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新闻频道 >> 热门消息

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

2015-8-27 16:15:47 作者:龙手马弗 来源:

  7.0官方的介绍

  官网的介绍

  注意:与之前的希尔瓦娜斯的造型不同,新造型中希尔瓦娜斯的弓变了,而且,腰也被包上了:原造型见下,图引自风暴英雄。

  猎人的神器

  注意:根据官方透露出来的关于神器的消息,这把弓应该为射击猎人专用,而根据透露出来的灰烬使者,凡是神器都有大量相关的剧情任务。

  关于瓦格里

  在希尔瓦娜斯官方小说《黑夜边缘》中的相关描述:

  相关部分之一

  随着一声惊呼,她(注:希尔瓦娜斯)发现她被包围了。九名女战士飘浮在她周围,围成一个圈,她们的美貌比她更甚。瓦格里们也以生前面貌现身了。她们有的黑发拂面,晒黑的脸上嵌着宝石般的蓝色眼瞳。有些的金发垂面,皮肤如同阳光照射在白雪上一般白皙。她们面色柔润,下巴却刚毅无比。她们的手臂圆润结实;大腿光滑强健。她们每个人手中的武器都各不相同:有的持矛,有的操戟,还有的手握一柄精钢打造,闪亮血槽纵贯剑身的双手巨剑。她们每个人,都是自己那辈中最伟大的战士。

  她们全都跟我一样,希尔瓦娜斯发现。自负,求胜,骄傲。

  “是的,我们来了,”手握双手巨剑的金发瓦格里回答道,就好像希尔瓦娜斯像她们提问了一样了。她的声音浑厚充盈。“我是召唤者安海尔德。这些姐妹,与我同为战斗侍女,而如今只得九人幸存。我们生时侍奉北地的战士,死后也将继续我们的侍奉。” “侍奉巫妖王。” 安海尔德被激怒了。“您会选择去侍奉巫妖王吗?”她反问道。

  “那这些呢?这些幻象究竟是什么?”希尔瓦娜斯问道。

  “未来的景象。”安海尔德解释说。“每一个生命终结时,其记忆都会被唤醒。而这些,是您的。”

  “为了满足自己的征服欲,地狱咆哮浪费部落的资源,直至掏空整个部落。这点无需水晶球就能预见。”希尔瓦娜斯感觉到那古老的怒火重新燃起,可她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她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你们把我带到了哪里?我应该是死了。”

  “您的确死了,”一个一头乌发的瓦格里说道。

  “我尝过被湮灭的感觉,”希尔瓦娜斯反驳道。“你们肯定是把我困在地狱里了。为什么?”

  安海尔德保持耐心,她用平缓慎重的语气回答道:“我们是为了向您展示,您的死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以及,为您提供一个选择……”

  “我已作出我的选择,”希尔瓦娜斯打断了瓦格里的话。

  “您的人民将灭亡!”灰发瓦格里说道。生前,她是最年轻的战斗侍女;死后,她则是最没耐心的。

  希尔瓦娜斯想起了她的人民。他们与他们的前身——天灾亡灵完全不同,这些满怀渴望却困惑缠身的行尸走肉在洛丹伦的废都里抱成一团,共同进退。被遗忘者如今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了:作为一个散发恶臭、浑身淤血、躯体毫无生命气息的群体,他们精于格斗,善于将奥术魔法用于毁灭性用途,而且还不受道德的束缚。他们被磨练成一种完美的武器。她的武器。她训练他们,是为了让他们有朝一日能击出致命的一击。至于他们的命运,她毫不在乎。

  “那就让他们灭亡吧!”希尔瓦娜斯尖叫着。“我跟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安海尔德举手示意她的同袍妹妹不要说话。“嘘,阿加莎。她还没有明白。她必须看到更多的景象。”瓦格里的首领用她发着绿光的眼睛盯着希尔瓦娜斯,眼角嵌着悲伤。“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您所追求的湮灭归于您。我们将不再阻止。”

  安海尔德双眼紧闭,她们的形态立刻消散成看不清面目的灵体。

  希尔瓦娜斯感觉自己被拉走了,感觉天旋地转。万物消失,时间停止。

  “她消失了!”阿加莎不禁哀号。

  相关部分之二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士正在自由落体。不过这并非是在物理意义上;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在冰冠堡垒脚下粉身碎骨。坠落的是她的灵魂,像暴风雨中的失去动力的船一样,迷失方向。

  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记不清了。她是被阿尔萨斯杀死的吗?还是自杀?抑或是遭到了瓦格里的审判?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她的一生不是一系列的事件,而只是一个瞬间,无限虚空中一个思维的闪光点。

  她的眼前只有黑暗。

  然后她觉得自己正在坠落——真的感觉到了,这是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她退缩了。在极度痛苦中。

  她来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灵魂再次完整了,却只感觉到痛苦。难道灵魂再次完整,就意味着无尽痛苦吗。冰冷。绝望。

  恐惧。

  无尽黑暗中异象丛生。但她认不出来,因为生者世界绝对没有这么恐怖的东西。利爪撕扯着她,她想尖叫,却喊不出来。她的背后有眼睛盯着,可她却无法回头。

  后悔。

  她感觉到有熟悉的东西存在。她认出来了。那种曾经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嘲笑。阿尔萨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在这里?他的元神绝望地向她冲了过来,然后在这恐怖的再会中退缩了。这个存在,正是将要成为巫妖王的男孩。可他不过是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金发孩童,独自承受他错误一生的恶果。如果希尔瓦娜斯的灵魂当时没在经受蹂躏和折磨,那她甚至可能会对他——这还是第一次——产生一丝怜悯。

