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故事背景

亚森罗宾探案集之罗宾和大侦探福尔摩斯

2017-11-30 21:46:40 作者:祝踏岚2000 来源:网络

  前面的叨叨

  幻化小说的想法终于克服懒癌开始实施了。本人07年入坑,至今刚好十年整。在WOW世界里,多少极品装备什么的随版本更新而成过眼烟云,许多基友妹纸也成为了O键上黯淡的名字,仔细想想,也许还是魔兽世界本身的故事更吸引人。本人一直沉迷幻化,脑补了一个个自创的角色,也忍不住把他们带入了魔兽世界当中,希望能凑成一些完整的故事。

  终于等到第七个版本,大量的装备让自己的设计的角色也逐渐成型,加上7.3的盗贼、骑士等职业的装备造型相当不错,于是我觉得脑补的世界完整了,打算在幻化的世界里写一些自己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来自小时候爱看的《侠盗亚森罗宾》(法国作家勒布朗的系列作品,和福尔摩斯系列齐名)系列小说,亚森罗宾实际上正确的译名应该是罗平、卢平或鲁邦,也是柯南里怪盗基德的原型。80年代的少年出版社为了迎合青少年的口味,而翻译成了罗宾,听起来和侠盗罗宾汉一样,更有亲切感。因为小时候读过的译本实在太糟糕,捏着鼻子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其好看的部分,但糟糕的翻译也让这部小说在国内远没有福尔摩斯受众广泛。我希望自己能在魔兽世界里重新演绎一段亚森罗宾的冒险,把小说和幻化结合起来,有图有文,但还是故事为主,幻化为辅。故事梗概已经基本完成,除了第一个故事《阳光密码》是完全照搬原著情节之外,其他故事均是原创。

  以上都是说的大话,提出要求很高但本人能力有限。好在游戏的造型多样,脑洞无穷。我想先发发看吧,主要自娱,兼顾娱人。

  1、

  我得承认,当收到罗宾邀请我同去拉文霍德庄园的信函时,我内心的兴奋是难以掩盖的。您知道,像我这样在暗夜精灵中的异类,热爱冒险而且好奇心极重。我在人类社会中呆的年头已经不短了,但像拉文霍德庄园这样神秘的地方始终是没机会一窥其全貌。

  这所庄园是一群精英刺客和窃贼们的聚会场所,也是艾泽拉斯最广为人知又最神秘的组织,那些真正处于这个神秘组织的人习惯称呼它为---刺客联盟。它吸引着联盟和部落有着出色实力的人进入,也总是在各个地方排布自己的力量。极少有人见过刺客联盟首领乔拉奇•拉文霍德公爵的尊容,他是庄园的主人,在联盟和部落的高层都有着极为尊崇的地位。

  像亚森罗宾这样杰出的人物,自然和拉文霍德也少不了干系,而对我这样普通人来说,能拜访这座庄园当然是千古难逢的一次际遇。

  “亲爱的勒布朗,真高兴您能和我同行。”

  我和罗宾坐在一辆马车上,马车上没有窗户,只有顶棚上的毛玻璃透下来的光。车厢是双层的木板,用错位的方式凿出了透气孔保持车内空气流通,但无法看到外面。

  “……我欢迎一切。忍受一切,

  历尽折磨也满怀欢悦。

  我匆勿来到这片大地啊——

  就为了更快地与它离别。”

  罗宾哼着一首古老悦耳的歌曲,马车一路不停地颠簸着,他似乎很享受这段过程。他看着一脸拘谨的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老朋友,不要紧张。”他悠闲地掏出鼻烟,换换吸了一口,“拉文霍德的做派就是这样的,神神秘秘,自以为掩人耳目……”

  话音未落,车厢外由远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雷吉克!”

