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魔兽人生 >> 故事背景

麦德三世 普罗德摩尔家老幺坦瑞德

2018-5-16 14:31:40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按:自从戴林·普罗德摩尔死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海军王国库尔提拉斯的音讯了。鉴于戴林的长子德雷克早在第二次大战中便已不幸牺牲,而其女吉安娜也常年旅居海外,使得大家对这个昔日海上霸主之国的现状充满了担忧——库尔提拉斯是否依然安全?该国如今的统治者是谁?他们缘何与联盟长期断绝了联系?

  最近爆发的联盟与部落间的大规模战争,使得我们有机会重新探访这个旧日的联盟成员国,并对以上的一系列疑问作出解答。

  值得庆幸的是,普罗德摩尔家族尚有后裔在世,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位普罗德摩尔,便是这样的人物。

  有请坦瑞德,普罗德摩尔家的老幺登场。(坦瑞德了解一下)

  坦瑞德乃是已故的冠位海军上将戴林之子,同时也是德雷克和吉安娜的弟弟。在其父去世后,他继承了冠位海军上将这一头衔,并成为了这个老牌海军强国的新任统治者。他与来自库尔提拉斯另一大家族的米珊·威克雷斯特女士间的绯闻也成为了该国坊间的一大谈资。

  其实……

  嗡……

  顶着重重的耳鸣声,白发的女法师勉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艘巨大的军舰上。

  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不记得了。

  依稀记得自己是听从什么预言的引导,远渡重洋去寻找一片传说中的大陆。

  又好像记得自己正前往阔别已久的故国,去执行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现在是哪一年来着……?

  不错的尝试,海的女儿

  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海的女儿”……

  这个称呼熟悉又陌生,自己或许曾经被人这样称呼过……那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她环顾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甲板上空无一人,如果说这艘大船有任何水手的话,他们一定正是在甲板下挥洒汗水吧?——然而她对这一结论感到怀疑——甲板下听不到任何的喧嚣,咆哮的海浪加剧了她的孤独感。

  她看向自己的手心,发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匣子?她并不是很确定,那东西的盒面上刻着一只眼睛,似乎正直直地盯着她看。其他的四个面上各有一个尖角。

  那“匣子”在对她说话。它似乎没有任何重量,她感受不到自己的手心里捧着任何东西。

  “刚才的那些……是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忍着头疼这样问手中的匣子。

  你的愿望

  她无从了解匣子回答的是到底哪个问题。但自己的愿望——尽管已经不记得了——绝不是她刚才看到的那种可笑的东西。

  你只是不记得罢了

  匣子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

  “我没有弟弟。”

  当她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话语似乎获得了形体,变成文字环绕着她手中的匣子。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她感觉自己像是身处在梦境之中,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

  盒子似乎开始颤动,里面的存在像是在要挣脱出来。

  随着那颤动,那缠绕着匣子的话语似乎出现了裂缝。

  哦甜美的而又天真的海的女儿,你为何如此确信?

  吉安娜有个弟弟

  但你是吉安娜吗?

  “吉安娜”……有这样被称呼过的印象。比起“海的女儿”这个名字,“吉安娜”更让她有“这是自己”的感觉。而在前额垂落的几束白发,似乎更进一步印证了她的这一想法。

  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

  或许你本是个恶魔,假扮成了名为吉安娜的人类

  但却因为丧失了记忆,便自以为是她本人?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就要相信了这一说辞。但直觉告诉她,绝不能被盒子里的东西控制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她说。

  “我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她试着让自己显得坚定,但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只是个玩笑而已

  无需紧张,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匣中的事物似乎想要让她放下戒心,但有一点她心中有数:手中的这样东西恐怕并不拥真正地有“玩笑”这种情感。

  如果它有一副面孔的话,那一定是在对自己狞笑。

  不必对我如此警惕,海的女儿

  至少眼下,你我的利益有一致之处,而我可以帮你回忆起这点……

  说说你的记忆吧,你如何断定自己没有弟弟?

  白发的女法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库尔提拉斯如今的统治者是……凯瑟琳·普罗德摩尔……我的母亲。”

  “威克雷斯特家族中,也没有叫米珊的女子。他们家族当中,应该只有一位叫做露西的女儿……”

  “如果我的家族当中……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的话,母亲一定会让他继位的。”

  她每说出一句话,缠绕着匣子的似乎文字便增加了一段。

  这并不能构成证明

  你的记忆有太多漏洞

  你记得威克雷斯特家族的成员,但在列举自己家族的成员时却充满了犹疑

  尽管你并不记得,但你确实有一个妹妹。而她无法成为继承者这一点,可以有很多可能的原因……

  比方说……她是个养女……

  刚出现的三段文字碎裂了,只剩下最初的那段文字还束缚着她手中的匣子。

  自己的记忆中,家族里未曾存在过这样的养女。但眼前的景象几乎在告诉她,匣子所说的正是事实。

  她随即驱离了这样的想法,事实与否,她手中的东西是无法被信任的。

  “你不过是在玩‘可能性’的文字游戏。”

  “你难道想要说,我母亲还另外收养了一个男孩?“

  “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是‘坦瑞德’,不会是你刚才让我看到的那个人。”

  为何要抗拒?难道世上还有你血亲兄弟不正是你愿望?

  你非常清楚,倘若没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你深爱的母亲永远不会原谅你……

  你想必已经回想起来了吧?回想起了你的背叛……

  “总有一天,你也会想要把他们都杀掉!”

  来自记忆深处的这句话重重地击中了她的后脑。

  我所做出的一切抉择,似乎都只是一系列的错误……她浏览着不断涌出的记忆片段,心中升起了这样的想法。

  海的女儿啊,你正是他们的世界

  而当你背弃他的时候,他们便失去了世界

  想要达成你的愿望,你需要第二个人来帮你分担这个世界

  一个弟弟

  一个血亲

  一个可以让你的母亲寄托思念的人

  一个能代替他们原谅你的人

  不知何时,法师发现自己已身处暴风雨之中。乌云遮蔽了月光,滔天的巨浪作势要扯碎她所乘坐的军舰。

  她闭上眼睛,想要从这幻象中逃离。但这景象追进了她脑海中。

  她看到了,在无尽之海遥远的某处,有一座由海上风暴所组成的巨大墙壁,在那“墙壁”的后面,隐约可见的是无数的桅杆、船帆,还有那无比怀念绿色旗帜。

  那是这世上最强大的舰队。

  手中的匣子再次对她低语:

  你的弟弟,他确实不曾存在于任何人的记忆中

  他也不曾存在于这世上的任何地方

  但在这里,在这现实的夹缝间……“他”才拥有着那一点点的“可能性”

  而这,恰恰是因为你的敌人把舰队困在了这里

  它是我们当中最弱的那一个,我并无意坐视它达成目的

  打开我吧

  我能把这个“可能性”化为现实,我能帮助你改写这个世界的法则,我能解放这支舰队,创造出你想要的结局

  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没有我,你甚至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

  你将永远在这里自怨自艾,重复这遗忘与回忆的轮回

  法师沉默了良久。

  她最后说道:

  “那就这样吧。我只做我该做的事。”

  “谁也帮不了我。”

  说完,她将匣子投入了惊涛骇浪之中。

  作者备注

  这是个原创故事。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