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魔兽小说

最新《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钢铁之力》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2013-08-01 2013-8-1 14:52:35 作者: 来源:

  是我们自己选择未来的道路

  熊猫人随后全都离开了,没有人说过一句话。他们安静地下山,科克的失败笼罩着终点线。长爪曾回头看了一会,但安离把手放在他的肩上,摇了摇头,随后两人一起离开了,只剩科克一人。

  他转身面向大海,朝着翔龙离开的方向。他知道它去哪儿了,因为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当一个人的世界分崩离析,当一个人心碎的时候,只会想到一个地方。

  ***

  一声怒嚎使翡翠林上空乌云密布,瓢泼的大雨瞬间倾盆而降。自从翔龙离开科克之后,夜幕便很快降临,冰冷刺骨的雨水打在科克的身上,使他必须使劲浑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颤抖的身躯。他找到了数个月前藏起来的筏子,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完好如初。科克从不相信元素那一套鬼话,但当他来到小岛岸边时,他忽然想到,元素们是不是在等待时机惩罚他的傲慢和无礼。

  上岸后,科克倚着从前的那根拐杖,盯着狂风暴雨,艰难地穿过泥泞的海滩,沿着他找到那枚龙蛋的那一晚,自己的足迹深入内陆。很快,他便抵达了他认为会找到翔龙的地方。

  石头巢穴已经崩裂,数个月前的那一晚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只是母龙的尸体已经没有了踪迹。科克的翔龙就盘蜷在龙巢中央,龙鬓因为浸透了雨水而垂了下来。当它看见科克靠近的时候,它嘶吼了一声退到了巢穴边上。这一幕击碎了科克战士的心灵。

  “我不是来伤害你的!”科克的高声喊叫盖过了暴雨。他把手举在身边,慢慢向巢穴靠近。

  翔龙哀嚎着,飞到了空中。飞过他的头顶,落在了一块高地上,带着将信将疑的神情继续盯着他。科克愤怒地甩了甩手臂,任凭暴雨继续抽打在他身上。

  “到现在还不够吗?”他怒吼道。“我抛弃了尊严,来到你面前,乞求你的原谅,这还不够吗?你还要抗拒我吗?”说完,科克就倒向了巢穴另一边,重重地摔在石头上。“你难道一直都要这么顽固吗?你抗拒我的每个命令,就因为你就足够的力量违背我。就算是现在,当我鼓起勇气盯着狂风暴雨来到你面前!一名真正的龙喉战士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做出这样的事!一名真正的龙喉战士…”但他说不下去了,暴雨和自疑让他无法继续。

  “一名真正的龙喉兽人,”他咕哝道。“就好像我真的了解似的。我不是‘龙喉兽人’。永远也不会变成其中一员。”

  他低声说着,话语在他们之前回荡。科克突然感到一阵疲倦。手上的皮肤因为雨水而变得褶皱不堪,头发也紧紧贴在额头。他叹了口气,似乎将一辈子的痛苦都随着呼吸被吸进肺里,随后便闭上了双眼。

  “我在看押所里长大,”科克打破了沉默,“但我出生在格瑞姆巴托。我父亲曾经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骑在巨龙的背上 – 龙喉氏族将征服天空,整个世界也将因此臣服在我们胯下。”

  他咽下嘴里的雨水。“但很快,原本听令于我们的巨龙开始反抗,用烈焰烧尽整个氏族。巨龙失去了控制,而我们也无法再次控制住它们。

  “后来,人类找到了我并用锁链将我铐了起来,因为我无力和其他氏族成员一起逃走。我一直被奴役着,直到萨尔摧毁了看押所,就像从前巨龙对龙喉氏族所做的那样。你看,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

  “现在,龙喉氏族归从于地狱咆哮,”他说道,想到这一点,就让他无比心痛。“他们从地狱咆哮那里,获得重要的资源和军事援助。违背他,就是自寻死路。虽然你看不见枷锁,但又有什么区别呢。在枷锁被打破之前,我们只能听令于地狱咆哮。而经过这么多年,我仍然在寻找一样东西:重新获得控制的力量。”

  科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到他的肺感到灼热感。他望向天空,望着风暴和暴雨。他哭了,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他相信,他的祖先也和他一样在哭泣。

  一阵抓挠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他看见翔龙从高处爬了下来来到他面前。翔龙盘蜷在他身边,替他遮挡雨水和狂风。科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放在翔龙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它的鬓毛。翔龙有一段时间相当紧张,但随后便彻底放松了。

  他们静静地坐在一起,等着风暴过去,就像翔龙刚出生时所经历的那五天。当风暴终于停息时,科克可以看见海面上月亮的倒影,翔龙静静地酣睡着,水汽从鼻孔里缓缓喷出。

  科克环抱着他的翔龙,闭上了眼,终于陷入了久违的甜美梦境中。

  ***

  科克一直都很喜欢雨后的清晨。清新的空气和闪烁的水珠使科克感到快乐,整个大地被冲刷一新。他看着周围灰色的空天,浓稠的晨雾让这个世界看上去,就像被云雾包围着。科克惊讶地看着安离长老像梦中幽灵一般出现在迷雾中。

