着阵线最当中的魔古。这名魔古看上去是最资深的,杀死它定能大挫锐气。

  咔。

  军阀无动于衷的看着,但在他的最后一名指挥官被杀死后,他终于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最后,他转向了福尔敏。

  "拿着神器离开这里。”军阀格尔桑平淡的说道。

  "什么?!”福尔敏不可置信。“我们在人数上占优啊!”

  格尔桑怒火中烧。“拿着神器穿过城门。不要让人看见。不管怎么样都要保证神器持续运作,不能出半点差错!我们可不能让螳螂妖从昏睡中醒过来。”

  “军阀大人——”

  "我不会让它们得逞的,绝对不会!你听明白了吗?我的大军在一个小时内就会结束这一切。等它们的女皇死了,战场上就算发生奇迹也无济于事。

  福尔敏有些犹豫。“它们会杀了您的,军阀大人。”

  "倒让它们试试。快去,不过等一切结束后赶紧回来。”格尔桑说完露出阴险的一笑。“到时候你得负责把我熟睡的我唤醒。”

  福尔敏突然豁然开朗。“啊,遵命。军阀大人。”

  格尔桑看着他离开后,才宣布了他的下道命令。

  克尔鲁克用劣等生物的血染红的城垛。但是敌人还是源源不断。

  魔古是怎么威胁奴隶留守自己的岗位?克尔鲁克在砍死一个熊猫人后不禁想道。难道比被我劈成两半还糟糕吗?两颗蜥蜴人的头颅又和它们的肩膀分离了。真是没用的物种。

  克尔鲁克跃到空中,然后落在了北部看守塔旁边的蜂窝。随即刺死了最近的一名魔古。

  一群发狂了的蜥蜴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试图擒抱他。克尔鲁克将他的两把利刃插进了两个蜥蜴人的胸腔,但很快就背朝地的倒在了地上。十几个蜥蜴人的重量让他动弹不得。人堆上的蜥蜴人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空气中突然划过一声巨响。蜥蜴人抬头一看,之前的笑容变成了惊恐。

  震耳欲聋的声音席卷了战场。克尔鲁克身上压着的重量一下子被减轻了许多。克尔鲁克拒绝闭上眼睛,就算死也要睁着眼。他看到蜥蜴人爬了起来,但第二次炮击很快杀死了它。其余的劣等生物刚想逃跑,但第三发炮弹找到了它们。

  克尔鲁克感到自己的五官都已经麻木了。最后,他眨了眨眼睛。他还活着。

  蜥蜴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克尔鲁克边咳嗽边将身上的残骸推开。刚才只能听到蜂鸣的耳朵,现在只听见哭叫和呻吟声。

  看到这一幕让克尔鲁克有些惊奇。

  魔古将装填完毕的蜂窝挪到了北面,直接向城垛开了炮。还发射了三次。牺牲如此之多的奴隶,就为了干掉他一个人。幸好刚才擒抱他的蜥蜴人给他做了肉盾。

  克尔鲁克突然对魔古有些敬仰。真是个大胆的策略,他不禁想道。

  弥漫的硝烟让他躲过了魔古的眼线,但这不会持续多久。就让它们以为我和奴隶死在一块了吧。克尔鲁克跳下了城垛,重新回到了地面。

  厮杀声仍旧响彻在格尔桑平台上。但战场已经从外部转移到了藏密神器的建筑里。克尔鲁克赶忙向前奔去。

  建筑内狭小的空间极大的限制了进攻者的行动。最后一名还能作战的螳螂妖在听到尼尔那克的警告后,来不及反应就被两把魔古长矛刺死了。

  战场上只剩下了血之召唤者,尼尔那克背靠着墙等待着最后一次进攻。房间里还剩下三名魔古——不,应该是四名。还有一个身穿华丽、奇特服饰的魔古。这魔古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后方注视着战局,脚下还蹲着两头魁麟。

  想必这就是格尔桑军阀了。尼尔那克想道。

  "停下。”第四名魔古喊道。其他人立刻停止了前进的脚步。“你有名字吗,螳螂妖?”

  那螳螂妖好像没听见他一样。“虫子,听的懂人话吗?”格尔桑问道。

  一声尖利、刺耳的噪音传到了房间内。螳螂妖的上颚不停的张闭,发出一阵节奏急促的声音。难道它在取笑我?格尔桑想道。“臭虫子,我是格尔桑军阀。我——”

  "我管你是谁。”

  格尔桑闷哼一声。“你这虫子有名字吗?”