  马车忽地停住了,罗宾听到这个声音,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像是变成了一个马上要拿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举止变得急切而笨拙,他焦急的催促车夫打开车厢门。

  门外早已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人类少女,她牵马倚立,金色的长发披肩,腰肢细腻而圆润。她穿着绿色镶着金边的衣服,领口和肩膀还有漂亮的羽毛编制成的装饰,脚下蹬着长筒马靴,腰佩着一把细长的马刀闪着幽蓝色的光芒。她看到了罗宾露出了欢快的表情,像一只兴奋的鸟儿。罗宾走上前去,轻轻拥抱了她,然后亲吻了她的手背。

  少女有着一双浅灰色的眼睛,鼻梁挺拔,皮肤像是经常在太阳晒过,是淡淡的小麦色,面颊上有些许雀斑,也许是年纪不大的缘故。她把一匹马的缰绳塞到了罗宾的手里,很亲昵地搭住了罗宾的肩头。

  “亲爱的勒布朗,向您郑重地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夏绿蒂•拉文霍德,是乔拉奇公爵最小的女儿。”言罢,他又转向夏绿蒂,道:“这位是达纳苏斯的外交官,勒布朗•羽月先生,他是一名参加过海加尔战争的牧师。”

  “你好,牧师先生,拉文霍德欢迎您的到来。”夏绿蒂看起来落落大方,她上来和我握手,把另外一匹马的缰绳塞到了我的手里。“您一定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勒布朗先生,艾泽拉斯的每一位居民都应当感谢在海加尔战斗过的人们。”

  “啊,您千万别这么说,美丽的小姐。”我有些语无伦次了,的确很少见到如此出身高贵但又如此善于待人接物的女士了。“非常荣幸能拜访传说中的拉文霍德庄园,希望能有用得上我的地方。”

  “你总是这么客气,勒布朗!”罗宾一把拍着我的肩头,他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

  “夏绿蒂!带我们走吧。”

  “好的,雷吉克。”夏绿蒂翻身上马,姿势自然十分的美妙。“喔,忘记你现在的名字是亚森罗宾了,这个名字真好听。”

  她一边说话,手下却不闲着,调转了马头。

  “跟我来吧,罗宾先生、勒布朗先生。”她踢了一下马刺,马儿嘶鸣一声,撒腿疾驰而去。

  “可别像上次一样跟丢了!罗宾先生!”

  2、

  简短的欢迎宴会过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罗宾难得地喝了一些酒,他有些微醺,话也开始多起来。

  “亲爱的勒布朗,我向你保证。我和夏绿蒂并不是你猜测的那种关系,她今年才十九岁,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十四岁……”

  “嗨,别多心,老伙计。”我一边推他,一边扇开他喷出的酒气,“我了解相当多的人类的情感,看得出你和夏绿蒂•拉文霍德小姐之间是相当要好的朋友之情。”

  “干杯!朋友……兄妹……这种你……了解就好,你知道吗?我原来一直以为你们精灵不懂得这些……但事实证明,我错了……是我的错……”

  我看着他语无伦次,又不肯回他的房间去休息,硬是要拉着我絮絮叨叨地说话。上帝,我除了哭笑不得还能怎样呢?我摇摇头,顿时觉得这次的拉文霍德之行,也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了。

  在此同时,喝多了酒正在乱说话的人还有一个,这个人在暴风城,他是盖聂马尔。

  他也正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闷酒,在他对面坐着的,也是一位暗夜精灵。他的名字说出来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叫歇洛克•福尔摩斯,是联盟大名鼎鼎的侦探。他也是一位骨子里热爱冒险和解密的人,五十多年以来他为联盟解决过无数奇案。他这会儿正拿起烟斗深深吸了一口,喷出的烟雾遮住了灯光,忽明忽暗的影子在他刀刻般冷峻的面容上弥漫。他的目光锐利,直直盯住了盖聂马尔,他的鼻子高而挺拔,像一座陡峭的山峰。

  “呵,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歇洛克•福尔摩斯大师都出面了,军情七处的执行力真强。”

  盖聂马尔语气带着淡淡的讥讽,他自顾自地说话,声音不大,然而福尔摩斯并未被他影响。

  “盖聂马尔警长,我还是想邀请您与我一同前往安多哈尔,军情七处有可靠的消息,有人在南海镇废墟见过亚森罗宾,他上了拉文霍德庄园的马车。”

  “一个亚森罗宾就够对付了,您还打算去拉文霍德庄园抓人?”盖尔马尔道:“您真是艺高人胆大。”