  “找到你很容易,”老熊猫人说道。她踏上石塔边一条狭窄陡峭的小路,示意他们跟上。科克和翔龙于是跟了上去,尽管科克怀疑翔龙其实是跟着安离而不是他。

  “很多翔龙都把临风岛当做自己的家,”安离继续说道,“但其中有一些翔龙 – 那些个强调独立性的家伙 – 则把家安在岛屿周围高高的石塔上。”

  “所以你认为我的翔龙是遗传他母亲的特质,”科克说道。

  安离笑了笑。“也有可能是他的骑手。”

  科克突然感到了一阵懊恼。“我不是他的骑手。这已经很明显了。”

  “那为什么追这么远呢?”她问道。

  科克看着天空,回忆起联盟炮舰将他的飞艇击落,而救援队从未现身。“地狱咆哮把我遗弃在这座岛上,”他回答。“我不会这么对我的翔龙。”

  “你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地狱咆哮,”安离说道。

  科克想了很久,该如何回答。“整个部落就是他的军队,”他终于开口,“但我们并不是他的人民。”这样的话显然大逆不道,但这儿只有安离。“加尔鲁什要求我们臣服于他,但这对他来说,只是随时为他送死。他不知道什么才是忠诚。萨尔能激发起我们的忠心,但加尔鲁什要的只是服从。”

  安离点了点头。“这两者并不一样。”

  科克看了看他的翔龙。“是的,”他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继续安静地走着,很快便来到了石塔之巅。高耸的群山和美丽的海岸线又出现在他眼前。空中开始落下蒙蒙细雨,凉爽的雨滴落在科克的肩上和身上。

  “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安离说道,“你是因为听说我们是伟大的战士而来的。而当你看见我们用心对待翔龙时,你心想传说肯定是错的。

  “后来,我问你钢和铁的区别,”他继续说道,“你说钢更加坚固。”

  “是的,我记得,”科克带着些许的困惑回应道。“但你想说什么呢?”

  安离站在石塔边,看着厚厚的迷雾。“你拒绝用心照顾翔龙,但最坚固的钢是用心打造的。铁匠倾尽全心,千百次地打造着手里的钢。云端翔龙骑士团也是如此。我们是铁匠,而翔龙是我们的钢。”

  安离示意他过来。当他来到她身边时,她把手掌放在科克的胸前,看着他的眼睛。

  “但是铁块,”她说道,“铁匠将其加热,用锤子不断敲打,使铁块变成他或她心目中的模样。当铁块冷却后,变得又黑又亮。尽管乍看上去非常坚固,但当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就会破裂。你懂了吗,科克。”

  听完这些,科克感到心头一紧,但科克明白这是实话。就像龙喉氏族和巨龙之前冰冷的锁链一样。“我明白,”他看着身边静静休息的翔龙说道,“但如果铁匠犯了错,会怎么样呢?”

  “那么他必须纠正这个错误,”他回应道,“趁热打铁。”

  安离又落下了悬崖,这一次,科克并没有移动,并且也毫不惊讶安离骑着她的翔龙再次出现。“你曾经告诉过我锁链比选择更有效。那么,你已经尝试过用锁链束缚你的翔龙,也许现在你该试试给它一个选择。”

  科克看着安离离开,想着他是否也会这么做。她消失在迷雾中,只剩下科克和他的翔龙。迷雾在他身边聚集,使他无法看清周围的世界,但他明白再往前一步,噩梦中的情景就会发生。他此时感到,他的一生都在往下掉。他受够了。安离希望他给翔龙一个选择?那就给他一个选择!

  “翔龙,”科克呼唤着。他意识到他还没给它起名字。翔龙抬起头看着他。它明白他要做什么,于是张开了嘴打算抗议。科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他往前走了一步,落入了石塔周围的迷雾中。

  一时间,他穿过云雾,朝着无形的海滩急速飞去,他的噩梦变成了可怕的现实。我的翔龙不会来救我的,科克突然想到。我就这么死了。

  随后,他听到上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看到一条长长的影子正朝他飞来。他的翔龙飞到他身边。它做了选择。

  科克从未因为犯错而感到如此高兴。但当翔龙靠近时,他意识到翔龙身上没有鞍具或者绳子可以让他抓住翔龙的鳞片。顿时,科克陷入了恐惧。他绝望地伸手够向翔龙,疯狂地想要抓住它。

  翔龙咆哮着,伸长脖子看着他。当科克看着翔龙的双眼,他以为会看到恐惧、怀疑或者绝望,但他错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