  "就算有也懒的告诉你。”螳螂妖扔回一句。

  克尔鲁克慢慢向门廊靠近。他能听见尼尔那克和其他人的声音。

  "神器藏哪了?”尼尔那克问道。

  "虫子,你们的种族离灭绝只有一步之遥了。”另一个声音回答道。“如果你懂逻辑的话——”

  "我逻辑能力比你强多了,格尔桑。神器在哪里?”

  "你们的女皇在你找到神器之前就会毙命。”格尔桑说道。“但你们不必和她一同去死。你们之中有些武艺高超的战士,也许——”

  "你这是和我在谈判?”尼尔那克差点笑出来。“这是我的条件:要是你能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饶,并拱手交出神器;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但至于你城墙上的驻军,我就无法保证什么了。”

  "下跪?”格尔桑顿时怒火中烧。“帝国的奴隶向我下跪,野兽向我屈膝随时听我调遣。你这自大狂妄的东西——”

  克尔鲁克已经没兴致在听下去了。他冲过了门廊。“你废话好多。”他大喊道。“准备受死吧!”

  三名魔古战士对突然出现的敌人有些摸不清状况。

  格尔桑抿着嘴唇吹了两声口哨。两头魁麟立马扑向了克尔鲁克。

  克尔鲁克挥舞着琥珀利刃,两头魁麟立马摔倒在了地上。其中一头还尚存一口气,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慢慢地爬向格尔桑。克尔鲁克伸出前肢刺进了苟延残喘的魁麟,结束了它的痛苦。

  "血之召唤者。我已准备就绪,你呢?”克尔鲁克问道。

  尼尔那克掂了掂长矛。“动手吧,掠风者!”

  两人一同冲上前去。

  "消灭它们!”格尔桑军阀大喊道。

  三名护卫刚忙上前迎敌,一瞬间房间内满是刀光剑影。

  格尔桑很清楚自己没有胜算。他的双眼紧盯着那只为螳螂妖女皇所准备的翁。

  他准备孤注一掷了。

  它们休想得逞。

  格尔桑半蹲在地上,双手握十,开始聚集起奥能。所剩的时间只够施放一次法术。

  最后一名护卫非常骁勇,但没了身边两名同伴,总会有一名螳螂妖找到破绽。掠风者的两把利刃伺机刺进了它的身体。魔古挣扎了几下,随着一声哀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克尔鲁克缓慢的转过身,望着那最后名魔古。“格尔桑。”他说道。“你差点就杀死了女皇,以及今后世世代代的所有女皇。你本可破坏轮回。”

  魔古军阀不停的用手画着小圈,聚集能量。克尔鲁克不知道他这是为什么。

  也毫不关心。

  尼尔那克向后撤了一步。“掠风者,这份殊荣我就交给你了。”英杰说道。

  克尔鲁克举起利刃缓慢的向前逼近。格尔桑好像要做最后的一搏,掠风者丝毫不担心。“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军阀。我不会让你死的太利落的。”

  "杀了我很享受吗,虫子?”格尔桑吐了口唾沫。

  离复仇只有五步之遥。“这种快感你是想象不到的。”

  格尔桑的双手一下子停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奥能,魔古望了一眼克尔鲁克。“很好。我向你发誓:你和你的同类永远别想取我的性命。”

  军阀一撒手,一阵夺目的闪光便笼罩了整个房间。克尔鲁克赶忙用利刃遮住自己的眼睛。

  当闪光褪去后,他睁开了眼睛。

  格尔桑军阀不见了,那只瓮好像被注满了能量一般。

  "不!”克尔鲁克狂吼道。

  好几分钟里,尼尔那克在一旁静等着克尔鲁克发泄完他的怒气。

  "懦夫!懦夫!出来面对我!”

  掠风者克尔鲁克不停地用利刃敲打着那只瓮,但连一点刮痕都找不到。显然,装有格尔桑灵魂的瓮有魔法庇护。

  螳螂妖现在已经无法对军阀构成威胁了。暴怒的克尔鲁克还是继续挥舞着利刃。

  最后,尼尔那克实在看不下去了。“掠风者。”他吐出一句。克尔鲁克好像没听到一样。“掠风者,女皇的危机还没解除呢。”

  克尔鲁克最后重重的向瓮砍了一刀,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共鸣声。他看着英杰,气喘吁吁。“神器不在这里。”

  "正向我们离去,你应该能感觉到吧?”尼尔那克问道。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云朵从空中飘过一样:从地上很难觉察的到。

  "没错。”气愤的克尔鲁克对着瓮狠狠的踢了一脚。“带路吧,血之召唤者。让我们结束这一切。”

