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综合经验

剧情讨论:为什么部落总是属于反派角色设定

2017-11-20 23:48:20 作者:harmonlier 来源:网络

  前言

  这个问题基本上讨论烂了,近年来N个版本部落要不有被联盟当靶子骂的黑点,要不就是干脆一部分部落势力本质上就是反派势力,要不就是反派势力来自部落的盟友和旧部落的前身。

  个人觉得这个设定问题谈不上什么偏心联盟或者联盟伟光正、部落就要当坏人。

  有些玩家上升到人身攻击希瓦或者吉安娜更是没必要。真正坏的不是联盟也不是部落,而是RP上头的负面情绪。

  这单纯是一个设定态度和阵营取向的问题。部落设定里偏狂野和黑暗,自然更容易被编剧采纳为“合理的”作恶和激进势力。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文学角度

  没有阵营玩家需求+梅森亲儿子萨尔需要的话,狂热嗜血的兽人本来就是这类魔幻作品里面头号黑恶势力扛把子的(旧部落整个一个标准模板反派,新部落里面旧部落成员也不少)

  自从托尔金创作史诗奇幻作品以来,大部分后代作家都严格遵守了托尔金对世界力量和各种生物习性的态度。

  无论是战锤的朋克绿皮还是DND的地下城混血兽人无一不是嗜血残暴的野蛮族群。暴雪的兽人虽然有映射游牧民族尚武尚战的影子,但是本质上依然没有脱离欧克这个范畴。

  除开兽人以外部落剩下的几个除了牛头人和瘾君子精灵之外,巨魔/食人魔,亡灵,地精加上边缘化的双头魔之类的也大多都是邪恶&混乱阵营的(比如很多游戏设定里面死灵的守序邪恶,或者兽人的混乱邪恶)

  血精灵作为一个较有争议的存在可以理解成暴雪版本的“黑暗精灵”脱离了高等精灵和上层精灵的框架制作出来的一个迷途知返的“堕落”群体。

  综上这些生物的文学刻板印象特点大多都是残忍,嗜血,原始和神秘。魔兽在这方面已经尽力淡化一开始旧部落的各种特色了(老外吐槽的绿皮耶稣),不过背景故事里多多少少还是能体现出来。

  所以作为欧美作者和欧美玩家,与我们不同的是很多人童年就已经接受了这些属性和设定,对他们来讲亡灵不邪恶&兽人不狂热反而去爱好和平才是最令人费解的。

  部落文化

  善良不是褒义词,邪恶也不是贬义词。如果你扮演的是邪恶,请自豪地邪恶。如果你为自己的邪恶忏悔,请远离邪恶。

  从编剧和制作者的角度来讲这些部落赋予的精神往好了讲是狂野不羁,天生狂野和摇滚精神。但是同理也有离经叛道和嗜血如命的负面影响。

  WOW的编剧是很享受给部落一种狂野和黑暗的美感的,某种意义上就跟赛朋克作品的九龙城寨一样,黑暗窒息但是又有致命的吸引力让人神往。

  我们一般看到的部落也往往都是死亡重金属造型,纹身骨刺,刀尖舔血,亦或者萨满信仰的原始祝福,很酷炫,很狂野。联盟则大多数是圣光普照,女神祭祀,英伦绅士和一尘不染的白袍法师。

  无论是设计者还是玩家都不太可能在塑造一个黑暗英雄,邪恶勇士,悲剧领袖的同时又要让他光明正义,做事不越线,这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反例就是伊利丹了。

  LEG伊利丹况且只是一个人,你说要让亡灵集体白莲花化或者兽人集体变萨尔善心大发和平共处不伤一草一木,这不叫设定平衡,这叫崩坏。既然玩家爱部落的黑暗风,就应该接受黑暗风带来的其他设定。

  其实这也不能赖玩家吵架,玩家虽然带入了部落文化和RP的氛围内,但是我们本身还是人类。我们的三观和接触的世界还是现实世界的,所以玩家本能的喜好勇敢和赞美,而本能的抵抗指责和道德层面的批判。

  但这其实也是一个悖论,如果你真的是游戏里面的亡灵的话:你会关心其他势力爱不爱你吗?你会关心你所作所为对别人好不好会不会让别人对你谩骂指责吗?你会关心法理正义和伦理道德吗?甚至你会关心别人恶不恶心你吗?(小说里面亡灵还蛮喜欢自嘲的)

  兽人乱砍乱伐,对待敌人嗜血好战,瞧不起其他种族并且对人类有恶意这些,一部分玩家觉得“那已经是过去了,兽人现在都和萨尔一样了,人类不应该对兽人有敌意”也是不科学的。

  毕竟兽人战败被人类囚禁那么多年,你说对人类没想法都和伊崔格一样安静生活我觉得也是不可能的,加上奥格瑞玛那个穷嘎达,如果有人让部落和和气气去求合作开发搁置争议我觉得这种NPC肯定被兽人剁了。(仇恨之轮萨尔的言论)

  部落就好比人类社会出现过的尚武团体,原始宗教团体,有他们的准则,有他们的生活环境困难,好比游牧民遇到农耕文明,好比蒙古人途经中东,好比原始部落互相遭遇。

  在这种文化环境下战争和野蛮行为是生存的必需品,是生存的手段而非障碍,他们劫掠和杀戮是不会和现代人一样心怀愧疚,忏悔不止。对他们来讲就和原始信仰一样生死只是顺从万灵,人不为己而战才是天诛地灭。

  被遗忘者则更进一步走向了人类禁忌的那些文化,食尸,掘墓,屠戮同族,这种“异端”的思想和黑暗的追求可以说比兽人更甚一步踏入了伦理禁区,他们的存在都违背伦理道德,又何况他们的战争行为纲要呢?

