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最新《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钢铁之力》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3-08-01 2013-8-1 14:52:35 作者: 来源:

  “不,”科克抗议道,但他的目光被龙蛋深深吸引。

  他慢慢地将手伸向龙蛋,时间仿佛停止了,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当科克碰到龙蛋的一瞬间,他被震住了。科克可以感觉到有东西在龙蛋内颤抖,但很快,生命的跃动让他不安地把手抽了回来。

  就在一瞬间,龙蛋裂开了,碎片打得科克满身都是。从里面升腾出了一股红色的光晕,仙境般的烟雾在周围的地面上铺开。一只湿漉漉的云端翔龙雏龙探出了头,红宝石般的鳞片闪烁着轻柔的光辉,一双烁动着的蓝宝石双眼就像深邃的深海。

  新生的雏龙与科克双眼交汇,科克小心地伸出手;雏龙扭动着身躯向前,用自己的小爪紧紧握住他强壮的手掌。他没有退缩,强忍着疼痛,直到新生的雏龙松开了小爪,缠绕在他的手臂上。

  科克看见母龙注视着他们,脸上满是痛苦和悲伤。最后,母龙紧紧盯着科克,在她的注视下,科克退缩了。她闭上了双眼,呼出了最后一口气,静静地躺在地上。雏龙看着她,当科克听见雏龙痛苦的哀嚎时,他明白雏龙知道发生了什么。科克在一边静静地看着,雏龙慢慢地爬向已经死去的母亲身边,蜷缩在母亲的阴影下,充满期待地用鼻子顶着她。

  此后,科克努力地让自己和雏龙活下去,同时等待着救援队,但他怀疑纳兹戈林将军根本就没有这个打算。他为什么要派呢?一条兽人的命对地狱咆哮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更别提一条对于龙喉兽人来说意义非凡的龙了。科克只能靠自己了。

  雨水只能为他们提供有限的淡水,而且不管科克如何努力地寻找甜白鱼,都无法满足雏龙的大胃口。腿上的伤无时无刻困扰着科克,当然还有这条雏龙的生死。

  第五天的时候,雨停了。科克最后的希望随着最后一滴雨水消失在尘土中,而雏龙都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突然,他们看见空中出现了两个影子。一对成年云端翔龙,轻快地在石塔之间的洋面上飞行,每一条翔龙背上都有一位熊猫人骑手。他们熟练地在群山之间飞行,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回到翡翠林的山崖上。科克此时想起了数周前从一位本地人那儿听到的故事。

  云端翔龙骑士团。

  ***

  翡翠林多风的山崖矗立在纱雾海边。科克和雏龙乘着用飞艇残片制造的筏子穿过了海面,艰难地爬上了前往翡翠林的一条陡峭狭窄的小道。科克的腿伤不断刺激着他,同时还有令人麻木的疼痛和刺骨的剧痛。更让他苦恼的是,雏龙一路上不断和他捣乱,想尽办法要挣脱科克绑在他身上的绳子。

  “停下别动,”科克恼怒地说道,话语中透露着极度的疲惫。“我们很快就会到那儿了,到时候你就是骑士团的麻烦了。”

  部落的先锋部队最近刚刚抵达了潘达利亚的海岸,但科克已经听说了不少关于云端翔龙骑士团的故事。骑士们个个都是骑着凶猛巨龙的强大战士,在战场上来无影去无踪,驾驭着风暴和天空的力量。科克私底下很想和他们会会,看看是他们更强,还是龙喉氏族更厉害。

  当然了,关于龙喉氏族,科克所知甚少。当格瑞姆巴托被摧毁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因为太弱小,和其他手无缚鸡之力的兽人被联盟俘虏,而剩下的氏族则逃到了暮光高地。关于他所属氏族的故事,都是从第二次战争的老兵口中听来的,还有无数个将他惊醒的噩梦中。他从未驯服过一条龙;现在这条被他拉上山的顽固雏龙似乎也让他毫无办法。

  云端翔龙骑士团肯定很强大,居然能驯服如此骄傲的野兽。

  当他们来到山顶时,科克一度以为他们来错地方了。他本来以为会有一座钢铁要塞,无数穿戴着盔甲的巨龙在一座坚固的堡垒周围巡逻,随时准备加入战斗。但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间用木头和石头建成的茅舍和一座瞭望塔,周围全是泥坑和稻草堆。

  “肯定不是这里,”他自言自语道。但当他带着雏龙绕过茅屋时,科克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翔龙。有些翔龙在长着草丛的开放式栅栏里懒洋洋地休息,另外一些则在午后休闲地跟着同伴在空地上散步。一些熊猫人坐在小溪边盘腿冥想,雏龙就蜷在他们的腿上安静地休息。

  科克彻底傻了眼。那些传说中的战士呢?

