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故事背景

洛萨之子远征德拉诺 艾星迎来新守护者

2017-8-20 21:54:20 作者:南風Lee 来源:网络

  重建部落

  邪能不断侵蚀着久经磨难的德拉诺大陆,兽人血脉中奔涌的嗜血欲望带领他们不断向绝望和毁灭前行,战歌与碎手这两个氏族在兽人全族中显得格外暴力。

  没能跟随部落军团前往艾泽拉斯的耐奥祖现在成为了德拉诺最接近领袖的存在,自从兽人远征艾泽拉斯之后,德拉诺各地的兽人常常会来到影月谷寻求耐奥祖的指引,但这位饱受死亡景象所折磨的老萨满却无心担此大任。曾经用来惩罚不成器学徒的颅骨刺青出现在了耐奥祖的脸上,对于兽人来说,他已经“死”了。

  当初入侵艾泽拉斯就已经是兽人的最后一搏,眼下惨败的结局令耐奥祖认为部落已是风中残烛,再也无法有所作为。可塔隆·血魔却不会就此放弃,当初古尔丹曾将散落于艾泽拉斯各地的神器信息告诉给死亡骑士们,其中最令血魔感兴趣的三件神器分别是:

  蕴藏守护者之力,记录不同魔法技巧融汇贯通的麦迪文之书;

  能够汇聚并扩大魔法能量的达拉然之眼;

  可以打开联结不同世界传送门的萨格拉斯权杖;

  死亡骑士的忠诚只属于自己,他们希望能在一个全新的世界中成为霸主,但想找到这些神器,光凭借自身的力量肯定是不够的,如今又被困在德拉诺,必须重建黑暗之门才有可能前往艾泽拉斯寻找神器。而这一切的关键都在耐奥祖身上,此时只有这位老萨满还具备统率各个氏族的影响力。

  耐奥祖认为血魔的提议是天方夜谭:呵呵,光凭这几个玩意儿就能拯救兽人?而且耐奥祖还没有傻到去相信一个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人,况且这人已经变成了死亡骑士。永不言弃的血魔不断用自己的计划冲击着耐奥祖的意志,由于老萨满一直沉浸在往日的自责之中,他想尽力去弥补自己曾犯下的过失,也许真的可以在一个新的世界中带领兽人重新开始,耐奥祖动摇了。

  耐奥祖将其他氏族的领导者召集起来,几乎所有氏族都认同了他的计划。只要有机会离开,谁又愿意在德拉诺等死呢?重塑黑暗之门的时空裂隙无须花费初次开启黑暗之门时那样巨大的能量,古尔丹之颅就可以让黑暗之门再次联结这两个世界。

  自从黑暗之门关闭后,古尔丹的颅骨就成为了兽人在德拉诺交易的珍贵商品(古尔丹:MMP)。等耐奥祖和血魔拿到这颗颅骨,他们就开始重塑黑暗之门,希望联盟永远都不会想到兽人还会卷土重来。

  迦罗娜归来

  在黑暗之门被关闭之后,独自游走在艾泽拉斯的迦罗娜认为自己已经挣脱了古尔丹在自己脑海中布下的枷锁。找回信心的半兽人女刺客前去造访她在艾泽拉斯唯一信任的那个男人:卡德加。

  迦罗娜借助夜色的掩护,悄悄潜入了卡德加的私人房间。女刺客给大法师讲述了自己在第二次大战中的所作所为,并承认自己是杀害莱恩国王的凶手。卡德加相信了迦罗娜的话语,还根据迦罗娜脑海中残存的黑暗魔法推断出:艾泽拉斯还有暗影议会的余孽。

  在后来的几个月中,卡德加与迦罗娜频繁在守望堡之外见面,最终卡德加帮助迦罗娜彻底摆脱了暗影议会的控制,她终于感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由。为表达自己对卡德加的谢意,迦罗娜主动提出击杀那些暗影议会的余孽。

