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综合经验

魔兽战士志:两位酋长 地狱咆哮父子跌宕的一生

2017-10-30 16:37:04 作者:UID37985475 来源:网络

  战斧是我的惩罚,板甲是我的护佑。我的信念来自鲜血与雷霆,我的力量化作怒火与死亡。即便倒下我也无怨无悔,如果我活着我将永不退缩。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简介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Grommash Hellscream)曾是战歌氏族的传奇酋长,这位强大的战士是大酋长萨尔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首席顾问。他是第一个喝下毁灭者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 也因此将部落与燃烧军团绑在了一起——最终他以生命为代价让他自己和其族人从血之诅咒中得以解脱。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传奇不仅仅源于他的野蛮或征服。他不屈不挠的精神曾让他扭转必死之局……但之后,他的鲁莽却差点葬送一切。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生平

  早年

  格罗姆只比杜隆坦和奥格瑞姆年长一点,还没有多少当酋长的经验。对于前任酋长的蹊跷身亡总有人私下议论,但战歌氏族并没有挑战格罗姆的领导地位。在他爬上酋长之位的过程中,格罗姆的下颌染上了一层均匀的黑色。

  格罗玛什率领的野蛮侵略直至食人魔领土的腹地。当食人魔发起报复后,它们几乎摧毁了整个战歌氏族。格罗姆的妻子戈尔卡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并恳求格罗姆结束她的性命。然而格罗姆对她不图活命而一心求死的脆弱意志嗤之以鼻,称她为“没有牙齿的狼”并转身离开,留下她在原地等死。他对其他像“风中苇草”般脆弱的战士一样深恶痛绝。然而事实上,他只是无法亲手取走自己深爱之人的性命,而这个梦魇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一直让他的心灵饱受折磨。

  格罗姆迅速召集部队对食人魔掠夺者进行猎杀。然而这只是食人魔领主设的一个陷阱,格罗姆不幸被捕。食人魔领主打算摧毁格罗姆的精神,于是把他绑在大树上进行没日没夜的拷打和羞辱。在这期间格罗姆的皮肤不断皱缩,人也日渐憔悴,但他丝毫没有动摇。怒吼着”饿狼虽衰犹能噬人“的他最终趁食人魔领主靠近不备之机将其咬住并杀害。格罗姆以”钢铁意志之领主“的名号返回并再次领导战歌氏族。

  在戈尔卡死前,她为格罗姆生下一个儿子,加尔鲁什,尽管这孩子的确切生日无人知晓。

  格罗玛什将那棵见证他饱受折磨的大树运回了格罗玛什尔作为他的王座,并将拷打过他的食人魔之头颅悬挂于其上。

  部落的崛起

  格罗姆参加了在纳格兰举行的喀什哈格节。兽人在古尔丹和他的暗影议会秘密控制下逐渐变得具有侵略而好斗,他们建造了大量的竞技场,在其中用生死决斗的方式磨练自己的战士技巧。在这段时期中,有几位酋长站出来反对这种堕落的生存方式,其中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发出警告称兽人们正在因仇恨和狂怒而迷失自我。然而无人听取他的话语,因为像战歌氏族的格罗姆·地狱咆哮等更为强大的酋长正带领兽人迈向战争和统治的新时代。

  在黑暗之门建立之前,有着瘦长身材和漆黑下颌的格罗姆·地狱咆哮是战歌氏族毫无争议的酋长人选。关于前任酋长之死的质疑渐渐消散,人们开始把目光放到这位没有像杜隆坦一样世袭传承,而是强行攫取了酋长之位的兽人身上。虽然他十分固执,但当耐奥祖宣布“新敌人”德莱尼人的氏族时,是他首先留心思考了战争的前景,也是他第一个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他为了对抗德莱尼人而入侵沙塔斯城;他被形容为一个遍体纹身,眼似魔王的巨大兽人,拿着一把双手斧,留着掠夺者式的发型,还有他那如同无尽深渊一般漆黑的下颌。他的对手是努波顿:这位守备官曾碾压过格罗姆的右手手指使他无法再拿起血吼,但格罗姆仅仅以微笑作答。他和剩下的兽人们成功拿下了这座城市。

