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新闻频道 >> 热门消息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2018-4-7 17:13:41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05年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儿时的我基本也就拿电脑玩一玩《红警》《整蛊邻居》,那些当时出名的网游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但对于父亲来说,这台电脑是打开它新世界的“大门”。因为朋友开网吧的缘故,父亲当时拿到了一个《魔兽世界》的内测资格,还记得父亲当时拿着四张安装盘告诉我找到了一个牛逼的游戏,但对于当时对网游认知有限的我来说,并不知道这个“牛逼”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这款游戏之后竟然成为了唯一能打开我和父亲话题的“桥梁”。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 从二区—阿伽马甘到六区—黑手军团

  还记得当时刚开服,联盟和部落还不像现在一样比例失调,双方几乎都是五五开。父亲的第一个角色是一名叫做“大脚指”的侏儒法师,之所以选择侏儒是因为他们的形象实在太过“可爱”。内测时的《魔兽世界》等级上限只有45级,对于这里的记忆笔者有些模糊,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在丹莫罗后的废墟被20多级的穴居人打死,因为对地形不熟悉,再加上早期WOW里没有特别明确的指引,整整一宿都没有找到尸体,最后无奈找了一个灵魂医者虚弱复活。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早期的游戏建模很糙,但是侏儒的形象还是十分可爱

  ​ 对于WOW的记忆,一切还要从公测说起,也就是人们普称的“60年代”。公测后因为盗贼的强力,父亲放弃了侏儒法师,选择以盗贼的身份征战艾泽拉斯。和其他玩家一样,父亲早期的升级路线十分枯燥,做任务交任务两点一线。一次机缘巧合,由于任务难度过高,父亲遇到了同卡在这个任务的一个牧师,两人经过协力击杀BOSS之后,不谋而合成为了好朋友,之后每每上线,两人都组队一起做任务升级。甚至当时关系好到,父亲的第一匹百金马都是他送的。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那个年代有个“百金马”就已经很奢侈了,千金马简直就是土豪的象征

  ​ 没过多久,牧师发来密语告诉我爸他要走了,他准备去另外一个区玩部落,因为那里有朋友。听到这个消息,又作为唯一的朋友,父亲二话不说跟着一起去了,而那,也成为了我真正接触这款游戏的契机。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那个时候联盟和部落见面就打,被守尸也是常事

  ​ 老恶魔和小恶魔

  因为转服时还是60版本,再加上之前的基础,重新练一个部落新号对于我爸来说没有太多的障碍,托着朋友的关系,我爸加入了当时区里第二大的工会-契约之血,公会当时每次开团时间都是固定的,基本上都是工作日晚上和周末一天,因为工作的原因,父亲的时间并不充裕,周末基本没时间参团,但是又不想在装备上落后他人,这让周末有双休的我,终于有机会可以玩这款游戏了。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黑暗之门在那个时候一直是联盟和部落对战白热化的战区

  ​ 早期的WOW并不复杂,技能也并不像现在那么的多,我爸告诉我只要1、2、3这三个键循环按盗贼就能打出可观的输出。每到周末,父亲会一大早去上班,我则会早早的睡醒上UT语音待命。还记得第一个参加的团本是MC(熔火之心),然而至今为止,我也没能打过MC老十——大螺丝。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熔岩犬牙是当时盗贼心中的神器

  ​ 渐渐地,工作日父亲玩,周末我替父亲玩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我“代打”时,不能开UT语音暴露自己的身份使得公会产生了怀疑,父亲的意思是,让公会的人知道因为自己没时间,让自己的孩子代替玩游戏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但纸包不住火,还是再一次团战中,我忍不住开了一下语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在那之后,公会的人们并没有排斥,反而给我们起了两个外号,老恶魔和小恶魔,因为那时的角色叫做“地狱女恶魔”。很快父子双打这件事传遍了全区,我和父亲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当时的“公众人物”。因为天生爱玩,六年级的我已经成为了征战艾泽拉斯的常客。

  关于这段回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时屠城,上文中提到当时的WOW联盟部落还是正比,那时只要部落屠城,全区的联盟基本都在主城守着。连着两个晚上,从暴风城屠杀完再坐地铁从铁炉堡内接着杀,十几个团聚集在UT,为的就是能拿上战熊坐骑的成就。当时坐在父亲后面看了两个晚上的我虽然没有实际参与这场战斗,但光看就已经觉得很过瘾了。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屠城可以说是非常过瘾了,一屏幕技能谁也看不清谁,就是闭着眼一顿放技能

  ​ 当时老恶魔和小恶魔的名号响彻全区,这让我充满了荣誉感,虽然游戏已经合区,但我还是愿意在黑手军团玩,因为那里总有一些“老人”记得我。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奥妮克希亚吸了一口气”当这个提示出现时,团长会喊出“1357左,2468右”

  ​ 这里还有一个趣事,当时父亲经常因为这款游戏而暴打我一顿。比如有一次我不知道怎么把输入法切换到了繁体,他就因为没法和其他人正常交流毒打了我一顿。当然有的时候一些挨打也是我自己作死,比如因为我上黄色网站导致病毒入侵电脑,账号上的装备和钱被盗的事情数不胜数。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笔者不禁感叹当时的木马有多牛逼,各种小弹窗在桌面出现还没法儿关闭

