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综合经验

老实人牢笼 从瓦里玛萨斯谈燃烧军团赏罚制度

2017-12-21 15:51:31 作者:strangeyangsx 来源:网络

  在燃烧王座的服刑人员瓦里玛萨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从他当时肉体的扭曲和破坏程度来看,军团显然是没打算让他活着走出这间小牢房。老瓦被处以极刑的原因为何?联系地下城手册里的描述,我们可以对老瓦的罪名做以下简单归纳:

  “瓦里玛萨斯,在洛丹伦战役后段投敌,于其后的天谴之门作战成果不佳,并指挥幽暗城战役失败。”

  这基本可以分拆为三段来看。

  1.其行为构不构成投敌叛国

  首先,叛变军团,投靠希尔瓦娜斯(当时还不能算投向部落)。这个性质怎样呢?有人说,投敌叛国,按律当斩!这话本身没错,假如现在一位燃烧军团的成员向圣光联军投诚,再被抓回去,显然会小命不保。因为圣光联军是根正苗红的燃烧军团大敌,你向圣光联军投降,这就是叛变。

  然而在天灾战争的希尔瓦娜斯,其身份既不是当时抗击军团的海加尔山联军,也已经不是试图对抗军团的巫妖王一派,实际上和一只森林巨魔头领,或是一位鱼人领军无异(至少从军团当时的视角高度来看是这样)。

  而且,即使是老瓦后来被划归部落了,他还是心系军团的。何以见得?细心的老玩家可能还记得他发给你们的第一个副本任务:在怒焰裂谷搜索《扭曲虚空魔法》和《力量之书》(大约是这两个名字,年代久远,难免差错),找这两本书倒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毕竟幽暗城还有术士训练师,抓教育没毛病嘛!关键是他任务文本的最后提到,最好别出岔子,不然我会给你在扭曲虚空找个好位置的!这是堂堂幽暗城二把手说的话?怎么也得按部落的法律办事吧?所以说,老瓦他从来就不藏着掖着,我这军团习气,从来就没改过!

  那么,老瓦向希尔瓦娜斯投降,最多定性为“战斗指挥失当,兵败落草为寇”,虽然很差劲,但只是沦为流寇,谈不上叛国。

  2.天谴之门打的好不好

  从玩家(或者说从联盟部落视角)来看,天谴之门一役,损失惨重,部落损失了小萨鲁法尔,联盟损失了伯瓦尔,外加各折损精锐士兵无数。

  从天灾角度来看,巫妖王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除此之外无大碍。另外还白捡了一个小萨鲁法尔,谦虚一点说,不赔不赚。

  但是从军团角度来讲,这一仗就打得很差劲了。因为原定目标是,歼灭部落、联盟及天灾的大部有生力量。我的乖乖,军团的野心总是这么拍脑门,这么好高骛远。从这个标准来看,老瓦及皇家药剂师协会算是搞砸了,军团把大量资源倾斜给你们,你们最后就在冰冠冰川南部给大家听了个响。

  出现这种情况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把目光拉回被遗忘者新手任务线。提瑞斯法林地的一条重要任务线叫什么?对。新的瘟疫。这是一场旨在消灭天灾军团(如果可以的话,还有联盟,如果不能避免的话,还有部落盟友)的瘟疫。

  这一项目虽然是经过希尔瓦娜斯点头的,但是不难想见,老瓦和首席炼金师肯定已经计划好了,拿希尔瓦娜斯的经费,干军团的项目。干的也是热火朝天,在提瑞斯法林地毒杀血色士兵、铁炉堡巡山人,在希尔斯布莱德毒杀蟾蜍、小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一直到嚎风峡湾,皇家药剂师协会还在勤勤恳恳地做实验。

  但是问题是什么?瘟疫的特点是啥?为什么当年的天灾瘟疫如此令人谈之色变?就是因为它的传染性!然后咱们回过头看看大药剂师搞的这些,从头到尾都是毒药嘛!毒性倒是强的不行,一旦中毒,红龙纳鲁德鲁伊,谁也救不了,但是完全不能传播的。不能传播,你这鸟瘟疫比起土质炸弹,优越性在哪里?还不是都得扔到别人脸上!