  在集合了世间一切痛苦和无限罪恶的地方,巫妖王——微不足道。

  现在异象盯上她了。她被围了起来。它们愉快地折磨蹂躏着她的意识,以她的痛苦为乐。

  恐怖。

  她将永远留在这里:无边的虚空,黑暗,充满痛苦的未知领域。

  她不知道那道光芒冲破黑暗究竟花了一瞬,还是一生的时间。她们张开双臂,来救她了。黑暗中,九个拥有非人美貌的瓦格里用一轮光晕隐藏了希尔瓦娜斯。

  她发觉自己身形变小,赤身裸体。她缩成了一团。她重新获得发声能力后的第一声就是啼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失败了。不过,瓦格里并不这么认为。

  “希尔瓦娜斯女士,”安海尔德用平滑的声音说道。她触摸着精灵游侠的脸颊。“我们需要您。”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与休眠中的巫妖王的意志连结在一起,被囚禁在冰冠之巅,几乎永远。我们渴望自由,就跟从前的您一样。”安海尔德跪在希尔瓦娜斯身边,其余瓦格里手挽手聚集在她们周围。“我们需要一个容器,一个和我们一样,尚武又强壮的容器。一个感悟过生与死的容器。一个经历过光与暗的容器。一个值得——值得拥有超越生与死的力量的,容器。” “我们需要您,”阿加莎重复了一遍,她的黑发在光芒中自由飘动。 “我的姐妹将获得解脱,从巫妖王的束缚中永远解脱。不过,她们的灵魂将与您连结在一起,”安海尔德继续说道。“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暗女士,被遗忘者的女妖之王……您将通过瓦格里姐妹的帮助,重新行走于生者的世界。只要她们活着,您也将活着。自由,生命……以及超越死亡的力量。这就是我们的协议。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馈赠吗?” 希尔瓦娜斯给出了她的回复,但不是马上。在湮灭之中沉浮的经历让她充满恐惧。即便是现在,她也感觉身边狂风肆虐。这是她解脱的唯一机会。但是她不愿意将接受安海尔德协议的基础建立在恐惧之上。她想先感悟更多理由。生死至交。义结金兰。姐妹。她们分则各自受困,合则脱出生天……而且,凭借她们,她将推迟她必然的命运。

  “是的。”她说。“协议达成。”

  安海尔德坚决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她的面容模糊鬼魅。“协议已经生效,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她说。“我的姐妹是您的了,而您,将主宰生命与死亡。”她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让我替您下地狱。”

  耀眼光芒,光芒万丈。

  希尔瓦娜斯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尽管依然扭曲,却是完整的,冰冠堡垒犹如墓碑耸立其上。安海尔德死了。希尔瓦娜斯身边环列余下的八个瓦格里。

  她们和她,生死与共。

  相关部分之三

  吉尔尼斯

  “你是什么东西,胆敢撤销我的命令?”加尔鲁什驱狼向前,质问着她。兽人向她靠近,他巨大的身形对她产生莫大压力。他怒目而视。

  希尔瓦娜斯并没有移动或者回避。“以前我的跟你一样,加尔鲁什,”她回答道,她的声音十分轻微平稳,只有大酋长一人能听见。“我曾经视我的臣民为工具,我的囊中之箭。”她伸手摘下帽子,黑色的眼睛直视着他。她的眼神充满活力,瞪大的黝黑瞳孔深处蕴含着怒火,即将爆发。

  那一刻,没有人敢直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双眼。除了加尔鲁什。

  而他看见的,是无边的虚空,永恒的黑暗。那眼中有着恐惧,但不仅如此。那眼中有着即使是大酋长也感到害怕的东西。他的狼本能地悄悄离开。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我曾在死者的国度走了一遭。我曾亲眼见识过永恒的黑暗。你的言。你的行。统统吓唬不了我。”

  亡灵军队集结在黑暗女士周围准备保护她。黑暗女士依然是那个黑暗女士,无论身体还是灵魂。但是对她而言,被遗忘者再也不是她的囊中之箭或者其他什么工具了。他们是对抗永恒的壁垒。只要她还活着一天,他们就该被使用在刀刃上,而不是被一个愚蠢的兽人白白浪费掉。

  大酋长收起斧头,放回背上,他的坐骑从她面前蹑足而过。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把他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上移开。

  “很好,黑暗女士,”他的承诺响得足够让所有人听到。“我们将攻下吉尔尼斯……用你的方式。”

  他踢了一下他的坐骑,踏着泥浆缓步向自己的军队走去。我会盯紧你的,他自言自语着。

  地狱咆哮的眼睛会盯着你,比以前还要紧。

  军团再临中关于瓦格里的相关内容

  勇气大厅:高耸入云,位于风暴海姆(国译风暴峡湾:风暴峡湾居住着数千年前离开诺森德的维库人。)的云端之上,升级时会经历的地下城。灵感来源于瓦尔哈拉殿堂。最强大的维库战士。将会揭示瓦格里的起源。

  4、关于有谣传说希尔瓦纳斯会是团队副本首领:官方回复:“这很有趣”。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