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故事背景

夏一可讲故事 堕而不落的苏拉玛城之四

2016-10-19 14:16:36 作者:夏一可死毒舌 来源:微博

  更到第四期了……我竟然还没跳票,这一定是幻象。

  最近有只玩炉石的观众老婆表达了他们的不满,表示没玩过魔兽看不懂,既然是魔兽的为何要标题为《炉石史册》……这,可能是我两个游戏都玩、且感情都蛮深的关系,在我眼里并没有将它们做严格的区分,所有魔兽世界观下的、剧情相关的文章或节目,我都归到了《炉石史册》名下。如果造成不便很抱歉,不过看在咱们感情这么好的份上,就包涵一下吧?如果能再给点面子,不如马克一下?毕竟说不定哪天苏拉玛就被加入炉石系列了呢,到时候我就不用再写一次了(闭嘴)……

  另外我也希望大家别把讨论重点放在这个完全不重要的问题上了。更不希望看到炉石玩家魔兽玩家一言不合就撕了起来。自己人啊,打个毛啊?讲道理你们就不能好好讨论一下文章好坏、内容优劣、节奏合适与否吗?对于一个连阿喵说请我日料大餐我都拒绝了、加班了一个周末就为写这个玩意儿的勤奋小作者夏一鸽来说,你们真的不怕她以“评论看的好烦啊”为理由就鸽了吗!

  咳,还是接着讲故事吧。

  《刺客信条·苏拉玛》

  上期故事我们讲到,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从法多雷手上夺回了魔树——阿坎多尔。在沙尔艾兰,我们共同种下了堕夜精灵希望的种子。可我们的任务远没有结束,首席奥术师塔莉萨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神色。她那深黑色兜帽下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我们躬耕于黑暗服侍于光明。百万指挥官们,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一名隶属兄弟会苏拉玛分部的刺客导师。

  “去苏拉玛郊区,和我的线人希尔格林接头吧,他会指引你接下来的任务。”塔莉萨淡定的说道。

刺客信条中的威尼斯,这个跳河的身姿是不是很熟悉?

  刺客信条中的威尼斯,这个跳河的身姿是不是很熟悉? ​

  苏拉玛城的整体建筑风格充满了欧洲建筑独特的瑰丽和奢华,遍布街道间的运河行成就了它独特的交通体系。每当深入苏拉玛城内时,总是让人将其与著名的意大利水城威尼斯联系在一起。众所周知,威尼斯是育碧旗下著名游戏《刺客信条2》的经典场景。每当我偷偷摸摸的在苏拉玛城内搞破坏的时候,这种刺客信条的感觉尤为明显。至此,《魔兽世界之刺客信条》正式拉开了序幕,本任务线涉及:潜入、刺杀、跟踪、躲卫兵、信仰之跃(跳河)应有尽有。

  当然,也有部分不要脸的职业,硬说他们玩的是《真·三国无双》,脆皮小神牧表示听不懂你们在说啥,MDZZ。

苏拉玛各职业现状

  苏拉玛各职业现状 ​

  因为苏拉玛城的魔法屏障已经被大魔导师艾利桑德解除掉,所以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十分轻易的在苏拉玛城随意进出。光明正大地干掉了巡逻卫兵之后,我们找到了塔莉萨介绍的接头人,希尔格林。

  表明来意后,这名接头向我们透露,此时的月郡庄园正在举办一场化妆舞会,这正是我们潜入的绝佳时机,在递给了我们一张魔法面具后,低调的线人叫我们潜入月郡庄园深处,寻找夜之子知名白富美——莉莉丝·月郡,与她商讨我们的革命事业。

苏拉玛知名线人,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希尔格林先生

  苏拉玛知名线人,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希尔格林先生 ​

  或许苏拉玛城的屏障,给夜之子们创造了一座太过安全的温室吧,艾泽拉斯常年处于这样那样的入侵和战乱中,每一个种族都处于高度警惕的状态下,只有这些夜之子贵族,在燃烧军团入侵之后,竟然还有心思举办宴会……不过对于甘愿将家园拱手相让人来说,也没什么稀奇的。

  我行走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宴会里,看着贵族们在觥筹交错中聊着八卦开着玩笑,脑海中闪过凯尔丹纳斯枯瘦的脸,闪过泰林茫然的眼睛——“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对比之下,这是何等讽刺,又是那么令人愤怒。那一瞬间我是那么想要拿出武器给这些面目丑恶的贵族一点教训,我是多想制裁这些不知民间疾苦的人,我……

  “这是幻像,你在掩饰什么?”

  “……我操!”

