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两位女王的两段人生 记希尔瓦娜斯与凯瑞甘

2017-6-7 21:01:29 作者:ginsun 来源:网络

 

  有个词叫“盖棺定论”,大伙儿想来都是听过的。

  这个最早从韩愈先生的文中出现的词呢,在我们大天朝的语境里,是个出现频繁,却颇有些寓意隐晦的词。很多时候有些不尴不尬,严格得说算不得是一个好词。

  它指的是那些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也就是死翘翘之后的人,至此他的生平才可以有一个相对公正和客观的评价。

  我费了不少的篇幅,来详细的解释了一下这个词,并非是我想要借此骗字数,而是我这篇文章犯了一个描写人物类评析文章的“忌讳”。

  本文要写的两个有着“近似”人生轨迹的人物,她们的故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都没完结,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写这类人物的生平,不管是二次元还是现实世界,向来是个很敏感的题材,很容易被人日后翻出来指摘。

  然而本姑娘并不在乎这点,至少于我看来。一个人的故事是否精彩,不在于他的结局,而在于过程,在没有什么特别需要阐述的“政治”立场影响时,一个生命里充满跌宕起伏和起起落落的人生旅程,恰如一段电影,可以令人驻足欣赏,唏嘘感慨,也如一面镜子,可以使人对镜自观,三省吾身。

  人性,从来都是复杂的。以纯粹的善恶来划分人性,就如同只想用黑白二色就试图勾勒世界一样,是幼稚而愚蠢的行为。

  因为善恶界限不明,也因为世事混沌不清。那些行走在模糊界限上的身影,总显得格外迷人,仿佛罂粟花散发的魔魅馥郁。

  因生而死,因死而生

undefined

 

  “人生匆匆五十年,与天地比,如梦似幻,一度生者,岂有长生不灭者。”

  这番话取自尾张大傻瓜,著名大魔王织田信长先生所深爱的“敦盛”,听来如此凄艳的一段,算是那个岛国人对于“物哀”的终极理解。然而与现实中我们这些个“恒河沙数,皆归尘土”的凡夫俗子们不同,对游戏世界里的有些人物来说,生命的终结,往往并不是彻底的结局。恰恰是另一段更精彩际遇的开始。

  希尔瓦娜斯如是,凯瑞甘也如是。她们都在第一段“人生”结束的时候,开始了崭新的征途,伴随着腥风血雨,伴随着杀伐征战。

  这是游戏制作者那脚本中的有心设定,还是纯粹两者人设中无意的巧合,作为玩家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值得玩味的是,这一对同样归属于暴雪人气最具人气的系列中,恰恰又是最具人气的两位经常被相提并论的“女王”,恰恰都因生而死,也因死而生。

  打开百度百科,几乎可以找到她们全部的履历,本姑娘当然不想把那些东西搬出来,做一个搬运工。但是即使两者一者成为现任的部落领袖然后在最新的剧情里继续做一些褒贬不一的事情,看在大伙儿眼里依旧有人鼓掌有人痛骂(似乎她一贯如此。),另一者已经浑身散发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光芒,成功完成了从一个人(或许)进化成一个神的完美蜕变,然后带着心爱的凯子跑路。撇开这些辉煌的历程,她们的故事都一个开始的时候。

  不知道现在的她们,会不会偶然想起自己还是一个高等精灵游侠,以及一个幽灵特工的时候,正所谓初心勿忘。越是居高位者,越是常常被念叨这句话。

  其实吧,这倒不是非要套个什么枷锁在心上。与其说这是一种追忆,一种缅怀,倒不是说是一种溯源,就如同万丈高楼平地起,可最初的时候,还是需要那么一块砖和一片瓦,来铸就那元初的基石。

  关于两个人最初的故事,同样有很多的官方小说和设定可以考证,就不在这里赘述了,但是从那些洋洋洒洒的文字叙述里不难看出,两人都具备成就大事者所必须具备的一些意志。

  首先,就是坚定。

  希尔瓦娜斯同志作为她们传奇三姐妹之中当时最位高权重的一位,直接面对着杀父神经佬阿尔萨斯同学对高等精灵领地的侵略,她如同附骨之蛆,一次次被打败,一次次爬起来再战,好像玩MOBA的时候那些排位赛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的坑货们一样,坚持斗争到了最后一刻,当然,游戏系统不会因为你不停的输而对你格外开恩,现实也不会因为你不断碰壁而对你网开一面,希尔瓦娜斯终于迎来了悲惨的结局,甚至想要有尊严的死去,都无法做到。如果没有意外,她将如同面有菜色的阿尔萨斯同学心中所想的那样永远被改造成为一个女妖,永远得不到安息。

undefined

 

  希尔瓦娜斯如果这时候能够安然“死去”,之后也就没了那么多精彩故事

  她至死都没有放弃抵抗,坚定不移,这一点值得尊敬。

  而凯瑞甘也是如此,甚至她的性格特征表现的更为淋漓尽致。因为强大的灵能天赋,她被龌龊的联邦抓去,进行某些不可描述的调教~,持续的对她的道德观进行倾轧,并且进一步开发其灵能潜力。而这个过程当然不会多么令人愉快,她受到了胁迫,乃至被用上了亲生父亲的性命来威胁。但是这些并没有使其屈服。

