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心情故事

话聊编年史:世界大分裂?朕的潘达利亚棒棒哒!

2017-4-14 22:54:28 作者:南風Lee 来源:网络

  上古之战

  在上层精灵们饥渴地探索永恒之井时,一位名叫做玛法里奥的年轻暗夜精灵师从塞纳留斯,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凡人德鲁伊,玛法里奥终日沉迷在海加尔山的森林中。塞纳留斯对这名年轻暗夜精灵身上的闪光点感到十分满意,他希望玛法里奥能在族人中传播德鲁伊之道,帮助暗夜精灵找回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天性。

  但这一切对艾萨拉及其追随者来说依旧是“然并卵”,上层精灵甚至与萨格拉斯展开交流。如同对付艾瑞达人那样,萨格拉斯利用上层精灵魔法师的强大魔法来加快燃烧军团入侵的步伐,而萨维斯则是第一个听从萨格拉斯召唤的人,还将这位堕落泰坦引荐给了艾萨拉女王。

  萨格拉斯向艾萨拉承诺:“不但让她和她的随从们获得无与伦比的力量,还会帮助她们将卡利姆多变成人间天堂。”艾萨拉女王与她的上层精灵用永恒之井的能量将恶魔爪牙带到了艾泽拉斯,恶魔战士不停地涌入宫殿,将上层精灵之外的暗夜精灵杀得一干二净。数以万计的恶魔把卡利姆多宁静的森林变成了邪火跳动的荒野。一场凡人从未见过的战争降临到了艾泽拉斯。

  在库塔洛斯·拉文凯斯的带领下,暗夜精灵组织了一支迎击燃烧军团的抵抗军,德鲁伊玛法里奥与他拥有金色眼睛的孪生弟弟伊利丹便在其中,还有这对兄弟深爱的美丽女祭司——泰兰德·语风。这支军队在最初屡战屡败,但玛法里奥起初就在翡翠梦境深处打倒了上层精灵最强大的法师萨维斯,对上层精灵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同时还向同伴证实了德鲁伊魔法的巨大潜力;伊利丹凭借勇气与对奥术的掌握,救了拉文凯斯一命,成为了拉文凯斯的私人法师;女祭司泰兰德从燃烧军团手中拯救了无数无辜者的性命,后来她成为了高阶女祭司,神圣姐妹会的首领。

  抵抗军的无畏奋战在燃烧军团面前不过是杯水车薪,越来越多的恶魔涌入艾泽拉斯,萨格拉斯将萨维斯扭曲成了头上有犄角犄角,身后有尾巴尾巴,脚下有蹄子的恶魔——萨特。萨维斯不遗余力地对曾经的上层精灵同伴施以诅咒,让他们变成同自己一样的萨特生物。

  随着军团势力的扩大,玛法里奥意识到暗夜精灵无法单凭自身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于是他和伊利丹以及泰兰德来到月光林地向半神塞纳留斯求援。尽管塞纳留斯同意将强大的荒野之神集结起来,但这需要暗夜精灵无法承担的代价“时间”。

  死亡之翼与巨龙之魂

  在响应玛法里奥的召唤之后,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带领巨龙们聚集在龙眠神殿商讨如何抵挡军团的入侵。大地守护者奈萨里奥劝说巨龙们牺牲一部分自身的力量,将其灌注到亲自设计的神器——巨龙之魂当中:“这件集合了龙族力量的神器可以将燃烧军团赶离艾泽拉斯。”多年来上古之神不断腐蚀着牢笼周围的土地,而奈萨里奥亲近大地的天性最终令上古之神腐化了他的心智。在痛苦与疯狂的驱使下,奈萨里奥创造出了巨龙之魂。

  暗夜精灵与恶魔酣战之时,巨龙军团从天而降,奈萨里奥释放出巨龙之魂的力量,重创燃烧军团。大家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并重新升起了希望,但奈萨里奥却突然把巨龙之魂对准了自己的同伴:蓝龙军团几乎全军覆没,蓝龙王玛里苟斯因悲伤而陷入疯狂,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饱受折磨。

  巨龙之魂的能量撕裂了奈萨里奥的身体,如同火山爆发般的能量吞噬了他的灵魂,鳞片周围也出现了许多炽烧的裂纹,不断有烈焰与岩浆向外喷出。最后奈萨里奥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奈萨里奥对这个世界造成了永久的改变,他独自一人粉碎了巨龙军团的联合。从此他被称为死亡之翼,他背信弃义的行为令黑龙军团遭受诅咒,只能在恐惧中避世隐居。甚至被其他巨龙军团猎杀到几近灭绝。

  伊利丹的背叛

  奈萨里奥的变节让暗夜精灵们的士气遭到沉重打击,而伊利丹也在此时神秘失踪了,大家都在担心他被恶魔做掉了,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浓眉金眼的法师竟然会背叛革命!

