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您的位置:魔兽世界 >> 新闻频道 >> 热门消息

8.0争霸艾泽拉斯小说《风暴前夕》 终章预览

2018-6-7 22:05:08 作者:麦德三世 来源:网络

1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剧透警告,后果自负。

  另外这只是该小说的结局,有一些东西可能会缺乏上下文,影响到理解。

  吉恩与安度因一同回到了阿拉希高地。他还没机会和这位男孩详谈,但也不打算让他一个人回去。现在他听到了菲莉亚和艾玛安慰彼此的话,也察觉到安度因显然为此深受震动而在一旁踱着步。

  吉恩径直走到了他跟前。

  “我只道猎豹迅捷而又安静,没想到狼的潜行能力也不相上下。”安度因道。

  吉恩耸耸肩:“我们知道如何顺应目标来改变行动方式。”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这几年来,我算是对你有了相当的了解,”吉恩没有在意男孩的语气,“我看着你成长——真的非常艰难,不过这世道,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是轻松而惬意的了。”

  “嗯。”安度因对这说法表示赞同,他碧蓝的眼睛在绿野上游弋:“即使只是维持一天的和平。”

  “孩子,要知道,不论在这个世界,还是任何其他的地方,和平都是永恒的难题。”吉恩道。他的语气并不失和善,但安度因依旧沉浸在难以置信和忧伤的情感之中,他摇了摇头,“那情景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凄凉议会的成员们,他们迈开脚步狂奔,相信前方便是与他们的爱人共同的未来。我愧对他们。还有他们,”他说着,手指向那些依然活在草原上的生者们。

  “是希尔瓦娜斯杀死了她自己的人民,安度因,”吉恩提醒道。“不是你。”

  “于理,我当然知晓这一点。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在我这被圣钟碾碎过的骨头里,在这里,”他举起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然后缓缓地放下,“都没有。”

  “那些在这片绿野上陨落的人们,都是因为安度因·乌瑞恩,暴风城的国王允诺过他们:他们能够安全地与天涯两隔的至亲重聚。他们是因为这个承诺而死的,他们是因我而死的。”

  他的声音流露的痛楚有如酸液般剧烈。吉恩从未听到过这孩子说出这样的话,他沉默了。良久,安度因开口了。

  “你定是又来对我说教了。请吧,谁叫我不听老人言,自作自受。”

  吉恩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捋了捋自己的胡须,他的双眼汇聚在地平线上:“实际上,我是想来跟你道歉。”

  安度因的猛地转过身来,全然不掩饰自己的震惊:“道歉?为什么?你恰恰是一早就提醒过我的人啊。”

  “你让我去观察。因此我照做了。我也不是那种听不进话的人。”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狼人拥有敏锐的听力。我观察了他们的互动。我看到了眼泪。我听到了欢笑。我看到了恐惧屈服于喜悦的瞬间。”他把目光投向了悼念死者的暴风城人民,然后继续说道,“我也看到了其它一些东西。我看到一名暴风卫兵走进旷野。他和一个女性被遗忘者交谈——或许是他的妻子,又或是他的姐妹。但最后他摇了摇头,与她分别,回到了要塞当中。”

  安度因狐疑地皱起了眉头,但依然保持了沉默。

  “那个被遗忘者低下了头,原地站了好一会。仅仅是……站在那里。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她回头走向了索拉丁之墙。”

  吉恩直面安度因的脸孔:“没有暴力。没有……愤怒,没有仇恨。甚至可能连尖刻的话语都没有。尽管那些欢悦重逢的情景意义非凡也令人鼓舞,但那两人的事在我眼中却有了更加重大的意义。因为假如人类和被遗忘者能以那样充沛的感情相见,然后分手——无论是无法再互相喜欢,还是单方面的拒绝——然后简单而又平淡的离去……”

  格雷迈恩摇了摇头:“过去我眼中的被遗忘者,只有背叛、欺骗、以及对终结生命的饥渴。”我亲眼看着我的儿子在我臂弯里死去,为了救我而用自己的生命做交换。 他想道,但并没有说出来。“我看到蹒跚而病态的怪物在生者中肆虐,唯一的念头便是掐灭生命的光芒。我从未见过我那天所见的情景。我从未想过我能见到那样的情景。”