  是的,虽然她最终成为了一个幽灵特工,而且很完美的完成了一系列渗透,刺杀,破坏等特务行动。但是骨子里,她依然是一个桀骜而难以被揣测的存在,她的本我依旧被完整而完好的保留在躯壳之中,只是隐藏的更深了。

  她的蜕变,也随着她被出卖,然后被虫群改造之后而彻底开始,再也没有回头的路可走。可以是一个契机,也可以是一个终极。

  希尔瓦娜斯成为了女妖,凯瑞甘成为了虫族。

  命运似乎殊途同归,作为原本的精灵和人类的那个自我已经消逝,留下的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可是本质上的一些东西,至始至终是没有变得。

  其次,就是抗争。

  希尔瓦娜斯的意志,在阿尔萨斯当时的主子耐奥祖失势的时候摆脱了禁锢,她开始了一系列精彩的筹谋,尽管手上可以用的棋子并不多。却依然下出了一盘精彩的好棋。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矛盾,乃至解决了一切可以解决的敌人,顺便整合了一切可以整合的势力,硬生生在一片废墟中,开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域,尽管这个领域中,全是活尸死人,牛鬼蛇神,但是女王就是女王,她成为了被遗忘者的女王。

  而凯瑞甘的抗争过程则更加错综复杂,乃至精彩纷呈。她尽管不再是一个人类,却依旧保留了人类的狡黠和盘算。而经过整合多方势力和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的残酷交锋后,她也攀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把对自己有威胁的外部势力几乎消灭殆尽的同时,还在“主宰”死后,彻底成为了虫族的领袖,所谓的“刀锋女王”。

undefined

 

  刀锋女王不仅仅只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更拥有狡猾和睿智

  两个女王,踏着尸山血海诞生,命运再次不期而至,同样的不约而同。在这种高度,所能够拥有的已经大大的超过了之前。

  可是,至此就满足了吗?

  或许作为一个男人的话,能够更好的忘记过去,因为雄性天生的基因,就偏向于进取和征服,但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话,我主观的认为,这是做不到的。

  在得到权力的时候,男人可以用女人,用财富,用一切奢华去填补内心的空虚,女人却不能。女人骨子里,终究是感性的生物,每个女人都不例外。

  独自一人,夜深人静,不可能有一个女人,会不需要理解的臂膀和宽慰的安抚。这是一种无法改变的根本。即使在故事里,在游戏中,也不会例外。

  这也是为什么,红颜终究是红颜,而如此铁腕和残忍的两个人,依旧可以被归纳其中的根本。

  所以,终归感慨。

  希尔瓦娜斯一边残虐的对待那些有着呼吸和心跳的生灵,一边也会在看见自己的陈年物件时高唱挽歌,凯瑞甘也会一边如同对待尘埃草芥般疯狂虐杀一切可以虐杀的东西,吞噬和侵略,却也会在内心深处,偶尔迸发一些属于那个早已经消逝的自我才拥有的小心思和小情怀。

  所以这样的形象,总是更鲜活。更有魅力。

  所以她们都是那种誉满天下,谤满天下的存在。在互联网上,只要有关她们的话题和帖子,几乎都会引发两种极端的观点互相碰撞,有跪舔者,有痛斥者,然后开始激烈交锋,互相不能说服彼此,时不时引发骂战,弄得一片乌烟瘴气。

  她们自己的矛盾,恰也是深爱她们和痛恨她们的玩家和观者们的矛盾。有了矛盾,才凸显了真实。有了矛盾,才不仅仅流于纸面。至此,她们方才真正可以令人窥看到人性。那些并不美好,却非常写实的人性。

  何谓人性?

  是非黑白曲直,对错功过成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纵横交错,难分彼此。

  权力之伤,饮鸩止渴

  话题还是回到权力上来。

  权力之醉人,亘古不变。只是为了得到权力,世人所付出的代价却大相径庭,有些人为之搜索枯肠,有些人为之抛弃一切。终归是一枕黄粱。

  我不愿讨论这个话题,这会使得之前那略显诙谐的文锋至此会变得有些沉重,然而我却无法规避这个话题。

  因为毕竟文中的这两位主角,都是货真价实,名副其实的女王。她们拥有力量,拥有见地,拥有抱负,当然也拥有权力。

  我始终固执的认为,她们无比的痛苦,无比的孤独。

  既然权力如此美妙,为什么却总是令人痛苦和孤独,好像一个谁也无法摆脱的怪圈。

  这个质问如果要追根溯源,未免有些自寻烦恼,笔者我也不过是个带孩子的妈妈,一个最多当过十几人小报社主编的小作家而已,真正的权力离我没有十万八千里,也有九曲十八弯的距离。但是我依然可以通过窥测这两位女王的故事,去试图了解那么一点点她们的内心。

  希尔瓦娜斯在最新的故事线里,成为了部落当仁不让的领袖,尽管这个过程,有些漫长而不可细说,她一路上走来,有金戈铁马的攻杀,有时势造英雄的机遇,有造化弄人的悲怆,却也有更多从道德角度看来,十分之阴险残忍的行径。而且这些行径,并不是过去式,而是一个现在时,甚至有可能导致成为未来某个她的粉丝们最不愿意目睹的场景。

  她会变成一个什么?