  福尔摩斯沉默了,他也深知此行的不易。

  “听我说,盖聂马尔,我知道现在乔拉奇•拉文霍德公爵并不在庄园里。”福尔摩斯盯着盖聂马尔,道:“最近联盟和部落都出现了一些从天而降的恶魔,公爵正率领着刺客联盟的精锐力量调查这些事儿,所以现在的拉文霍德庄园守备空虚。”

  “啊,神秘的能量、魔法,为什么主导我们的战争的总是这些东西”盖聂马尔嘟嚷着,他手拿酒杯,歪着脖子看着福尔摩斯。“你有计划了?亲爱的大师。”

  “有一个初步的设想,盖聂马尔,但需要你的帮助。”福尔摩斯道,他摊开手掌,做了一个很真诚的表情。“拉文霍德庄园的刺客联盟一向独立于联盟和部落,但他们不会得罪双方的官方部门,所以这就需要联盟的皇家警卫出面和拉文霍德交涉罗宾的案子。”

  “拉文霍德庄园一定会庇护罗宾的,您应该知道的吧,他们之间可是交情匪浅。”

  “没有关系,这只是为了打草惊蛇,盖聂马尔。”福尔摩斯又喷出一股烟雾,道:“明面上我需要你们不断向拉文霍德施加压力,因为庄园现在力量薄弱,他们没办法正面对抗联盟,所以就会想办法缓解压力。特别是亚森罗宾,他一定会有动作的。而我在暗中就是等罗宾出手,只有他动起来了,我才有机会抓住他。”

  盖聂马尔沉默不语,的确,以他对罗宾的了解,虽说他是一个窃贼,但确是一个敢作敢当,不爱祸及他人的人。

  “那为什么要警察出面?”盖聂马尔问道:“军情七处的权力更大。”

  “不,盖聂马尔,军情七处是特务机构,他们和拉文霍德庄园的纠葛太深了。”福尔摩斯似乎早料到了盖聂马尔的问题,“特务部门干不了明面上的活儿,警察的身份才能代表联盟的政治立场,又是牵涉国内的治安案件,警察上门最合适不过了。”

  福尔摩斯侃侃而谈,继续解释道:“您在罗宾的案件上有独立调查权,一切都是公事公办,没有交易没有余地,拉文霍德庄园才能感受到压力!”

  盖聂马尔举起的杯子缓了下来,的确,福尔摩斯果然老谋深算,这个方案可行性极高。

  “那你估计亚森罗宾接下来会干什么呢?大师。要知道他可是会给你苦头吃的。”盖聂马尔问道。

  福尔摩斯仰头,似乎在破解着一道难题。

  “您说的对,亚森罗宾这家伙诡计多端,我也无法预测他的行动。也许他会逃往北边的安多哈尔,那儿现在正在重建城市,鱼龙混杂。”福尔摩斯耸耸肩膀,随即话锋一转:“但我想得最多的,以他的性格,多半会反客为主,将我们一军……”

  “对!这混蛋,就是喜欢玩铤而走险,火中取栗这一套。”盖聂马尔拳头重重砸在了桌子上,杯子都被震得弹了起来。福尔摩斯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知道,盖聂马尔被自己说动了。

  “好吧,您说服我了,大师,我们一起去抓住这个混蛋吧!”盖聂马尔站起身,他看着眼前的福尔摩斯,又变回了那个大声说话的盖聂马尔。

  “歇洛克•福尔摩斯大师,您对亚森罗宾似乎很了解啊?您早就认识他吗?”

  福尔摩斯嘴角轻微抽动了一下,他转过头,遥望着窗外,轻轻点了点头。

  “那样一个混蛋,谁能忘记他呢?”

  3、

  在拉文霍德庄园的这几天下来,的确是非常不错的安排。白天罗宾有时在房间里捣鼓他的模型和图纸,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他有时会和夏绿蒂还有我们一起去山上骑马打猎,或者是在庄园的阳台上享受下午茶的闲暇。我自然是个识趣的人,把更多时间留给了罗宾和夏绿蒂,无聊之下我决定去北方的小镇安多哈尔走一走,这里本身是一个小镇,以前由于亡灵肆掠的缘故,已经逐渐荒废了。后来伟大的伯瓦尔公爵献出生命,让亡灵天灾重新归于秩序,这座小城才得以重生。现在镇子上到处是正在修建的房屋,还有巡逻和防疫的民兵,很多南海镇的居民在家园被毁之后,来到了这里准备重建家园。镇子上有一座教堂,纪念那些在在往年西瘟疫之地战斗牺牲了的英雄们。我围着纪念碑绕了一圈,献上一束鲜花。

  “啊!看样子您也是一位牧师?”