  因此天谴之门战役及其相关的一系列长线项目的失败,主要归咎于这件事的乙方,也就是皇家药剂师协会低下的语文和化学水平,老瓦作为非技术人员只是背了锅,显然也罪不至死。

  这里还要插一句,大炼金师也是真他娘的鱼,非要搞些自己搞不来的高精尖,既然都要投靠军团了,你看几年之后的今天,军团的虫语者还在喝些什么垃圾药水?不说后来炼金术的蓬勃发展,就靠咱们当时的泰坦合剂,猫鼬药剂,死灵转水,比那喝了只会转圈的危险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假以时日,你在军团领导面前表演一手“肉到裤子”,前途无量!

  3.幽暗城战役打的赢吗?

  做过当年绝版任务的朋友应该记得,当我们在幽暗城杀退重重防守,到达皇家区的时候,老瓦还在大声疾呼“再给我争取一点时间”。

  拜托,作为部落玩家的我,是在你们完全控制幽暗城,把希尔瓦娜斯撵到奥格,向大酋长求救,大酋长指派我们参战,并与沃金、玩家回合,商讨完毕,一点一点爬进去,开打,没记错还碰到了乌瑞恩同志(人家联盟都赶到了!),再经过一番扯皮,才到了你这里,而你连个传送门都没架设好?我们层层手续道道关卡忙了这么久,你的门都没开好??

  众所周知,传送门的联通,可以简化为两步:一、确定传送门双向坐标;二、开门。如有疑问可以参阅《奥术魔法派系》丛书(达拉然),当然,原书写的十分晦涩,我这里简化了。

  那么,作为在幽暗城担任数年高级干部的瓦里玛萨斯,没理由连幽暗城皇家区的坐标都没收集好;而传送门那头,现在来看显然在阿古斯,军团的大本营,其坐标对军团来说也应该是一个小case(魔法回廊的小怪都能随时随地开启阿古斯传送门,可见这是一个基础操作)。也就是说,这个传送门按理说不存在测量和计算的技术瓶颈。

  由此可见,就是开门这一步出了问题。是瓦里玛萨斯这边的问题吗?很显然不是。因为同一时间,联盟方面军的吉安娜传送门开的飞起,就算瓦里玛萨斯本人不怎么精通这种魔法,他隔壁就是幽暗城魔法区,传送门训练师就在那,你说他能开不好一个门?

  反观阿古斯方面,开门墨迹早就是军团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在通讯中,仅一方设施齐备,操作合理,线路畅通显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另一方不掉链子,开传送门也是如此。早在克尔苏加德开门召唤阿克蒙德的时候,就可看出燃烧军团开门过门有多么拖泥带水。还有冰封王座战役中,伊利丹在玛胖巢穴周围关闭传送门,对方的反应速度之慢令人发指,从蛋哥开始施法到第一只恶魔冲出传送门,我可以吃顿早饭,刮个胡子,再来个漂亮的后空翻。再从后来威尔弗雷德先生在toc开门的惨剧,也可以看出军团的应答技术有多陈旧,多不可靠。

  反观艾泽拉斯,传送门技术蓬勃发展,从传送门的数量(早期只有各主城,到现在远古达拉然、龙眠神殿、卡拉赞、托尔巴拉德应有尽有)、建立速度(早期肉眼根本不可见,后来打完副本,赶来的npc援军刷刷起门,当然,有的不让我们用,那是素质问题)、可靠性(早期连主城以外的端口都不开放给普通平民法师,后来阿什兰的门都可以开在酋长屁股一侧)都出现了飞跃。即使在幽暗城之战当时,也是绰绰有余。