  黑暗之门附近的裂隙中又开始闪动着诡异的能量,或许德拉诺的兽人就要卷土重来了。

  邪能之兆

  卡德加将自己的所见通知给联盟各国领袖,期待与他们在守望堡见面。当那些正忙于重建的领袖们来到守望堡,他们就明白了这趟行程的意义。

  黑色沼泽的南部地带因邪能的肆虐而变成了不毛之地,守望堡的人将这里称为诅咒之地,黑色沼泽北部地带未受邪能侵害的区域被叫做悲伤沼泽,以纪念在战争中牺牲的同胞。面对诅咒之地的荒芜和时空裂隙中涌动的魔法能量,领袖们难以想象如果兽人卷土重来,艾泽拉斯又将受到怎样的伤害。

  领袖们为了不让部落再次入侵自己的家园,纷纷表示愿意全力支持卡德加。正忙于重建暴风城的图拉扬派遣达纳斯·托尔贝恩率领小分队前往诅咒之地,自己集结其余兵力后随之南下。而这一次,还是部落更快一步。

  重启黑暗之门

  达纳斯的先遣小分队刚一抵达黑暗之门,就遇上了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率领由战歌、碎手和雷神氏族组成的部落先遣军。由于人数上的巨大差距,联盟先遣队最终被打得只剩达纳斯一人活着逃回了守望堡。尽管达纳斯吃了败仗,但他还是信心十足地认为自己能够指挥守望堡的守军拖住部落军团,直到联盟大军赶来。

  兽人先遣军的规模确实不足以发动入侵,因为他们另有目的:兽人的“大举进攻”其实是为了给血魔等死亡骑士们创造趁乱离开,寻找神器的机会。虽然有些人类士兵看见了他们的离开,但却对此毫不知情。暗中观察的迦罗娜察觉其中必有隐情,开始偷偷尾随这些死亡骑士,追查他们的真实意图。

  达瓦尔·普瑞斯托领主

  死亡之翼的计划随着兽人在第二大战中的失败而宣告破产,但好在大多数红龙以及阿莱克斯塔萨仍然被龙喉氏族所奴役,其他守护巨龙由于恶魔之魂的威慑力而恐惧不前。当死亡之翼发现兽人再次来到艾泽拉斯,并且目的不是为了征服这个世界后,兽人再次引起了黑龙的注意。

  死亡之翼趁着联盟对如何处置奥特兰克王国而争论不休的时候,他化身成奥特兰克国王的远亲达瓦尔·普瑞斯托领主,向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提出建议:“对奥特兰克实行军事管制,直到王位继承的问题尘埃落定。”本来死亡之翼的目的是为了分散联盟的兵力,让他们无力应对部落的这次入侵。但人类的各国领袖却认为这条建议既真诚又实用,对普瑞斯托领主的大义灭亲之举深感钦佩。后来泰瑞纳斯国王甚至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位“亲切”又“魅力十足”的普瑞斯托领主。

  把联盟拖进无谓的乱局之后,死亡之翼找到了复兴黑龙军团的关键——德拉诺。在那里不但不会受到其他守护巨龙与凡间势力的打扰,而且那里的满目疮痍也不会对巨龙产生多大影响。死亡之翼再次找到了兽人……

  麦迪文之书

  关于血魔要找的三件神器,他只知道麦迪文之书在奥特兰克王国,对于其他两件神器的位置则是一无所知。血魔想要笼络雷德和麦姆,进而与龙喉氏族结盟,血魔急需这些巨龙来帮助自己达到目的地。但已经自封为正统部落大酋长的雷德对血魔的计划嗤之以鼻,死亡骑士只好悻悻离开。

  在血魔一筹莫展之际,死亡之翼找到他提出了一个交易条件:死亡之翼将黑龙借给血魔,帮助他们实现目的。而部落要帮他将一批“珍贵物品”运到德拉诺。为了让血魔感受到自己对这场交易的诚意,死亡之翼还向他透露了另外两件神器的位置:达拉然之眼在达拉然,萨格拉斯权杖在萨格拉斯之墓。