  我看到一个矮个子的小侏儒穿着僧侣袍正在打扫的纪念碑,他看到我,上来搭话。 “您好,天哪您可真高,暗夜精灵的牧师先生。噢,我这么问可能有些冒昧……您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吗?”

  “呃……或许吧。我可能会住上一阵子。”

  “喔,真是幸运!”小侏儒翘着八字胡,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我是见习牧师泡浆,朋友都叫我稳重的小泡先生。”

  “您好,小泡先生,我叫勒布朗•羽月,请问我能帮您什么呢?”

  “啊,您知道的,我们这里奇缺牧师,可能是因为这些年亡灵天灾的缘故,哦……说起来真是太糟糕了。好的,现在我们已经开始重建家园了,这座纪念碑和教堂没有牧师进行唱诗,也没有牧师为雕像洗礼。”小侏儒耸耸肩,做了一个滑稽的表情,“我只是个见习牧师,呃……我的意思是说我还不能为雕像进行洗礼,所以,您这段时间能来这里帮帮我们吗?”

  这种事情对我来说自然是分内之事,实际上我在拉文霍德庄园的教堂里也帮助用圣水清洁雕像。这或许是罗宾邀请我来的目的之一,这个家伙知道一般的牧师都不喜欢拉文霍德庄园的名声,他是从来不白给人好处的。不过比起保卫这块土地的英雄们,我所做的真算不上什么。唉,这块饱受创伤的土地,它太需要圣光的滋养了。

  “当然,小泡先生,我当然愿意来帮您,愿圣光照耀艾泽拉斯每个角落。”

  “啊,真是太棒了,随便您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都会在这里的。”小泡先生摇摇晃晃爬上了半人高的围墙,和我握手。

  侏儒也许是全联盟最话痨的种族了,我和小泡先生攀谈了一会儿,直到傍晚时分才分开。

  当我回到庄园时,罗宾正在房间的窗口坐着,他的表情郁郁寡欢。我见桌上的吐司面包吃了几口就放在了盘子上,旁边还摆着五盎司鹅肝酱,餐盘边上是今天的报纸,我扫了一眼,上面有一则警务简讯,标题是《联盟著名侦探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应邀调查亚森罗宾案件》。我大吃一惊,忙拿起报纸,简讯内容如下:

  “联盟著名侦探大师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日前到达暴风城,应邀参与调查大盗亚森罗宾窃取警方证物一案。暴风城警方负责人盖聂马尔警长发表声明,将全力协助福尔摩斯大师破案。”

  我把这则简讯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简直没办法用语言形容我的惊讶。

  “啊,歇洛克•福尔摩斯大师啊!”他苦笑着,手指伸入了头发抓来抓去。“真是大麻烦,亲爱的勒布朗,我名副其实的对手来了。”

  关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大名我也听说过,他是一位伟大的暗夜精灵,成名已经有五十余年了,为联盟解决过不少疑难案件。

  “唉,模型和图纸我还真没搞清楚,该死的,真是看不懂那些千奇百怪的计算公式。也许我应该找个侏儒工匠来问一问……”

  “真正的侏儒工匠可是很稀少的,罗宾。也许就像真正的法师一样稀少。”我回忆起我认识的侏儒,真正研究工程的专家非常罕见。“魔法和科技,这可是军备力量,民间流传得实在太少。”

  罗宾点点头,我继续把报纸其他的角落都扫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罗宾吃了一口面包,又擦了擦嘴。

  “他们这会已经到了,勒布朗。一同来的还有我亲爱的盖聂马尔警官,今天下午有联盟警察到庄园来问询了。”

  “天,那这样的话,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其实关系倒也不大,你别看夏绿蒂年纪轻轻,她的能力可不简单,这些琐碎的事务难不倒她。”