  伊利丹虽然拥有金色的眼睛,(人们认为那些长着金色眼晴的暗夜精灵,注定会成为伟大的精灵,艾萨拉女王也是金色的眼睛。)但他始终都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最初他们师从塞纳留斯,可伊利丹缺乏德鲁伊之道的耐心,于是他便钻研于奥术魔法,然而哥哥的功绩却一次次让自己的努力显得黯然无光。伊利丹用尽浑身套路也没能赢得泰兰德的芳心与注意,情场与事业纷纷受挫的伊利丹在鼓足勇气向泰兰德表白后,以被拒结束。

  萨维斯此时正不动声色地为伊利丹的绝望煽风点火,黑暗的念头在伊利丹心头挥之不去,最终让他脱离了暗夜精灵抵抗军,投奔燃烧军团。伊利丹希望获得令暗夜精灵无法想象的力量,他要超越玛法里奥,向全世界证明他才是最伟大的那个!

  伊利丹见到萨格拉斯后提出了偷取巨龙之魂的计划,他的真心没能打动泰兰德,但他的计划却打动了堕落泰坦。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伊利丹得到了世人难以企及的力量:“萨格拉斯在他的身上烙下邪能符文并烧瞎了他的双眼,眼洞里燃烧的异世之火让他获得了能够看清无数魔法形态的能力。”

  获得“神力”的伊利丹在偷取巨龙之魂的过程中见到了死亡之翼被扭曲的身体,还见证了死亡之翼穿上那套合金铠甲。在伊利丹拿到巨龙之魂并且转交给上层精灵之后,精灵们立即为开启永恒之井中心的传送门做准备——让萨格拉斯本人可以通过的那道传送门。

  伊利丹后来将自己的行动辩解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他对个人伟业的盲目追求最终让他落得遗臭万年。编年史里就是这样评价蛋蛋的,不是我黑他。

  萨维斯的战败

  一位年轻的暗夜精灵珊蒂斯·羽月帮玛法里奥困住了萨维斯,并将他的灵魂与身体扭曲成了一棵长满瘤节的橡树,但萨维斯对艾泽拉斯的影响却从未消除。我们依旧可以看到萨特用魔法污染大自然的身影。

  苏拉玛与创世之柱

  在卡利姆多中部地带激战正酣时,一小群上层精灵法师代表女王的意志,在大本营苏拉玛进行着各种秘密行动,确保艾萨拉的统治,并巩固他们的帝国。在一系列的考古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守护者用来塑造艾泽拉斯秩序的圣物——创世之柱。

  纵使身居苏拉玛的精英上层精灵对艾萨拉忠心耿耿,但在目睹了恶魔的所作所为之后,这群精灵的首领“大魔导师艾利桑德”担心燃烧军团不会将上层精灵的利益放在首位,于是她带领追随者决定破坏燃烧军团的传送门计划。他们拿出了多年间收集的强大神器,而创世之柱将是其中最具破坏力的圣物。

  在军团不断将恶魔送至艾泽拉斯的过程中,法师们通过创世之柱释放出的魔力成功破坏了恶魔的传送门。为了防止灾祸降临,艾利桑德与追随者利用“阿曼苏尔之眼”创造出了名为暗夜井的奥术法力之泉。这力量之源让这些法师的力量不断增长,保护他们抵御日后的威胁。千万年后,暗夜井将他们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种族——夜之子。

  辛艾萨莉的沉没与大分裂

  拉文凯斯被暗杀后,加洛德·影歌站出来统领抵抗军。他并非生于贵族家庭,加洛德既是善战的斗士,又是智谋超群的战略家,他摒弃暗夜精灵的仇外情绪,邀请其他种族加入的暗夜精灵的抵抗军中,其中就有牛头无双堵门血虐恶魔的胡恩·高岭。

  一群上层精灵法师也在达斯雷玛·逐日者的带领下加入了反抗军;荒野之神在塞纳留斯的号令下从森林中现身,为反抗军出力;甚至连树妖、奇美拉以及树人也纷纷投身对抗恶魔。在加洛德的指挥下,抵抗军与燃烧军团展开了激烈的交锋,甚至连荒野之神也遭到了军团恶魔的碾压:每死去一位荒野之神,海加尔山上的森林就会为之颤抖,刮起呜咽的狂风。

  随着战斗的继续,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率领的一小支精英战队(没错,就是罗宁和布洛克斯他们)希望将巨龙之魂夺回来,而此时伊利丹加入了玛法里奥的队伍,并向哥哥表明自己之前的做法是为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当玛法里奥发现永恒之井已经变成一个巨型传送门之后,他知道为今之计只有摧毁永恒之井,尽管这会让暗夜精灵的文明毁于一旦,但这是拯救这个世界的唯一办法。