  与这些相反的是联盟阵营的气氛和态度则更接近我们正常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农业商业族群。基督教的信仰,希腊女祭司的纯洁和各种历史战争里面出现过的家族复仇和建国剧情。

  他们拥有大统一国家和稳定存在政权互通的一系列特点,救济百姓,止戈息战,通商互惠。游牧政权仅凭善战尚武并不能缔造一个稳定国家,欧亚千年基业造就的国家基准已经无数次见证只有稳定社会根基和文化认同才能缔造百年帝国。

  这方面加成下联盟阵营就自然的偏向我们现实社会中的政府和国家“虽然有黑点+缺陷+各种阴谋家,但是总体伟光正+统治者勤勉+ 暂时 爱好和平”

  旁证可以用各种属于联盟被强行中立组织的联盟背景来加强这个联盟更守序中立的观点:达拉然+白银之手+吃人议会+光影教会四大势力都出自联盟背景,甚至是本质上依然从属于联盟。而部落居多中立开放给联盟的组织只有大地环这一个萨满组织了。(职业阵营还得多几个无冕者,隐蔽途径,秘会这些有联盟背景的)

  如果理清了这一点的话,从这个角度上看:

  塑造一个联盟的正派势力的堕落者其实是要比塑造部落堕落者容易的(阿尔萨斯)。但塑造一个嗜血好战的联盟比塑造一个好战的部落要难。

  体现在wow剧情内就是联盟反派大多都是个体堕落追求力量,要不就War3里面那样种族歧视,而不是因为嗜血好战猪突过去制造阵营冲突&世界灾难。

  这些个人很难背锅,很少有人说阿尔萨斯是因为圣光的信仰问题或者鹿盔是德鲁伊都坏,但是亡灵瘟疫搞事情的或者小吼你就没法把全部责任推给他一个人了,因为这也是亡灵和少壮派兽人支持的。

  因此联盟玩家可能会指责部落嗜血邪恶,而部落玩家则觉得被道德指责背锅了。 真带入亡灵和兽人角度大概可能就是“老子就打你了怎么着,我邪恶嗜血你拿我咋地?有本事你也打我啊。”

  三十五年,楚伐随。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 ——《史记·楚世家》

  力量源头

  最后一个要素来看就是联盟阵营主要使用的超自然力量大多是圣光,自然,女神祝福(包括一部分德鲁伊)和奥术,而部落设定中多以著名的是巫毒,萨满元素信仰,亡灵法术和恶魔邪能而著称。(血精灵曾有邪能倾向,现在偏奥数了)

  这个角度讲,塑造圣光,自然,月神搞坏事很难,会造成设定崩坏,圣光作恶的血色十字军和暗影势力的古神属于玩家不可控阵营也没法让联盟全变邪教徒。但是塑造亡灵和巫毒甚至狂野元素酿成大灾难的桥段则是设计师很喜欢的。

  这点最好的体现就是各种小说,联盟小说各种圣光普照(安度因),自然亲和(狼王,大德),光明正伟(瓦王)。部落主角小说兽人比如吼爹出场就是一斧头把嘲颅战士脑袋开瓢,而女王参合的场景就有点恐怖小说气息,残肢断臂,瘟疫饥荒啥的。

  这点基调上其实很简单看一眼梅森的部落崛起就行了,德莱尼教会文化和兽人游牧文化的对比大概就能体现为什么后面剧情两边可能都有坏人(德莱尼军团叛徒&兽人军团野心家)但是部落更容易在冲突中背锅。

  也许杜隆坦,萨尔,伊崔格能代表高贵的兽人品质,但是他们不能代表兽人这个群体整体的需求和倾向。

  旧部落喝血之前高尚萨满文化影响下的兽人领袖也有几个,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们服从指挥残忍屠戮四方,甚至最后黑手跪了不那么邪恶的(萨尔眼里高尚的)大锤照样带领兽人屠了暴风城。而同样精神高尚的圣光信徒德莱尼如果有人要屠光兽人恐怕没人会去执行。(血色头目毕竟是个恐惧魔王,而不是个信徒)

  更多的兽人在力量和文化的影响下更类似大锤和吼爹:勇敢,嗜血,为达目的可以用各种手段,内在又有高尚和光明的那一面留给兄弟和同盟。但是这不是对联盟的好感和对和平的迫切追求,撑死了是杀你的时候正面硬刚不折磨你你给你个痛快而已。

  现在比兽人更激进的亡灵成了部落领袖之后的确是这次预告片的主题“脆弱的和平”,而这种冲突在亡灵领袖眼里可能是对生存很有利的机会,和平只是手段,生存才是亡灵的目的。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残不残忍亡灵就更不会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