  “啊,我们有客人了!”一声和蔼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科克转过身看到一位年长的熊猫人站在瞭望台上,虽然岁月使她的毛发变成了灰色,但眼中却满是年轻人的光芒。在她身边,是几个熊猫人,每一位都由一条不同颜色的翔龙陪伴。老者走上前,并鞠了一躬。

  “欢迎来到我们的家园,旅行者,”她微笑着说。“我是安离长老,我们是云端翔龙骑士团。”

  “你还好吗?”老者身边的一位熊猫人问道。“你看上去不太好。”

  “哇,这个小家伙是谁?”另一位熊猫人用甜美的声音问道。

  科克带来的雏龙一听,害羞地躲到了他的腿后,不让那名熊猫人看见。但科克闪到一边,把雏龙带了出来,在熊猫人关心雏龙的时候,努力地想搞清楚当前的状况。

  “他是你们的了,”他说道,把绳子交给了安离长老。“我的情况不是很好,我的腿受了伤,我需要你们送我前往最近的部落前哨。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将永远感谢你们。”

  安离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然后摇摇头。“恐怕不行。”

  “你们不会希望被卷进我们的战争之中的。”科克努力让自己的口气听上去显得不那么高人一等,并试图将雏龙母亲的遭遇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能带我去晨芳园……”

  “不行,”安离打断了科克。“我的意思是你不能把这条雏龙留给我们自己离开。”

  科克皱了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熊猫人?”

  “这条小龙看样子很喜欢你,”她平静地回答。“我猜你肯定是孵化它的人,因此你必须将它抚养长大。”

  她走上前,把绳子交给他,并将他的手按在他的胸口。骑士团的成员注视着科克,像爱宠一般抚摸着身边的翔龙,。科克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之情。他们应该是伟大的战士;但他所看见的,却是妇人般的看护。他绝对不会加入其中。

  “我可不这么想,”他轻蔑地说。

  科克把绳子扔到地上,转身就走,可没走几步,腿上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停下来。科克单膝跪下,咒骂着伤口。这时,他感到有人在拉他的手腕。

  “如果你们不带我去晨芳园…”科克说话的同时转过头,看见的不是熊猫人而是那条雏龙。它用小尾巴缠绕着他的手腕,用恳求的目光看着他,想把他拉回去。

  小龙也不想让他走。

  科克看到一对翔龙在空中飞行,不断旋转、转向,你争我抢的同时,轻松地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骑士团的熊猫人也许不是科克所期望的那种战士,但不能否认的是,他们确实是飞行高手。

  科克内心的某个部分被触动了。随后,当他看着雏龙时,他看到的不是一个累赘,而是一次机会:一个他等待已久的机会,称为一名真正的龙喉兽人,训练自己的战争坐骑,驾驭巨龙加入战斗,征服无边的天空。就让其他人把这些翔龙当做玩伴吧,他要把自己的龙训练成凶猛的战争巨兽。

  “那好吧,”对着雏龙,也对着安离说道。他抓起雏龙举过头顶,雏龙红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就和龙喉氏族曾经号令的红龙一般。

  我会让龙喉氏族骄傲,科克发誓。

  我会让翔龙听我号令。

  ***

  第一周的训练并没有按照科克所希望的那样进行。他的翔龙明显比骑士团的雏龙更有主张而且顽固。它似乎只吃自己想吃的东西,而不是科克喂给它的食物,科克无论怎么召唤它,它都撅着嘴去追其他的小龙。翔龙又快又轻巧,而科克的那条伤腿又不听使唤,只能让他涨红着脸对着雏龙大吼,而其他的学生则在边上暗暗发笑。话虽如此,但他腿上的伤在熊猫人的照料下确实开始好转,科克也突然明白任何想要驾驭这种巨兽的骑手,都必须接受良好的训练。

  在与骑士团相处的第八天,当太阳从石塔后升起时,科克发现雏龙的栅栏空着。安离微笑着站在门前。

  “看样子我的小龙一大早就开始调皮了,”科克开玩笑道。

  “啊,没有的事儿,”安离说道。“洁诺瓦今天会负责照顾你的翔龙。来吧,和我走一走。”

  他们俩平静地散着步。安离带他在清晨的阳光和微风下穿过了景色秀人的百木园,最后来到了风塔桥。这座桥名副其实,连接着几座天然形成的从海中穿出的石塔。每一段桥都是建筑学上的奇迹,精妙的石匠工艺似乎违背了重力,稳固地穿插在多风的海岸边。整座桥看上去就像一条翔龙,一个由木头和石料建成的巨兽,冲出纱雾海,永远守护着翡翠林。

  安离在走过大半座桥后转身对着科克。

  “你给他起名字了吗,科克?她问道。

  “没有,”科克回答道。“在他为自己赢得一个名字之前,我不会这么做的。这是龙喉氏族的传统。”

  “但我们不是龙喉氏族,”安离回答。“他们的传统并不是我们的传统。”

  科克气的胡子都竖起来了。“要么按照龙喉氏族的传统,要么我就不干了。没有被的选择。”

  “那这传统看起来对你很重要,”她回答道。

  科克停了一会,在脑子里想着该说些什么。“当联盟俘虏我的时候,我和我的氏族分开了。大灾变后我有机会和他们重聚,但我没有接受。”

  “为什么不呢?”安离问。

  “我并不期望你能明白,”科克说,“但我因为被人俘虏,铐上锁链而使自己和龙喉蒙羞。在我证明自己的价值以前,我怎么能面对他们?”

  科克转过身,看着大海北边,朝着东部王国的方向。“我虽然有一个龙喉氏族的名字,但我的所作所为一点儿也不像龙喉兽人。只要我能按照我们的传统驯服翔龙,我就能改变这一点,我就能再一次和我的同胞团聚。”

  “我明白了,”安离低语道。他们已经走完了整座大桥,来到了最远最高的石塔之巅华丽的神庙内。在他们身后,是美的令人窒息的潘达利亚海岸线和蜿蜒的风塔桥,青龙寺辉煌的宝塔在远处的迷雾中若隐若现。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