  “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有黑龙相助的血魔立刻兵分三路去夺取那三件神器。血魔本以为位于奥特兰克的麦迪文之书最难得手,可等他们杀到之后发现,大多数士兵早已被吓得落荒而逃。

  血魔在城堡里发现匹瑞诺德国王已经被死亡之翼的魔法弄成了失心疯,以此确保“普瑞斯托领主”的言语不会败露。血魔将麦迪文之书拿到手之后,将疯疯癫癫的匹瑞诺德国王留在城堡内,杀光了所有驻守在奥特兰克的联盟士兵。

  真相显现

  自从血魔的小分队离开后,守望堡的战斗就陷入了僵持状态。图拉扬带来的联盟援军与守望堡的守军将部落挡在墙外,但兽人日复一日考验守望堡防线的行为令人类毫无头绪:既然不想占领这里,那么兽人的真正目标在哪里?

  随着联盟援军规模的不断壮大,联盟与部落的战斗蔓延至诅咒之地开阔的平原上,不论联盟如何冲击部落的阵地,兽人就是宁死不退。一直对部落行为深感怀疑的卡德加得出一个结论:部落在声东击西。

  联盟俘虏了一名兽人战士,并由图拉扬亲自用圣光之力来逼问答案。原来部落的新领袖真是在声东击西,离开的小分队去寻找散落于艾泽拉斯各地的神器,但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去寻找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

  达拉然之眼

  被塔隆血魔寄予厚望的另外两支队伍纷纷失手,寻找达拉然之眼的小分队连神器的位置都无法确定。当死亡之翼道出原因后,这群死亡骑士才知道肯瑞托的法师们在达拉然之眼周围布下了结界,让外界之人不容易察觉到这件神器的存在。幸好法师们不知道有一些死亡骑士正在对达拉然之眼虎视眈眈,更没有发觉这群入侵者的声东击西。

  做过毁灭术神器任务的同学应该对达拉然之眼非常熟悉,以及那个任务无法完成的BUG

  黑龙不断攻打达拉然外围,死亡骑士们则在血魔的带领下,趁乱在城市中搜索达拉然之眼的位置。这群潜入者刚一打破结界,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立刻带领法师拦截死亡骑士。尽管大法师竭尽全力地追击敌人,但死亡骑士们还是骑乘黑龙顺利逃走。安东尼达斯唯一能做的就是通知卡德加。

  萨格拉斯权杖

  不同于第二支队伍的定位失败,第三支队伍的失败归咎于交通问题。即便是死亡之翼最强大的仆从也做不到不休息,直飞萨格拉斯之墓,若想实现目标,他们需要船只。

  曾经用来建造兽人舰队的海港已经更名为米奈希尔港,现在那里停泊着许多海军上将戴林麾下的强大舰船。这队死亡骑士计划用突然袭击的方式来夺取船只,但迦罗娜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当初女刺客尾随其中一队死亡骑士,从诅咒之地追到米奈希尔港,等发现他们的目的地是萨格拉斯之墓后,迦罗娜用人类语言把入侵情报写在一张纸条上,然后“故意”留给了米奈希尔港的联盟士兵。

  早有防备的人类守军与死亡骑士们在港口展开激烈厮杀,后来死亡骑士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抢了几条小船,于慌乱中扬帆起航。无法继续跟踪死亡骑士的迦罗娜立刻返回诅咒之地,向卡德加报告情况。

  死亡骑士们乘坐的可怜小船根本就不适合出海,一路上屡屡遇险,抵达墓穴之后又要从那群活剥古尔丹的恶魔中杀出一条血路,最终,少数几个幸存的死亡骑士带着萨格拉斯权杖与血魔成功会合。

  找到三件神器的血魔开始着手重回德拉诺,而死亡之翼在这时将自己的“珍贵货物”带到了部落面前,血魔无意去探究是何宝贝,他只想尽快完成使命。于是兽人们把黑龙蛋带到德拉诺,死亡之翼将欣慰地看着黑龙军团在那个世界获得重生。