  安度因全神贯注地听着。

  “我信仰圣光,”吉恩道,“那是当然的。我看到过它展现的神迹和慈悲,我必须得信。但我从未真正感受过它。我没能在法奥身上感受到它。我看到的只是让我的五脏六腑为之扭曲的怪物——一个老朋友,死去的老朋友,像是最恶意的亵渎一样被复生,口吐着不可能包含丝毫真实的妄言。”

  “然而,他的所言都是真实。太真实了。它们就像一把利刃一样切割着我,让当时的我无法接受,无法承认。”

  吉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他是对的。你是对的。我依然认为那些违背自身意志而行的被遗忘者之事是可怖的。但现在我看清了另一件事:他们当中有些人的意志并未被击垮。他们当中有些人依然还是曾经的他们。所以,我错了。我为此道歉。”

  安度因点点头。一抹微笑划过了他的脸孔,但转瞬即逝。很明显,他仍打算继续承担自己的愧疚之心,并执拗地不愿抛开它所带来的痛苦。至少现在是如此。

  “而在希尔瓦娜斯这件事上,你是对的,”安度因道,冰冷的痛楚在他的嗓音中徘徊,“圣光知道,我真该听你的。”

  “我对她的看法也是错的,”吉恩,他的话又一次让安度因感到意外,“至少并不完全正确。我知道她不可能坐视这件事水到渠成,我知道她一定会做些什么。然而,我以为她会攻击我们,而不是她的同胞。”

  安度因眨了眨眼睛,转向了一边,“她或许杀了他们,但许诺给凄凉议会出入安全的人是我。他们的死让我无法心安。他们的灵魂会永远地纠缠着我。”

  “不会的,”吉恩道,“因为你信守了你的陈诺。没有人能够预见到,对于任何一个没有对她完全、绝对的服从的臣民,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在如今的我看来,凄凉议会在作为一个政体存在的那一刻,便等同于签下了他们自己的死亡契约。她迟早会做出这种事。他们的鬼魂——假如被遗忘者还能有鬼魂的话——要纠缠的人绝不会是你,我的孩子。你所做的一切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救赎。”

  听完这些,安度因转向了格雷迈恩,全神贯注地盯着他。

  “回答这个问题:这对你来说值得吗,吉恩?为了和你的儿子再见上一面,为此不惜用你剩余的生命来作交换?”

  这个预料之外的问题重重地击中了吉恩,令他一时呆立。昔日的痛楚撕咬着他的身体,他努力咬紧了自己的牙关。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男孩脸上的某种东西让老人无法拒绝。

  “是的,”他最终说道,“是的,我愿意”。

  那是无比真实的话语。

  安度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对着吉恩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悲剧,它伤害了未来一切可能的和平机会。它毁灭了与部落携手治愈这个世界的愿景。艾泽里特将继续对世界的局势造成威胁。它也同样伤害了联盟。这个事件本是一个重大转变的契机,却被希尔瓦娜斯利用,成为她除掉她眼中的敌人机会。她的手段是如此的娴熟,甚至让我无从指摘。她没有违背她的承诺。卡莉娅是潜在的篡位者。到头来这只是部落的大酋长选择处决那些如今被她渲染成叛党的人。要让暴风城向她开战,我没有充足的理由。她赢了,她推脱得一干二净。她除掉了异见者,杀死了洛丹伦的正统继承人,她做了这一切却仍能摆出一副英明领袖的面孔,因为她没有攻击联盟并挑起战争。”

  吉恩什么都没有说。他什么都不需要说。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让年轻的国王自己来总结。

  几分钟过去了,终于,安度因开口了。

  “我永远,永远不会停止对和平的祈望,”他说道,他的声音因为激荡的感情而颤抖。

  “我在太多的人身上目睹过太多的善良和美好,我永远不会把它们描绘成邪恶或是值得为之杀戮。而且我永远,永远不会停止相信:人是可以改变的。然而,我终于明白,一直以来,我就像是一个守望着剧毒的田地,并渴望从中收获的农夫——那只是异想天开罢了。”

  格雷迈恩紧张了起来。这位男孩即将说出转折的话语。

  “人是可以改变的,”安度因重复道,“然而有些人,永远——永远——也不会想要去改。希尔瓦纳斯便是这样的人。”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忧伤和沉痛的觉悟让他看似有些苍老。吉恩在许多人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那是肩负起令人心碎的重担的人会露出的表情。

  听着男孩说出的话语,吉恩既欣慰,又为之深深地哀伤。哀伤于这男孩竟需要说出这样的话语。

  “我相信,”安度因·莱恩·乌瑞恩说道,“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已经无药可救了。”