  福尔敏沿着蟠龙脊的墙脚小心翼翼的走着,将神器紧紧的抱在胸前,一边集中精力维持着法术。如果不对神器的能量进行控制,产生的后果很难设想。对手拿神器的人来说,更是致命的。

  残阳关就在前头。一旦福尔敏穿过那里,他就可以把神器交给另一个奥术师,然后带领一队魔古援兵赶回平台。

  刚才的噪音和闪光告诉他:格尔桑军阀已经将自己的灵魂禁锢在了瓮内,以防止自己落入螳螂妖的手里。教会他这个法术的的福尔敏,在螳螂妖的威胁被去除后,很容易就能把军阀给释放出来。

  突然身后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福尔敏转过身来的时候差点摔倒。五十步开外,一名身穿奇怪护甲的螳螂妖手拿着一把长矛。它没有翅膀,不是那个飞行者。

  螳螂妖举起长矛对准了福尔敏。魔古有些好奇的看着它,你没有感觉到魔法的流动,不是一个法术。然而距离上,它也无法对自己发动攻击。

  那螳螂妖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咔。”

  一团阴影掠过福尔敏,他还来不及尖叫。

  神器从他的手中滑落了下来。

  "好奇怪的东西。”克尔鲁克说道。

  神器上还滴着魔古的血。尼尔那克来回转着神器,仔细的研究着。“我还是听不到女皇。掠风者,你呢?”

  "听不见。”

  "奥术能量不是我的特长。”尼尔那克撒手说道。神器不断发出苍白的光亮,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明亮。“魔古使用魔法的方式太不寻常了,我不知道这么关掉这鬼东西。”

  英杰看了一眼地上的魔古法师。这个劣等生物死前一直用法术维持着神器。有必要吗?这东西看起来不需要持续提供能量。

  尼尔那克将神器放到一臂之远,端详着。“掠风者,你帮我看看——”

  神器散发出的光突然消失了。克尔鲁克只看到一阵暗淡的闪光、以及一声开裂的声音。

  一刹那间,尼尔那克感到神器中大部分的奥能窜进了他的手臂里,就好像被闪电击中一样。一阵剧痛穿过他的大脑,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英杰最后听的是一声微弱的“咔。”

  克尔鲁克立马知道尼尔那克已经死了。英杰滚落到了魔古法师的身边,两眼呆滞的看着天空。

  那件十恶不赦的神器仍然阻隔着女皇的声音,但克尔鲁克已经能依稀听到女皇断断续续的歌声。就好像魔古法术所编制的笼罩开始剥落了。

  可是神器完全失效要等多久?几个小时?女皇可撑不了这么久。不想触碰那玩意的克尔鲁克,在尼尔那克的尸体旁仔细地检查着那个神器。亮光已经没有了,但他仍可以听到古怪的声音。

  就和蜂窝一样——

  克尔鲁克拿起了神器,激荡的电流让他的双手不停的震颤。神器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发出奥能冲击一样。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从天空中俯冲到战场上,蜂窝在一点奥能的作用下可以造成巨大的毁灭。

  克尔鲁克的双翼将自己带回到了城垛上。他紧握着神器,向南面飞去,不停的寻找着。长城上的守卫都对他的出现倍感惊奇。

  在那里!

  俯瞰格尔桑平台的城垛上,残存的蜂窝被一群尸体围绕着。幸存的几名魔古和奴隶在看到他后,立马开始掉转炮口,但它们还需要时间瞄准。克尔鲁克需要做的只是将神器扔向它们。这件神器的大小、重量恰巧和螳螂妖所用的炮弹一致,而他的瞄准功夫可根本没有退步。

  那件可鄙的神器划过一条弧线坠落到了长城上,弹至到了两门蜂窝之间。随着神器破裂,强烈的光芒和破裂声将一切全部吞噬。

  一声恐怖的巨响后,神器和蜂窝的双重奥能碰撞后的灼目白光,将所有的劣等生物都化成了灰烬。

  然后唯有螳螂妖才能听到的悦耳歌声响了起来。

  我的孩子们,我还在这里。听到歌声的克尔鲁克欢欣鼓舞。劣等生物闯进了我们的领地。消灭它们,杀光它们!

  远在克尔鲁克的西面,欢呼声响彻空中。聚生虫已经觉醒了,而他们的愤怒驱逐着他们前行。

  等到几小时后的日落时分,女皇的歌声已经改变了。

  死尸,到处都是敌人的死尸。我的孩子们太杰出了,我已经不用担心安慰了。

  太杰出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