  因此幽暗城一役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军团落后的传送门技术。至于就算开门速度再快一点,能不能打得过?我想说,得亏老瓦是那个时候开门,要是赶上8.0开场cg联盟攻城,这攻城车,这群体复活,这三豆裁决,估计都来不及逃跑哦。

  总而言之,瓦里玛萨斯的失败毋庸置疑,但其性质应定性为“早期贪生怕死,落草为寇,后为戴罪立功承担重大任务,因能力不足及多方合作不力,导致失败。”牢饭少不了吃,但是罪不至死。

  有的热心群众就说了,军团的刑罚是很严厉的,你看,蛋总在世界任务就说了,军团从不轻饶失败者。

  那就先说你吧,伊利丹!

  伊利丹早期做了什么?其第一条罪名为“坐拥娜迦、血精灵、破碎者大好军力,不尽心执行任务,干私活,到处闲逛”。后果呢?“从不轻饶失败者”的诚实者基尔加丹对其进行了口头警告,没了。

  然后伊利丹干够了私活之后,回到冰封王座,因为没事就按空格又被阿尔萨斯一刀撩翻,罪名为“进攻冰冠冰川(当时还没有冰冠堡垒),镇压耐奥祖及其爪牙不力”,至于处理?完全没有!直接放纵他跑路,占山为王去了!

  第二位,古尔丹

  古尔丹的罪名之一“指挥地狱火半岛战斗失败,导致阿克蒙德等军团英雄战死”。受了何种处分呢?这么一听怎么也得缺个胳膊少个腿吧?没有!反而升官发财成为下一阶段战斗的总指挥!

  第二次失败大家都知道了,“指挥暗夜要塞战役失败,导致军团失去暗夜要塞控制权”,但是他兵败身死,也就不予追究了。但是从之前的宽大处理来看,估计如果狗蛋不死,还能来阿古斯干个闲职(养羊之类的)也说不定。

  第三位,祈求者耶戈什

  这位就更牛逼了,“在奥格瑞玛与火刃氏族建设军团地下堡垒,因老瓦镇压失败”。看见没,还是咱老瓦参与镇压的。有的热心群众可能记不得他了,补充介绍一下,怒焰裂谷初代尾王。

  当时大领主我以为他死了,谁知这兽人不简单,不但怒焰裂谷一役没死,还熬到了发起肃清活动的大酋长萨尔下台,主持镇压的老瓦幽暗城败亡,参与镇压的火刃氏族卧底尼尔鲁死于另一场斗争,派斥候来这里搞破坏的玛加萨恐怖图腾被驱逐,真是仇人皆死我独活啊。

  你别急,这还不算完。按理说失败者能活命就不错了,偏偏耶戈什还官运亨通,在之后担任了萨格拉斯权杖剪彩仪式的重要工作人员,而且还算是个小头目!去通灵学院办了点事,按剧情下一步也能在这军团大会上长个脸露个面,下一步的高升,也就肉眼可见了!要不是做毁灭术神器任务的大领主杀了他顶替,恐怕小日子过得是相当可以!

  第四位,萨卡尔中将

  罪名:“玩忽职守,导致暗夜要塞的门牙魔法回廊失陷”。

  怎么着也得邪能浸泡,五马分尸吧?

  也没有。人家官降八级,发配阿古斯原籍,当他的萨卡尔中尉去了(现为阿古斯稀有)。

  按这仁慈的处理方式,假如他守卫安托兰外围又没干好,可能还是死不成,回头成了二等兵萨卡尔,整个一倒着拍的励志片。

  第五位:玛诺洛斯

  罪名:“两度不躲技能,兵败身死”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毕竟是位高权重的官老爷,让狗蛋读条复活呗!

  综合以上比较来看,老瓦的悲惨遭遇,和他那“可耻的失败”根本就没半点关系,归根到底还是太实诚,既没有占山为王的魄力,又没有及时跑路避风头的觉悟,妄图在军团腐朽的制度中找到一点苟延残喘的位置,军团压榨谁?还不就是你这种老实人!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