  罗宾点上一根烟,看起来并不紧张。我心里也稍安,的确,拉文霍德家族的人,这种事情也经得多了。

  “我和夏绿蒂谈过了,她认为我呆在这里最安全,因为只要我不露面,盖聂马尔他们就没有机会逮住我。”

  “是的,罗宾,我觉得她说得对。联盟不可能对拉文霍德庄园进行搜查,你只需要安安静静在这里享受你的度假。哪怕就是福尔摩斯大师,也无法找到你。”

  罗宾点点头,随即又摇头,他放下二郎腿,坐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不变应万变的好处,但我不会呆在这里的,亲爱的勒布朗。”

  “可是……”

  “您听我说,我有我的原则的,您知道吗?亚森罗宾绝不会被人囚禁的,哪怕是困在拉文霍德庄园里也不行,没有人可以限制我的自由。”

  罗宾的眼镜里闪过两道精芒,令我心头一惊,他说话间整个身体的肌肉绷紧了,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豹。

  “而且我的确需要出门一趟,我得去躺铁炉堡找最著名的工匠询问关于模型的事情。这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可不能耽搁了。”

  “那你有法子躲开警察吗?”

  “亚森罗宾绝不会被对手吓到,我亲爱的朋友,请了解这个原则,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我只会用智慧和意志战胜我的对手们,然后教他们懂得这一点!”

  罗宾言毕,站起身来在房子里收拾了一下东西,他穿上了他的外套。

  “代我向夏绿蒂转告此事,我向她道歉,勒布朗先生。”

  他从三楼的窗台一跃而下,我一声惊呼,赶紧上前往下看,看见罗宾在下面的草坪上稳稳落地。

  “哦对了,您这几天最好也不要出门了,等我的好消息。”

  亚森罗宾消失在了不远处的树林里。

  4、

  第三天傍晚,安多哈尔小镇的一家餐厅里。

  这是一家新开张不久的餐厅,在这个小镇上已经算得上有些档次的场所了。餐厅里的客人以人类、矮人和侏儒居多,还有一些暗夜精灵和德莱尼人,他们多半是当地的驻军。

  两个男人从餐厅里面走了出来,一位暗夜精灵和一位人类。那个精灵体型瘦长,穿着一件米黄色呢子的披风,头戴一顶软猎帽,帽檐压得很低,都看不清他的眼睛了,只看得出帽檐下露出的一只高耸的大鼻子。他一边拿烟斗抽着烟,一边和对面的人类有一搭没一搭地攀谈着什么。对面的人类头发花白,穿着灰黑色的外套,手里捏着一只短短的手杖。

  “先生!先生!”

  饭店的侍应生从后面一路大喊追了上来。

  “两位先生!您的钱袋是不是落在店里了呀!”

  两人中的人类一摸自己的口袋,果然发现空空如也,他大吃一惊。

  “喔,真该死,一点是刚才付钱的时候顺手落下了!哦,我记得刚才在柜台看到一只精致的酒壶,我就把玩了一下,多半就是那会儿落下的。您稍等一会儿。”

  男人嘴里嘟嘟嚷嚷,回头便往餐厅走去。精灵立在了原地等他,但就过了几秒钟,精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挥起了手,想要喊住回头的男人。

  “别动,大师。”

  精灵感觉到腰部被一支坚硬的东西顶住了,一个他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别发出声音,福尔摩斯大师,我还有两位朋友用枪对准了盖聂马尔警长,您可不要害他受伤。”

  精灵自然是歇洛克•福尔摩斯,他回过头,一个雇工打扮、略微驼背的中年男人站在身边,用很巧妙的姿势遮住了枪。安多哈尔的街道边这样的雇工实在太多了,这个人完全不起眼,只有当福尔摩斯与他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他才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那狡黠的光芒。

  “亚森罗宾,你终于露头了。”

  “走吧大师,请您不要逼迫我做粗鲁的事情……噢,烟斗也别动,请您忍耐一下吧。”

  罗宾走在福尔摩斯的身边,用枪顶着他,挟持着他走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他俩看起来就像是雇工和雇主在谈论着什么事情,没有丝毫令人怀疑的地方。

  “大师,真没想到你的速度如此之快,刚看到报纸上的讯息,你却人在眼前。”

  罗宾一边聊着,一边不放心地又看了看四周。

  “放心,罗宾。”