  在玛法里奥夺回巨龙之魂悄悄潜入艾萨拉的王宫,并且成功破坏传送门后,正准备从传送门中现身的萨格拉斯被扯回了扭曲虚空之中。伴随着恶魔愤怒的咆哮声,艾泽拉斯的大地被永恒之井的爆炸撕得四分五裂,咆哮的汪洋大海取代了原先的陆地。

  艾萨拉女王和她的追随者们活了下来,他们被吸入大漩涡的无底深渊,扭曲成了一种名为纳迦的蛇类种族。他们在冰冷黑暗的海底,静默地建造着自己的纳迦都城“纳沙塔尔”。

  当这末日般的浩劫平息,幸存的暗夜精灵发现永恒之井的爆炸粉碎了卡利姆多将近80%的大陆,一处巨大的能量漩涡将永恒之井吞了进去,这个不断旋转的漩涡如同警钟一般在时刻提醒着人们这场战争的起因与胜利的代价。

  少昊的罪责

  大分裂让艾泽拉斯万物尽毁,而卡利姆多南部的潘达利亚却幸免于难。魔古帝国被推翻之后,历任爱好和平的帝王统治着这片神秘的土地,在军团入侵之前,一位叫做少昊的熊猫人皇帝满怀信心与希望登上了权力的宝座。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将带领潘达利亚书写新的传奇。

  如同历任登基的帝王一样,少昊请锦鱼人水语者为他预知熊猫人的未来,可水语者的答案却令他不寒而栗:“凶残的恶魔妄图腐蚀一切,大地上被邪能的火焰所袭卷,世界会分崩离析。”命运并没有将少昊最初所期待的长寿与富饶赐予给他。如果他想拯救家园就必须牺牲现有的一切,踏上新的旅途去成就一番丰功伟业。

  少昊首先来到了不息山巅,向青龙表达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困惑与不安,青龙告诉他:“去寻找潘达利亚之心,当卸下了情绪的负担,就能找到答案。”于是他郁闷地带着不解的答案,在命运的指引下先后将由自己负面情绪“怀疑、绝望、恐惧、愤怒、仇恨与暴力”所形成的煞魔逐一打败,将它们封锁在了潘达利亚地下深处,还建立起由精英熊猫人士兵所组成的“影踪派”来看守煞。

  青龙教会少昊净化自己的灵魂并与大地融为一体,就此打消了疑虑;

  朱鹤教会少昊学习自省,透过绝望的表象去寻找希望,并由此征服了绝望;

  玄牛教会少昊在巨大的恐惧面前如何坚毅,让他在恐怖与黑暗的时代不屈不挠,征服恐惧;

  雪怒教会少昊去分清力量与蛮力的区别,学习控制自己的愤怒,从而征服了心中的仇恨与暴力。

  当少昊卸下了心头的负担,重新回到神圣的锦绣谷之后,他所看到的是自己那些惶恐不安寻求庇护的人民,他们哭号着乞求少昊在末日中拯救他们。不论少昊尽如何去安抚他的人民,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那些曾经困扰着少昊的负担。

  少昊目睹了人们的疑虑和绝望,因恐惧而不知所措,因愤怒而颤抖。

  “时间,我的人民还需要时间来学习摆脱这些情绪。”在军团的邪能点亮天际的那一刻,少昊顿悟了:“我本该拥有长寿的生命和富饶的国家,但我不仅仅是一个皇帝,我就是潘达利亚之心。”

  末代皇帝最终放下了自己拥有和本可以拥有的一切,将自己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当大分裂来临的时候,潘达利亚被由少昊气息所形成的浓厚迷雾所保护,宛如风中的花瓣飘入大海得以幸存。

  在接下来的一万年中,锦绣谷中的繁花四季绽放,幸存的熊猫人也学会了少昊所学会的生活之道,这些少昊的恩赐让潘达利亚成为了一个传奇。

  傲之煞

  少昊心中的骄傲却没能从他心中卸下,在他舍身保护潘达利亚之后的千万年中,傲之煞一直在无声地潜伏着。

  熊猫人之谜

  熊猫人之谜到底是什么?加尔鲁什命令手下对季·火掌严刑拷打,命令他说出“熊猫人圣物”的下落,但季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而我认为这件“熊猫人圣物”或许已经融入了他的血脉。

  当初《熊猫人之谜》的开场CG令人对这个被迷雾所包围的岛屿充满向往,结尾的那句“吾辈何以为战?”成为了贯穿整个版本的问题,那么我们究竟为何而战?少昊在雪怒试炼中见证熊猫人士兵身上“忠诚和平与爱的力量”后,明白了战斗的理由:为了国土和家人,为了必须保护的人而战!

  若因恐惧和愤怒而战,则此战永无休止;若直面恐惧平息仇恨,内心深处得到平静,如此便能与世界共享安宁。这便是熊猫人的圣物,这就是我们战斗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