  受到这种新的嗜血诅咒的影响,兽人们逐渐开始将狂怒发泄在面前的任何事物上。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的古尔丹将各大氏族联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支势不可挡的部落。然而,知道像地狱咆哮和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这样的酋长会来争夺最高权力的古尔丹扶植了一位傀儡大酋长来统治新的部落。他将毁灭者黑手,这位极其堕落而恶毒的领主作为自己傀儡的人选。在黑手的统治下,整个部落开始对抗德莱尼人来测试自身的实力。

  黑暗之门

  第二次大战中,古尔丹让格罗姆守在德拉诺。大战期间,部落被洛丹伦联盟所击败,而格罗姆和他的族人未曾参战,也因而使得战歌氏族免于战败的命运。

  第二次大战后,格罗姆很快受到耐奥祖的重用。他和卡加斯·刃拳一同加入了重组之后的部落。之后,格罗姆受命从胡尔坎·裂颅的手中取回古尔丹的头骨。在黑暗之门再次打开后,格罗姆和雷克萨对守望堡发起佯攻,以掩护前往艾泽拉斯偷取神器的兽人小队。神器收集完毕之后,格罗姆奉命留在艾泽拉斯守卫黑暗之门。当联盟部队开始进攻黑暗之门并向德拉诺进发时,他们打算炸死格罗姆与其族人,然而后者最终生还。在接下来的数月中,格罗姆和联盟军队在黑暗之门的艾泽拉斯一侧打起了拉锯战。联盟摧毁黑暗之门后,格罗姆将整个部落聚集于麾下,并计划为兽族寻觅一片新的大陆。同时,他带着悲伤与尊重接受了雷克萨离开部落的选择。

  部落的复兴

  随着唯一退路的切断与兽人部队的溃灭,格罗姆和战歌氏族不得已藏身于洛丹伦的森野之间。他们在人类文明的边缘地带生活了近15年。日渐成熟的格罗姆开始意识到他年轻时学习的萨满魔法和兽族部落的术士魔法之间的不同,以及他和族人为之付出的代价。这段时间中,格罗姆不得不和体内使他衰弱的恶魔诅咒进行斗争。当其他兽人逐渐变得萎靡不振时,格罗姆的钢铁意志再次于逆境之中矗立,并直至他生命的最后时分。随着兽人的数量因为冲突和年老不断减少,他们的处境日渐绝望。只靠孩子和弱者无法在严酷的环境中生存,战歌氏族对未来的抉择已迫在眉睫。

  这时,格罗姆发现了一个名叫萨尔的年轻兽人。受到萨尔的勇气,坚毅和仁慈的鼓励,格罗姆接受了这个年轻的外来者,并向他教授了更多关于兽人世界的事情。当人类对萨尔的搜寻日渐紧迫时,萨尔决定离开。格罗姆把自己的项链送给他以示信任。他率领战歌氏族与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和萨尔之前所在的霜狼氏族重新组合,并为了兽族的自由和复兴在敦霍尔德的要塞周围与人类收容营地展开战斗。

  当兽族部落打算在洛丹伦寻找一片新的定居地时,新任大酋长萨尔指引他们远渡重洋前往新的卡利姆多大陆。

  入侵卡利姆多

  当格罗姆开始感受到恶魔诅咒带来的刺痛时,他已经无法抵抗它带来的甘醇甜美的力量。在袭击了石爪山的一处人类营地之后,他违背了萨尔的指令,选择了一个看似简单的额外任务——为新部落的定居开伐大陆并收集木材。然而,暗夜精灵一族被格罗姆的族人大肆砍伐的行为所激怒,并不由分说地向其发动攻击。在此期间格罗姆因为杀死了一只熊怪而得到了地精贪心指尼洛克的帮助——地精撕裂者。他率领战歌氏族成功击败了来犯之敌,却不想因此而引起了半神塞纳留斯的注意。为了给战斗中死亡的暗夜精灵复仇并保护森林的未来,塞纳留斯决定将兽人赶尽杀绝。塞纳留斯对兽人的历史有所知晓,并坚信他们都是“恶魔的走狗”,万死难赎。在一次遭遇战中,格罗姆向其表明兽人与恶魔再无瓜葛,塞纳留斯却根本不相信,并继续着他的杀戮。兽人很快发现塞纳留斯对一般的攻击完全免疫,氏族的覆灭似乎已不可避免。