  福尔摩斯开口道:“只有我和盖聂马尔两人。”

  “哈,我猜你们是坐狮鹫飞过来的。”罗宾笑道:“我敢对着圣光发誓,我真讨厌官僚系统这点,出门要报告,骑马要报告,用狮鹫也要报告。”

  “人多的行动不允许乘坐狮鹫的,除非是法师召唤传送门,我们可等不了。”

  福尔摩斯面色平静,他又喷出一口烟。

  “这里的环境真是糟糕,安多哈尔的雇工令我毫无办法,他们多如牛毛。”

  “我的化妆也没有瞒过您,大师。要不是安多哈尔的警察太过业余,我也没办法接近您。”罗宾露出了难得的谦虚,“您总是这样,看透了我的一生,不但看穿我的伪装,还看出我的本质。多么奇妙的相遇!”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罗宾。”

  “知道,您为钢铁之星的模型和图纸而来,亲爱的大师。”罗宾耸耸肩,道:“当然,把我抓回去自然也是大功一件。但对您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先要找到东西,不然就算不上胜利。”

  “我猜测你把东西放在了拉文霍德庄园里,这样联盟和部落都没有办法获得它。”福尔摩斯说话的声音很慢,但字字都十分清楚,他使用通用语的口音十分纯正,也非常好听。

  “大师,我向你保证,这两样东西我一定会归还。”罗宾摊开双手,“但现在不行,而我很抱歉不能告诉您为什么……”

  “我对你的小秘密也没有兴趣,罗宾。我的任务就是找到失窃的证物,然后逮捕你。”

  福尔摩斯斩钉截铁打断了罗宾的话,完全不像是一个被劫持住的人。他思路清晰,意志坚定,虽然被枪口顶住了腰,但气势丝毫不弱,两人慢慢往前走着,就像是朋友之间在谈笑风生。

  “我真佩服您的风度,大师,但您现在可没办法逮捕我。”罗宾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您可是孤军深入,而我在安多哈尔认识很多朋友,还有拉文霍德庄园的朋友们。”

  “你还真是个大忙人。”

  “当然,我也有很多案子需要处理的。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和这两件证物有关的……我想想,我可能需要八到十天……十天后,您会了解真相的……”

  “十天内你会被逮捕。”

  “哈,除非一连串令人吃惊的厄运降临,我才可能被捕。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罗宾笑道,“那样的形势永远只有一次,而且早已过去……”

  “亚森•罗宾,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

  他们深深地对视一眼,沉着而大胆,像是两把剑在格斗,铁碰铁,钢碰钢,铮铮作响。

  “好吧!那您就要小心了,大师!”罗宾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开战的宣言,他似乎下定了决心,手上的枪又用力往前顶了一顶。“您的确是个凤毛麟角的对手!伟大的歇洛克•福尔摩斯大师!那我们讲定了,十天?”

  “十天。今天是星期天,再下个星期三,案子将完全了结。”

  “我将会被逮捕?”

  “人和证物!两样都会归案。”

  福尔摩斯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的语言短促锐利如匕首,直戳到亚森罗宾的灵魂深处。

  “唉呀!可我多么喜欢在拉文霍德的平静的生活呵!没有烦恼,只有些日常琐事,没有警察打扰,……这一切都得改变了!”

  “那位精灵先生,你为什么要把他牵扯进来?”福尔摩斯他话题一转,“勒布朗•羽月先生,暴风城外交官,珊蒂斯•羽月将军的族人,泰伦斯大使的儿子。”

  “勒布朗先生是我的朋友,大师。他和这件事情全然无关,他是一位真正懂得这世间人情可贵的精灵。”

  “你是有意让他参加你的每一次冒险吧,罗宾,你让他记录下你的故事,然后在达纳苏斯发表。”福尔摩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罗宾,“他的文笔不错,《星风小报》上连载你的故事特别受欢迎。罗宾,现在你在卡利姆多也是大名人了。”

  这时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下来,福尔摩斯忽然停住了脚步。

  “你的每一个故事,她都存了起来……”

  夜幕初上,福尔摩斯眼睛的光芒若隐若现,如神秘而古老的星星一般。罗宾的顿时怔住了,像一位在星空下的少年,陷进了重重的回忆。

  “这次你也会让勒布朗先生记录你的故事吗?罗宾,我发誓这次是她看到你的最后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的结尾,将是你受到了应得的制裁!”