  洛萨之子

  为防止联盟会在部落第二次入侵后转守为攻,血魔把战歌兽人和雷克萨留在艾泽拉斯,带领其他人回到了德拉诺。

  联盟在部落离去后察觉到了其中的危机,但并不知道部落的真正意图。当联盟抓住一名敌人,并施以适当的心理辅导之后,终于知晓了部落第二次入侵的目的:用抢走的神器建立新的传送门,从而离开德拉诺这个垂死的世界。

  卡德加和图拉扬一致认为绝对不能再让部落去祸害另一个世界,图拉扬竖起旗帜,宣布自己将亲率名为“洛萨之子”的大军反攻德拉诺!

  不少联盟勇士响应了图拉扬的召唤,其中包括参与第二次大战的奥蕾莉亚·风行者、达纳斯·托尔贝恩和库德兰·蛮锤,迦罗娜本来也想参加这次远征,但卡德加需要这位女刺客留在艾泽拉斯继续消灭暗影议会的余孽。英雄们齐聚守望堡,准备远征!

  地狱咆哮的战歌氏族很快就被洛萨之子击溃,当联盟远征军刚一穿过黑暗之门,就被德拉诺的模样惊呆了:红土漫天,一片荒凉。而这群外来者的消息很快就在部落中传播开来。

  与龙谋事

  死亡之翼和其追随者将自己伪装成兽人的模样来到了德拉诺,耐奥祖初见死亡之翼就被其身上的霸气震慑住了,黑龙希望耐奥祖能把古尔丹之颅让出来,老萨满虽然稍有犹豫,但他很快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既然黑暗之门已经重开,颅骨的也没多大作用了,而且耐奥祖有没有能耐对抗铁下巴这个强大的生物,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古尔丹之颅继续在黑龙军团中发光发热,死亡之翼用它加速着龙蛋和雏龙的生长,他甚至还让一部分黑龙留在地狱火堡垒,帮助兽人抵挡洛萨之子。

  三件神器在手的耐奥祖已经拥有打开通向其他世界传送门的必要条件,众多魔法能量线交汇的黑暗之门本是最理想的仪式地点,但如今那里已经被联盟所控制,他只好选择另外一处魔法能量线交汇的地方——黑暗神殿。

  卡加斯·刃拳被留在地狱火堡垒阻击洛萨之子,耐奥祖则带领其他人即刻前往黑暗神殿。

  攻打地狱火堡垒

  不知道耐奥祖已经离开的卡德加和图拉扬向地狱火堡垒发起全面进攻,卡加斯的碎手氏族原以为有了黑龙相助,至少能拖住联盟大军一周的时间,可结果不到一天就被洛萨之子全面打崩,卡加斯最后逃进了荒野之中。

  这场摧枯拉朽的战斗结束之后,又有更严峻的问题等待着他们:

  黑龙为何会出现在德拉诺?

  耐奥祖带着神器和追随者已经逃向西南方。

  古尔丹之颅为何会出现在北方?

  经过一番争论,洛萨之子兵分两路:卡德加、图拉扬和奥蕾莉亚向北寻找古尔丹之颅,达纳斯和库德兰向南阻止耐奥祖,不论向南还是向北,都不会再有地狱火堡垒这样的“软柿子”了。

  奥金顿之战

  地狱火堡垒闪电般的陷落令耐奥祖深感不满,好在兽人非常熟悉德拉诺的地形,耐奥祖认为洛萨之子应该一时半会追不上来。当他们走到影月谷西部的白骨荒野地带后,矮人的狮鹫骑士在天上对耐奥祖和其追随者们进行疯狂打脸,为避免“中道崩殂”,老萨满带领其他人进入了奥金顿废墟。

  狮鹫骑士们本想乘胜追击,在部落进入奥金顿的通道时,库德兰被敌人从狮鹫上打落,还没等其他狮鹫骑士出手援救,库德兰就被抓进了小黑屋。兽人对他严刑拷问,逼他说出洛萨之子的全部信息,但库兰德咬紧牙关不吐一语。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