  与战歌氏族同行的一位巨魔巫医告诉格罗姆,他在附近感受到了奇异的能量,说不定能帮助打败塞纳留斯。格罗姆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一处血泉。这是深渊领主玛诺洛斯所为,古尔丹曾诱骗兽人为了追求力量而喝下他的鲜血,因而使他对兽人进行奴役。玛诺洛斯在看过塞纳留斯在上古之战中的作为后,将其视为燃烧军团前进路上的一大阻碍。他在提克迪奥斯的提议下将自己的血洒在泉水之中,希望兽人会再次将其喝下,借其中的恶魔之力杀掉塞纳留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

  当格罗姆将部队带到泉水处时,巫医提醒他泉水之中有恶魔力量的气息。格罗姆的一名手下也说,如果他们喝下泉水,将与萨尔的一切教诲背道而驰。然而对格罗姆而言这些都算不得什么。不惜一切保护氏族的格罗姆喝下了泉水,并威逼利诱其他人耶做了相同的事情。在恶魔之力的再次驱使下,格罗姆率军击溃了塞纳留斯的部队,甚至这位半神自己也不能匹敌受到恶魔力量加持的格罗姆酋长。

  塞纳留斯陨落之后,玛诺洛斯出现了。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的战歌氏族又一次沦陷在这位深渊领主的控制之下。当玛诺洛斯告诉格罗姆这一切时他十分恐惧,然而恐惧也仅仅是他为数不多仅剩的个人思绪。在这之后,玛诺洛斯将格罗姆和其族人重新转变为奴隶,命令他们煽动部落和萨尔之前的盟友,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领导的人类军队开战。为了拯救他的老朋友,萨尔不得不和格罗姆与堕落的战歌氏族正面对抗。当萨尔最终来到格罗姆面前时,格罗姆向他讲述了恶魔诅咒的可怕真相。各个氏族的酋长们都接受了燃烧军团的嗜血欲望,而其氏族因为首领渴求力量的选择已处在毁灭的边缘。 萨尔(依靠凯恩·血蹄与其牛头人的帮助)成功抓住了格罗姆并将其带至吉安娜处。后者联合双方的法师共同举行了一个仪式让格罗姆从血之诅咒中得以解脱。

  救赎与死亡

  在了解到真相之后,萨尔决定和格罗姆一起前往猎杀玛诺洛斯,并发现这位恶魔的位置就在灰谷一处现今被称为屠魔山谷的地方。萨尔带着狂怒用毁灭之锤向玛诺洛斯挥去,但后者的恶魔力量过于强大,并用强大的反击打晕了萨尔。受到玛诺洛斯挑衅的格罗姆将血吼挥向玛诺洛斯的胸膛,粉碎了他的胸甲,并将这位恶魔的邪恶之心切成碎片。受到致命伤的玛诺洛斯在喷涌而出的烈焰中爆炸开来,只剩下狂怒不止的格罗姆。在漫天飞舞的地狱火焰中,破坏者玛诺洛斯就此死去……

  随着深渊领主的不复存在,萨尔终于得以接近遍体尘埃的地狱咆哮。他眼中代表狂热的深红色渐渐消退:数十年来伴随其族人的血之诅咒终于被解开了。有着他最好的朋友,大酋长萨尔陪在他身边,这位至死不屈的传奇酋长带着一生中的至高成就,感受着燃烧军团的堕落和自身灵魂的低语,向这个世界缓缓作别。玛诺洛斯死后,燃烧军团对兽族的控制不复存在。那些曾喝下玛诺洛斯之血(不论是否自愿)的兽人也都感受到了诅咒的消失,他们的灵魂也终于从恶魔力量的腐化中得以解脱。格罗姆·地狱咆哮最终为这个世界留下了救赎的精神。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