  十分钟后,从河里捡回尸体的我,默默地重新变了幻象,摆出虚伪的笑容,东腾西挪地躲避着卫兵,重新融入了万恶的拜金资本主义凑牛虻社会中……

夏一可讲故事:堕而不落的苏拉玛城之四

  ​

  莉莉丝的伪装

  不久后,我们就在月郡庄园的深处,找到了这座夜之子贵族庄园的的主人,莉莉丝·月郡。

  在我们赶到的时候,莉莉丝·月郡正在与自己的妹妹争吵,莉莉丝的妹妹安瑞纳斯·月郡,早已被大魔导师艾利桑德洗脑,这熊孩子正呵斥着莉莉丝,然后摔门就走。爹妈没教好,心疼莉莉丝一秒。围观完家长里短老娘舅之后,我们向莉莉丝表明了身份与来意。而早已看透燃烧军团阴谋的莉莉丝,表示愿意支持塔莉萨的事业,并会为我们提供相应的帮助。不过在此之前,希望我们帮她处理一下家庭问题。

  很显然,莉莉丝这位冷酷腹黑有想法的御姐,根本不想与她的脑残妹妹过多解释。她选择更为简单有效的方式——

  “把丫给我打一顿,然后抓回来。”

  所以说,在月郡家族,没什么事情是一顿暴揍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顿。

​夜之子白富美——莉莉丝·月郡

  ​

  夜之子白富美——莉莉丝·月郡

  怀着大快人心的心情殴打了安瑞纳斯一顿之后,我们把她五花大绑丢到了莉莉丝面前。莉莉丝表示干得漂亮,将妹妹关起来进行监禁play,并给了我们一个魔法面具。让我们可以以安瑞纳斯·月郡的身份在苏拉玛城内进行活动。

  从此之后,每当玩家接近苏拉玛城时,就可以使用这个面具幻化成一名夜之子的形象,从而躲过城内大部分的卫兵。当然,还是有很多机智的卫兵可以看穿你的伪装。一度被“好像有点不对劲”“这是幻象,你在隐藏什么?”支配的恐惧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值得一提的是,暴雪爸爸在这个任务上做了一个很有趣的设定,当玩家们以女性角色开启此任务线时,所幻化的是莉莉丝的妹妹安瑞纳斯,而男性角色则幻化为一名夜之子魔剑士。

幻化后的我们

  幻化后的我们

  这种设定不仅科学而且细心,同时也断绝了很多异装癖的基佬们的猥琐幻想。但讲道理,一群骑着古怪坐骑拿着拉风神器的安瑞纳斯,在苏拉玛城内上蹿下跳……真的没有谁看出问题吗?你们夜之子是不是吸毒吸傻了??

苏拉玛士兵眼中的我们

  苏拉玛士兵眼中的我们​

  在面具的伪装下,我们来到了苏拉玛城中心与莉莉丝进行会面,在俯瞰华丽的苏拉玛时,这位夜之子贵族发出了感叹——苏拉玛是天堂,是神殿,可也是牢笼。

  这位心思细腻敏锐的夜之子有着和首席奥术师塔莉萨一样的远见。她想要从根本上解救夜之子们长达万年的悲惨的命运,为自己的族人寻找真正的救赎之道。也正是莉莉丝的这份高远的志向,才让她与我们形成了这了牢不可破的盟约。

  从此刻起,莉莉丝和塔莉萨从此正式缔结了牢不可破的盟友关系,里应外合,赌上性命和家族,为了解放苏拉玛的理想一同奋斗。

  在莉莉丝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知道,在苏拉玛城中,夜之子们也是有着明确阶级划分的,除了沉迷于物质与权利的夜之子贵族外,在苏拉玛城中还生活着许多身份低微的夜之子平民。在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恐怖统治政策之下,这些平民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帮助这些底层人民脱离窘境。

  凡瑟尔与残月酒馆

  莉莉丝为我们推荐的得力盟友,是一位名为凡瑟尔的酒馆老板。她将这位酒馆老板描述为“一名老实正经的商人”。

  ……姐你就扯淡吧。老实正经还做个毛地下党啊。

  不过回想一下各种红色题材影视剧,各种武力值智商值开挂的地下党们,看上去还真的都挺老实正经的,比如《潜伏》的孙红雷,比如《红色》的张鲁一,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脸都特别长。

  咦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地下党三人组

  地下党三人组  ​

  凡瑟尔与他的残月酒馆,位于苏拉玛的永月平民区南方,接近永月集市。四通八达的地里位置,让这座酒馆成为了天然的情报收集站。在凡瑟尔的悉心经营下,这座酒馆已成为了苏拉玛平民的避难所。表面上正经经营酒馆的凡瑟尔,也早开始了他反抗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地下工作。这里俨然成为了苏拉玛的兄弟会刺客总部了……

  我们去刺客总部报道后,酒馆老板就给你指派了第一个任务——为城内的平民发放魔力酒。

  大魔导师艾利桑德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限制了夜之子们汲取暗夜井能量的权利。只有那些真正效忠于他的夜之子才有机会得到来自暗夜井的魔力滋养。而其余的夜之子,只能通过名为“魔力酒”的饮品来缓解对魔法能量的渴求。而魔力酒的分配权自然掌握在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手中。反抗自己的叛徒,会被处以流放的极刑,城内不听从指令的夜之子平民,则会得不到魔力酒来缓解魔瘾。艾利桑德这种依靠极端手段来折磨他人,从而换取忠诚的行为,无疑是在作茧自缚。但在她倒台之前,苏拉玛随处可见被魔瘾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穷人。

  而凡瑟尔,一直都在试图搭救这些人。

  是的,若说塔莉萨和莉莉丝是在救国,那凡瑟尔,是在救命。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