  ​ 尽管父亲对WOW爱的深沉,但年龄毕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随着游戏更新,父亲的年龄也越来越大。公会不少玩家在当时推荐了各种简化操作的宏给父亲,但不知是老一辈骨子里的倔强还是什么,父亲一直坚持纯手按技能,也不设置快捷键,从0到9十个按键排的满满的。而当时他还担任着公会中治疗一角,这让不少玩家感叹“岁数这么大了,那么长的技能还按得过来,治疗量也没低过,真是佩服”。

  就这样,之后的几年是我在游戏中最愉快的日子,我几乎没怎么碰其他游戏,专心的沉浸在这份代打工作中,直到初中,我才真正拥有了WOW的账号,因为父母离婚了。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父亲曾骑行去了一趟西藏,回来时我差点没认出来

  ​ “子承父业”

  还记得那是一个周五,放学后我和同学如约来到了网吧,准备为节假日奠定一个良好的开端,这时电话响了,那头是我爸。

  “我和你妈离婚了”,电话那头传来沙哑的声音。

  “你别有太多顾虑”

  不等我有什么反应,电话里已经只剩忙音。但当时年少轻狂的我并没觉得有什么,只是草草的对同学说了一句“我爸妈离婚了”然后继续游戏。从那时起,我几乎可以每天都玩电脑而不受时间限制,也不用再担心挨打,但有时,总觉得少了什么。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父亲一直从事于各种户外活动

  ​ 我奶奶家离我家不远,也就一公里左右,离婚后我爸就住在哪里。离婚后我基本上每周都要来回在这两家奔波,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对我爸说"爸,把你魔兽账号给我玩吧。"。听完父亲一愣,对于他来说,也许是时候将这个“传家宝”交给我了,父亲打开在角落的旧衣柜,拿出了一个小本,因为年事已高,账号密码都要记在本上才不会忘记。我打开笔记本,上面草草的记着游戏账号、密码以及其他信息,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碰过魔兽,反之,则是由我继续将这个号玩下去。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这两个公会都是当时排名前十的公会,仅次于我们

  ​ “是老恶魔么?还是小恶魔?”这是我上账号后收到的第一个密语,相较于上次上线,这期间确实已经隔了很久,“我是小恶魔,我爸不玩了”没套太多近乎的我直接给了他答案“以后这个号就是我玩了”。从那以后,“子承父业”这个词挂在了我的身上,虽然当年的角色还在征战艾泽拉斯,但不同的是,电脑另一边坐着的不再是年迈的父亲,而是年轻的我。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只要休息,每次出去户外拓展是父亲一大乐事

  ​ 后记

  在那之后,我几乎玩遍了市面上能见到的所有网游,在对网游不感冒后,我开始成为了一名主机玩家,从ps3到xbox360,再到现在的ps4和switch,我接触过几乎每款大作。但每每推荐给父亲一些游戏时,他总是会说“这些游戏太没劲,没有魔兽世界牛逼”。在他的心中,WOW已经被定格,成为了他心中的神作。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暴风城!当年我不是和龙头他们屠过这里么”

  ​ 再次和父亲同时提及到魔兽,是在之前电影上映的时候。那是时隔多年后我们能真正有时间再次坐在一起聊WOW。

  “哟,这不铁炉堡么!当年咱们那侏儒法师在这摔死了好几次。”电影刚开场,父亲兴奋的指着屏幕说道。

  电影中的集合石、卡拉赞、闪金镇让父亲仿佛回到了当年。也许,对于大家来说这是一部电影,可对于我爸来说,这更像是联盟和部落的一场“互殴”,父亲虽已记不清游戏里NPC的名字,但是他们代表的职业在电影中还是能一眼认出。

  “为什么这么多法师?为什么没有盗贼?”

  “当年这变羊术可让咱们吃了不少苦!”

  ​ 尽管我极力提醒父亲观影时不要这么激动,但每每看到让他熟悉的画面,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要说上两句。

玩家追忆过往:小学便成了父亲“代练”

 

  ​ 从最初的45级、到后来的MC、安琪拉,再到踏入外域。是父亲带我见识了这神奇又美丽的艾泽拉斯大陆。前段时间父亲告诉我,当年的一起玩的龙头出车祸去世了,公会的小德铜丝和瞳儿的孩子都7岁了,邱秋也还和他联系着呢。一眨眼这么多年,从九城到网易,从联盟到部落,从我小学到工作,这个游戏留给了我们太多太多的回忆。

  电影散场后,伴随着夜风,我和父亲在电影院外的天台抽烟。

  ​ “这电影拍的真好看!等出3的时候也许我就70岁了吧?到时候希望其他职业也能出现!”。父亲兴奋的说到。

  看着父亲日渐衰老的脸,内心很不是滋味,WOW除了是我童年的回忆外,也对承载了父亲的记忆。 ​

  “会的,会有那一天的。”熄灭手中的烟,我拍拍父亲肩膀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