  福尔摩斯用低沉的声音缓缓道。他说着话,整个人神奇地在原地消失了,就像融化在了空气中一般。

  “影遁!该死!”

  罗宾大叫起来,他知道暗夜精灵在夜晚中擅长影遁的把戏,他们可以在黑夜中进行几秒钟的隐身,虽然时间不长,但对福尔摩斯这样的大师来说,这几秒钟用来脱身已经足够。

  周围的灌木丛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罗宾循声追去,却不见了人影。

  5、

  盖聂马尔正在安多哈尔的治安所大喊大叫,但当地的警察人数太少。而且大都是些民兵兼顾的。他们虽然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暴风城来的大官,但一时间也无所适从,反而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干什么,这更是让盖聂马尔怒火直冒。

  “好了,盖聂马尔警官,你朝这些人喊有什么用呢?”

  福尔摩斯一边从外面走进来,一边慢条斯理地抽着烟。盖聂马尔看到他,心中稍稍平静下来。

  “啊,您没事就好,该死的罗宾,又中了他的诡计了。”盖聂马尔愤愤地说道,“我把餐厅的老板和接待员讯问了一番,但他们的确一无所知。”

  “他们想必是无辜的,盖聂马尔先生。”福尔摩斯面色冷峻,但看起来倒是很淡定的模样,“不过多问一问也没坏处,我猜测罗宾的同伙偷了您的钱袋,然后转手交给接待员让他处理,接待员依稀记得是您的钱袋,就叫了服务生去喊您。但接待员又不确定,所以保险起见只好请您回来当面确认,而之后就发生了那一幕。”

  “对的,就是这么回事。”

  “啊,那好极了,警官。您还是请一个警官和接待员联系吧,让他慢慢回忆,是一个什么人把钱袋交给他的,今天餐厅里又有哪些可疑的人物。没有关系,让他安安静静的回忆,总会想起些什么有用的。”

  “您说的不错,我已经安排警察这样做了。”盖聂马尔点点头,他忽然瞅见了福尔摩斯手里拎了两个大箱子,正是他们的行李箱。

  “这……您怎么把行李箱……”

  “罗宾的同伙冒充我们朋友,在旅馆办理退房了,担保金加现金退房,这家伙还真是有钱。”福尔摩斯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还好我回去得早,要是去晚一点的话,估计连行李箱都会被他想办法扔到大街上了。”

  “这混蛋!”盖聂马尔气的胡须上冲,他狠狠地一把拉过了自己的行李箱。

  “哈,旅馆也没其他房间了,这家伙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让我们知难而退呢,看样子我们今天得在安多哈尔这简陋的治安所里过夜了。”福尔摩斯在房间里一张长椅上坐下来,他用手掸了掸长椅上的灰尘,像是准备在那儿过夜了。

  “您也别生气了,我详细问了旅馆接待处,但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您明天再让警察去调查一下吧。”福尔摩斯看起来倒是很镇静的样子,他有些得意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好歹我找旅馆拿了他付的担保金,这可是罗宾的钱,我们就使劲儿花吧。”

  福尔摩斯把傍晚的情况告诉了盖聂马尔,盖聂马尔不住地大骂罗宾的嚣张。

  “这个小镇真是人员混杂,警察又起不到什么作用,罗宾和他的同伙倒是左右逢源。”

  盖聂马尔站在窗前,手指轻轻敲击着窗棂,他感慨道。

  福尔摩斯摘下帽子,他又点燃了烟斗,在烟雾中飞速运转着大脑。

  “啊,也许这就是罗宾自己都未曾觉察的弱点!”