  一个副本BOSS?还是一个被越发暴走加迷走的魔兽世界线所牺牲的弃子?

  没有人可以拍着胸脯说,在目前这个早已经快餐化的魔兽世界里,还有什么是不能被牺牲和推翻的,剧情可以没有什么逻辑,没有什么伏笔,早已经尾大不掉的魔兽故事里,很多东西合理与否早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个游戏还要继续下去。既然草台班子还在,那么戏就得继续演下去。生旦净末丑,总得有人扮演。

  那么希尔瓦娜斯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

  她究竟是一个领袖,还是一个阴险卑鄙的刽子手头头?她一次次的戕害那些生灵的同时,在权力斗争和种族延续的漩涡里,她究竟做了什么,以及在做什么?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如果一定要在虚拟的世界里,找到某个支点来理解她,不妨宽容一些,设身处地想想,生死是个界限,更是个巨大的鸿沟。即使在游戏中,玩家们可以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希尔瓦娜斯也是从活着死去,然后复活,复活后又经历了所谓的“生死”,但是从根本上说,她已经跟生灵划清了界限,她永远不可能是那个拥有一头灿烂金发和健美的褐色肌肤的矫健游侠,她那一头白发和灰暗的皮肤,时刻都在提醒着每一个人,她的本质只是一个活死人。

  你能指望死人会跟活人一样思考吗?

  说实话,我很不屑她的行径,甚至有些痛恨她,但是我绝对认为,以她的立场而言,她的行为是经过考量而做出的选择。哪怕不正确,却也无法说是“错误”。

  而凯瑞甘的作为,反倒容易理解的多。

  星际争霸的故事比之魔兽,脉络上要清晰许多。毕竟无论从规模和战争的惨烈程度,都要胜过许多。而三大种族这些横亘星海的战斗里体现出来的立场,比起魔兽中显得更“正义”一些的联盟和更“邪恶”一些的部落,外加那些多如牛毛的势力间的角逐中那些恩怨纠葛要

  清晰的多了。

  谁都不干净,谁人手上不是沾满了异族乃至同族的鲜血?赤裸裸的为了生存和权力,别看吉姆雷诺那么拉风,阿塔尼斯那么正大光明,想到细处,莫不是某种意义上的权力斗争么?

  什么解放蒙斯克统治下的人类联盟,什么整合星灵势力完成艾尔光复的大业。

  还不是那一句成王败寇。他们赢了,他们就是对的。

  游戏里故事中的故事,归根结底还是面子上的东西,玩家们看得见,甚至摸得着,而里子里的东西,别怪我脑洞大,还真就是不能摊开了说的。

  所以我喜欢虫族,就是为了生存,就是不断进化。撇开了那些情感的束缚,道德的枷锁。它们更原始,更简单,反而更加的先进起来。

  这是不是矛盾?

  这并不矛盾。

  因为凯瑞甘不管是在主宰治下,还是自己身为刀锋女王,又或是擭取源生虫族精华后的更高阶进化,甚至在最后成为萨尔那加的登神之路后,她从始至终都在贯彻她的道路。她不恋栈权力,因为她自己就是权力的象征,她恰恰因为拥有了一切,所以她已经变成了一切。

  凝视深渊,终成深渊。

  屠杀巨龙者,自己也成了巨龙。

  如果希尔瓦娜斯,有可能会在今后的魔兽世界中成为深渊或者巨龙。那么凯瑞甘的故事随着虚空之遗中她最终出现在爱人眼前时,究竟是一个幻梦,还是一个真实,其实已经不再重要。她是一个存在。一个非常鲜明的存在。

  到这里,希尔瓦娜斯和凯瑞甘的故事,到底是南辕北辙了。

  两个女王,毕竟是两段人生。

  一个还在延续,一个已经告一段落。

undefined

 

  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她们两个很像,但是好像这样想的人却很多

  尽管两者都未曾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是已然可以说,权力对于她们来说,并不是那么美好的东西。她们都背负过,也曾放弃过。她们都得到过,而且得到了很多,但是有些失去的东西,终究是无法再次回来了。

  你可以在功成名就后,轻而易举地得到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甚至是人。可是那些真的还是你魂牵梦萦最想要的东西吗?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谜题。谜面一直都在那里,可是谜底却未必人人都可以触摸。有些人选择欺骗别人,欺骗自己。有些人选择放弃思考,不去烦心。但是不管如何选择,好在我们多数人的生命大抵是没有那么多起落和是非的。

  这是个不幸,小小的不幸。更是个大幸,幸甚至哉。

  如是~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