  6、

  罗宾在郊外的一处安全屋内,当他得知福尔摩斯拎着行李出门时还不忘向前台拿走担保金时,他楞了一下,随即陷入了隐隐的不安。他倒并不是心疼那点钱,他不安的是眼前这位对手实在是太过冷静,他戏弄对方的这些举动丝毫没有打乱对方的节奏。

  目前来看,他已经了解到了福尔摩斯最大的目标是找到模型和图纸,这两样东西他已经交给了夏绿蒂保管,他相信东西在拉文霍德家的人手上,那是福尔摩斯无论如何也无法拿走的。而现在他就可以轻装上阵,想办法击溃那两个人。

  第二天,警察们纷纷出动了,除了昨天的旅馆和餐厅以外,镇上公共场所的人几乎被问了个遍。警察公布了几张罗宾和其同伙的画像和悬赏令,其中还有一位女士的画像,画上依稀就是夏绿蒂•拉文霍德。

  “混蛋!这帮无耻的警察!”罗宾捏紧了拳头,他无法原谅警察的作为,他下定决心,一定要下手将福尔摩斯和盖聂马尔惩治一番。

  这样又过了两天,大盗亚森罗宾在安多哈尔出没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小镇,各类人物纷纷向治安所提供了线索,治安所的警察正在一一调查。同样,居民也知道了大警官盖聂马尔和侦探福尔摩斯的到来,甚至还知道他们住在治安所,每天去治安所看热闹的人们把治安所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肯定是罗宾放出去的消息,福尔摩斯大师,我们现在出门都难了!”盖聂马尔气呼呼地放下治安所的窗帘,“这帮闲人们都等着看热闹呢,多半还是想看我们怎么在罗宾手里栽跟头的。”

  “您是大人物啊,试问有谁不喜欢看大人物栽跟头呢?”福尔摩斯幽幽地道:“不过这也是个好消息,说明罗宾就要行动了,大众的注意力可持续不了多久,市民盯着我们的同时也在留意他,看来他可是要加油了。”

  这时候,治安所的治安官进来报告了一个可靠信息,悬赏令终于起了作用了,一个罗宾的线人供出了罗宾在郊外安全屋的位置。

  “喔,这个位置,还真是个好地方。”盖聂马尔看着墙上的地图,“这个房子在道路附近的山上,视野很开阔。前后都有路,值得一探究竟。”

  “那还等什么呢?晚上就行动吧!”

  “但……”

  “我觉得这地方也应该是了,盖聂马尔警官,今晚你带队去吧,带上尽可能多的警察和民兵,对,越多越好!”

  福尔摩斯大手一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既然连您的这么说,那我就准备了。”盖聂马尔似乎有些不解,他又问道:“您和我们一起去吗?”

  “我就不去了,盖聂马尔警官,我另外去一个好地方。”福尔摩斯似乎心情愉快地点燃了烟。

  “我当然要去开始我的计划了。”

  ……

  夜晚时分,盖聂马尔在镇中心集结了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地往罗宾安全屋的地方走去了。

  而福尔摩斯换了朴素的衣装,在夜幕下离开了安多哈尔。他走了一条小路,直奔向了拉文霍德庄园。他深知罗宾报复心切,白天暴露出来的安全屋必然是放出的诱饵。

  现在镇里人人都在谈论罗宾,悬赏令到处都是,罗宾也不敢贸然在镇里收买人员。而此时拉文霍德庄园的人成为了他最好的选择,加上夏绿蒂也被画上了通缉令,刺客联盟的人怎么能不给警察还以颜色。福尔摩斯心中有数,拉文霍德原本人数已经不多,而这次要去对付警察,那么庄园内的人数已经很少了。

  当他到达庄园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了。庄园静悄悄的,马厩也空了,只有一个巡逻的守夜人坐在窝棚里。

  “啊,拉文霍德庄园,我也曾经作为客人到访过这里,客房应该是在这边吧。”福尔摩斯一边回忆着,一边身手敏捷地躲过了守夜人,他在黑夜中轻巧得像一只猫,没有一丝儿声音。他上了楼,来到了三楼的客房。

  “来吧,这儿只有四间客房,让我慢慢找吧。噢……就从我当年住的那一间开始吧,但愿东西在客房里,不然我就只得再上主人的房间找了。”

  福尔摩斯顺着墙壁的突起部分走着,轻轻跃到了那间客房的阳台上,房间里漆黑一片,但这并不影响暗夜精灵的视力。

  “这就是罗宾的房间,真是幸运。”福尔摩斯慢慢走过衣橱,他认出了罗宾的帽子。他慢慢一个个打开房间的抽屉,没有发现模型和图纸。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